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一章 难以置信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广陵郡郡守府。

    吴家府邸。

    “大哥,那我就先回去了。”

    吴惊涛在他的大哥吴文涛的住处用绷带包扎好右手虎口的伤势以后,又跟吴文涛交流了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方才告辞离开。

    至于交流的内容,都围绕着半个时辰前在他们吴家客厅大展神威的那位白衣少年进行。

    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拥有胜过寻常聚气七重武道修士的实力,对他们的震撼,是前所未有的。

    也正因如此,他们达成了共识:

    那个少年,就算做不成朋友,也绝对不能做敌人!

    “二爷。”

    在回自己住处的路上,吴惊涛遇到了他的妻子连凤的贴身丫鬟,丫鬟行色匆匆,一脸慌张,就好像遇到了什么急事一般。

    “怎么了?夫人呢?”

    吴惊涛看着快步走上前来的丫鬟,眉头微微皱起。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丫鬟,几乎是形影不离跟在他的妻子连凤左右的,可现在却离开了他的妻子,而且行色匆匆,明显是发生了什么事。

    “二爷,夫人在留香酒楼。”

    丫鬟慌忙说道:“是夫人她让我来请您过去的……留香酒楼有人闹事,吴乾哥被击败,夫人让我来请您过去。”

    “有人闹事?”

    “吴乾被击败了?”

    几乎在丫鬟话音落下的瞬间,吴惊涛的脸色便彻底变了,随即身形一晃之间,身如飘絮,片刻就消失在丫鬟的视线范围内。

    “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到我郡守府吴家的留香酒楼闹事?”

    吴惊涛迅速往留香酒楼所在的方向赶的同时,眼中也适时的迸射出阵阵冰冷的寒光,心里更暗自发狠,“不管是谁,敢到留香酒楼闹事,他都别想完整的离开!”

    半个时辰前,吴惊涛虽然被那个少年虐得毫无脾气,但内心深处,却还是有不小的怨气。

    现如今,得知留香酒楼有人闹事,他内心潜藏的怨气,顿时一股脑宣泄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的吴惊涛,怒火冲天,需要有人来承受他的怒火。

    正好有人到留香酒楼闹事,他准备将冲天的怒火,彻底宣泄到对方的身上,以消他今日在那个白衣少年面前所受到的惊吓。

    ……

    留香酒楼。

    天字号包厢。

    周东皇端坐在桌前,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搭在桌上,食指和中指时不时没有规律的敲打一下桌面,面色平静,耐心等待着。

    阿福毕恭毕敬的立在周东皇身后,时而看向门口站着的三人的目光,却又是泛着几分嘲讽和冷意。

    和连凤一起来的四人,除了连平和吴乾以外,丫鬟受连凤吩咐离开,云轩酒楼的掌柜黄雄,也被连凤安排去忙留香酒楼的事情。

    剩下三人,守在天字号包厢的门口。

    “应该快到了吧?”

    连凤心里默算了一下时间,暗道。

    而几乎在连凤念头刚落的十个呼吸之内,一道阴沉而愤怒的声音,又是自天字号包厢之外传了进来:

    “什么人,胆敢到我吴家的留香酒楼闹事?”

    虽然隔着门,但里面的人还是能听出来人的愤怒。

    砰!!

    一声巨响,包厢的门被撞开,一道瘦削而笔直的身影,适时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只一眼,周东皇和阿福两人便认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半个时辰前才见过的那广陵郡郡守府吴家的二爷,吴惊涛。

    “二爷。”

    看到来人,连凤第一个迎了上去,而他身后的吴乾也在第一时间躬身向来人行礼,毕恭毕敬。

    “姑父。”

    连平也迎了上去,面露兴奋之色的看着来人,同时身上仿佛凭空生出了一股强大的自信,就好像吴惊涛的出现,令得他焕发了新生一般。

    “二爷,您的手怎么受伤了?”

    连凤看到自己丈夫被绷带包扎的右手,脸色一变。

    “没事,受了点小伤。”

    看到连凤,吴惊涛原本怒气冲天的脸色,也变得平静了许多,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继而像是想起什么,面色随之一变,沉声冷喝:“谁在我吴家的留香酒楼闹事?”

    话音落下,不等连凤等人开口,吴惊涛的目光,已经掠过连凤身后的吴乾和连平两人,落在包厢里面坐着的少年和站在少年身后的青年的身上。

    几乎在看到两人的瞬间,吴惊涛的瞳孔,便猛然一缩,难看的脸色,也随之凝固住。

    “姑父!”

    而几乎在吴惊涛看向周东皇和阿福两人的时间,连平已经走上前来,一边回头看向周东皇两人,一边面色狰狞的愤怒说道:“就是他们!”

