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一章 马贼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青山镇内,一片祥和平静。

    但,走出青山镇,却又是随时可能遇到危险。

    危险,或是来自于哪片山林走出来的凶猛野兽,又或是来自于四处游荡的马贼。

    在青山镇前往宁平镇的一路上,便经常有马贼潜伏在一侧,伺机拦路劫财、劫色。

    不只是女人可能会被劫色,便是一些长得好看的娇俏少年,也可能被劫色。

    在青山镇和宁平镇之间,有一条必经之路,需要路过一片荒芜的山林。

    这里,也是马贼最常出没的地方。

    而现在,就有一小队马贼,潜伏在路边的山林之中,伺机而动。

    “二当家,听说您的修为最近又有进境……不用多久,您恐怕就能步入聚气二重了吧?”

    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的刀疤中年,笑着问为首的青年男子。

    为首的青年男子,和身后五人一样,身穿一袭黑色劲装,头戴斗笠,背后披着竹草编织的披风,仿佛与周边山林融为一体。

    他的座下,是一匹比后面五人骑着的高头大马还要高一个头的骏马,浑身上下一片赤红,如同血染的一般,赫然正是一匹‘汗血宝马’。

    汗血宝马,可日行千里,是马中极品,素有‘马中之王’的美誉。

    汗血宝马,必须从幼崽养起,否则没办法驾驭它。

    市面上,一匹汗血宝马幼崽,价值一千两银子。

    至于成年的汗血宝马,非常高傲,很少有人能将之驯服,大多成年汗血宝马,哪怕自己一头撞死,也不愿意被人驯服。

    “三个月内,我必入聚气二重!”

    青年男子冷峻的一张脸上,流露出一抹强大的自信,眼中更闪烁着璀璨的精光。

    “三个月后,二当家您也才二十六岁。”

    另一个身材精壮的中年马贼忍不住感叹,“不到三十岁,便步入聚气二重……在青山镇周边一带,近几十年来,二当家应该是第一个不足三十岁步入聚气二重的武道修士。”

    “青山镇周边一带,近几十年来,第一个不足三十岁步入聚气二重的武道修士?”

    然而,听到手下人的奉承,青年男子却是摇了摇头,脑海中适时的浮现一道少年的身影。

    他虽是马贼,但一般见过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所以,他经常换一身衣服,像个普通人一样进青山镇去闲逛,购置一些东西的同时,顺带去云轩酒楼吃上一顿。

    云轩酒楼里面的美食佳肴,可不是青山镇外的荒郊野岭能吃到的。

    所以,哪怕平时不需要购置什么东西,他基本上每个月也会去一次青山镇,为的就是去云轩酒楼吃一顿饭。

    前几日,他照常去了一趟青山镇。

    而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

    玉兰商会大门之外,和周围人一样围观看热闹的他,亲眼目睹,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将那在青山镇周边成名多年的血手人屠‘王玉坤’杀死了。

    而且,是一掌将王玉坤杀死!

    “周东皇。”

    那一天,他记住了这个名字。

    哪怕这辈子和对方不会有任何交集,他也永远忘不了这个名字。

    “我的天赋,在他的面前,只是笑话而已。”

    青年男子暗叹一声。

    “二当家,有马车过来了!”

    正当青年男子还在想着前几天看到的那一幕幕不可思议的情景之时,身后传来的一道声音,又是惊醒了他。

    他抬头一看,正好看到远处有一辆马车自青山镇方向行来,走得非常快。

    “二当家,要动手吗?”

    正当另一人询问青年男子的时候,在道路另外一侧,一队十人的马贼队伍驾马奔出,将马车拦下,并且将之团团围住。

    “是黑虎寨的那群家伙……为首的,是黑虎寨二当家‘钱通天’!”

    刀疤中年皱眉,“看来,今天的收获,又要分一半给他们了。”

    黑虎寨,是另外一个马贼营寨,是他们青狼寨在周边一带的竞争对手。

    马贼道上规矩,一旦两家以上的马贼队伍遇到同一个猎物,如果双方势均力敌,最后的收获,大家平分。

    如此,也避免了不必要的冲突。

    而就在这时,停下来的那辆马车上的中年车夫,已经高声对围住马车的一群马贼喊道:“各位好汉,我这车上坐着的是青山镇云轩酒楼的主人,还请行个方便。”

    “青山镇云轩酒楼的主人?”

    山林之中,骑着汗血宝马的青年男子身后的五人,齐齐色变,“是那赵三爷?”

    云轩酒楼的老板‘赵三’,哪怕在青山镇周边的一群马贼眼中,也是不可招惹的存在。

    “是他?!”

