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八章 留香酒楼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轰!!

    轰隆隆!!

    ……

    墙壁被穿透以后,碎裂的砖石落地,阵阵响声传来,惊醒了呆滞的吴文涛等人。

    “帆叔!”

    广陵郡郡守,吴家家主吴文涛,脸色瞬间大变。

    他万万没想到,在刘一帆施展出三流防御武学《寒铁衣》,全力防御的情况下,少年还能一枪将刘一帆崩飞出去,哪怕是一般聚气七重武道修士,也不可能有这等本事。

    而吴家二爷吴景涛、吴家大长老吴冲和吴家大少爷吴南勋四人,回过神以后,眼中、脸上,全是骇然和不可思议之色。

    片刻,四人从穿透的墙壁走了出去,在十几米外发现了昏死过去的刘一帆,刘一帆胸口的衣袍完全被震碎,裸露出来的胸膛,一条凹下去的血痕刺眼而夺目。

    确认刘一帆只是重伤,没死以后,四人都松了口气。

    “大长老,你带帆叔下去养伤。”

    吴文涛吩咐吴冲一声以后,目光又落在吴南勋的身上,沉声说道:“勋儿,你刚才也看到了……吴家,没有能力为你报仇。”

    “爹,是我连累了你们。”

    吴南勋苦涩一笑。

    在周东皇一枪将刘一帆崩飞的时候,他便知道,吴家不可能为他报仇,因为吴家之中没有人是那个周东皇的对手。

    而且,经过刚才的一幕,他才知道,他能在对面手底下活下来,都已经是万幸。

    “现在,只希望他不会计较我们吴家对他的无礼……以他的实力,哪怕想将我们吴家灭门,也轻而易举。”

    吴文涛叹道。

    当三人重新回到客厅,发现周东皇已经离开以后,又是齐齐松了口气。

    这也说明,那个周东皇没打算和他们吴家计较。

    ……

    对于周东皇来说,去吴家,只有一个目的,便是震慑吴家,让吴家不敢起报复的心思。

    他倒是不担心报复,但他却不得不为他娘考虑。

    “阿福,找个酒楼,吃个饭再启程吧。”

    离开吴家府邸,上了马车以后,周东皇对阿福说道。

    他并不打算在这广陵郡逗留,他准备直接去楚王城,到了那里,他可以更快的将一身修为提升上去……对现在的他来说,将一身修为提升上去才是头等大事。

    王城中的资源,哪怕是上等郡地郡城,也远远比不上。

    “是,少爷。”

    阿福恭敬应声,随即便驱赶着马车,在附近找了一家不错的酒楼。

    作为广陵郡郡守府的吴家府邸,本就在广陵郡郡城的城中心,阿福在附近找的酒楼,便位于广陵郡郡城城中心最繁华的地段,里外装修豪华大气,进出人流不断。

    留香酒楼,乃是广陵郡最大的酒楼,同时也是广陵郡郡守府吴家下属的主要产业之一。

    哪怕是周东皇的云轩酒楼,和这留香酒楼比,也差了不少。

    留香酒楼,有专门的停放马车的地方,阿福将马车停好以后,便招呼了周东皇一声,“少爷,到了。”

    “嗯。”

    周东皇带着阿福走进留香酒楼,一开口便问还有没有包厢,留香酒楼的伙计说道:“客人,人字号包厢和地字号包厢都没有了……天字号包厢,倒是还剩下一个,您要吗?”

    话音落下,伙计又补充了一句,“客人,我们留香酒楼的天字号包厢,最低消费是一千两白银。”

    “一千两白银?”

    周东皇目光一闪,要知道,哪怕是他那在云峰郡青山镇的云轩酒楼,最好的天字号包厢的最低消费,也不过一百两银子。

    不过,对现在的他来说,一百两银子跟一千两银子,没什么区别。

    “带路吧。”

    周东皇淡淡说道。

    “客人这边请。”

    在伙计的带领下,周东皇和阿福很快便进入了留香酒楼剩下的最后一个天字号包厢里面。

    作为留香酒楼的天字号包厢,里面的桌椅摆设、装饰,都非常讲究,不只大气,而且还给人一种难得的家的温馨感。

    “客人,这是菜单,您看您吃些什么。”

    伙计刚准备拿天字号包厢的菜单给周东皇看,周东皇却已经摇头说道:“不用看了……你们酒楼有什么拿手的菜色,就上什么菜色。赶紧上菜,我们吃完还要赶路。”

    “是,客人。”

    伙计应声离开。

    “阿福,坐吧,这一个月来,风尘仆仆,也没吃顿好的……我们好好吃上一顿,然后再赶路前往楚王城。”

