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章 鸿门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东皇哥哥!东皇哥哥!”

    林岚走后没多久,临近正午时分,刚静下心来修炼的周东皇,又被外面传来的一道声音惊醒。

    声音稚嫩,悦耳动听,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这声音……”

    周东皇睁开双眼,千年前的一段记忆,涌现于脑海,让得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抹微笑。

    那一年,他十岁。

    在大街上,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被几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男孩欺负,他站了出来,揪住一个小男孩猛揍,吓跑了另外几个小男孩。

    在那以后,小女孩常来玉兰商会找他玩,跟在他和陈丹丹的身后,左一句‘东皇哥哥’、右一句‘丹丹姐姐’叫着。

    “对了,今天是紫云历1227年12月19日。”

    “前世这一天,小雨找我出去吃饭……不过,当时我因为陈丹丹背叛,玉兰商会危在旦夕,心情不好,所以拒绝了她。”

    打开房门,周东皇适时的想起了这件事。

    门外,站着一个看起来约莫十一、二岁的女孩,长得粉雕玉琢,五官非常精致,不难看出这是一个美人胚子。

    秦小雨,今年十一岁,是青山镇秦家的旁系子弟。

    以前,秦小雨在秦家地位一般,可自从三年前她的父亲突破成为聚气一重武道修士,成为秦家长老,她也一跃成为了秦家的小公主。

    “东皇哥哥,有人请吃饭,在云轩酒楼的地字号包厢……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这一幕,跟前世一般无异。

    原本,周东皇是想和前世一般拒绝,可看到秦小雨一脸期待的看着他,最终他还是心软答应了下来。

    “东皇哥哥,我以前跟我爹去云轩酒楼吃饭,只去过人字号包厢,从没去过地字号包厢……听说,那地字号包厢很豪华,而且菜品也更多,最低消费都要三十两银子。”

    离开玉兰商会,去云轩酒楼的路上,秦小雨显得非常兴奋。

    “小雨,谁请客?”

    周东皇好奇问道。

    云轩酒楼的地字号包厢,一般人可舍不得在那里请客吃饭。

    云轩酒楼的消费,他作为玉兰商会会长之子,自然也是知道一些。

    大堂,没有最低消费。

    但包厢,却又是有最低消费。

    最差的人字号包厢,最低消费是十两银子,好一点的地字号包厢,最低消费则是三十两银子。

    地字号包厢上面,还有最好的天字号包厢,最低消费是一百两银子。

    哪怕是青山镇那些寒门世家的家主平时去云轩酒楼吃饭,也最多去地字号包厢。

    只有在有重要的客人造访的时候,他们才会舍得在云轩酒楼定一个天字号包厢。

    一顿饭一百两银子,对寒门世家的家主来说,压力也很大。

    在青山镇,一般的三口之家,一年最多也就花个十两八两的银子。

    “是钟家的钟刚。他和秦飞大哥打赌,输了,便要请秦飞大哥去云轩酒楼的地字号包厢吃一顿。”

    秦小雨嘻嘻笑道:“秦飞大哥带上了我,还跟我说我可以再带一个人去,让我随便找人……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东皇哥哥你。”

    秦小雨口中的秦飞大哥,正是那个比周东皇大一岁的秦家大少爷‘秦飞’。

    不管是钟家,还是秦家,在青山镇,都是和王家齐名的寒门世家,家族中各有一个聚气二重的武道修士坐镇,显赫一方。

    听到秦小雨的话,周东皇心里升起阵阵暖意。

    这丫头,这种机会都不忘带上他。

    这一刻,周东皇甚至想着,改天一定要带秦小雨去云轩酒楼的天字号包厢好好吃一顿,让她过过瘾。

    他现在是云轩酒楼的老板,整个云轩酒楼都是他的产业,在云轩酒楼吃饭根本不用花钱。

    很快,周东皇和秦小雨便来到了云轩酒楼附近。

    云轩酒楼,作为青山镇最好的酒楼,地处青山镇的中心繁华地段,占地之广阔,不下于青山镇任何一个家族的家族府邸。

    在秦小雨的带领下,周东皇和她一起走进了二楼的一个地字号包厢。

    刚进云轩酒楼大门的时候,周东皇看到了前两天见过的云轩酒楼掌柜李贤,李贤正在前台低着头算账,没看到他。

    “我早就猜到,让小雨带一个人过来,她肯定会去玉兰商会找你周东皇。”

    跟着秦小雨刚进包厢,周东皇就听到了一道记忆中熟悉而又遥远的声音,正是秦家大少爷,秦飞。

    现在,包厢里面,除了秦飞扬以外,还有另外三个人,都是周东皇记忆中叫得出名字的人。

    钟家的大少爷‘钟刚’,二少爷‘钟毅’,三小姐‘钟秀’。

    当然,除了他们六个人以外,还有两个丫鬟分别站在一旁,随时给他们端茶倒水。

    这,也是云轩酒楼地字号包厢的标配。

    “小雨妹妹,你怎么把他带来了?再过两天,他可就不是和我们一个世界的人了。”

    钟秀看到周东皇,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和嫌弃。

    陈丹丹的背叛,玉兰商会面临的危机,作为钟家三小姐的钟秀,这几天也有所耳闻。

    “什么叫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东皇哥哥,永远是我秦小雨的哥哥!”

