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七章 一起上吧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吴家府邸。

    客厅。

    周东皇坐在首位,一脸云淡风轻的看着刚刚走进客厅的五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吴家,好像有五个聚气六重武道修士吧?”

    “怎么只来了四个?”

    “难不成……你们觉得,你们四人,便足以吃下我周东皇?”

    话音落下之时,周东皇的嘴角,适时的泛起一抹揶揄之色。

    现在,走进客厅的五人,其中一人是吴南勋,另外四人,对于周东皇而言,却都是生面孔。

    其中两人,长得和吴南勋颇为相似。

    “阁下,我乃广陵郡郡守,吴家家主,吴文涛。”

    吴文涛往前站了一步,对着周东皇微微拱了拱手,自我介绍之时,看向周东皇的目光,满是凝重之色。

    还没见到这个少年的时候,他还没觉得有什么。

    当亲眼见到这个少年,他才知道什么叫‘自信’,就好像天塌下来,都不足以让眼前的少年色变一般。

    有这等自信之人,要么是真有实力,要么是故弄玄虚。

    然而,吴文涛一生阅人无数,却并不觉得眼前的少年是前者,更倾向于觉得少年是后者。

    “吴家二爷,吴惊涛,聚气六重武道修士。”

    在吴文涛自我介绍之后,吴家二爷也站了出来,瘦削的身形挺得如同标枪一般,但落在周东皇身上的目光,却流露出慑人的寒光,仿佛择人而噬。

    “吴家供奉,刘一帆,聚气六重武道修士。”

    在吴家二爷吴惊涛之后,身穿一袭青袍的老人站了出来。

    老人身材高大,壮硕如牛,虎背熊腰,虽然容貌苍老,头发苍白,但身体却更像是一个年轻人的身体。

    在刘一帆站出来的时候,吴南勋眼中冒着仇恨的怒火盯着周东皇,冷笑道:“周东皇,我刘爷爷,乃是广陵郡第一强者,更修炼了三流防御武学《寒铁衣》,一身防御之强,广陵郡内,无人能破!”

    “三流武学?”

    听到吴南勋这话,周东皇有些惊讶的多看了老人一眼。

    据他所知,在云阳国内,三流武学,除了云阳国皇室和各大王府以外,便只有两个大阀世家有。

    那两个大阀世家,都是因为给云阳国皇室立下过不小的功劳,所以才各自被赐予了一门三流武学。

    “据我所知,三流防御武学《寒铁衣》,乃是云阳国皇室赐予大阀世家刘家的三流武学……你是天武郡郡守府刘家的人?”

    周东皇淡淡问道。

    “不错。”

    老人傲然抬头,仿佛以他身为大阀世家刘家的人而自豪。

    然而,周东皇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脸上的傲色彻底凝固,“放着大阀世家刘家不待,屈尊在这小小的豪门世家……依我看,你是在刘家混不下去吧?”

    周东皇这一番话,落入老人耳中,无异于诛心之言,因为他说到了老人的痛处。

    大阀世家,凌驾于豪门世家之上。

    一个家族,想要成为大阀世家,至少也要有一位聚气八重武道修士坐镇。

    而刘家,除了贵为上等郡地‘天武郡’的郡守府,更是一个顶尖大阀世家,拥有多个聚气九重武道修士。

    在刘家,一个不可能再往前进一步的聚气六重武道修士,虽不至于沦落到看门、跑腿的地步,却也没什么地位。

    刘一凡,便是这一类人。

    “这小子……”

    正当刘一帆被周东皇戳到痛处,面色沉下,眼中杀机闪现的时候,立在一旁的另外一个老人,已经适时的站前一步,沉声自我介绍,“吴家大长老,吴冲,聚气六重武道修士。”

    “还有一个,也叫过来吧。”

    周东皇淡淡说道。

    “哼!”

    刘一帆冷哼一声,寒声说道:“好狂妄的小子!对付你,我们四人已经绰绰有余!”

    “阁下,今日你若能在我们四人的手下全身而退,你与我们吴家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吴文涛目光如电的盯着周东皇,沉声说道。

    眼前的少年,今日若能从他们吴家四大聚气六重武道修士的手下全身而退,便不是他们吴家能惹得起的。

    哪怕他的独子被对方废了一身经脉,他也只能将这苦楚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全身而退?”

    周东皇蔑视一笑,“你也太看得起你们了。”

    话音落下,周东皇一手抬起,从阿福手里接过那杆重达一千二百斤的玄铁重枪,随后一边掂量着手中的枪,一边目光平静的看着吴文涛等人。

    “你们四人,一起上吧。”

    周东皇仍然坐在首位的太师椅上,瞧着二郎腿,淡淡说道。

    “你……你就准备坐在那里和我们交手?”