    “他们不只将我丢出包厢,还不给姑姑的面子,打伤了吴乾叔,姑父您……”

    正当连平怒极出声,想要进一步挑起吴惊涛怒火的时候。

    啪!

    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在包厢内回响。

    却是吴惊涛面露惊慌之色,没有任何征兆的抬手给了连平一个耳光,打断了连平的话。

    “姑……姑父?”

    连平半边脸肿胀而起,眼中充满茫然,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他的姑父为什么突然打他。

    唰!!

    刚才,连凤就发现她的丈夫看周东皇两人的目光有些不对,现如今,眼见他的丈夫给了连平一个耳光,她的脸色瞬息大变,同时也彻底醒悟了过来。

    白衣少年,确实认识她的丈夫。

    而且,她的丈夫,也确实好像非常忌惮对方。

    “他……刚才在骗我们?”

    这一刻,连凤只以为白衣少年刚才故意骗他们说他自己是下等郡地云峰郡的人,她并不认为她的丈夫会忌惮一个出自小小的下等郡地的人。

    “东……东皇少爷!”

    给了连平一个耳光以后,吴惊涛满腔怒火,瞬间湮灭于无形,目光忐忑、满脸苦笑的躬身拱手向周东皇行礼,“我……我不知道是您。”

    见此,连平脸色大变。

    他虽然纨绔,但却也不是蠢人,自然看出了他的这个姑父对周东皇的忌惮。

    面对吴惊涛,周东皇只是一脸淡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而周东皇的身后,阿福已经冷笑出声,“吴家二爷,好大的威风!”

    “你的这个侄子,还有你的妻子,刚才可是扬言要打断我和我家少爷的一条腿,然后丢出留香酒楼。”

    几乎在阿福话音落下的瞬间,吴惊涛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被吓得昏死过去。

    他的侄子连平,他的妻子连凤,竟然说要废了周东皇的一条腿?

    现在,就算是他的大哥,广陵郡郡守,豪门世家吴家家主‘吴文涛’,也不敢在周东皇面前这般叫嚣。

    “贱人!”

    没有任何迟疑,吴惊涛再次看向连凤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不忍和决然,随即直接出腿,将连凤的一条腿‘咔嚓’一声踢断,伴随而来的,是连凤的一声闷哼。

    连凤姣好的五官近乎完全扭曲在一起,浑身上下剧烈颤抖,随即整个人顺势倒地,栽坐在地。

    显然,她在忍着断腿处传来的剧烈疼痛。

    见此,哪怕是周东皇,眉头也忍不住微微扬起,惊讶于连凤区区一个女流之辈的忍耐力。

    “姑父,不要!”

    当连平看到吴惊涛三两步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大变,被吓得后腿了一步。

    咔嚓!!

    “啊——”

    在连平步上连凤后尘之时,他倒地发出阵阵如同杀猪般的凄厉惨叫,直到吴惊涛冷声开口,他才强行忍住没有再叫。

    “再叫,我宰了你这小兔崽子!”

    正是吴惊涛的这一句话,吓得连平不敢再叫,任由身体因为剧烈疼痛而瑟瑟颤抖,浑身上下冷汗直流。

    “东皇少爷,我这处置……您,可还满意?”

    雷霆般动手断了连凤和连平两人一腿以后,吴惊涛再次躬身向周东皇行礼,语气间充满了忐忑和不安。

    半个时辰以前,这个少年,在他们吴家府邸客厅大发神威的情景,历历在目。

    后来,他在他的大哥吴文涛那里包扎伤口的时候,更是和他的大哥一致认定:

    这个少年,至少也是聚气七重武道修士,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聚气七重武道修士,是聚气七重武道修士中的佼佼者。

    这样的存在,不是他们吴家能惹得起的。

    所以,得知他心爱的妻子和疼爱的侄子冒犯了对方以后,他没有任何迟疑的出手,惩罚了两人,想要以此熄灭对方的怒火。

    在吴惊涛忐忑的目光注视之下,周东皇离座而起,带着阿福走出了天字号包厢。

    见此,吴惊涛松了口气,知道少年没打算继续深究。

    而就在这时,周东皇那淡然的声音,又适时的从外面传进了包厢,“给你一刻钟的时间交待事情,然后给我们充当车夫,走一趟楚王城。”

    周东皇这话,显然是对吴惊涛说的。

    听到周东皇这话,不管是连凤,还是连平,都仿佛在这一刻忘记了疼痛,下意识看向吴惊涛。

    让堂堂广陵郡郡守府吴家二爷充当车夫?

    这不是在羞辱人吗?

    只见,吴惊涛一脸苦涩的应声,“是,东皇少爷。”

    顿时,连凤和连平两人的瞳孔急剧收缩,脸上更是布满难以置信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