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章 止血散药方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一刻,哪怕是林岚和她身后的老妇人,眼中也都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和陈丹丹一样。

    周东皇什么底细,她们一清二楚。

    周东皇,至今没有修炼出真气。

    可现在,他,却将身为聚气一重武道修士的洪岳轰飞、击伤,完全占据了压制性的上风。

    这一刻,她们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看着挣扎站起的洪岳,周东皇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你要是再敢乱动,我……要了你的狗命!”

    看到周东皇眼中迸射而出的杀意,洪岳被吓得脸色大变,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不敢移动分毫。

    “陈丹丹!”

    周东皇的目光重新落在陈丹丹的身上,眼中杀意滔天,择人而噬。

    察觉到周东皇对陈丹丹起了杀心,洪岳瞳孔急剧收缩,第一时间看向林岚,沉声提醒说道:“林会长,管好你的儿子,不要自误……”

    “丹丹小姐,是我们洪家家主认可的儿媳妇!”

    洪岳这话,无疑是在威胁林岚。

    林岚脸色微变,继而努力压抑着怒意,一脸心疼的看向背对她的周东皇,“东皇,回来!”

    同样不是亲生的,可为何这个儿子就能这般贴心?

    周东皇刚准备动身的身形一顿,声音略显沙哑的问道:“娘,现在你还要护着她吗?”

    “这,是最后一次……从今日起,我,林岚,和她陈丹丹,恩断义绝!”

    林岚沉声说道。

    “好,看在娘的面子上,我今天不杀她……”

    听到周东皇这话,陈丹丹松了口气。

    而就在这时,周东皇又喃喃低语了一声,“不过,今天要是让她就这么完好离开,我……实在是气不顺啊!!”

    在陈丹丹脸色大变的瞬间,周东皇已经动身奔出,一个耳光狠狠落在陈丹丹的半边脸上。

    啪!!

    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起,陈丹丹半边脸被打肿,整个人飞了出去,步上洪岳的后尘,甚至比洪岳还惨,张嘴吐出的几口淤血中带着满地碎牙。

    陈丹丹瞪眼怒视周东皇,姣好的面容变得有些狰狞、扭曲,“周东皇,你敢打我?你找……“

    触及周东皇那冰冷中迸射出杀意的目光,陈丹丹硬生生将‘死’字咽了回去。

    “陈丹丹,每个人,都要为他做的选择负责……只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

    周东皇冷冷扫了陈丹丹一眼,声音中不蕴含任何感情。

    “我当然不会后悔!”

    陈丹丹回予冷笑,看向周东皇的目光,压抑着呼之欲出的冰冷杀意。

    暴怒之余,陈丹丹也有些纳闷:

    这个废物,怎么会突然有这等实力?

    不只能击败洪岳,而且,冲到她面前,对她出手,她竟然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当然,就算周东皇现在有点实力,陈丹丹也没当回事。

    她陈丹丹即将要嫁的那个男人,乃是郡城洪家的大少爷,云阳国内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

    又岂是眼前这个废物能比的?

    “洪会长,我们走。”

    陈丹丹挣扎着站起身来,带着洪岳离开,临到客厅门口时,她顿了顿脚步,回头深深看了周东皇一眼,“只希望,你们能承受得住来自郡城林家的怒火……”

    “毕竟,我也不太希望,这一路陪伴我长大的玉兰商会,就此消失呢。”

    说到后来,陈丹丹那还在溢血的嘴角,噙起一抹极其讽刺的笑容。

    “再不滚………信不信,我宰了你!”

    周东皇面色一寒,站前一步,咧开嘴,近乎咬牙切齿的喝道。

    陈丹丹面色一变,转过头去,带着洪岳仓皇离开。

    “这个小贱人……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她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呢?”

    陈丹丹带着洪岳离去以后,林岚身后的老妇人,愤怒得面容都有些扭曲起来。

    “娘!”

    在林岚错愕的目光下,周东皇转身奔向她,一把将她抱住,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久久没有放开。

    林岚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她这个儿子的身高,都比她还要高上一些了。

    “东皇,娘没事。”

    林岚只以为,周东皇是在心疼她这一次的遭遇,却不知道,周东皇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她而激动。

    一瞬千年,沧海桑田!

    这一刻,周东皇的心情,只有他自己才能懂。

    “小姐,这可怎么办?药方落在落日商会手里,相当于被洪家得去……虽说是陈丹丹背叛,但林家那边却不会考虑这些,他们只会将怒火宣泄到你和玉兰商会身上。”

    老妇人急得直跳脚。

    听到老妇人的话,林岚身体一颤,眼中泛起浓浓的担忧之色。

    这个结果,也在她的预料之中。

    林家,和洪家一样,也是郡城的大家族。

    林岚是林家子弟,很早以前就被林家派到青山镇经营商会,所以才有了玉兰商会。

    玉兰商会受林家庇护,享受林家资源,每年都要给林家上交九成利润。

    剩下的一成利润,才是林岚这个玉兰商会会长的。

    这一次,林家要是知道药方被林岚的玉兰商会泄露,必将勃然大怒!

