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九章 顶尖寒门世家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你竟敢废了马劲。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黄衣青年再次看向周东皇的时候,眼中也流露出阵阵惊惧之色,因为周东皇刚才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的反应都跟不上的地步。

    “难不成……这个周东皇杀死聚气二重武道修士之事,是真的?”

    眼见周东皇转眼废了身为聚气一重武道修士的马劲,他要是还看不出周东皇实力不简单,那他也就真的白活二十几年了。

    “马劲,乃是郡城顶尖寒门世家马家的大少爷……你废了他,马家不会放过你。”

    青衣青年面色阴沉的看着周东皇,眼中同样带着几分惊惧和忌惮之色。

    周东皇的实力,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

    原来,青山镇中有关这个云轩酒楼新的老板周东皇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这个周东皇的实力,至少也在聚气二重。

    要不然,不可能有那么快的速度,更不可能如此干净利落的废了马劲。

    “好快的速度!”

    “好强的力量!”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青衣青年身后的中年男子,虽然将腰上挎着的弯刀从刀鞘中拔了起来,但却没有出手。

    甚至于,他握着刀的手的手心,都溢出了一丝丝冷汗。

    他虽然是聚气二重武道修士,但他自问他的速度不如眼前的白衣少年,至于力量,也同样不如对方。

    白衣少年的速度,显而易见。

    至于力量,对方一脚将马劲的小腿踩成肉饼,虽然他也能做到那一步,但他自问他自己绝对做不到那么干净利落。

    正因如此,他断定对方的实力在他之上。

    所以,他才没有出手。

    明知对方实力强,还冲上去,那不是找虐吗?

    “他……真的只有十六岁?”

    看着立在不远处的白衣少年,中年男子眼中,布满骇然和不可思议之色。

    “郡城马家?”

    随着黄衣青年和青衣青年相继开口,周东皇还没什么反应,围观的一群青山镇之人,却又是都被吓到了。

    “这个被东皇少爷废了的青年,竟然是郡城马家的人?而且,还是马家的大少爷?”

    “马家,可不是一般的寒门世家,远非我们青山镇的三大寒门世家所能比……据说,马家,单是聚气三重武道修士,就有四人。至于聚气二重武道修士,更有二十多人。”

    “马家,乃是寒门世家中的翘楚。东皇少爷废了这马家大少爷,惹大祸了。”

    ……

    围观的一群人,有不少人知道郡城马家,随着他们开口,一群人都为周东皇捏了一把冷汗。

    听到众人窃窃私语和议论,不管是黄衣青年,还是青衣青年,都下意识的抬起头来,显得高傲无比。

    “我‘方天一’,乃是郡城方家三少爷。”

    黄衣青年看着周东皇,傲然开口,“我郡城方家,有三个聚气三重武道修士,聚气二重武道修士超过二十人……你们青山镇的三大寒门世家,在我方家眼里,如同蝼蚁。”

    话音落下,他又看向青衣青年,“至于这位,乃是郡城陆家的大少爷‘陆远’。郡城陆家,有五个聚气三重武道修士,聚气二重武道修士,更是超过三十人。”

    随着黄衣青年开口,不少围观的青山镇之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万万没想到堵云轩酒楼大门的三个青年来头这么大。

    都是来自郡城的顶尖寒门世家!

    “原以为,你一个十六岁少年,根本不可能有杀死聚气二重武道修士的实力……可现在看来,是我们小看你了。”

    陆远看着周东皇,沉声说道:“周东皇,你若是识趣,便将云轩酒楼的地契交出来。”

    “如此,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废了马劲,马家只会杀你一人,不会牵连你身边的人。”

    “如若你不识趣,不愿将云轩酒楼的地契交出来……不只是你,便是你身边的人,也将被杀得一个不剩!”

    “不只是你的亲人,哪怕是你云轩酒楼的人,也活不下来。”

    说到后来,陆远的嘴角适时泛起一抹冷笑。

    云轩酒楼的一群伙计、丫鬟,听到陆远这话,脸色纷纷大变,心里更在想着,如果老板不将云轩酒楼的地契交出去,他们便离开云轩酒楼。

    虽然,他们云轩酒楼的老板实力很强,但郡城三大寒门世家的实力更强!