    秦小雨没好气的瞪了钟秀一眼,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来者都是客……先入席吧,他们差不多也该来上菜了。”

    正当包厢里面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的时候,秦飞适时开口。

    周东皇被秦小雨牵着手走到桌前,坐到了她的身边。

    而在这个过程中,周东皇明显看到,秦飞那不经意间扫过他的目光,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冷光,冷光中带着几分醋意。

    “这个秦飞,对小雨有意思?”

    身为男人,周东皇自然看透了秦飞的心思,心里顿时一阵恶寒。

    如果他没记错,小雨今年好像才十一岁吧?

    这秦飞,简直禽兽!

    “周东皇,我听说,你前几天当街把王峰给废了?”

    周东皇刚坐下,坐在钟秀身边的钟毅,眯着眼问道。

    “嗯。”

    周东皇点头,“他挡我的道,我让他把手收回去,他不听劝,我也只能帮他一把。”

    周东皇这一句话下来,说得轻描淡写,就好像废掉王峰一条手臂,只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

    而事实上,在他眼里,那也确实只是一件小事。

    钟毅没想到周东皇会这么回答他,瞳孔下意识一缩,嘴角也忍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

    “周东皇,你可知道……王家家主王丹鹤已经放出话来,他要用你的命,偿你废掉他儿的那条手臂!”

    钟刚深深的看了周东皇一眼,提醒道。

    “是吗?”

    周东皇有些惊讶,“这个我倒是没有听说……不过,最近几天,我都在玉兰商会没出去,也没见他上门来我。”

    “他,应该只是开玩笑的吧。”

    周东皇一边说着,一边端起桌上丫鬟刚刚倒好的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脸色平静如初。

    “周东皇,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钟秀冷笑,“现在,你身后还有玉兰商会作为靠山,王家不敢轻易动你……你以为药方泄露一事,郡城林家会放过你们玉兰商会?再过两日,林家肯定会派人来将你娘林岚逐出林家,同时召回玉兰商会的那位聚气二重武道修士。”

    “到了那时,玉兰商会名存实亡……你觉得,王家会放过你?”

    “你娘林岚,区区一个聚气一重武道修士,能护得住你?”

    说到后来,钟秀脸上冷笑更甚。

    “东皇哥哥!”

    坐在周东皇身边的秦小雨脸色一变,她虽然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但年纪还小的她,却并不知道周东皇现在所面临的处境如此艰难。

    “周东皇,你娘林岚虽是聚气一重武道修士,可王家,却有不下五个聚气一重武道修士,甚至还有一个聚气二重武道修士。”

    钟毅看着周东皇,咧嘴笑道:“玉兰商会失去郡城林家支持,将不复存在……到了那时,你拿什么和王家斗?”

    “这是我的事情,就不劳你们操心了。”

    周东皇淡淡说道,自始至终,平静的脸色,不曾兴起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涟漪波动。

    见此,不管是钟秀,还是钟毅,都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这时,敲门声响起。

    却是云轩酒楼的大厨亲自过来上菜了,每上一道菜,都能说上一番典故。

    不过,他刚准备说第二道菜的典故,却又是被钟刚给喝退了,“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听你废话的……退下吧。”

    大厨应声退下。

    菜上完以后,秦飞便招呼众人吃了起来,俨然一副东道主的架势。

    “这地字号包厢,我一年来不了两次……秦飞,这次多亏你请客,让我又能品尝到这地字号包厢的美味。”

    钟毅一边埋头大口吃着菜肴,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

    而他这话一出,秦飞的脸色顿时一变。

    坐在钟毅身边的钟秀和钟刚眉头也微微皱起,钟秀更是伸脚踢了钟毅一下,令得钟毅如梦惊醒。

    这时,钟毅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一脸尴尬。

    “秦飞大哥,这一顿不是钟刚请客吗?你不是跟我说,他跟你打赌输了,所以他请客吗?”

    秦小雨满脸疑惑的看向秦飞,而秦飞则尴尬的笑了笑,“小雨,我跟钟刚多年的好友,打赌只是开玩笑……我跟他,谁请客都一样。”

    周东皇眉头一挑。

    这个时候,他要是还看不出,这是一场针对他的‘鸿门宴’,那他也就真的是白活了千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