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章 彻底结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完了!”

    肉掌,对上锋利的刀刃,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周东皇的手掌,下一刻就会被陆刚手里的刀斩断。

    “刀用得马马虎虎,可想斩我周东皇的手,你还嫩了点。”

    正当不少人为周东皇悬起一颗心的时候,周东皇却又是淡然一笑,在手掌碰到刀的瞬间,拇指弯曲,另外四指也跟着并拢弯曲,直接捏住刀身。

    《穿石指》,一门三流武学,可以将真气凝聚在任何一根手指之上,轻松穿透坚硬的岩石。

    如果真气足够强横,哪怕是钢、铁一类的金属,也能轻松穿透。

    现在,周东皇正是施展了这门武学,五指真气凝聚,坚如钢铁,捏住陆刚手中刀的刀身,刀刃虽只距离他的手掌半寸,但却没办法再前进分毫,根本碰不到他。

    “吼——”

    陆刚面色涨红,发出一道野兽般的吼声,全身真气尽数灌注到手上,想让手中刀挣脱周东皇的控制,但却发现无论他如何拼命,手中刀仍然纹丝不动。

    “好可怕的力量!”

    这一刻,陆刚心中剧颤,深刻的意识到了眼前少年的可怕,根本不是他能抗衡的。

    “过来!”

    随着周东皇淡然开口,他那捏着刀的手猛然往身侧一收,顿时将死死握着刀的陆刚也拉到了身前。

    雷光电闪之间,周东皇闪电般松开手,任由刀从身侧掠过,任由陆刚被他刚才拉扯的巨力拉着冲向他。

    沉沙掌!

    周东皇的那只手,在松开刀的时候,便已经崩直成掌,在陆刚的身体面对面飞过来的时候,直接呼啸而出。

    砰!!

    周东皇一掌拍出,笔直的落在陆刚毫无防备的胸口,如同一根粗壮的铁柱重重的轰在上面,发出一声巨响,瞬间陆刚的胸口都被拍得凹陷了下去。

    嗖!

    胸口凹陷下去的瞬间,陆刚整个人便已经没了声息,但还是被周东皇的一掌之力带着飞出三米开外,重重的砸在地上。

    哐当!

    直到死,陆刚都没有松开手中的弯刀,弯刀随他一起重重的摔在地上。

    从陆刚将刀身变换成刀刃,再到周东皇捏住刀身,将陆刚整个人拉过去一掌拍死……整个过程,只发生在转眼之间,快到在场众人都反应不过来的地步。

    当云轩酒楼里外的一群人回过神来,陆刚已经死在周东皇的手里。

    “这……这怎么可能?!”

    不管是陆远,还是方天一,脸上的冷笑彻底凝固,眼中泛起阵阵惊恐和骇然之色。

    陆刚,聚气二重武道修士,加上手里有利器。

    但,却还是死在了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周东皇的手里?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哪怕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能有这等实力。

    “东皇少爷杀死的人……刚才自称陆家陆刚?”

    “陆刚?就是郡城寒门世家陆家的那个被称为‘刀狂’的聚气二重武道修士?”

    “这个陆刚,据说曾经在十个呼吸之内,杀死过一个聚气二重的马贼首领,也正是在那一战后,被人称为‘刀狂’。”

    “刀狂陆刚,有刀在手,却还是在一个照面之间被东皇少爷杀死了?”

    “东皇少爷的实力……太可怕了吧?看来,东皇少爷,就算不是聚气三重武道修士,恐怕也没几个聚气二重武道修士能是他的对手。”

    ……

    随着不少围观的青山镇之人认出陆刚,围观众人顿时又是一片哗然,同时越发的惊叹于周东皇的实力。

    “东皇少爷,才十六岁啊……哪怕是明天紫云历进入下一年,他也才十七岁。”

    “只可惜,他这次算是彻底将郡城顶尖寒门世家马家和陆家得罪死了……要不然,他日后成长起来,区区马家、陆家,哪怕倾巢而出,恐怕都不够他杀的。”

    “天妒英才。”

    ……

    周东皇表现越出色,在场的青山镇之人便觉得越可惜。

    “老板。”

    眼见周东皇杀死了陆刚,阿福激动得双眼放光。

    而云轩酒楼里面的一群伙计、丫鬟,以及闻声出来的一些大厨,脸色却都非常难看。

    与此同时,周东皇那不蕴含任何感情的平静目光,落在陆远和方天一两人的身上,没有任何征兆的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

    “我刚才说过,如若他能在我手里一个照面不死,我便让你们完好离开。”

    “只可惜,他太没用。”

    周东皇语气淡然,不徐不缓的说道。

    “周东皇!”

    方天一被吓得脸色大变,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你要是敢动我,方家绝对不会放过你!”

    “周东皇,如果你现在让我走,我保证陆家不会找你麻烦。”

    陆远沉声说道。

    当然,对陆远来说,这只是权宜之计。

    等他回到家族,定会让他爹派出强者随他再来这青山镇,将周东皇杀死,夺取云轩酒楼!

