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七章 安全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没听过,那也只能说是你见识浅薄。”

    周东皇本来没打算搭理杨家大长老杨平,但见他一开口,便仿佛停不下来,顿时又是不屑的扫了他一眼,语气淡然的说道。

    曼陀罗蛇,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毒蛇,蛇头跟曼陀罗花近乎一模一样,而它也正是因此得名。

    而曼陀罗蛇,不同于一般的毒蛇通过咬人让对方中毒,它是通过鼻子喷吐毒气,让人在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吸入毒气中毒。

    在杨平脸色一变的时候,周东皇又看向半躺在床榻上的杨家家主杨云吉,淡淡说道:“杨家主身上的蛇毒,我能解。”

    周东皇此话一出,顿时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

    哪怕是原准备喝斥周东皇的杨家大长老杨平,也在这一刻,将嘴巴紧紧的闭上,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周东皇,目光中闪烁着怀疑的光泽。

    这个少年说,他能解他们杨家家主中的毒?

    “周药师……此话当真?”

    刚进房间的杨家三爷杨云冲,刚好听到周东皇的这话,呆滞片刻以后,第一个回过神来,面色凝重的问周东皇。

    “我家少爷说能解,自然能解。”

    站在周东皇身后的阿福,见他家少爷都开口了,竟然还有人发出质疑,顿时也是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在他眼中,他家少爷是神一般的存在,无所不能。

    有人怀疑他家少爷,无异于亵渎他心中的信仰,他自然无法忍受。

    “周药师,请帮我大伯解毒。”

    杨紫曦回过神来以后,一脸激动的看向周东皇,虽然认识不久,但她却看得出来,周东皇绝非信口开河之人。

    “周药师,你……真能解我这毒?”

    半躺在床榻上的杨云吉,这时也努力睁开了眯着的双眼,黯淡的目光难得亮起一道希翼的光芒。

    “我说过的话,不想重复第二次。”

    周东皇淡淡扫了杨云吉一眼,便又看向杨紫曦,说道:“我需要三十六根两寸长的纯金金针,越细越好,不得有丝毫弯曲。”

    “三天内准备好,我可以在十天之内彻底清了他体内的蛇毒。”

    周东皇说道。

    杨紫曦还没开口,杨云冲已经看向杨安,说道:“二长老,家族的金铺,是您在管的……周药师说的金针,您去准备一下。”

    “好。”

    杨安应声离开。

    虽然,他不太相信少年能帮他们杨家家主解毒,但现在他们杨家家主的毒,连那位萧药师都束手无策,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

    “阿福,纸笔。”

    在阿福从怀中掏出纸笔递给周东皇的时候,周东皇在上面写下了一堆药材的名字和数量,将之递给杨紫曦。

    “这些药材,三天内凑齐,待我帮你们杨家家主解了毒以后,需要用这些药材熬汤给他喝……有这些药材熬的药汤,他体内的蛇毒被彻底清除之时,也是他的身体恢复到全盛时期之日。”

    周东皇说道。

    “这事我去办。”

    杨家大长老杨平,主动从杨紫曦手里接过药方,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事关他们杨家家主的身体,事关他们杨家的兴衰,哪怕他不太相信这个少年,也还是准备按照少年的安排试上一试。

    试过有用,自然是皆大欢喜。

    没用,再找少年算账也不迟。

    “哼!三天以后,我倒是要看看,他如何帮杨家家主解毒!”

    跟着杨云冲一起走进房间的石钰,眼看杨家之人都信了少年的话,心里冷哼一声,转身带着老仆走出房间,离开了杨家。

    “周药师,您住的地方离我们杨家远吗?要不然,这三天便在我们杨家住下?”

    杨云冲看向周东皇,问道。

    而他之所以提这个,也是担心,眼前的少年现在夸下海口,然后回头却找不到人。

    如果少年愿意留下,他对少年刚才的话无疑会更信几分。

    “我刚到楚王城,暂时住在一家客栈里面。”

    周东皇淡淡说道:“那家客栈,离这里倒是有一段距离。”

    杨云冲目光一亮,顺水推舟的发出邀请,“周药师,要不然,让你身边的人去将客栈的房间退了?”

    “我们杨家的客房,环境比那客栈的客房要好得多。”

    杨云冲便目不转睛盯着周东皇。

    “也好。”

    周东皇点头。

    见周东皇一口答应下来,杨云冲心里不由得一阵激动,因为这也意味着,少年十之八九是有真本事的人。

    要不然,不可能答应留在他们杨家。

    “紫曦,你和梅姨去帮周药师安排一下客房。”

    接下来,杨云冲将安排周东皇之事交给了杨紫曦。

    现在的杨紫曦,已经将周东皇视为她大伯的唯一救命稻草,非常热情带着周东皇去客房,特意将最好的一座客房院落安排给了周东皇。

    “周药师,你先前说刚到我们楚王城?你不是楚王城的人?”

