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八章 我们老板脾气不太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按照你的话来说……那个周东皇,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已经是聚气二重武道修士?”

    李平云冷眼一扫中年男子,“就算是在郡城当代年轻一辈中,最快步入聚气二重的两人,也是在十八岁才步入聚气二重。”

    “现在,你跟我说,青山镇有一个十六岁的聚气二重武道修士?”

    显然,李平云根本不信中年男子的话。

    “少爷,若非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一个小小的青山镇,能有年仅十六岁的聚气二重武道修士……但,那周东皇的实力,确实在我之上。”

    眼见李平云不信,中年男子顿时急了,“我和他正面交手,不是他一合之敌!”

    “够了。”

    李平云不耐烦的扫了中年男子一眼,随即对一旁的两个李家子弟说道:“将他送回他的住处。”

    这两个李家子弟,也是先前将中年男子抬到这里的人。

    中年男子四肢全废,只能躺在担架上,被人抬着走。

    “是,二少爷。”

    两个李家子弟领命将中年男子躺着的担架抬起,快步向外面走去,风风火火。

    “二少爷,你要是还想买那云轩酒楼,一定要派一位聚气三重的长老前往青山镇。要不然,绝对不是那周东皇的对手!”

    被抬走的时候,中年男子仍然在高声提醒李平云。

    中年男子被抬出去以后,李平云不屑一笑,“这个废物,真以为这样说我便会相信?”

    “一个十六岁的小镇少年,聚气二重武道修士?”

    “要是真有这样的人,那我李平云这二十年,岂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李平云,郡城李家家主之子,李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现如今二十岁,一年前已经步入聚气二重。

    “不过,能将李冬废成那样,说明那个周东皇的身边确实有一个实力不错的武道修士……至少,比李冬强。”

    “但,肯定不可能是聚气三重武道修士。”

    “毕竟,如果他身边有聚气三重武道修士,便是看在那个聚气三重武道修士的面子上,郡城林家也不可能因为一个过气的止血散药方,而那般惩罚他娘林岚。”

    不得不说,李平云的心思非常缜密。

    而他,也确实猜对了。

    周东皇的身边,并没有聚气三重武道修士。

    “明天一早,出发前往青山镇……我倒是看看,那周东皇,是否敢当面拒绝我李平云。”

    李平云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喃喃低语之间,语气冰冷无比,“若敢拒绝,我会让他后悔终生!”

    ……

    青山镇。

    云轩酒楼。

    “三位少爷,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妥?”

    掌柜‘阿福’从酒楼里面走出,看着堵在门口的四人中为首的三个青年男子,脸色有些难看。

    三个青年男子,都身穿华丽的衣服,皮肤白嫩,只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三个富贵人家的公子。

    在其中一个青年男子的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材壮硕,虎背熊腰,腰间挎刀,站在那里,无形间透露出一股肃杀之气,让人不敢靠近。

    砰!!

    阿福人刚出来,话音刚刚落下,其中一个蓝衣青年已经两步上前,一脚落在阿福胸口,将阿福整个人踹飞出去,重重的砸在酒楼大门一侧的门柱上。

    “哇——”

    阿福的身体擦着门柱摔在地上,张嘴吐出一口淤血,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但,他还是咬牙重新站了起来,“三位少爷,你们这样,让我们云轩酒楼如何做生意?”

    眼前的三个青年,他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一来就将他们云轩酒楼里面的所有客人赶了出去。

    然后,更堵住了他们云轩酒楼的大门,不让任何人出入。

    他们云轩酒楼的老板周东皇,安排在酒楼里面的那两个实力接近聚气一重的护卫,刚出手,就被三个青年身后的那个中年男子一拳一个打趴,彻底丧失了战斗力。

    “希望三位少爷不要把事情闹大……我们云轩酒楼的老板,脾气不太好。”

    阿福沉声说道。

    阿福这话倒不是在唬人。

    他们云轩酒楼那位新的老板周东皇,杀王家聚气二重武道修士王玉坤成名,随后又杀了他们云轩酒楼的原掌柜李贤,后来更是废了一个自称是郡城李家之人的聚气二重武道修士。

    综合种种,不难看出他们云轩酒楼的那位老板脾气是真的不太好。

    “你们老板脾气不太好?”

    身穿一袭青衣的青年男子,用居高临下的目光俯瞰着阿福,咧嘴一笑,“听说,你们云轩酒楼的那个老板,叫周东皇的,年仅十六岁,就杀死了青山镇寒门世家王家的聚气二重武道修士王玉坤?”

    “而且,你们青山镇的人,都相信他有杀死聚气二重武道修士的实力?”