    感觉到林岚身体的颤抖,周东皇松开林岚,问道:“娘,丢的是什么药方?”

    前世,他虽然知道陈丹丹将药方泄露了出去,但却并不知道那是什么药方。

    但,林家拿出来的药方,却还不放在他的眼里。

    他前世站在宇宙之巅,什么药方没见过?

    一个小小的紫云星里面的小家族拿出来的药方,在他眼里跟如厕的草纸没什么区别。

    “是特制的止血散。”

    林岚面色凝重的说道:“而且,是林家花费大代价,请到林家当供奉的那位中级药师,亲自配出来的止血散……止血效果,比之市面上广泛流通的那种止血散,高整整三成。”

    紫云星,是一个武道盛行,强者为尊的星球,武道修士动辄发生争斗,以至于止血散这类药散非常抢手。

    效果越好的止血散,自然也更加抢手。

    “止血散?”

    周东皇搜掠脑海中的千年记忆,很快便找到了记忆中最低级的止血散药方。

    止血效果,比之云阳国市面上广泛流通的止血散,高整整一倍!

    “去掉里面的几种药材,应该能将止血效果降下来一些……”

    周东皇没打算将这药方直接拿出来,而是想着去掉里面几种药材,让记忆中的那种最低级的止血散的药效再变差一些。

    要不然,那止血散流传出去,肯定会轰动整个云阳国!

    那对现在的他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前世历经千年岁月洗礼,匹夫无罪怀壁有罪之事,他见过太多太多……

    “娘,我现在去趟药房仓库……如无意外的话,一刻钟内,我能给你配出一种更好的止血散!”

    想做就做,周东皇看向满脸忧色的林岚,直言说道:“到时,你拿那种止血散的药方回林家,想来林家不只不会怪罪你,还会奖励你。”

    “少爷,这个时候,别开这种玩笑。”

    林岚还没出声,她身后的老妇人已经苦笑开口,只以为周东皇是在开玩笑。

    老妇人,在林岚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跟着林岚。

    后来,更和林岚一起离开郡城林家,来了这青山镇,对林岚忠心耿耿。

    正因如此,周东皇刚才提起他能配出更好的止血散的时候,并没有避开她。

    “东皇,不用安慰娘。”

    林岚也摇头,并没有把周东皇的话放在心上。

    她这儿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却也是她看着长大的,有什么本事难道她还能不知道?

    “娘,莲婆婆,我可没开玩笑……你们在这里等我,一刻钟内,我给你们药方!”

    周东皇放下这话以后,快步离开了客厅,去了药房仓库。

    药房仓库,离客厅也就不到两百米,片刻就到了。

    看守药房仓库的玉兰商会护卫,自然不敢阻拦周东皇这个玉兰商会少爷,任由他进去。

    进了药房仓库,周东皇便循着记忆开始寻找药材,调配止血散。

    药散的调配,只需要将药散捣鼓成粉末就行了,而药房仓库里面有现成的工具,很快周东皇就完成了止血散的调配。

    “搞定!”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就将记忆中那种最低级的止血散的药效压低了六成。

    一种高于市面上的止血散药效四成的特制止血散药方,也被周东皇写了出来。

    当周东皇回到客厅,将药方递给林岚的时候,不管是林岚,还是莲婆婆,自然都不相信。

    但,当林岚亲自试用了周东皇调配的止血散以后,哪怕再不信,却也不得不信!

    “竟然……是真的?”

    林岚和莲婆婆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难以置信之色。

    “东皇!”

    林岚面色凝重的看向周东皇,“你老实告诉娘……你是从哪得来的这止血散药方?”

    这样的止血散的药方,论珍贵程度,远超陈丹丹泄露的那个止血散药方。

    毕竟,一个药效高于市面上的止血散四成,一个只高三成。

    “还有,你连真气都没有修炼出来,为何能击败那落日商会会长何岳?”

    林岚第一次觉得,她好像并不了解她的这个儿子。

    “娘,这止血散是我自己调配的……至于药方从哪来的,还有我为何能击败何岳,却又是说来话长。”

    周东皇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样,你先回郡城林家一趟,将这药方送过去,将功补过。”

    “等你回来,我再告诉你,怎么样?”

    现在,周东皇只想让他娘尽快解决这次的难题,这样他娘才不会像他前世的时候那样出事。

    “好!等娘回来再问你。”

    林岚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将商会的一些琐事交待给旁边的莲婆婆后,便驾着一匹快马离开青山镇,往郡城方向去了。

    林岚,本身就是聚气一重武道修士,再加上没人知道她身上有那等珍贵的药方,所以,周东皇倒也不担心她在路上会出事。

    “那陈丹丹要是知道少爷你拿了更好的药方出来,恐怕会被气得吐血。”

    林岚走后,莲婆婆笑道。

    听莲婆婆提起陈丹丹,周东皇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嘴角也适时的噙起一抹冷笑:

    “不急,慢慢跟她玩……在她最得意的时候,再将她踩在脚下,可以让她更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