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一章 李贤掌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从走进这云轩酒楼地字号包厢的那一刻起,钟家三人,便轮番对周东皇针锋相对,每一字每一句,都在说着周东皇现在所面临的困境。

    原本,周东皇还以为是三人随意为之。

    可现在,得知这一顿是秦飞本人请客以后,他便猜到,这十之八九是秦飞故意带秦小雨过来看他的笑话。

    至于目的,显而易见。

    无非是想要贬低他在秦小雨面前的形象,让秦小雨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粘着他。

    因为,秦飞喜欢秦小雨。

    而男人的占有欲,让秦飞无法接受秦小雨和别的男人亲近。

    如此,他自然也就成了秦飞的眼中钉。

    想通这一点以后,周东皇心里暗笑一声,“还真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屁孩。”

    这一刻,周东皇仿佛完全忘了,他现在只有十六岁,而秦飞还比他大了一岁。

    “东皇兄弟,早就听说你没办法修炼真气……你是如何废了那王峰的?要知道,那王峰的实力,哪怕比之我和钟刚,也差不了多少。”

    秦飞看向周东皇,好奇问道。

    秦飞这一开口,不只是钟刚、钟毅和钟秀兄妹三人,便是秦小雨,也一脸好奇的看向周东皇。

    显然,他们对此都感到好奇。

    周东皇没办法修炼真气,是武道废人,这一点在整个青山镇都不是什么秘密。

    “虽说我没真气,但蛮力还是有一点的。”

    周东皇一边不客气的扫荡着桌上的采药,一边开口说道,自始至终,看都没看秦飞一眼。

    见周东皇随意开口敷衍他,秦飞面色微微一沉,但脸上却还是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据我所知,王峰修炼真气小成,好歹也有个几百斤的力道……就算王峰大意,一般蛮力,恐怕也没办法将他的手臂硬生生拧成一个结吧?”

    “那只能说他的那条手臂太脆弱了。”

    周东皇说道。

    “周东皇,你能有那么大的蛮力,应该是林岚会长到处找增强肉身力量的天材地宝给你进补吧?”

    钟毅深深看了周东皇一眼,“若非如此,你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蛮力!”

    钟秀冷哼一声,跟着说道:“难怪陈丹丹会背叛林岚会长,原来她对你这么偏……”

    钟秀‘心’字还没脱口而出,便又闭上了嘴,因为周东皇已经停下对桌上菜肴的扫荡,目光冰冷的盯着她。

    周东皇那冰冷的目光,给了她一种很大的压力,让她没勇气继续往下说。

    “再提陈丹丹,我不介意……也帮你把你的手臂打个结!”

    周东皇缓缓咧嘴,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冰冷的声音,仿佛令得整个包厢的温度,都在这一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周东皇!”

    “周东皇,你放肆!”

    见周东皇威胁自己的妹妹,钟刚和钟毅兄弟二人,瞬间离座站起,纷纷怒视周东皇。

    然而,周东皇却看都没看他们两人一眼,继续吃东西,就好像完全当他们不存在。

    这让两人越发的恼羞成怒!

    “都坐下吧……难得坐一起,何必搞这么僵?钟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陈丹丹忘恩负义,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你怎么能为她狡辩呢?”

    这时,秦飞出来打圆场了,同时给了钟刚和钟毅兄弟二人一个颜色,两人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了回去。

    秦飞话音刚落,又看向秦小雨,微笑问道:“小雨,我说的对吗?”

    “秦飞大哥说得对,那陈丹丹,就是忘恩负义,就是过街老鼠!”

    秦小雨认真点头,同时一脸感激的看着秦飞,低声向秦飞道谢,“秦飞大哥,谢谢你刚才为东皇哥哥解围。”

    “小雨客气了,你的朋友,就是我秦飞的朋友。”

    秦飞低声回应,心里却乐开了花,因为这就是他要的效果,要不然他何必站出来为周东皇解围?

    虽然,周东皇能废了王峰,但他总觉得那是因为王峰大意。

    钟刚和钟毅兄弟二人联手,连他都不是对手,他并不认为周东皇能是他们的对手。

    秦小雨和秦飞的窃窃私语,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被周东皇听得一清二楚。

    他修炼的《四象独尊功》,是一门非常强大的功法,除了可以提升一身修为,还能提升各方面的身体素质。

    虽然,他现在还没修炼到聚气一重,但听力却提高了不少。

    “虚伪!”

    周东皇心中暗诽,他不难看出,秦飞是在有意讨秦小雨欢心。

    包厢内的气氛,再次沉寂下来。

    “东皇兄弟。”

    最后,还是秦飞开口打破沉寂,问周东皇,“说正经的……这一次,玉兰商会面临的劫难,你觉得能顺利渡过去啊?”

