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四章 李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到了宁平镇,周东皇命令驾驭马车的中年护卫,直接去了庆云商会。

    庆云商会的会长,也是一个女子,是郡城李家的旁系子弟,名为‘李芸’,和林岚是多年的好友。

    “芸姨,既然钱货已经两情,那我也该告辞了。”

    庆云商会的客厅里面,收起货款以后,周东皇对李芸说道。

    记忆中,李芸去过几次玉兰商会,而李芸每一次去都会给他带礼物,所以他对李芸的印象很好。

    “东皇,你难得来一趟,在芸姨这住一晚再走吧,也让芸姨好好招待招待你。”

    李芸微笑说道。

    她和林岚是多年的好友,惺惺相惜,一直以姐妹相称,爱屋及乌之下,她从来都没有将林岚的这个养子当外人。

    “芸姨,不用麻烦了,我赶着回去。”

    周东皇摇头,他并没有打算在宁平镇过夜。

    现在,云轩酒楼,也就只有莲婆婆一个聚气一重武道修士,他娘林岚已经废掉一身真气重新修炼《万古长青诀》,没了过去的实力。

    太晚回去,他不太安心。

    “那就中午一起吃个饭……现在,也快中午了。东皇,你不会连一顿饭都不愿意跟芸姨吃吧?”

    李芸退而求其次,“又或者是……东皇你现在成了云轩酒楼的老板,看不起芸姨了?”

    “芸姨,你都知道了?”

    周东皇有些意外,他没想到,李芸竟然连他成为云轩酒楼老板的事情都知道。

    “能不知道吗?前天,我便听青山镇那边过来的人说,云轩酒楼的老板赵三,将云轩酒楼送给了东皇你。”

    李芸感叹说道:“昨天,我又听到青山镇那边过来的人说……东皇你,先是一掌杀了青山镇寒门世家王家那个聚气一重的二长老,随后更一掌杀了王家老家主,人称血手人屠的王玉坤!”

    “原本,我还不太相信。可今日,东皇你独自一人平安将十个金手镯送了过来,即便我不信,恐怕也是不行了。”

    说到后来,李芸的一双眼眸,适时的闪过一道睿智的流光。

    青山镇到宁平镇的一路上,马贼众多,一般人没带什么贵重物品,被搜身确认以后,只需要交一些过路费就能顺利通过。

    只要配合不反抗,马贼一般不会乱杀人,因为他们也担心杀人过多,以至于都没人再敢走出小镇。

    杀鸡取卵,不是长久之道。

    周东皇,能带着十个金手镯顺利来到宁平镇,无形之间已经说明了他的能耐。

    “既然芸姨盛情相邀,那我也就不拒绝了。”

    眼看李芸一脸期待看着自己,想到只是吃一个午饭,浪费不了多少时间,周东皇答应了下来。

    “好!东皇你在此等候一阵,芸姨这就让人去安排。”

    见周东皇答应下来,李芸顿时眉开眼笑,跟周东皇打了一声招呼,便离开客厅安排去了。

    约莫一刻钟后,李芸回到了客厅,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看起来跟周东皇差不多年纪的少女。

    少女身穿一袭淡蓝色衣衫,面容姣好,眉宇间跟李芸有几分相似,亭亭玉立站在那里,但此刻眉头却微微皱起,就好像不太乐意出现在这里一般。

    “李蕊。”

    周东皇认出了少女,正是李芸的女儿,比他小一岁的李蕊,小时候一起玩过,只是近几年都没见过面,难免生疏了许多。

    “蕊儿,这是你东皇哥哥,还不叫人?”

    李芸皱眉看向李蕊。

    “娘,他也就比我大一岁而已……我叫他名字就行了吧?”

    李蕊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你……”

    正当李芸面色一变,想要动怒的时候,周东皇淡笑着开口了,“芸姨,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我都不在意,你又何必在意?”

    话音落下,周东皇又看向李蕊,微笑招呼,“小蕊,好久不见。”

    “小蕊是你能乱叫的吗?叫我李蕊!”

    李蕊一脸不满的冷哼道。

    周东皇,她自然记得,是她娘的好友林岚的儿子,也是一个不能修炼真气的武道废人。

    虽然,她娘说周东皇现在今非昔比,但她却根本不信,只以为最近那些有关周东皇的种种传闻,不过是空穴来风,并非真的。

    一个武道废人,凭什么成为青山镇最赚钱的产业云轩酒楼的老板?

    一个武道废人,凭什么杀死青山镇王家的老家主王玉坤?