    然而,和身后五人的反应不同,青年男子的瞳孔微微一缩,脑海中再次浮现那一个少年的身影。

    前几日,他去了一趟青山镇,才知道,云轩酒楼的老板赵三已经离开青山镇,而在他临走前,将云轩酒楼送给了一个名为‘周东皇’的少年。

    开始,他只知道周东皇是青山镇玉兰商会会长林岚之子。

    而在他准备离开青山镇的时候,却又是在玉兰商会大门口,亲眼目睹了周东皇杀死王玉坤的一幕。

    “赵三爷?!”

    围住马车的那一队马贼,听到车夫的话,脸色也纷纷大变。

    为首的那个壮硕大汉,更是第一时间下马,躬身对着马车拱了拱手,“黑虎寨二当家钱通天,见过三爷。”

    “见过三爷。”

    而马车周围的其他马贼,也都纷纷下马,对着马车行礼。

    这架势,吓得充当车夫的中年男子脸色微微一变,深吸几口气,情绪才有所平缓。

    “嗯?”

    眼见自己打了招呼半天,马车里面全无动静,钱通天眉头皱起,继而再次开口,“三爷,按照道上规矩……还请您出来一见。”

    常年在刀口上舔血的马贼,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唬住的。

    就如现在。

    如果里面真是赵三,亲眼见到,他们会识趣离去。

    要不然,随便一个人冒充赵三,难不成他们也要无功而返?

    “这位当家。”

    这时,充当车夫的中年男子对钱通天说道:“你难道还不知道?云轩酒楼,前几天已经换主人了……现在的主人,不是赵三爷,而是我们家少爷周东皇。”

    “云轩酒楼换主人了?”

    钱通天一愣,旋即冷笑,“你说云轩酒楼换主人,就换主人了不成?谁不知道,自云轩酒楼建立起来开始,主人便一直是赵三爷。”

    “我倒是想要听听……你家少爷,是什么来头,能让赵三夜将青山镇最赚钱的产业云轩酒楼送给他。”

    这一刻,钱通天目光中的忌惮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之色。

    山林中,听到中年车夫和钱通天对话的另一队马贼,除了为首的青年男子以外,其他人都纷纷摇头。

    “原来不是赵三爷……不过,这个车夫也真是天真,以为这样说,就能唬到钱通天?”

    刀疤中年不屑说道。

    “二当家,我们也出去吧。晚了,肉可就被黑虎寨的这些家伙吃光了。”

    另一个马贼对为首的青年男子说道。

    “果然是他。”

    听到中年车夫的话,青年男子彻底确认,马车里面的人,正是那个让他至今难忘的少年。

    “二当家?”

    其他马贼这时也开始催促青年男子。

    “不想死的话,老实待着。”

    青年男子喝斥道。

    “二当家,您这是……”

    刀疤中年等几个马贼一脸茫然,完全想不通,他们青狼寨这位向来雷厉风行的二当家,今天怎么就突然变得畏首畏尾?

    “好好看着就行……钱通天,要倒大霉了。”

    青年男子双眼眯起,嘴角噙起一抹冷笑。

    另外一边。

    眼看围着马车的一群马贼重新上了马,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中年车夫慌忙从怀里掏出铃铛,丢进了车厢里面。

    “叮叮……铛……叮铛叮铛……”

    铃铛落地,响起一阵清脆的声音。

    “怎么?在丢铃铛给你家少爷压惊?”

    钱通天咧嘴一笑,手中的马刀,也已经举了起来,随时准备发号施令让手下一群马贼发动进攻。

    “哈哈哈哈哈……”

    马车周围的一群马贼,听到钱通天的话,都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听到铃铛声,周东皇就已经从修炼中醒来。

    “只差一点,就能突破到聚气一重……只可惜,被打断了。如果不被打断,最多半个时辰,我就能完成突破。”

    马车车厢里面,周东皇的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现在被打断,至少还要半天的时间,才有可能突破。”

    哗啦!

    拉开车厢前面的帘布,周东皇走了出去。

    “少爷。”

    驾驭马车的中年护卫,恭声向周东皇行礼,继而又道:“这些马贼,不相信少爷您是云轩酒楼新的主人,我拿他们没办法,所以……”

    “嗯,我知道了。”

    周东皇理解的点了点头,当目光适时的落在前方之时,又是微微一怔,“汗血宝马?”

    黑虎寨的这一队马贼,为首的二当家钱通天座下的骏马,也是一匹汗血宝马。

    “你就是云轩酒楼新的主人?”

    看到周东皇出来,钱通天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眼中却充满蔑视和不屑。

    在他看来,就这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他随手一根手指就能将他碾死!

    “看来,你是这些马贼的头。”

    周东皇走下马车,来到马车前面,冰冷的目光,落在钱通天的身上,“你可知道……你们,惊扰了我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