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二章 冷寒风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惊扰了你修炼?”

    听到周东皇的话,钱通天先是一怔,随即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又如何?难不成还要老子陪你玩铃铛补偿你不成?”

    “哈哈哈哈……”

    车队周围的一群马贼跟着大笑起来,有些马贼更是笑得眼泪都飞了出来。

    “二当家,我看这小子长得细皮嫩肉的,要不然,咱们将他掳回寨里,送给大当家?大当家不只喜欢女人,对这种英俊少年可也喜欢得很……”

    一个马贼坏笑道。

    “好!就将他带回黑虎寨,送给老大!”

    钱通天上下打量了周东皇一眼,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然而,很快,他的笑容便凝固住了。

    只因为,周东皇动了。

    踏星步!

    周东皇身形一晃之间,脚下踩着奇妙的步伐,转眼就奔到了钱通天座下汗血宝马之前。

    “那是……身法武学?”

    山林之中,骑着汗血宝马的青年男子面露骇然之色,目光也随之亮了起来。

    嗖!

    周东皇左腿一震地面,整个人如同苍鹰般腾飞而起,右脚落下,在汗血宝马的马头上借力,令得汗血宝马吃痛叫起来的同时,飞速掠向钱通天。

    “不好!”

    这时,钱通天也终于反应过来,眼前的少年,不是一般人。

    不说别的,就眼前少年刚才展现的速度,便让他望尘莫及,在他们黑虎寨,便是大当家也没有这等速度。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钱通天的脸色变得凝重,他也看出少年刚才施展了身法武学,就算只是不入流的身法武学,这种人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在郡城管辖的一整片区域,好像也就只有郡守府赵家之中,才有一门不入流的身法武学。

    “难道他是赵家的人?”

    心里一颤之间,面对身形掠向他的周东皇,为了自保,钱通天还是倾尽全力将手中马刀挥出,想要将周东皇逼下去。

    虽然对方速度很快,但他手中的锋利马刀,还是给了他很大的底气。

    “杀你的人。”

    面对钱通天向着自己挥来的马刀,周东皇不避不让,双臂一震,双手手掌一合,直接将马刀刀背夹住。

    下一刻,周东皇双臂一旋,整个人带着马刀旋转起来,震得钱通天虎口崩裂,鲜血四射,同时也只能松手舍弃马刀。

    而在马刀脱离钱通天之手的时候,周东皇合拢的双手松开马刀,右手闪电般探出,握住马刀刀柄。

    嗡!

    马刀到了周东皇的手里,如同被赋予了生命一般,脱手而出,带着极为可怕的力道,迅速旋转,直掠钱通天的喉咙。

    “不——”

    面对来势汹汹的马刀,钱通天根本来不及避让,只来得及在仓促间抬起双臂阻拦。

    噗嗤!噗嗤!

    两条手臂齐腕而断,钱通天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以后,便彻底没了声息。

    只因为,那在空中飞速旋转的马刀,在断了他的双臂以后,仍然去势不减的在他喉咙前掠过,留下一道深深的致命刀痕。

    轰隆!

    在马刀回到周东皇手里的同时,钱通天的尸体,已是从汗血宝马上落下,重重的砸在地上,掀起灰尘一片。

    这一切,只发生在转眼之间,让得马车周围的一群马贼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直到周东皇转过身来,冷冽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才被惊得回过神来,脸色纷纷大变。

    “二当家死了!”

    “逃!!”

    ……

    连实力接近聚气二重的二当家都死了,黑虎寨的这群马贼顿时化作乌合之众,驾马转身四处逃窜。

    “想逃?”

    然而,他们刚奔出不远,周东皇手中的马刀,又是已经闪电般呼啸而出,在带走三个马贼的性命以后,才回到他的手里。

    嗡!嗡!

    又是两个来回,周东皇扔出去的马刀,将剩下的六个马贼也尽数杀死。

    最后一个马贼死的时候,也才奔出距离马车不到二十米的距离。

    这些马贼中的任何一人,手里都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无辜的鲜血,周东皇对他们出手,没有半分迟疑,毫不留情。

    “少爷……”

    驾驭马车的中年护卫面露骇然之色,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他虽然对周东皇很有信心,但却也没想到周东皇如此可怕,一转眼的功夫,就将一个十人马贼队伍全部杀了。

    杀光马贼以后,周东皇的目光,却又是没有任何征兆的投到了大路另外一边的山林之中。

    片刻之后,才收回目光,将注意力转移在脚下的汗血宝马上面。

    山林之中。

    “咕噜……”

    除了为首的青年男子以后,包括刀疤中年在内的五个马贼,这时都非常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浑身上下冷汗直流。

    “二当家……他不会是发现我们了吧?”

    刀疤中年颤抖着声音问道。

    “要是没发现,他往这边看什么?”

    青年男子理所当然的说道,自始至终,他的目光始终不离远处的那个少年。

    时隔几日,他又见到了这个少年。

    今日,少年展现的实力,明显比那天展现出来的实力更加可怕。

    “天呐……若非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一个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少年,竟有这等实力!”

