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七章 秋后算账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林岚房间里。

    周东皇坐在床榻一侧,面色严肃的对半躺在床榻上的林岚说道:“娘,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要瞒着我……现在的我,已经可以自己扛起一片天了。”

    “好,好,好……娘知道了。”

    林岚的脸色虽然还是有些苍白,但脸上却挂满灿烂的笑容,眼中满是欣慰。

    是啊。

    不知不觉之间,她儿长大了,已经成为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少爷,小姐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不知道少爷您有能力杀死那王家的王玉坤。”

    莲婆婆看向周东皇,眼中带着几分好奇之色,“少爷,您刚才闪避王玉坤那一掌之时,用的是身法武学?”

    刚才,王玉坤对周东皇出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王玉坤那一掌之上。

    只有莲婆婆,下意识的看了周东皇的双脚一眼,正好看到周东皇的双脚踩出奇妙的步伐。

    “身法武学?”

    林岚瞳孔微微一缩,继而也一脸惊奇的看向周东皇。

    武学招式,在云阳国内,是非常珍贵罕见的东西。

    云阳国内最广泛被人运用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武学,在云阳国内,只有皇室和王府,才拥有‘三流武学’。

    但,即便是不入流的武学,青山镇这种小地方也没有,哪怕是郡城的那些望族世家,虽然有不入流的武学,但一般也只有嫡系子弟才能修炼。

    “嗯。”

    周东皇点头,他刚才确实施展了身法武学,而且是一门三流身法武学,名为《踏星步》。

    虽然,他记忆中有很多武学,但以他现在的真气,最多也就施展三流武学。

    二流武学,乃至更强的武学,他虽然也都懂,但体内的真气根本不足以将那些武学施展出来。

    现在的他,修为太低,空有满脑宝贵武学,却也只能勉强施展三流武学。

    “我现在修为太低,体内真气稀薄,刚才施展三流身法武学《踏星步》,便消耗了我体内三分之一的真气。”

    周东皇心里一动,“后面,再用三流攻击武学《沉沙掌》,杀那王玉坤,我更是几乎耗尽了我体内的所有真气。”

    “而且,不管是《踏星步》,还是《沉沙掌》,之所以有那等威力,更多还是依靠我全身上下爆发的极限肌肉力量。”

    想到这里,周东皇暗自叹了口气。

    他现在的修为还是太低了,要是他步入了聚气一重,施展这两门武学,根本不至于近乎耗尽体内真气。

    嘶!嘶!

    得到周东皇的确认,不管是莲婆婆,还是林岚,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她们没想到,周东皇竟然真的掌握了武学招式,而且还是武学招式中比较罕见的身法武学。

    当然,也是两人不知道周东皇施展的是三流武学,要不然肯定更加震惊。

    “娘,您好好休息……等你身体恢复,我便将那门身法武学传授给你。”

    看到林岚眼中泛起震惊之色,周东皇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微微一笑说道。

    “真的可以吗?”

    林岚眼中带着向往之色,但却有些犹豫,毕竟她也不知道她儿掌握的武学是从哪里来的,是否方便传授给她。

    郡城林家,也有一门不入流的身法武学,但却只是攻击武学,论价值,不如不入流的身法武学。

    但,即便如此,那一门武学,也只有林家嫡系子弟和旁系长老才能修炼。

    林岚这样的旁系子弟,根本没资格修炼。

    但,没资格修炼,不代表不向往。

    “当然。”

    周东皇肯定的点头,随即又看向立在一旁的莲婆婆,“哪怕莲婆婆想学,我也可以一并传授给她。”

    “少爷……”

    周东皇的话,让莲婆婆也激动万分,那可是武学招式,放在郡城都是非常宝贵的东西。

    据她所知,不入流的身法武学,郡城之中,好像也就只有郡守府才有?

    其它望族世家,最多也就只有一两门不入流的攻击武学和防御武学。

    在青山镇这种小地方,一个聚气一重武道修士,即便只是修炼了不入流的武学,也足以横扫其他没有修炼任何武学的聚气一重武道修士。

    武学,是将真气运用到极其高超的地步,所变幻出来的绝学招式,虽然可以自创,但却极难。

    哪怕是不入流武学招式,也很少有人能自创出来,更多人是在享受先辈的遗泽。

    “莲婆婆,好好照顾我娘……我出下门,有些事要去办。”

    周东皇一直等到林岚睡过去,才站起身来,轻声跟莲婆婆打了一声招呼以后,离开了林岚的房间。

    “我现在是云轩酒楼的老板,青山镇人尽皆知……正常人,都会觉得我跟云轩酒楼的前老板赵三关系不浅,从而对我多有忌惮。”