    杨紫曦好奇问道。

    “不是。”

    周东皇摇头。

    “周药师,我看你年纪也就比我大个一两岁……要不然,我叫你一声‘周大哥’吧?你,也不用叫我杨小姐,叫我一声‘紫曦’就行。”

    杨紫曦微笑说道。

    “嗯。”

    周东皇淡淡点头,对他来说,什么称呼都差不多。

    “周大哥,我那个……该如何医治?”

    想到少年之前说的她的那个暗疾,杨紫曦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双颊不知何时再次泛起两抹绯红,楚楚动人的模样,惹人怜惜。

    “你那只是小毛病……等金针好了,我给你扎几针,就可以帮你治好。”

    周东皇不以为意的说道:“不过,后面还是要你自己调整一下作息和心情,那样才能保证不再复发。”

    “至于你……”

    周东皇的目光,很快又落在少女身后的妇人身上,“明日一早,你过来拿药方……按照我药方上的安排吃上三天,你的疼痛会减缓。”

    “吃上一个月,可以根治你的暗疾。”

    周东皇说道。

    “多谢周药师。”

    妇人连声道谢,满脸喜悦。

    “梅姨,你先去忙吧……我留在这里,和周大哥说说话。”

    少女对妇人说道。

    “是,小姐。”

    妇人应声退了出去。

    妇人离开以后,少女作势就要跪在周东皇的面前,但却被周东皇及时拦下,皱眉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周大哥,我想谢你帮我大伯解毒。”

    少女说道。

    “这个你无需言谢。”

    周东皇摇了摇头,“我帮杨家主解毒,只不过是为了你们杨家的十年生息草,并非无偿出手。”

    “周大哥,别说一株十年生息草,哪怕是十株十年生息草,杨家也难还你的这份恩情。”

    少女面色认真的说道:“你救了我大伯,相当于救了整个杨家!”

    她的那位大伯,如果就此毒发身亡,便是整个杨家,也将从豪门世家沦为望族世家,不复昔日荣光。

    当然,杨家是豪门世家,还是望族世家,她并不在乎。

    如果能让她的大伯没事,哪怕杨家沦为寒门世家,她也可以接受,她所在乎的,只不过是她那大伯的安危。

    “而且,我这一跪,并非代表杨家而跪,而是代表我自己而跪。”

    最后,少女坚持跪下,对着周东皇拜了一下,“我自小父母双亡,是大伯将我抚养成人,在我眼里,他便是我的父亲。”

    看着少女脸上的倔强,哪怕是周东皇也忍不住有些动容,在这个少女的面前,陈丹丹,根本算不上是人。

    “放心吧。只要你们杨家的二长老三天内准备好金针,十天后,你那大伯,便将安然无恙。”

    周东皇将少女扶起,再次开口之时,语气也没再像之前一般冷淡,变得柔和了许多。

    在某些方面,少女引起他的共鸣,得到了他的认可。

    “谢谢周大哥。”

    杨紫曦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跟男人这般亲近接触,顿时双颊的绯红之色愈发的明显起来。

    同时,她心里也有些奇怪:

    平时,对于诸如石钰之流的那些纨绔子弟,她都是厌恶至极,避而远之,可眼前的少年,却让她没有半分厌恶的感觉。

    甚至于,少年将她扶起,松开她退开一步的时候,她的心里还莫名的升起一种强烈的失落感。

    因为,在少年扶着她的时候,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安全感,就好像在少年的身边,便是天塌下来也无所畏惧。

    少年一离开,这种安全感荡然无存,这一刻的她,只觉得自己仿佛在这一刻变成了茫茫大海上的一叶孤舟,孤苦无依。

    “周大哥,你是哪里人?”

    另外,少年的本事,让杨紫曦打心底里敬服,她很好奇,这样一位少年,出自什么地方。

    “云峰郡。”

    周东皇说道。

    “云峰郡?”

    杨紫曦一怔,因为她从没有听说过这个郡地,云阳国内的郡地,不管是上等郡地,还是中等郡地,她都有所耳闻。

    只有那下等郡地,她不太了解。

    “周大哥,你不是云阳国的人?”

    杨紫曦没有将周东皇的来历往下等郡地想,因为她觉得,下等郡地,应该不可能出现像周东皇这般的人物。

    她,以为周东皇来自云阳国之外,别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