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章:您有证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王朝州的一碗黑狗血,泼下去时很爽——冰凉凉的,带着冷藏气息的猩红色液体,再加上菜市场高达两百元的身价,总之,每一滴液体顺着妻子的头发脸蛋滑落时,应该都是非常欢快的。

  所谓:泼狗血一时爽,一时爽完火葬场……

  事实证明,黑狗血有用——因为妻子清醒了。

  但事实也证明,有时候,人比鬼可怕多了……

  比如王朝州,鬼虽然让他受到了惊吓,可是却没让他吃什么苦头;但是对于清醒的妻子来说,那一碗莫名其妙泼下去的狗血,则成了家中引爆的原子弹。

  这原子弹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以至于给何槐打电话时,王朝州刚才结束一场夫妻战争。战争的结果自不必说,但是妻子已经伤心的得出了他在外头有人的结论,此刻正哭哭啼啼的准备离婚协议——

  讲真,要不是这一举动吓坏了他,王朝州根本想不起来何槐。

  ………

  就在刚才,王朝州还在不停的解释他的所作所为,从最初妻子的不正常,到后来他的战战兢兢,心路都剖析给她,达成了前所未有坦白。

  妻子一开始不是不信的。

  毕竟是自己的枕边人,两人当初如果没有感情也根本走不到一块去,她自然是愿意相信自己的丈夫的。

  但是随后,在王朝州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她突然犀利的发问:“那你对我扔包子、在床上离我远远的、还有给我泼狗血都是因为我被鬼上身了,但是大前天你按我肚子说我胖了,肚子肥嘟嘟的都是肥膘……这也是撞鬼?”

  “还有上个星期,你说我眼角的皱纹能夹死苍蝇,还来揪我的脸……是撞鬼吗?”

  “还有半个月前……”

  她一点一滴的翻着心中的小本本,哪怕没有记录,也依旧记得明明白白——女人啊女人,某些时候,她们的记忆力轻易都能达到过目不忘,并轻而易举的找回十几天……甚至十几年前的记忆。

  王朝州瞠目结舌。

  他突然失去了求生欲,张着嘴吭哧半天,都没说出话来——这种伤害是双向的,最起码妻子上来挠他脸时,自己也哭的稀里哗啦。

  ………

  何槐进门时,王朝州就谦卑的在门口跪着,顺便给她开了门——这让阿槐大人有点懵,她心道就算这样子我也不会打折的!

  毕竟许多年前,还有人在她树下点香炉叩拜呢,习以为常了都。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浓郁味道,有点像何槐曾经迷恋的榴莲千层,但是又更加的馥郁芬芳——

  再一看,硕大两个榴莲壳就支撑在王朝州的膝盖底下。

  看到何槐的视线,王朝州这才后之后觉的反应过来,不着痕迹的站起来拍了拍裤腿:“那什么,我媳妇儿刚才吃烤榴莲,我就顺便练练耐力……”

  瞎说。

  阿槐大人怜悯的看着他——她虽然上网少,可不代表不上网,跪榴莲什么的,啧啧啧。

  她的眼神太过明显,让王朝州不由生出一股愤愤之气来,于是一把扯起家居服的裤腿:

  “你看,我就纯粹是练练,不是罚跪!”

  膝盖上,两个雪白的加厚纸尿裤正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缠在那里,隐约可见榴莲壳留下的印记。

  何槐:……

  半响,她还是暗自告诫自己:智障客户也不能少收钱的!

  ………

  其实王朝州也没跪多久,主要还是想引动妻子的恻隐之心——当年,他就是靠这一招成功搞定岳父……咳咳咳,跑题了,主要是这时候,一直暗暗听着客厅动静的妻子也打开了卧室门。

  然后,她就看到了何槐。

  年轻的女孩,皮肤白嫩没有斑,素颜都能打下她价值1470的粉底液,身材更是棒棒的……

  这样的女孩儿……再看看自己那个蠢的要死还在膝盖上绑纸尿裤的胖丈夫……

  嘤!

  妻子哭着又关上了房门。

  ……

  王朝州有点懵,但更多的却是激动:“何小姐,当初你说,我身边有些不对劲……是不是已经看出了什么不正常?”

  他也是跪在榴莲上呲牙咧嘴时,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上次失败的推销——讲真,存款都快八千万了,一份理财都不买的人,他们行里还真是凤毛麟角,要不然,他也不会想起这件事。

  如今他一边忍受着身体的折磨,还要经受灵魂的鞭挞——那个时不时出现在妻子身上的“鬼”,实在是太猝不及防了,让他如今都有点不行了哇……偏偏家里还没人相信他。

  委屈。

  太委屈了。

  何槐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这屋子里的烤榴莲有点香,她好险把持不住了。

  至于王朝州身边的不正常……

  多容易的事儿啊,那天在银行,她一眼就瞅到了他身边那个老太太,一路絮絮叨叨的跟着他……不过瞅着不像是做坏事儿的样子,阿槐大人就没管。

  不做坏事的鬼,还有什么意义?

  只有做了坏事,她才可以去报案卖鬼找陈立冬拿钱啊!

  但是陈立冬上次说报警没有奖金,她灵机一动,这才先跟王朝州试探试探,如果他愿意接受这个这个……迷信说法,她能挣个外快,那自然再好不过啦!

  果然,阿槐大人慧眼如炬,一眼就瞅中了这个潜力客户——她打量着这个房子,还没她买的大,那……这次要多少报酬?

  她打量着对方,一时没有说话。

  ………

  而王朝州则倒抽一口冷气,此刻立刻去拍妻子的房门,一边喊一边哭:

  “媳妇儿,媳妇儿你快出来……你听,你听大师说的话,她好几天之前都说我身边不太正常……媳妇你快出来!”

  “叫叫叫,叫什么啊!”

  妻子带着一阵香风出来了。

  此刻的她,妆容精致,衣服随意中透出小精致,跟刚才那个素面朝天穿着家居服吃榴莲的女人完全不同。

  她站在客厅里,此刻看着何槐,矜持的伸出手去——

  “这位大师,您看着也不像是佛门的,莫非修的是道?请问是哪门哪派的?日常在哪里修行?”

  ——长得这么好看又年轻,没想到却是个骗子!

  妻子心里腹诽,面上却笑意满满,问出了最后一个死亡话题:

  “您……有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