    “说正经的?”

    周东皇先是一怔,随即笑了,“我就喜欢说正经的。”

    下一刻,在秦飞五人的注视下,周东皇一本正经的说道:“玉兰商会的劫难,是否能顺利渡过去,其实我并不在乎。”

    “我所在乎的,只有我娘的平安。”

    周东皇说的是实话。

    玉兰商会,说白了,就是他娘林岚在给林家打工,赚再多钱,九成都是林家的,剩下的一成,好不容易到他娘手上,却又要投进去继续赚钱。

    钱不够,还得自己想办法去借钱。

    这些年来,他娘为了玉兰商会,可以说是没有一天休息好。

    或许,没了玉兰商会,他娘才能稍微歇歇。

    “你不在乎?谁信!”

    钟秀嗤笑。

    “哈哈……这绝对是我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钟毅大笑。

    “周东皇,没了玉兰商会,你便没了任何背景……现在,你靠着玉兰商会的背景,别人喊你一声‘东皇少爷’,若没了玉兰商会,你不过是一个不能修炼真气的武道废人,谁看得起你?”

    钟刚不屑说道。

    “这年头,怎么说两句实话,就没人相信呢?”

    周东皇摇了摇头,长长叹了口气,神态间,带着一种知己难寻的失落感。

    “东皇兄弟,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是如此的……幽默。”

    秦飞又出来打圆场了。

    “怎么?你也不相信我的话?”

    周东皇问秦飞。

    “我……”

    秦飞看了看周东皇,又看了看秦小雨,随即无奈摊手说道:“我倒不是不信东皇兄弟你的话,只是东皇兄弟你这话说得,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

    “这么说来……如果我跟你说,哪怕王家的那个聚气二重武道修士亲自上门来找我麻烦,我也能一巴掌将他拍死。”

    周东皇二问秦飞,“你,也不信?”

    秦飞呆滞。

    秦小雨呆若木鸡。

    饭桌两边的那两个丫鬟,也被周东皇这话吓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钟家三兄妹,则在这一刻默契的齐齐放声大笑起来,笑声之大,充斥整个包厢,更震得桌上的一些比较轻的盘子都颤抖了起来。

    “周东皇,我看你是因为接受不了玉兰商会即将倒下的事实,而得了失心疯吧?”

    钟秀笑得眼泪都飞出来了。

    “周东皇,你这么能吹牛……怎么不干脆说,你和这云轩酒楼的老板赵三爷是兄弟,你在这里吃饭能免单呢?”

    钟毅笑得前俯后仰。

    “就是!你不是能吹吗?怎么不再吹大点?”

    钟刚笑着附和,用看耍猴戏一般的目光看着周东皇。

    “还真被你说中了。”

    周东皇看着钟毅,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在这云轩酒楼吃饭,还真能免单。”

    “不过,我在这里吃饭能免单,不是因为我和赵三是兄弟,而是因为……我,是这云轩酒楼的老板。”

    周东皇说得非常严肃,非常认真。

    “哈哈哈哈哈哈……”

    钟家三兄妹笑得更凶了,好像完全停不下来。

    云轩酒楼的老板是青山镇首富赵三,这是铁打的事实,可现在,周东皇说他是云轩酒楼老板?

    还有比这更扯的吗?

    “这个周东皇,估计还真是得了失心疯!”

    秦飞再次看向周东皇的时候,目光深处满是厌恶之色。

    “怎么?秦飞,我这话,你还是不信?”

    周东皇三问秦飞。

    “东皇兄弟,到此为止吧。”

    秦飞摇头,声音不复之前的热情,变得冷淡许多,现在的他,甚至懒得正面回应周东皇。

    “东皇哥哥……”

    这时,秦小雨也一脸担心的看着周东皇,觉得自己的这位东皇哥哥是不是生病了,要不然怎么一直说胡话?

    她年纪虽然小,却也知道周东皇说的话不现实,不可能是真的。

    “咚咚——”

    一阵响亮的敲门声传来,让得包厢内钟家三兄弟的笑声暂时停下,秦飞对着门外喊了一声‘进来’。

    “几位客人,你们的声音太大,影响到其它客人了……可否小声一些?”

    包厢门被打开,一个留着山羊须,眼中闪烁着精明光泽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李贤掌柜!”

    在看到中年男子的瞬间,钟家三兄弟如坐针毡,纷纷离座站起,而秦飞也拉着秦小雨站了起来。

    钟家三兄弟,还有秦飞,纷纷向来人躬身行礼,姿态谦恭无比。

    李贤,虽然只是一个小掌柜,但他是云轩酒楼的掌柜,是云轩酒楼老板赵三的人。

    平时,哪怕是他们的长辈见了李贤,都毕恭毕敬。

    在李贤面前,他们自然不敢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