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十九章 洛清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有个湖。”

    穿过阵法,出现在周东皇眼前的,是一个清澈见底的湖泊,湖泊前还有两棵紧靠在一起的大树。

    “嗯?”

    不过,很快,周东皇的目光,便又是被湖泊一侧盘腿坐在那里的倩影给吸引了过去。

    这是一个年轻女子,约莫二十岁左右年纪,身穿浅绿色长裙,一头长发如瀑,黛眉如画,琼鼻高挺,唇若朱红,容颜绝世。

    她那绝世倾城的双颊略显清冷,无形间透露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之意。

    “中毒了?”

    转眼之间,周东皇便发现,女子外露的雪白肌肤之上,时不时出现一片红晕之色,转眼散去,但很快又再次出现。

    而且,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快。

    周东皇刚向着女子所在的方向走上两步,女子突然睁开了双眼,美丽的一双眸子,如同纯洁无瑕的宝石一般,顷刻间吸引了周东皇的目光。

    如果画龙点睛一般,此刻的女子,彻底展现她的绝世容颜,不管是气质,还是容貌,都比前世那些星域大族、无上宗门的天之骄女更加引人瞩目。

    只是,很快,这纯洁无瑕的一双秋眸,很快又泛起一抹绯红,媚眼如丝的盯着他,旖旎而暧昧的气氛,突如其来。

    “滚!!”

    随着女子有些艰难的张开小嘴,发出一声源自喉咙深处的低吼,她一双眸子上的绯红之色暂时消失,仿佛在瞬间变回了纯洁无瑕的宝石。

    同时,她的目光深处,俨然流露出阵阵焦急和慌乱之色。

    前不久,洛清寒已经存了死志,准备继续挣扎一阵,要是还没办法压制体内阴阳散的药力,便凭着最后一丝理智,自爆元丹。

    元丹自爆,产生的破坏力,不只能将她的身体炸成齑粉,甚至可以彻底毁灭阵法笼罩的这一整片区域。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她给自己准备好的埋骨之地中,会突然出现一个少年。

    她不是布置了阵法吗?

    这个少年,怎么进来的?

    不过,现在的她,却无暇跟少年解释太多,她只想让少年远离她给自己准备好的埋骨之地。

    少年在这,她虽然也可以自爆元丹,但她却不愿伤及无辜。

    “哇——”

    女子‘滚’字脱口而出,可怕的声浪席卷向周东皇,震得周东皇耳膜瞬间破裂,双耳鲜血流淌而出,同时令得他五脏六腑一颤,忍不住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

    “她是元丹修士!”

    周东皇瞳孔微微一缩,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最多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女子,竟然会是一位元丹之境的武道修士。

    以紫云星的修炼环境和底蕴,不可能出现这么年轻的元丹修士!

    如此,只有一个可能:

    这个女子,来自紫云星之外。

    “你中了什么毒?我或许可以帮你。”

    虽然,女子的声浪将周东皇震伤,但周东皇却从她的眸光深处看到了一丝决然和不忍,不难看出她有难言之隐。

    眼见少年没有离开的意思,洛清寒本想出手将他击飞出去,可她还没来得及调动体内元丹中的真元,却又是发现:

    她体内阴阳散的药力,在她分神之际,变得更加霸道,进一步蔓延她的全身,令得她一阵目眩神迷。

    嗖!

    正当洛清寒双目一阵失神,娇躯一阵摇晃的时候,周东皇已经飞身而出,将即将摔倒的她紧紧扶住。

    扑面而来的阳刚气息,令得洛清寒体内的阴阳散药力进一步沸腾而起,让得她的意识也在这一刻越发的模糊了起来。

    “走……走!!”

    洛清寒轻轻一咬舌头,暂时清醒片刻,沉声对扶住她的少年喝道。

    “你这是……中了阴阳散?”

    这时,周东皇也终于确认了女子所中之毒。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算不上毒,是一种名为‘阴阳散’的非常霸道的催情药物,无色无味。

    除非是化神之境以上的武道修士,否则,在这阴阳散面前,一个不慎,都会中招。

    这阴阳散,最简单的解法,就是进行最原始的阴阳交融。

    不过,除此之外,周东皇也有别的手段可以解这阴阳散,“你再忍耐一会……给我半个时辰的时间,我可以帮你将阴阳散的药力尽数逼出体外!”

