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章:小程的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有证吗?

  这句灵魂鞭挞伤了何槐的心。

  如果王朝州的妻子说的是那种由国家民族宗教事务局监制、道教协会统一印制、省民族宗教事务厅备案的颁发给道教教职人员的身份证明——简称道士证。

  她肯定没有哇!

  要不是借用了人的身体,她连户口都没得哩!更别提这个证那个证了。

  而且一提到证,她就会忍不住想起越来越难的功课和毕业证,一想就要哭,一想就要哭——

  毕竟,隔壁宿舍的同学如今都快白成一道闪电了,早在采访水鬼之前,就期期艾艾过来,表示了对代写作业的愧疚……

  如今,连论文都要亲自写的阿槐,槐生是何等艰难啊!

  基于以上种种心酸,此时此刻,她的脸色很不好看。

  因此面对王朝州妻子的问话,她也高冷的回答道:“没有。”

  没有证说个什么呀……

  王朝州的妻子不开心了,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听何槐道:

  “你觉得你丈夫在说谎,他对你这个样子,不是因为你们身边有鬼,而是他外头有人了?”

  王朝州在旁边赶紧指天誓地证明自己:“我不是!我没有!”

  妻子则有些窘迫——她是有这个想法,但是眼前这姑娘也不能这样直接的说出来啊!这不是摆明了戳她的痛脚嘛!

  她刚想好措辞,却见何槐又一指王朝州:“你觉得你丈夫这个样子,外头有人还能比你更漂亮?”

  胖墩墩五官油腻又寻常的中年微秃小肚腩,因为在家里穿了宽松的家居服,更是去掉了上班时西装革履的加成,变得——

  “咳咳咳。”

  妻子被呛到了,同时还有点辣眼睛。

  她扭捏一下,还是大方承认了——

  “你说的对。”

  何槐正色道:“所以,他既然外头找不到人,对你又怪怪的,那肯定是家里有鬼啊!”

  妻子懵了一会儿。

  此时此刻,高学历和各种专业证书不能给她任何加成,反而让她在脑子里把这个逻辑捋了捋之后,居然认真的点头同意了——

  “一定是这样!”

  王朝州:……突然好心塞。

  ………

  逻辑关系弄明白以后,妻子突然间紧张了起来——

  “天啊天啊!这个意思是说我身边一直有个鬼吗!”

  她终于反应过来,脸色煞白。

  然后突然又揪住自己的衣领——

  “那个鬼上过我的身啊!它是男是女啊?”她紧张的看着王朝州:“老王啊,它没用我的身体干啥吧?”

  王朝州连连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妻子脸色却阵红阵白——

  “那天晚上,咱俩……咳咳咳!”她看到何槐在这里,忙又改口道:“她为什么挑咱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不会真的对你有想法吧!你这个老王,你连鬼都不放过——”

  王朝州:……日子过不下去了!

  何槐: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但是多余也不行!来都来了,她一定要挣到钱!

  “总之!”

  阿槐大人提高音量:“解决这个问题,五万块,谢绝还价。”

  这房子比她的还小哩,五十万是没指望了,还不如要个五万块——反正解决起来也简单。

  她自觉折了自己五千万的身价,此刻很有些委屈。

  但是对于王朝州夫妇来说——

  五万块……有点贵啊……

  但是是鬼啊!这么跨物种的东西,除了眼前这位,也没听说谁会啊……就算、就算人家没有证,那不也一眼就看出来不对了吗?

  王朝州小心翼翼的转了五万块钱,并且确认自己没有用自己的私房卡,而是家庭账户卡。

  ……

  收了钱,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何槐二话不说就上前一步,对着客厅某一指:“你过来。”

  墙角里,一个穿着冲锋衣的老太太矜持的站在那里,小心的看了看何槐——虽然不晓得对方是什么人,但是这个小姑娘,瞅着好凶哩!

  这是个新鬼,没啥经验,此刻完全看不出何槐的了不得,但是直觉却不会骗鬼,她晓得何槐厉害,于是犹豫半天,还是小心的凑过去了。

  看着何槐对着墙角说话,王朝州夫妻俩瞪大眼睛,企图见证这历史的时刻——鬼啊,是鬼啊,他们这辈子还没有见过呢!要不是怕影响不好不能发朋友圈,这会儿手机都该拿出来拍照了。

  然而,等到两个人眼睛都瞪的哗啦啦淌眼泪时,却还是什么都没看到。

  两人看着何槐,眼神中充满遗憾。

  何槐好歹收了钱的,此刻笑了笑:“再等等。”

  她身边阴气重,人类感觉不到,但是鬼只要在她身边多呆一会儿,总能显出来的。

  果然,过了两分钟后,一个穿着玫红色冲锋衣,脚踩足力健老人鞋,脖子里系着花色丝巾的老太太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她对王朝州夫妻来了个矜持的点头。

  然后对何槐深深的点头——“大人好。”

  还挺有礼貌。

  而此刻,没等何槐问出来,却见王朝州突然跳了起来:

  “安老太太!”

  老太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王啊,你别怪我,我也是没别的办法了。”

  这是王朝州的客户,他一听这话立刻就摆手道:“不怪不怪,您有意见,那一定是是我们工作没做到位——”

  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这位老太太已经不是人了,不会投诉他,于是立刻转了语气——

  “安老太太,这就是您的不对了!”

  他胖乎乎的脸蛋绷紧:“您这种行为是不合法的,而且,随便跟在我们身边窥探我们的隐私,还上我妻子的身,企图破坏我们的感情——”

  他气哼哼的,十分坚定的说道:

  “我跟我妻子的感情是很坚不可摧的!”

  老太太一撇嘴:“你拉倒吧,你前天还说前头的小程腰又细又好看呢……”

  妻子:……!!!

  王朝州:……安老太太!

  姜不愧是老的辣。安老太太一句话就轻飘飘KO两个人,此刻立刻悄无声息的转移了关于自己行为的不合法与不道德的话题,然后瞅准了夫妻俩蓄势待发的那一刻,突然开口。

  “小王啊,我也不想跟在你身边,瞅你们俩浪费的,就三个人还得用洗碗机,一点都不勤俭节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