    周东皇招呼阿福一声,说道。

    “是,少爷。”

    追随周东皇已经有一段时间的阿福,知道周东皇的为人,说一不二,所以,周东皇让他坐下,他根本不敢推辞,第一时间坐了下来。

    因为他知道,他要是推辞,他家少爷会更不高兴。

    他家少爷,跟寻常人家的少爷不同,从没有将他当成仆人看待,完全将他当作家人。

    正当周东皇和阿福两人坐在天字号包厢里面,等着上菜的时候。

    留香酒楼大门之外,两道身影并排迈步而入,赫然是一个看起来约莫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和一个看起来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

    青年男子身穿一袭灰白相间的长袍,长相勉强算得上英俊,但眉宇间却又是充满傲气。

    少女身穿一袭鹅黄色衣衫,亭亭玉立,面容姣好,黛眉如画,虽然身上还带着几分稚气,却不难看出这是一个美人胚子。

    “表妹,你已经五年多没到广陵郡郡城来了吧?”

    青年笑着问道。

    “嗯。”

    少女点头,“快六年了。”

    “明日一早你就要离开了……中午这顿饭,便算是表哥为你践行。”

    青年笑道。

    “谢谢表哥。”

    少女微微一笑。

    “黄掌柜!”

    走进留香酒楼以后,青年带着少女,轻车熟路来到柜台之前,对柜台后面正在记账的中年男子说道:“给我安排一个天字号包厢。”

    “天字号包厢没了。”

    中年男子,正是留香酒楼的掌柜,一边继续低头算账,一边开口回应青年。

    见此,青年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面色一沉,冷喝出声,“黄雄,你看看我是谁?”

    中年男子,也就是留香酒楼的掌柜黄雄抬起头来,看到青年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有些尴尬的笑道:“平少爷,是您啊……不好意思,刚才算账太入神了。”

    “现在回神了吧?”

    青年冷眼一扫黄雄,沉声说道:“赶紧给我安排一个天字号包厢,今天中午我要好好招待我的表妹。”

    “平少爷。”

    黄雄苦笑,“天字号包厢,是真的没了……刚才,最后一个,也被两个客人给要了。距离他们进去,还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留香酒楼的生意,您是知道的……哪怕是天字号包厢,平时也经常爆满。”

    黄雄说道。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青年眉头一挑,一脸随意的说道:“这么说来,他们的第一道菜应该都还没上?行了,让他们让出天字号包厢,就说我连平要了。”

    黄雄面容一滞,“平少爷,这……不太好吧?”

    “怎么?还要我亲自去让他们滚蛋?”

    连平面色一沉,“跟他们说,要他们让出天字号包厢的,是我连平,豪门世家连家的大少爷!”

    连家,是广陵郡的豪门世家。

    当然,同为豪门世家,连家的实力又是远不如郡守府吴家,吴家有多位聚气六重武道修士坐镇,而连家却只有一个聚气六重武道修士,而且是几年前才突破的。

    连家,也是几年前新晋的豪门世家。

    眼见黄雄还有些迟疑,连平目光一冷,寒声说道:“黄雄,你要是再不去……信不信,回头我找我姑父说一声,让他叫你滚蛋!”

    “平少爷,我这就去,这就去。”

    黄雄脸色一变。

    他这才想起,眼前的青年,不只是连家的大少爷那么简单,还是自己上面的那一位的侄子。

    话音落下,黄雄便匆忙离开了柜台,向着天字号包厢所在的方向行去。

    黄雄走后,连平身边的少女轻轻摇了摇头,“表哥,其实没必要那么麻烦的。要是真没有包厢就算了,我们就在大堂吃也可以……我没那么金贵。”

    “表妹,这事你就不用管了,交给表哥就行。”

    连平笑道:“稍等一会,我们就可以直接去那个天字号包厢了。”

    在连平看来,在这广陵郡郡城之内,还没几个人敢不卖他的面子。

    然而,等了一阵,连平却等来了满脸苦笑的黄雄,顿时,连平的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怎么?他们不肯让出包厢?”

    黄雄苦笑,“平少爷,他们说他们吃完就走,让你们再等等。”

    “你没跟他说是我连平要那个包厢?”

    连平寒声问道。

    “说了……但,他们还是让您等。”

    黄雄脸上苦笑更增,只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你难道没跟他说……这留香酒楼的主人,广陵郡郡守府吴家二爷‘吴惊涛’,是我连平的姑父吗?”

    连平又问。

    “也说了……他说,可以让二爷亲自过去找他说。”

    黄雄无奈摇头。

    “好大的威风!”

    连平眼中寒光四射,“你带我过去,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