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章:凭空消失的四五百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做下这一单生意,何槐要一口气拿出一千一百多万的全款(包括各种后续费用),中介公司可以单方面从房主手里抽出百分之三的中介费,就算打了折,也能有百分之一点五。

  而中介小伙儿,则是独得五千块钱提成,加入全款奖励三千块……

  总之,原房主夫妻俩终于甩脱心头大患,中介公司得到大笔钱财,何槐则用每平方八万元的价格,买下了原本一平方飙升到十二万多的精装修房子,附带小弟无数……

  这样想来,皆大欢喜,她的一千一百多万拿出去,好像也不是那么心痛了——

  才怪嘞!!!

  心好痛!

  痛到无法呼吸、只想赶紧攥一把泥巴冷静一下!

  一口气给出一千多万什么的……阿槐大人叱咤帝都半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剜心苦楚?简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此时此刻,哪怕中介公司用前所未有的高效率,在她接收双十一第二批零食大礼包的同时,就飞速送来了不动产权证,阿槐的心也仍旧在滴血!

  房子有什么用?

  区区七十年而已,还不够她本体腰围长胖五厘米的,这就要了她一千多万!

  一千多万,如果买化肥有机肥氮肥磷肥各种肥,知道她能长多胖、多壮吗?!

  可如今木已成舟,看着银行卡内仅剩的六千多万余额,阿槐大人的委屈无法言说,只能缩在被子里狠狠哭了一场!

  太心酸、太凄惨了!

  她委屈的落下泪来。

  ………

  而宿舍里,李颖等人听着那小床帐中传来的嚎啕大哭,不由叹了一口气:

  “唉!”

  李颖心疼的说道:“阿槐也算是混出来了,有了房子,以后在帝都,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帝都居,大不易啊!在这个地方,随便一个小蜗居,就能吞噬无数年轻人的梦想。她们这些政法大学的学生,听起来似乎前途远大,可是那些声名鹊起的前辈们,谁又不是从地下室开始奋斗的呢?

  程璐也温声道:“这个钱,都是她平时搬砖卸货,还有忍受家教学生的羞辱,一点一滴攒下来的血汗钱,如今有了自己的家,也该让她发泄一下了。”

  卢芳芳左右看了看,不由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是我的格局跟不上你们吗?为什么我这会儿,脑子里只觉得这房子买下来捡了大便宜了,开心都还来不及呢……”

  普通家庭卢芳芳理解不了。

  就像家里有好几栋楼的李颖,和家里在高新科技园区有巨大厂房的程璐,都没想起来这件事一样。

  “啊……”

  卢芳芳这一提醒,李颖和程璐这才想起来:“哎呀,阿槐,你这房子买的太值了!本来一平方十一二万的,如今你八万买到,差不多便宜四百多万了呀阿槐!”

  头顶的帐子里,阿槐小心翼翼的伸出一颗头来,瓮声瓮气:“你说的是真的吗?”

  她双眼红肿,如同白软的包子上两颗可怜的胖红豆,神情相当小心翼翼。

  “真的呀!”

  李颖和程璐一起,重重点头……至于卢芳芳,家境普通的她只能也跟着流口水点头了。

  帝都的房子啊,便宜四五百万啊……真的是做梦都想不到这样的好事儿……

  卢芳芳突然叹口气:跟三个这样壕气的舍友在一起,等到毕业了,自己会不会飘了啊?

  ………

  而何槐在帐子里懵了一瞬后,突然又反应过来——对啊!

  她掰着手指头,仔细的捋着这个关系:虽然她损失了一千多万,但是也变相了赚了四百多万,等于说这套房子才花了五百多万——但是银行卡确确实实少了一千多万啊,这个便宜的四百多万,为什么不在银行卡里?

  她那不大的小脑仁,突然算到头劈了。

  ………

  她一个人算到中午也没算出来这个账,最后不由怀疑,是不是银行那边出了问题——这可是几百万呢,她得搬一年的砖头才能挣回来,可不能叫银行给马虎了!

  再说了,银行不还有个潜力客户嘛!虽然那个客户看起来不像是能写五千万支票的,但是阿槐大人如今为了套房子损失惨重,看到蚊子腿都觉得肉香,也就不觉得磕碜了——

  不行。

  她暗自下定决心:日子不能就这么荒废了。

  毕竟天南海北的食物太多、太好吃了,外国品种的树随便结几个大樱桃都敢卖一百多一斤,还没她的槐树籽儿可爱呢!

  阿槐大人那天气不过,一口气吃了一箱——咳,酸酸甜甜的,没什么了不起的,总之,作为一棵本土物种,是绝对要消灭这种外来势力的!

  这么一来,手里这点钱想吃喝一百年,还是不够的呀!

  何槐想了想,决定回头接着跟工地的包工头老王联系一下,看看工地恢复进度了没,她做个搬砖的临时工,也不费脑子,随便动两下就能拿钱,多稳定啊!

  好工作可不能浪费了。

  还有何含何章,最近每天陀螺似的上补习班,一会儿买画具一会儿买乐器,过一会儿还要买舞蹈服……这人类的品种就是不简朴,那个谁孙景,不会家里有吞金兽的血统吧!

  太可怕了!

  ………

  唉。

  这一想又想劈叉了——做人事儿真多啊!

  阿槐大人拿起手机,准备去银行问问她那便宜的四百多万去哪里了。

  恰在此时,手机响了。

  来自本地的陌生号码。

  她犹豫一下,想想接电话不要钱,最后还是接通了——万一再来个替老总做事的赵良玉呢?

  说起良玉那个小伙子啊,那是真有前途,抽空一定得问问他,月薪提到两千五,他愿不愿意跳槽——

  “何小姐,您上次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电话那头,一个中年男人疲惫又带点神经质的声音响了起来,凭空透出两分“病急乱投医”的虚弱感。

  何槐一愣,又看了看手机号——

  这是……银行那位企图骗她钱去做低收益投资的客户经理?

  她一下子来了精神——

  上次对方说起自己的工作来好像还挺骄傲——客户经理,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啊?

  他家里……能出多少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