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三章 三流身法武学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汗血宝马,即便是拉着马车,速度也非常快,远非寻常马车的速度所能比。

    “有这汗血宝马拉着马车赶路,最晚明天早上就能抵达宁平镇。”

    周东皇,是从昨天下午出发的。

    现在,是紫云历1227年12月24日下午。

    原本要紫云历1227年12月26日下午才能到的路程,因为有了汗血宝马拉着马车赶路,完全可以提前在紫云历1227年12月25日清早抵达宁平镇。

    在穿过后面的那片山林之前,周东皇坐的这辆马车,孤零零行走在大道上。

    而现在,却是有六个骑着高头大马的马贼护驾。

    为首的青年马贼,座下更骑着一匹汗血宝马,威风凛凛,吓得沿路藏匿的一些零散的马贼队伍纷纷缩回头去。

    “是青狼寨二当家‘冷寒风’!”

    不少马贼认出了在前面开路的冷寒风,“那马车里面坐着的……难道就是青狼寨的那位大当家?”

    “应该是。除了那青狼寨大当家,谁能让冷寒风亲自驾马为他开路?”

    “马车两旁的四人,我倒是都不认识……不过,马车后面那个脸上有刀疤的中年男子,我倒是有些印象,是青狼寨的‘尤恒坤’。”

    “尤恒坤?青狼寨第三强者?实力仅次于青狼寨大当家、二当家的那人?”

    “就是他。据说,青狼寨大当家,早就有意任命尤恒坤为青狼寨三当家,独当一面,但尤恒坤感念冷寒风昔日的救命之恩,却又是拒绝了,甘愿为冷寒风鞍前马后。”

    ……

    现在的周东皇,正在马车里面潜心修炼,并不知道外面沿路不少马贼将他当成了青狼寨的大当家。

    而这一路,有以青狼寨二当家冷寒风为首的马贼队伍护送,也确实非常平静。

    偶尔有一些凶猛的野兽上前,甚至不用冷寒风出手,其它几个马贼就已经横刀将那些野兽杀死。

    冷寒风带的这一队马贼,清一色全是聚气一重武道修士,也是青狼寨精英最多的马贼队伍。

    虽然只有六人,但却不比先前那死在周东皇手里的黑虎寨的十人马贼队伍弱。

    “终于突破了。”

    夜幕刚刚降临,车厢之中的周东皇,便睁开了双眼,脸上浮现一抹笑容。

    他,终于步入了聚气一重。

    现在,仅凭真气,他就能爆发出一牛之力。

    再加上他那一身可以爆发出千斤巨力的极限肌肉力量,一般聚气二重武道修士,他不用施展任何武学,就能一掌将之拍死!

    “继续。”

    步入聚气一重以后,周东皇又服下一瓶聚气散,继续修炼《四象独尊功》……

    一直修炼到第二天清晨,他才从修炼中醒来。

    这时,也已经抵达了目的地,宁平镇。

    “少爷,前面就是宁平镇了。”

    马车停下,驾车的中年护卫对车厢里面的周东皇说道。

    与此同时,青狼寨二当家冷寒风,也带着另外五个马贼站到了一旁,对着马车拱了拱手,“东皇少爷,幸不辱命。”

    “日后,东皇少爷若看得起我冷寒风,我想去云轩酒楼找东皇少爷您喝上一杯。”

    话音落下,冷寒风便准备带手下的马贼离开。

    嗖!

    而就在冷寒风刚调转马头的时候,一道风声自马车车厢内传出,伴随着风声而来的,还有一卷绑起来的纸张,飞向冷寒风。

    冷寒风下意识将之接住,随即皱眉看向马车,沉声问道:“东皇少爷,您就这么看不起我冷寒风?”

    “里面记录了一门身法武学,你应该见过……我杀那黑虎寨二当家钱通天,施展的就是这门身法武学。”

    周东皇的声音,适时的从马车车厢里面传了出来。

    身法武学?!

    听到周东皇的话,不只是冷寒风,便是冷寒风身后的五个马贼,瞳孔也下意识急剧收缩。

    身法武学,哪怕是最差的不入流身法武学,在郡城管辖的这一片广阔地域之内,也只有郡城的郡守府赵家才有。

    而现在,他们只是护送了马车里面的人不到一天一夜的时间,他竟然就送出了一门身法武学?

    “真的假的?!”

    这是他们脑海中下意识冒出来的念头,而念头升起以后,又被他们强行压下。

    以马车里面那位的实力,根本没必要欺骗他们。

    “东皇少爷是否以为……我知道这是身法武学以后,便会感恩戴德收下?”