    青衣青年男子说到后来,嘴角却又是流露出几分不屑之色。

    “十六岁,杀死聚气二重武道修士?谁信谁是傻子!特别是有些人说是他亲眼目睹,依我看,他们怕是收了你们云轩酒楼的那个老板不少钱吧?”

    最后一个黄衣青年眼中闪过一道蔑视之色,“以为花钱找人到处这样说,便能吓唬到人,保住云轩酒楼?不得不说,他很天真!”

    “给你们一个机会……去个人,将你们云轩酒楼的老板周东皇叫过来!”

    那个刚才一脚将阿福踹飞的蓝衣青年,冷冷一笑说道。

    “他们是什么人?”

    “不知道。看他们的架势,明显不是一般人,便是我们青山镇三大寒门世家的那几个少爷,也没有他们这般威风。”

    “应该是外面来的人。”

    “他们竟然不相信云轩酒楼的那位东皇少爷杀死王玉坤之事?竟然以为是我们收了钱,才帮东皇少爷吹牛?”

    ……

    云轩酒楼大门之外,聚集了不少人围观。

    而就在蓝衣青年让云轩酒楼的人去将周东皇叫过来的时候,围观的人群之后,却又是突然骚动了起来。

    不少人下意识转过头去,只一眼,就看到一个身穿如雪白衣,容貌俊逸中带着几分稚嫩的少年,面色平静的从远处走来,缓步走向云轩酒楼。

    “东皇少爷!”

    “东皇少爷!”

    ……

    人群自觉让开一条路,恭敬向少年行礼。

    “老板。”

    阿福托着沉重的受了伤身体,咬牙一步步走出去,迎接周东皇。

    到了周东皇面前,阿福面露羞愧之色的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老板,是我没用,没有为您看好云轩酒楼……老板,您另外找个人替代我的位置吧。我阿福,不配当云轩酒楼的掌柜。”

    “谁伤你的?”

    看到阿福被伤成这样,周东皇面色不变,淡淡问道。

    “啊?”

    阿福没反应过来。

    “我问你……谁伤你的?”

    周东皇又问。

    阿福还没开口,那个对阿福出手的蓝衣青年,已经先一步看向周东皇开口,“你就是云轩酒楼的老板周东皇?”

    “他是我伤的,而且还是一脚踹飞出去……怎么?你想帮他报仇?”

    说到后来,蓝衣青年的嘴角噙起冷笑,一脸蔑视和不屑的看着周东皇。

    “哪只脚?”

    周东皇只是淡淡扫了蓝衣青年一眼,便又看向阿福,问道。

    这一次,阿福已经反应过来,听到周东皇的话,下意识的扫了蓝衣青年的右脚一眼。

    而就在阿福的目光定格在蓝衣青年的右脚的时候。

    没有任何预兆的,周东皇动了。

    嗖!!

    周东皇身影一晃之间,如同化作一道白色闪电,在众人眼前一闪而过,直掠蓝衣青年。

    “住手!!”

    站在青衣青年身后的中年男子,最快反应过来,脸色一变之间,腰间挎着的弯刀已经被他从刀鞘中拔了出来。

    咔嚓!

    咔嚓!咔嚓!

    ……

    几乎在中年男子拔出刀的瞬间,一阵清脆的骨裂声响起,紧随而来的还有一声惨叫,“啊——”

    惨叫声凄厉无比,让得围观的众人只是听了都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难以想象,该有多疼,才会发出这般凄厉的惨叫。

    这时,回过神来的众人,又是看到:

    那个蓝衣青年已经倒在地上,而他的右脚,半条小腿都被周东皇一脚踩住,落脚处,蓝衣青年的小腿近乎和地面平行,被硬生生踩成了肉饼!

    接连发出一阵惨叫声后,蓝衣青年终是痛得昏死了过去。

    “半条小腿的腿骨被踩成碎渣……就算是上品药师,恐怕也没办法治好他这条腿吧?”

    “别说上品药师,哪怕是传说中的地品药师,乃至天品药师,怕是都不可能让他的这条腿再站起来。”

    “云轩酒楼的这位东皇少爷……太可怕了。”

    “感觉敢惹他的人,就没一个完好的。不过,他对身边的人也确实好,这次是为了给云轩酒楼的掌柜阿福出头,他才会下这等狠手。”

    ……

    只是看着蓝衣青年那条被踩成肉饼的小腿,围观的众人便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

    “老板。”

    阿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以后,看向周东皇目光,又是充满了坚定之色。

    也正是在这一刻。

    周东皇这个老板,在阿福心里的地位,变得比他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