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四章: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阿槐大人的话说的平平稳稳,她可以用自己树的品格发誓,绝对不带任何的个人情绪。

  但是陈金南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此刻敏锐的第六感一跳,下意识的想起了那些被中暑/被抑郁症等的竹鼠们,此刻一伸手卡其嘛叫出来,就打断了何槐的话。

  他搂着怀里的胖娃娃,挣扎道:“我是良民啊,杀人犯法的事儿,咱们不能干!”

  何槐有点纳闷:“你不是霸道总裁吗?”

  “不不不!”

  陈金南疯狂摇头:“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哦。”

  何槐不怎么有诚意的应了一声——在他的概念里,“霸道总裁”是个个体差异非常大的物种。

  小说里的霸道总裁,天凉王破10亿新娘,那都是标配,顺手统治黑白两道,砍手砍脚杀人藏尸那都是霸气的表现。

  但是电视剧里,美特斯邦威承包鱼塘,这就是顶配了。

  甚至还有豪门阔太打发霸道总裁的小女朋友,出手只给2000块的……

  啧啧啧。

  也正因为这种情况,阿槐大人在听到女鬼之前吹嘘被包养有多爽时,也仅仅只心动了一瞬间,回头看两集电视剧就冷静了。

  她瞅了一眼虽然没了胖肚子但是依旧不怎么帅的陈金南,心道:这大概就是个电视剧版的低配霸道总裁了吧。

  难怪一个劲的的说自己是良民呢!

  怂包。

  她咳了咳,把原本的思路换一换——

  “我的意思是,既然她没死,不如把她的气运抽出来压缩压缩,给你的两个宝?这样的话,她们就会慢慢恢复神智,然后开始在地府排队摇号啦!你有能力的话,什么学习资料啊别墅跑车,都能烧给她们啊!”

  陈金南眼睛一亮。

  此时的他尚还天真,不晓得这个烧法是有多折腾人,孝顺如陈立冬,至今都还没给他爹烧够首付款呢!

  凭陈金南一个人,要给两个姑娘烧别墅跑车五三黄冈……

  呵呵哒。

  ………

  陈金南对何槐的话很是心动,下一刻,他又有点犹豫了——

  “那她……会不会像大宝二宝一样,死掉啊?”

  “你怎么能这么想呢!”

  何槐有点生气:“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多奉公守法啊!我碰到事都第一时间报警的——”

  当然,如果报警弄不来钱的话,她也不是非要报的……

  她觉得自己的品格被侮辱了,此刻气哼哼的:“我抽气运,能跟她那个半吊子一样吗?肯定还给她留一点啊,以后她会非常非常倒霉,越是想要越是得不到——当然了,你要报警的话,我也不介意的。”

  陈金南沉默了。

  这么多年,他一直觉得自己跟赵丽娜的感情是很好的,他一直记得这个曾经有魄力有能力的女人,为了他所做出的牺牲。

  回归家庭,原本就并不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可赵丽娜还是靠着满心的爱意做到了。

  只可惜……

  时光变换,她的爱也变了。

  陈金南看了看角落里两个浑浑噩噩的女儿,摇了摇头:“就按你说的吧,没必要报警,报警,也是查不出任何证据的。”

  所以,就让赵丽娜用另一种方式,为她曾经的行为买单吧。

  ………

  五千万就这么稳稳当当到手了。

  何槐临走时看了看陈金南手里的胖娃娃,想了想,还是伸手把他关于做鬼的记忆给封掉了。

  陈金南纠结道:“那没了记忆,他还是他吗?”

  何槐:……

  她纳闷的看着陈金南,问道:“那不加糖的豆腐脑就不是豆腐脑啦?”

  陈金南:……这个话好像不是这么解释的吖!还有,为什么用来做比喻的是豆腐脑?

  何槐道:“我只是封了他做小鬼的记忆,并没有封掉他的感情,以前他是如何信任你依恋你,以后还是那样。”

  她突然深沉的叹口气:“你知足吧,他能用这样投机取巧的方式改换国籍,凭空移民,还插队投胎……你晓得这在地府是多大事情哦?我如今什么都没要都替你解决了……啧啧啧。”

  想想一分钱没收,就包括在五千万的售后里,阿槐大人是何等的高尚与实惠啊!

  不过,这么说的话,以后自己偷摸的安排个把人插队投胎,不知道……

  她甩了甩头,想想地府如今的光景,赶紧把这个危险的念头放下。

  陈金南:……

  虽然不太懂,但是想想自己突然摇身一变不通过政府就拿了美国绿卡……啧啧啧。

  他殷勤的加了阿槐大人的好友,决定逢年过节红包问候,哪怕礼物庸俗,但是好歹也是他的心意。

  毕竟男人准备礼物的心思嘛,不能要求太多了!

  ……………

  赵良玉和褚辰带着满腔复杂的心思回去了,路上,褚辰还在给霍则打电话:“我觉得吧,你以后找对象,可别自由恋爱了……不然咱们商业联姻好了,这个自由恋爱一旦有感情,太可怕了。”

  说到这里,赵良玉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觉得有必要汇报给自己的顶头上司:

  “褚先生,之前我借调在霍总那里时,他吩咐我准备了一箱六神花露水,和一把现割的杂草,寄给了阿槐大人。”

  褚辰:……

  他反应了两秒,突然暴跳如雷——

  “个小兔崽子!!!”

  堂堂大师,他送六神花露水做什么?是不是想嘲讽大师,嘲讽她不是正统的餐风饮露修道之人?

  还有一把现割的杂草——他咋没把霍则给割了呢!

  送一把草?!!

  这他妈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他看着赵良玉,很不愿意承认霍则这种人是他的崽,于是吩咐道:“良玉啊,回头要不你安排一下,给我们爷俩做个DNA?”

  “褚先生,霍总的意思是,他要对阿槐大人以身相许,展开热烈的追求。”

  二人同时开口了。

  沉默。

  沉默。

  沉默是今天的道路。

  好半响,褚辰才神色复杂的说道:“这样的脑回路,这样的行事风格……”

  他看着赵良玉,伸手从头顶上狠狠一拽,揪下来一根短短的头发来。

  这一次,他郑重的把头发放到赵良玉手中,沉痛说道:“良玉,去吧,今天就去安排,把这个DNA给我验透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