    另一个马贼满脸骇然的说道。

    “是啊,太可怕了……那黑虎债的二当家钱通天,好歹也是实力接近聚气二重的武道修士,但却被他一个照面杀了。”

    “他刚才掠向钱通天的时候,速度好快……那是身法武学吗?”

    “应该是。”

    “以他的实力,恐怕都能和聚气二重武道修士抗衡了。”

    ……

    剩下的几个马贼也忍不住窃窃私语,脸上、眼中布满惊骇之色,同时也有些心有余悸。

    幸好,幸好他们没出去。

    “我前几日去青山镇,亲眼目睹……他,一个照面,杀死了青山镇寒门世家王家的那个血手人屠。”

    这时,为首的青年男子开口了。

    “血手人屠?二当家……您说的,是那个王玉坤?”

    刀疤中年瞪大双眼,呼吸也为之一滞,显然被吓得不轻。

    “青山镇,除了王玉坤,还有第二个血手人屠吗?”

    青年男子反问。

    “那血手人屠,可是曾经和我们青狼寨的大当家战得不分上下的狠人……连他都死在了这个少年的手里?”

    其他马贼也被吓傻了。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刚才,为什么他们青狼寨的这位二当家拦着他们,不让他们出去。

    就这样的狠人,别说他们六人,就算青狼寨倾巢而出,也未必够对方杀的。

    “天呐……他,他竟然驯服了汗血宝马?那可是成年的汗血宝马,几乎不可能被驯服,他怎么做到的?”

    与此同时,刀疤中年骇然的发现:

    远处那个驾驭马车的中年车夫,在少年的指使下,将马车套在了黑虎寨二当家钱通天的那匹汗血宝马身上,而汗血宝马自始至终都没有反抗,温顺得就好像是……一只猫。

    也是他不知道周东皇前世的可怕,要不然肯定不会为此惊讶。

    前世,便是那些吹口气能让一座万人之城化作废墟的强大妖兽,周东皇都能将它们驯得服服帖帖。

    区区一匹汗血宝马,又算得了什么?

    眼看周东皇回了马车车厢,中年车夫也回到了马车上,准备继续赶路。

    为首的青年男子一咬牙,驾驭着座下汗血宝马向着马车奔出,“走!”

    “二当家!”

    “二当家,别冲动!”

    ……

    包括刀疤中年在内的五个马贼,都被青年男子的举动给吓白了脸,那种狠人,根本不是他们能吃得下的。

    不过,最后刀疤中年五人要是咬牙驾马跟了上去。

    他们青狼寨的这位二当家,救过他们每一个人的性命,让他们眼睁睁看着二当家去送死,他们做不到。

    “少爷,又有马贼来了。”

    在青狼寨的六人马贼队伍从山林中走出来的时候,刚准备驾着马车离开的中年护卫,苦笑着跟刚进车厢的周东皇打了一声招呼。

    然而,还没等周东皇回应,他又看到那一队马贼在为首青年男子的带领下,齐齐下马。

    “青狼寨二当家‘冷寒风’,见过东皇少爷。”

    冷寒风下马以后,躬身恭敬向马车行礼。

    “见过东皇少爷。”

    刀疤中年等五个马贼,眼见他们青狼寨的二当家没有出手的意思,纷纷松了口气,同时也跟着向马车行礼。

    “有事?”

    马车车厢里面,传来周东皇那略显慵懒的声音。

    “东皇少爷,您这是准备去宁平镇?”

    冷寒风恭声问道。

    “嗯。”

    周东皇淡淡应了一声。

    “东皇少爷,从这里到宁平镇还有一段路,路上难免可能会遇到不长眼的家伙……这接下来的一路,让我和我的兄弟们为你引路,如何?”

    冷寒风恭声说道:“我冷寒风,在这一路上,也算有些薄面……道上的马贼,如若见了我,定然不敢上前讨野火。而如果遇到一些凶残的野兽,我也可以出手帮东皇少爷您解决。”

    “如此,东皇少爷您也可以安心修炼。”

    冷寒风一番话说完,又是有些忐忑的看了马车一眼。

    马车车厢里面。

    不得不说,冷寒风的话,让周东皇心动了,“便按照你说的办……到了宁平镇,我不会亏待你。”

    “东皇少爷,我冷寒风如此,并非为了图什么回报,只是钦佩少爷您的本事,佩服少爷您这个人。”

    冷寒风沉声说道,眼中随之闪过一抹不悦之色。

    “二当家!”

    刀疤中年等五个马贼脸色变了,深怕冷寒风得罪了马车里的那个凶残少年。

    “这个青狼寨二当家,倒是有点意思。”

    马车车厢里面,听出冷寒风语气中的不悦,周东皇嘴角也微微扬起了一抹笑意。

    “等到了宁平镇,你看过我给你的东西以后,再考虑是否要谢绝我的好意吧。”

    周东皇再次开口。

    他并不认为,这青狼寨的二当家冷寒风,能拒绝他所给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