    听到周东皇的话,再看到周东皇没有离座而起的意思,吴惊涛面色一沉,冷声问道。

    这个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毛头小子,也太嚣张了吧?

    真当他们是软柿子不成?

    “你们,还不配让我站起来。”

    周东皇随意扫了吴惊涛一眼,眼中的不屑,气得吴惊涛面色涨红,随即身形晃动之间,第一个飞身而出,同时抽出腰间悬挂的刀鞘中的三尺窄刀。

    嗡!!

    看起来跟剑没什么区别的三尺窄刀破空而出,寒光闪烁,在吴惊涛的手中如同活了过来一般,掠出之时,宛如化作一条灵蛇,直掠周东皇的眉心。

    吴惊涛出手,除了施展了吴家的不入流身法武学以外,另外也施展出了吴家的不入流刀法武学。

    嗖!!

    周东皇握枪的手一抖,重达千余斤的玄铁重枪,如同化作一道黑色闪电,在吴惊涛手中的刀距离他的眉心还有四尺之时,一枪砸在刀上。

    锵!!

    “啊——”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铁器撞击声响起,吴惊涛的惨叫声也适时的传扬开来,松手舍弃窄刀的同时,他的虎口已经崩裂,鲜血淋漓。

    噗嗤!

    飞出去的窄刀,扎在客厅一侧的柱子上面,刀身完全没入其中,落力之强,可见一斑。

    而这,只是周东皇随手甩枪造成的后果。

    “一起上吧。”

    周东皇淡淡扫了吴文涛、刘一帆和吴冲三人一眼,语气平淡如初,脸色也一如先前般平静,波澜不惊。

    吴文涛三人,眼见周东皇一出手,便将吴惊涛击伤,还将吴惊涛手中的刀击飞,脸色也瞬间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现在,听到周东皇的话,他们对视一眼,齐齐出手。

    嗖!嗖!嗖!

    三道身影呼啸掠出,直奔周东皇而去。

    与此同时,吴惊涛也奔到柱子旁边,用没受伤的左手将刀从柱子上拔了出来,准备加入围攻大军。

    砰!砰!砰!

    然而,当吴惊涛将刀拔出来,准备和吴文涛三人联手的时候,刚转过身来,他的耳边已经传来连续三声巨响,伴随而来的,还有两声痛苦的惨叫和一声沉重的闷哼。

    转过身来的同时,眼前的一幕,更令得吴惊涛的双脚如同灌了铅一般,无法移动分毫。

    嗖!嗖!

    吴文涛和吴冲两人的身体,被周东皇一枪一个击飞,如同离弦之箭般射到客厅一侧的墙上,伴随着两声‘轰隆’巨响,他们身体接触的那一面墙壁都龟裂了开来,如同一张张蛛网般的裂缝刺眼而夺目。

    两人的身体擦墙轰然落地之时,口中鲜血狂喷,气息萎靡,明显失去了再战之力。

    现在,哪怕是号称广陵郡第一强者的刘一帆,也被周东皇一枪崩得连退十几步,瞳孔瞪得浑圆,面色涨红,嘴角也溢出了一缕鲜血。

    “不愧是三流防御武学《寒铁衣》,接我随手一枪,竟然只是轻伤。”

    周东皇难得离座而起,立起身来,迈步走向刘一帆,一边走,一边提醒说道:“刚才你应该没有全力防御,现在,给你机会全力防御……看你的《寒铁衣》,能否再接我一枪!”

    话音落下之间,周东皇咧嘴一笑,两排雪白的牙齿闪闪发亮。

    眼见周东皇再次抬起手,一枪即将横扫而来,深知避无可避的刘一帆,面色陡然一沉,全力催动体内真气,施展他们刘家的三流防御武学《寒铁衣》。

    全力施展出《寒铁衣》后,刘一帆再次看向周东皇的目光,如同焕发了光彩,仿佛在一瞬之间变得无比自信。

    “叠浪劲!”

    周东皇眼中精光一闪,体内真气一层叠一层席卷而出,带着玄铁重枪,如同陨石从天外划空而落,重重的砸在刘一帆挺起的壮硕胸膛上。

    施展《寒铁衣》之人,防御最强的地方,便是在胸口。

    砰!!

    玄铁重枪落下,刘一帆的身体剧烈一震,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

    看到这一幕,吴文涛等人目光亮起,一度以为刘一帆接住了周东皇这一枪。

    然而,下一刻,他们的目光,却又是瞬间凝固。

    嗖!!

    刘一帆的身体,在后退一步的瞬间,便如同无视地心引力般飞了出去,飞出去的速度,比吴文涛和吴冲两人刚才飞出去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倍。

    轰!!

    刘一帆的身体,如同化作一颗炮弹,穿墙飞出客厅,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停顿,就好像那厚实的墙壁都不足以帮他的身体减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