    而且,在她看来,就算周东皇不是武道废人,年仅十六岁的周东皇,也不可能有杀死王玉坤的实力。

    王玉坤,乃是聚气二重武道修士。

    云阳国内,有能力杀他的十六岁少年,如同凤毛麟角,这样的人物,根本不可能是小镇里面的人。

    “嗯,李蕊。”

    虽然,周东皇不至于跟一个小女孩计较,但李蕊如此无礼,他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语气也变得淡漠了不少。

    见此,李芸叹了口气。

    她原来还打算让自己女儿和好友林岚的这个养子好好处一下,看是否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可现在看来,显然是不可能了。

    “东皇,蕊儿,我们过去吧。”

    李芸让人去宁平镇的一家酒楼定了一个包厢,带着周东皇和李蕊出门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庆云商会门口停着一辆马车。

    一般马车,还吸引不了李芸的注意。

    但,这辆马车前面的那匹马,却是一匹汗血宝马!

    用汗血宝马拉马车。

    哪怕在郡城之中,也少有人这般奢侈吧?

    “汗血宝马?”

    看到汗血宝马拉着的马车,李蕊也被吓到了,忍不住问李芸,“娘,这是谁的马车?”

    正当李芸摇头想说‘不知道’的时候,马车上的那个中年车夫,已经从马车上跳下来,恭敬向周东皇行礼,“少爷。”

    “嗯。”

    周东皇淡淡点头,随即看向李芸,“芸姨,我们坐我这马车过去吧……吃完饭,我将你们送回来,然后直接回青山镇。”

    “好……好。”

    这时,李芸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周东皇的马车。

    马车出发以后,车厢里面,坐在李芸身边的李蕊皱眉对坐在对面的周东皇说道:“周东皇,用汗血宝马拉马车,你简直是暴殄天物!”

    “暴殄天物?”

    周东皇先是一怔,随即淡淡一笑。

    汗血宝马,在一般人眼里,是宝贝,可在他周东皇的眼里,却跟寻常骏马没什么区别。

    而且,能给他周东皇拉马车,这汗血宝马,都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眼见周东皇好像不太情愿搭理她,李蕊有些恼羞成怒,“通过郡城李家考核的我,过几天就要进郡城李家去修炼,但我却都没让我娘给我买一匹汗血宝马……那是因为,我知道她赚钱辛苦,不舍得过多花她的钱。”

    “可你,一个武道废人,不只让你娘用她赚的辛苦钱给你买汗血宝马,而且还让汗血宝马给你拉马车……你对得起你娘吗?”

    “看来,亲生的,和收养的,还是有区别的。”

    说到后来,李蕊厌恶的扫了周东皇一眼。

    “蕊儿!”

    李芸脸色一变,随即当着周东皇的面,‘啪’一声狠狠给了李蕊一个耳光,“马上向东皇道歉!”

    “娘,你……你打我?难道我说错了吗?”

    李蕊捂着肿起来的半边脸,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李芸,从小到大,这是她娘第一次打她。

    她却不知道,李芸打她,并非是为周东皇出头,而是为了保护她。

    现在的周东皇,可不是谁都能轻易招惹的。

    “嗯,你很懂事。”

    周东皇看了李蕊一眼,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不过,我希望你搞清楚一点:这匹汗血宝马,可不是我让我娘买的,也不是我娘买给我的。”

    “不是你娘买的,你从哪来的那么多钱买汗血宝马?”

    李蕊被周东皇的话吸引了注意力,不屑说道。

    “这匹汗血宝马,是我昨天在路上杀了那黑虎寨二当家钱通天以后,收取的战利品。”

    周东皇淡淡说道。

    听到周东皇的话,李芸瞳孔陡然一缩。

    黑虎寨,她自然知道,那是蛰伏在青山镇和宁平镇之间的一个强大马贼营寨。

    黑虎寨大当家,是一个聚气二重武道修士。

    而黑虎寨二当家钱通天,也是一个修为接近聚气二重的武道修士。

    “钱通天,被东皇杀了?”

    李芸心中震颤。

    “吹牛不打草稿!”

    李蕊嗤笑,“那黑虎寨二当家钱通天,据说近几年有望突破到聚气二重……这样的人物,放眼你们整个青山镇,能杀他的人都屈指可数,你一个武道废人,凭什么杀他?”

    “这位小姐,我家少爷真的杀了黑虎寨二当家钱通天,是我亲眼所见。而这汗血宝马,原来也确实是钱通天的,后来被我家少爷驯服,给我家少爷拉马车。”

    驾驭马车的中年护卫听不下去,为周东皇打抱不平。

    “他是你家少爷,就算他把牛皮吹上天,你一样会帮他圆谎。”

    李蕊不屑说道:“听你这么说……这匹成年汗血宝马,昨天刚被你家少爷驯服?”

    “谁不知道,成年汗血宝马,性子极烈,哪怕自己一头撞死,也不会愿意被人驯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