    冷寒风震惊过后,却又是摇了摇头,目光无比坚定,“东皇少爷,我冷寒风说过,我护送你来这宁平镇,只是因为钦佩您的本事,佩服您,而非为了什么好处。”

    “这身法武学,您还是自己收起来吧。”

    话音落下,冷寒风便在身后五个马贼不舍的目光之下,将手里的身法武学丢向车厢窗口,整个过程没有任何犹豫。

    然而,刚碰到窗口的窗帘,却又是被一股力道击了回来,回到了冷寒风的手里。

    “你还真是让人意外。”

    马车车厢里面,周东皇眼中闪过一抹意外之色,“这可是一门身法武学,你竟然说不要就不要……不过,我周东皇不喜欢欠人人情,你还是收下吧。”

    “你不是想让我看得起你吗?收下,我便看得起你……同时,云轩酒楼,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周东皇话音落下以后,便对驾驭马车的中年护卫说了一声,“何叔,我们进镇。”

    “是,少爷。”

    中年护卫双手一甩缰绳,汗血宝马立即拉着马车往宁平镇的大门跑去,转眼和冷寒风等人拉开了距离。

    冷寒风拿着身法武学,看着远去的马车背影,冷峻的一张脸上满是苦笑。

    周东皇这么说,他不接受也不行了。

    “二当家,快看看……上面记录的真是身法武学?”

    一个马贼目露精光的催促道。

    其他马贼,包括刀疤中年‘尤恒坤’在内,眼中也纷纷泛起亮光,齐刷刷落在冷寒风的身上。

    冷寒风闻言,也一脸激动和好奇的将手里卷起来的纸张打开,一眼看了过去。

    尤恒坤等人静静等着。

    约莫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冷寒风脸色大变,双手手指迅速划动起来,将纸张撕成无数碎屑。

    一阵风吹过,碎屑漫天飞舞,现在哪怕想要再将它们拼齐,也是不可能了。

    “二当家,您这是?”

    “莫非那身法武学是假的?”

    ……

    除了尤恒坤以外,另外四个马贼,看向冷寒风的时候,目光中除了疑惑以外,还带着几分怀疑。

    “是假的。”

    冷寒风面色阴沉的说道:“真没想到,堂堂云轩酒楼的主人,竟也喜欢拿人寻乐子!”

    话音落下,冷寒风不易察觉的扫了尤恒坤一眼,而后者马上心领神会,立即附和道:“就算他实力再强,也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有些童心也正常。”

    “想想也是……身法武学那么珍贵的东西,又怎么可能这般随意拿出来送人。”

    尤恒坤的话,让得另外四个马贼纷纷点头,目光之中的怀疑之色也消散了不少。

    但,仍然留有几分怀疑。

    他们青狼寨的这位二当家冷寒风,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在青狼寨中不是什么秘密。

    如果那真是一门身法武学,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足够让这位二当家完全记住。

    只是,四人想了一下,又觉得应该确实是那云轩酒楼的主人在戏弄他们。

    他们青狼寨的这位二当家,并非那种不顾兄弟,私吞身法武学之人。

    “回去吧。”

    冷寒风一声令下,带着几人回了青狼寨。

    回去的路上,冷寒风的目光深处,却又是难掩震惊、骇然和难以置信之色。

    回到青狼寨,眼看另外四人回了各自住处,冷寒风将尤恒坤叫到了跟前。

    “二当家,那身法武学……应该不是假的吧?”

    尤恒坤沉声问道。

    “确实不是假的。”

    冷寒风苦笑。

    “既然不是假的,您为何骗兄弟们说是假的?”

    得到冷寒风确认,尤恒坤眼中满是不解,他了解他们青狼寨的这位二当家的为人,他绝对不是那种会私吞身法武学的人。

    “刀疤,我骗他们,是为了他们好。”

    冷寒风脸上苦笑更甚。

    尤恒坤闻言,更加不解。

    “你可知道,那位东皇少爷,给我的是一门什么样的身法武学?”

    冷寒风深吸一口气。

    “不就是他杀黑虎寨二当家钱通天的时候,施展的那门不入流的身法武学吗?”

    尤恒坤反问。

    “是那门身法武学没错……”

    冷寒风点了点头,随后有些艰难的说道:“但,那不是一门不入流的身法武学,而是一门……三流身法武学!”

    “三……三流身法武学?!”

    冷寒风话音刚落,尤恒坤便被吓懵了,整个人如同遭到雷击一般,彻底怔住。

    “现在,你应该能理解,我为什么说……我骗他们,是为他们好了吧?”

    冷寒风苦笑。

    “二当家,您用心良苦。”

    半晌过后,尤恒坤方才回过神来,脸上也布满苦笑。

    人多嘴杂,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三流身法武学。

    可以想象,这样的身法武学,一旦曝光,整个黑虎寨,都将遭来灭顶之灾!

    “那位云轩酒楼新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云阳国内,号称只有皇室和王府才有的三流武学,他不只有,还随手拿出来送人?”

    喃喃低语之间,尤恒坤的脸上,充满了震惊和不解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