    他们并不觉得,他们云轩酒楼的老板,能斗得过郡城三大寒门世家。

    云轩酒楼的薪俸虽然高,但跟性命比起来,却又是后者更加重要。

    “原来,这郡城三大寒门世家的人此来,是为了云轩酒楼的地契而来。”

    “他们特意从郡城过来,显然也是已经确定赵三爷不会插手云轩酒楼日后的归属。”

    “东皇少爷,有麻烦了。”

    “东皇少爷不废那马家大少爷还好,只要交出地契,人可以平安无事……但,现在他废了马家大少爷,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哪怕他愿意交出地契,马家也不可能放过他。”

    ……

    围观的一群人,再次窃窃私语之间,又是纷纷摇头。

    这一刻,他们看向周东皇的目光,有同情、有怜悯,更多的是可惜……

    一个年仅十六岁,便能杀死聚气二重武道修士的武道奇才,日后若是能成长起来,必是云阳国内的一方巨头。

    可现在,显然没机会成长起来了。

    “区区三个寒门世家,好大的威风!”

    周东皇淡淡一笑,随即深深的看了陆远一眼,“想要云轩酒楼的地契,自己来拿,让我见识一下顶尖寒门世家的少爷的本事。”

    话音落下之时,周东皇的嘴角,泛起一抹讽笑。

    云轩酒楼的一群人,除了阿福以外,脸色纷纷大变。

    他们看出来了。

    他们云轩酒楼的这位老板,不打算将地契交出去。

    “周东皇,你实力虽强,但在我们三家的眼里,却算不了什么……接下来,你和你身边的人,便好好等着迎接马家的怒火吧!”

    方天一冷笑一声过后,看向陆远,“陆远,我们现在带马劲离开……既然他要让他身边的人为他陪葬,那我们便成全他。”

    “刚叔,带上马劲,我们走!”

    陆远跟身后的中年男子打了一声招呼,后者应声走向仍然被周东皇踩在脚下的马劲。

    “我,让你们走了吗?”

    然而,中年男子‘陆刚’还没走到马劲身边,周东皇却又是已经淡然开口。

    虽然,脸色一如之前般平静,语气一如之前般淡然,但在周东皇的双眸深处,却适时的闪过了一抹寒光。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以为是在玩过家家?”

    眼前之人,显然也是为了他手里的云轩酒楼地契而来。

    如果他实力不如他们,云轩酒楼的地契肯定已经被他们抢走,而他也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

    “周东皇,你可要想清楚……你若敢对我们出手,将彻底得罪方家和陆家。”

    方天一脸色一变,他听出周东皇话中的意思,显然是想对他们出手。

    陆远的脸色也变了。

    “周东皇,你的实力虽然不错,但在我们陆家之中,能治你的人,不在少数。”

    陆刚面色阴沉的对周东皇说道。

    “包括你吗?”

    周东皇嘴角泛起一抹揶揄。

    “你以为我怕你?”

    陆刚好歹也是聚气二重武道修士,再加上手里有利器,底气十足,虎视眈眈盯着周东皇的同时,手中弯刀一晃,刀刃上闪过锋利寒光。

    “一个照面,你若不死,我让他们完好离开。”

    周东皇咧嘴一笑,气得陆刚面色涨红的同时,身形再次一晃,双脚迅速掠动。

    踏星步!

    周东皇的速度很快,周围人都只看到一道白色身影。

    在他身形一晃,跨越和陆刚之间一半距离的时候,陆刚才反应过来,手中弯刀呼啸掠出,刀光在阳光照射下闪现出耀眼光芒。

    嗡!!

    不得不说,陆刚是一个用刀的好手,一出手,手中弯刀便横在周东皇的去路上,除非周东皇减速,否则只能正面迎上他的刀。

    但,血肉之躯,能跟刀这种利器硬碰硬吗?

    显然不可能。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周东皇面对陆刚这一刀,会选择退避三舍的时候,周东皇却仍然没有减速的意思。

    就好像整个人送上门去给陆刚宰割一般。

    “找死!”

    看到这一幕,陆远和方天一齐齐冷笑,心里也不由得松了口气,因为刚才看陆刚的反应,他们都以为陆刚不是周东皇的对手。

    可现在看来,周东皇根本不是陆刚对手。

    “老板!”

    阿福脸色大变。

    “自寻死路!”

    正当陆远手中弯刀进一步挥向周东皇,觉得周东皇下一刻将死在他刀下的时候。

    哗!

    周东皇闪电般出手,一掌从上到下笼罩而落,拍向刀身。

    “雕虫小技!”

    见此,陆刚不屑冷哼一声,手中弯刀侧转了一下,将刀刃对准周东皇笼罩而落的手掌,“实力不错,只可惜经验太差……进了鬼门关,记住,杀你之人,是陆家陆刚!”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闪电般变换手中刀的刀刃方向,不得不说,陆刚在刀上的造诣确实很高。

    呼!

    周东皇的手掌,迎上陆远手中刀的锋利刀刃,根本来不及闪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