    周东皇向着玉兰商会外面走去,想到今日之事,他的脸色还是有些难看。

    王家敢来寻仇,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正常来说,哪怕玉兰商会失去郡城林家支持,以他云轩酒楼老板的身份,还是足以震慑王家。

    但,王家却上门了。

    这说明,王家或许从什么地方知道了一些事……至少,王家在确认赵三不会帮他之前,肯定不敢那样做。

    这件事,他必须弄清楚。

    现在,玉兰商会大门口的一群人已经散去,王家的人也不见了,一并带走了王玉坤和那王家二长老的尸体。

    “王家。”

    周东皇走出玉兰商会大门,直接去了王家府邸,而一路上,也引起了不少人跟随围观。

    “玉兰商会的这位东皇少爷,这是要去王家?”

    “看来,今天的事情还没结束……不过,真没想到,他能有杀死血手人屠王玉坤的实力。”

    “亏我们过去还以为他是武道废人……他要是武道废人,我们又算什么?连武道废人都不如的废人?”

    ……

    众目睽睽之下,周东皇来到王家紧闭的大门之前,‘砰’一声一脚将之踹开,直接迈步而入。

    不过,跟过来的路人,却不敢跟着进去。

    这里,再怎么说也是王家府邸,不是能随便进去的地方。

    如果周东皇这一次进王家,灭了王家满门,他们跟进去倒也没什么……可一旦他没灭王家满门,王家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这些擅闯者。

    他们虽然好奇,但却都不敢赌。

    约莫一刻钟后,他们看到周东皇出来了,眼睁睁看着周东皇的背影消失在道路的尽头,才纷纷回过神来。

    “这是……什么情况?”

    “这么快就出来了?”

    这点时间,灭王家满门,是肯定不够的。

    片刻,一群人又看到几个王家子弟出来,将大门重新修好、关上,王家府邸重新恢复平静。

    ……

    云轩酒楼。

    天字号包厢。

    周东皇翘腿坐在饭桌前,左手放在翘起来的左腿的大腿上,右手放在饭桌前,手指弯曲,指背轻轻敲打着桌面。

    在他的面前,云轩酒楼掌柜李贤站在那里,面色苍白,浑身上下剧烈颤抖着。

    “李贤,做得不错。”

    周东皇咧嘴一笑。

    “东皇少爷,老奴错了。”

    虽然周东皇在笑,但李贤还是被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低着头认错。

    “你可知道……就因为你的一句话,我娘她,现在还在床上躺着?”

    周东皇脸上笑容越发灿烂,但目光却逐渐转冷,让得包厢内的温度都好像在这一瞬之间下降了好几度,“若非我及时出去……她,已经死在王玉坤手下。”

    刚才去了一趟王家,他已经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解清楚。

    王家家主王丹鹤,见了他,如同老鼠见到猫一般,别提为王玉坤报仇,甚至恨不得将自己儿子王峰拖到他面前大义灭亲。

    面对他的沉声询问,王丹鹤老实交待是因为李贤说赵三不可能为他出头,所以他们王家才敢去堵玉兰商会大门。

    “东皇少爷,老奴知错,还请给老奴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感受到周东皇冰冷的语气蕴含的杀意,李贤身体越发颤抖,声音中也充满了恐惧。

    “看在赵三的面子上,我给你一个痛快的。”

    周东皇离座而起,语气淡漠,一言一语定夺了李贤的生死。

    “东皇少爷,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

    生死当前,李贤有些惊慌失措,“你要是不杀我,等我李家的族兄从郡城那边来了,我可以劝他回去,别打你的云轩酒楼的主意……你要是杀了我,他肯定对云轩酒楼志在必得!”

    “李家?郡城?看来,你还是郡城李家的人……而且,还通知李家人,来谋夺我的云轩酒楼?”

    周东皇没想到,赵三临走前,竟然还给自己留下了这么一个定时炸弹。

    当然,他心里清楚,这肯定不是赵三本意。

    要不然,赵三将云轩酒楼送他,岂不是多此一举?

    当初,他帮赵三治疗顽疾,没有提任何要求,云轩酒楼是赵三自己执意要送他。

    郡城李家,和玉兰商会后面的郡城林家,落日商会后面的郡城洪家一样,都是郡城的望族世家。

    “不过……你以为,我会怕你们李家?”

    周东皇冷笑之间,一脚跨出,恐怖的脚力,落在李贤身上,只一脚,就将李贤踩死!

    整个过程,就如同踩死一只蚂蚁般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