    “想走可以……跟他一样,留下一条腿吧。”

    周东皇一边转头扫了仍然还在昏迷的马劲一眼,一边淡淡说道:“每个人,都要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在你们兴起抢我的云轩酒楼的念头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应该做好心理准备。”

    “我没时间在这里跟你们浪费。十个呼吸以后,你们要是还没动手,我送你们去和陆刚做伴!”

    周东皇眼中闪过杀意,声音冰冷而坚定。

    话音刚落,方天一和陆远两人的脸色便彻底变了。

    “周东皇,只要你放我离开,我不只可以保证方家不会找你麻烦……另外,我还可以请求我父亲,让他在马家之人面前保你一命。”

    方天一被吓得脸色大变,连忙提条件自保,他一点都不怀疑周东皇敢对他出手。

    毕竟,马劲都被周东皇废了。

    “周东皇,你真要一同得罪我们三大寒门世家?”

    陆远冷眸盯着周东皇,寒声问道。

    陆远、方天一,在这一刻,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只希望周东皇能就此罢手。

    这一刻,他们都后悔了,后悔在没查清周东皇底细的情况下,贸然前来这青山镇抢云轩酒楼。

    “还有五个呼吸的时间。”

    周东皇语气不变,淡淡开口。

    眼见周东皇如此表态,不管是陆远,还是方天一,都看出周东皇不可能妥协,顿时脸色也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周东皇,你好自为之!”

    陆远怒视周东皇,冷喝一声过后,奔到陆刚的尸体旁边,将陆刚手里的刀取了下来。

    深吸一口气,身体颤抖一阵,陆远才闭上双眼,手中刀往下一挥。

    “啊——”

    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后,陆远昏死了过去。

    “还有三个呼吸的时间。”

    周东皇饶有深意的看向方天一。

    顿时,方天一惨白着一张脸走到昏死过去的陆远身边,颤抖着手拿起刀,直到周东皇说只剩下一个呼吸的时间以后,他才决然挥下手里的刀,步上陆远的后尘。

    “阿福,帮他们止下血……然后,找辆马车,送他们回郡城。”

    自始至终,周东皇的脸色都没有太大变化,吩咐阿福一声以后,便在一群人惊恐、敬畏的目光注视下离开了。

    “东皇少爷这样做,不只是在断自己的后路,也是在断他的亲人,还有他身边之人的后路啊!”

    不少人苦笑感叹。

    “不过,东皇少爷,也太狠了吧?”

    “我倒觉得东皇少爷算不上狠……他要是真狠,肯定将他们全杀了,甚至可能还会杀了我们所有人,将消息掩得严严实实,不让那郡城三大寒门世家的人知道。”

    “东皇少爷确实不算狠。你们怎么不想想?如果今天东皇少爷的实力不如他们,会是什么下场?”

    “说白了,他们也不是什么善茬,他们是来抢云轩酒楼的,是强盗!”

    ……

    不管怎么说,在这紫云历1227年的最后一天,周东皇的所作所为,让他再次名扬整个青山镇。

    与此同时,绝大多数人都觉得:

    周东皇死定了。

    周东皇的亲人,还有他身边的人,也都死定了。

    消息,很快也传到了青山镇三大寒门世家的耳中。

    王家府邸。

    “那个周东皇,废了郡城三大顶尖寒门世家的嫡系子弟?”

    得知这件事以后,王家家主王丹鹤哈哈大笑,“他死定了!他死定了!”

    “爹,孩儿没用,不能帮你报仇……但,现在,有人能帮你报仇了!”

    ……

    钟家府邸。

    “这一次,那周东皇死定了!”

    围坐在石桌前的三人中的其中一人,钟家二少爷钟毅,咧嘴冷笑。

    “连郡城三大顶尖寒门世家都敢招惹……那周东皇,简直自寻死路!”

    钟家三小姐钟秀的脸上也挂满冷笑。

    “周东皇大难临头,秦家老家主应该会反悔,取消收秦小雨为义女的宴席……秦飞,总算能松口气,不用喊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为姑姑了。”

    钟家大少爷钟刚揶揄笑道。

    ……

    秦家府邸。

    “爷爷,那周东皇得罪了郡城三大顶尖寒门世家,必死无疑!既然他将死,您也没必要收小雨为义女了。”

    在秦义住的独立小院里面,秦飞对秦义说道。

    “爹,您要是仍然收了小雨为义女……就怕那郡城三大顶尖寒门世家的人,因此而迁怒于您,迁怒于我们秦家。”

    秦龙这个秦家家主,也在劝秦义。

    “我秦义这一生,不做无信之事。”

    然而,秦义却非常坚决,“既然我决定收小雨为义女,那便一定会收。”

    “别说周东皇现在还活着,哪怕他死了,这个决定也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