    而几乎在周东皇话音落下,准备对女子进行真气推拿的手法帮她逼出阴阳散药力的时候,女子那纯洁无瑕的眸子,彻底沦陷,如似媚眼,带着魅惑的光芒,落在周东皇的身上。

    她身上的白皙肌肤,也尽数泛起绯红之色。

    下一刻,周东皇只觉得一股巨力袭身,将他推倒,他想要反抗,但女子的力量,却比他强大太多。

    他,根本无力抵抗。

    前世的他,视元丹修士为蝼蚁。

    而现在的他,在元丹修士面前,跟蝼蚁也没什么区别。

    “不好!她已经完全被阴阳散的药力控制住!”

    眼看女子转眼仿佛从圣洁仙子化作妖娆魔女扑向自己,并且用真元将自己束缚,周东皇脸色大变。

    “清醒一下,我可以用别的方法帮你化解药力!”

    “住……唔……住……住手!”

    ……

    转眼之间,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

    女子衣衫不整的瘫坐在湖边,看了看身前一片狼藉的地面上散落的星星点点的‘红玫瑰’,又看了看盘腿坐在不远处,全身心沉侵在修炼中的少年。

    “刚才,我就不该管他!”

    想到刚见到少年时的情景,洛清寒嘴角微动,眸间闪过一抹悔意。

    刚才,她都已经打算自爆元丹,但因为少年的闯入,让得不愿伤及无辜的她暂且放下自爆元丹的念头。

    而就在那个时候,阴阳散的药力,趁机将她彻底控制。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虽然记不太清楚,但却还是记得一些片段……再加上眼前的一幕,让她不难猜测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洛清寒面色一寒,闪电般抬起手来,真元破体而出,缠绕在手心,只需轻轻一掌,便能了结眼前少年的性命。

    但,最终她还是放下了手,“罢了……归根究底,此事与他并无关联。甚至于,他也只是受害者。”

    “或许,天意派他来帮我化解阴阳散的药力,正是不想让我走上元丹自爆这一条路。”

    “既然天不绝我洛清寒,我洛清寒也该回天玄星,找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好好清算清算了!”

    洛清寒眸间冷光一闪,随即身形一晃,直接御空而起,转眼消失在云端之后,腾云驾雾离去。

    洛清寒,天玄星洛家二小姐,也是洛家中天之骄女一般的人物。

    她的一身武道天赋之高,稳稳压过包括她大哥在内的洛家年轻一辈子弟,被公认为洛家年轻一辈第一人。

    年仅二十岁,便已经步入元丹之境,是洛家历史上出现过的最年轻的元丹修士。

    前几日,洛清寒的闺中好友,约她吃饭,不曾想到,闺中好友会在菜肴中放下阴阳散……然后,药发之时,她看到了那个追求她许久,却被她断然拒绝的男人。

    对方,在她闺中好友的帮助下,想要跟她生米煮成熟饭。

    她一路压制着阴阳散的药性遁逃,更将身上所有灵石耗尽,用来在周身施展隐匿阵法,这才得以顺利逃到最近的星域传送阵。

    “无差别传送!”

    她踏上星域传送阵,为了避免留下痕迹,她选择了无差别传送,让星域传送阵无差别将她传送到任何一个星域,以及那个星域内的任何一个星球。

    然后,洛清寒被无差别传送到了紫云星,出现在楚王城附近,落脚迷踪林深处,抢了那两只金冠鹰的栖息之地,布下阵法,试图化解体内阴阳散的药力。

    然而,阴阳散的药力太强,眼见化解无望,她便存了元丹自爆,以保清白的念头。

    她洛清寒,即便是死,也不可能让人玷污她的无暇之身。

    只是,却没想到,在她准备自爆元丹之际,一个少年贸然闯入,令她生出恻隐之心,暂且放下自爆元丹的念头。

    也就是这一放下,让得她和少年之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周东皇。”

    前不久,和少年以天为帐,以地为床,翻云覆雨之时,洛清寒便从少年的口中,得知了他的名字。

    当然,在她看来,她和这个少年,余生肯定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

    光着膀子的少年,从修炼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红霞满天,衬托得整片大地都仿佛化作了一片红色。

    哪怕是周围阵法形成的白雾,也无法阻挡红霞的光芒。

    “她……走了?”

    看了一眼周围,没有看到女子身影,再看到周围逐渐淡化的白雾,周东皇便知道,女子已经不告而别。

    “天玄星,洛清寒。”

    这是周东皇知道的有关女子的全部信息,名字,来历,正如他一开始所猜测的一般,女子并非紫云星之人。

    “看来,都是第一次……”

    看了一眼身前地面上星星点点的血迹,周东皇摇头苦笑。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两世为人,守身如玉千余年,会在这种地方,在这种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