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零二章 成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紫云历1229年1月1日,清晨。

    “少爷。”

    正在房间里面修炼的周东皇,被阿福惊醒,跃下床榻,走出房门以后,只一眼就看到了前院中站着的三道身影。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锦衣华服的儒雅中年,面如冠玉,眉宇威严,身上无形间散发出上位者的气息,但此刻却老老实实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在儒雅中年的身后,则跟着两个老人。

    看两个老人的架势,也不是一般人,身上长袍是锦缎做的,其中一个老人右手拇指带着一个碧玉扳指,一眼就能看出价值不菲,另一个老人腰间悬挂的玉佩,看玉的质地,显然也不是一般玉佩。

    对于这三人,周东皇并不陌生,正是昨日在迷踪林内见到的那三个大阀世家唐家之人。

    当时,三人正被大力蛮熊追杀,他正好看上了大力蛮熊的熊胆,出手将大力蛮熊杀死,间接救了三人性命。

    “唐家家主唐流年,见过东皇少爷。”

    眼见周东皇走出房间,儒雅中年率先躬身行礼,刚才,他已经从眼前之人仆人的口中得知了对方的名字,周东皇。

    “唐家大长老唐玉新,见过东皇少爷。”

    “唐家二长老唐勇,见过东皇少爷。”

    继唐家家主唐流年之后,他身后的两个老人,也都纷纷躬身向周东皇行礼,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怠慢,眼中也适时的流露出阵阵感激之色。

    昨日,在迷踪林内,若非眼前的少年及时出手,他们已经被那聚气九重妖兽大力蛮熊杀死。

    对这个少年,他们发自内心感激。

    “唐家?唐流年?”

    站在一旁的阿福,听到儒雅中年的自我介绍,瞳孔微微一缩,暗自倒吸一口冷气。

    刚才,他虽然听眼前三人说他们是唐家的人,但却没往大阀世家唐家想。

    现在,听到儒雅中年的自我介绍,他才知道……原来,这个中年男子,是大阀世家唐家的家主,唐流年。

    唐流年,大阀世家唐家家主,聚气九重武道修士。

    正因为他的存在,以至于唐家在大阀世家中都算得上是一个上等大阀世家。

    而现在,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在他家少爷面前躬身行礼,毕恭毕敬。

    “少爷……”

    一时间,阿福再次看向周东皇的目光,崇拜之色越发的浓郁了起来。

    “嗯。”

    面对三人的行礼,周东皇一边轻描淡写的点头,一边走到前院之中的石桌前坐下,看着唐流年,淡淡问道:“熊胆呢?”

    “东皇少爷,这是大力蛮熊的熊胆。”

    在唐流年的示意下,唐家二长老唐勇上前,将手里的锦盒放在周东皇面前的石桌上,同时放了一叠银票子在锦盒旁边。

    周东皇打开锦盒,看了一眼里面完整的熊胆,点了点头,随即又看了桌面上的一叠银票一眼。

    周东皇右手放在桌面上,掌心朝下,微微成拳,弯曲的食指和中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再次看向唐流年,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东皇少爷。”

    唐流年恭声说道:“大力蛮熊的身体,除了熊胆以外,其它部分处理掉,价值也超过上百万两白银……这一百万两白银,算是我们唐家跟东皇少爷你买下大力蛮熊身体的其它部分的钱。”

    “我说过,除了熊丹,其它任由你们处置。”

    周东皇深深看了唐流年一眼,说道。

    “东皇少爷。”

    唐流年面色一正说道:“昨日,您及时出手,救下我们三人,已是大恩大德……我们,又岂能占您的便宜?”

    话音落下,还没等周东皇开口,唐流年又从怀中抬出一封请帖,放在周东皇身前的石桌上。

    正当周东皇看到请帖,眼中闪过疑惑之色的时候,唐流年适时的说道:“东皇少爷,唐家将在十日后设宴,宴请楚王城各大豪门以上世家的家主……设宴的目的,便是为了感谢您对我和两位长老的救命之恩。”

    “昨日,我们三人若死在迷踪林内,唐家将从大阀世家沦为豪门世家……这次设宴,既谢您对我们三人的救命之恩,也谢您对我们唐家的再造之恩!”

    随着唐流年话音落下,不只是他躬下身来,便是他身后的两个唐家长老,也都再次躬下身来。

    “这一百万两银票我收下,其它不用那么麻烦。”

    周东皇摇头说道。

    “东皇少爷,今日一早,我们唐家已经将请帖发往楚王城各大豪门以上的世家……十日后,还请东皇少爷您务必到场,要不然,我们唐家设的这一场宴也将没有任何意义。”

    唐流年留下这句话以后,方才带着两个唐家长老向周东皇告辞离开,三言两语之间,仿佛不给周东皇选择的余地。

    当然,即便唐流年如此,也让人兴不起任何恶感。

    毕竟,他的出发点是好的,足以看出他是一个知恩图报之人,即便其中不乏一些讨好周东皇的小心思。

    “这唐流年,还真是讲究。”

    唐家三人离开以后,周东皇摇头一笑,随即打开请帖一看,上面没有写他的名字,只写了‘恩人’二字。

    显然,唐家人准备这请帖的时候,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阿福。”

    让阿福将熊胆、请帖和银票收起来以后,周东皇离座而起,回房修炼去了,直到中午,饭点的时候,才再次被阿福叫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一眼就看到前院之中多了一张大圆桌,桌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菜肴,卖相虽然不怎么样,但却仍然香气扑鼻,让人食指大动。

    圆桌前,阿福和梅姨立在一旁。

    亭亭玉立的少女,立在桌前,面带微笑看向刚走出房门的周东皇,“周大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

    周东皇一怔。

    “少爷,今天是您成年的日子。”

    阿福忍不住提醒了一声。

    “东皇少爷。”

    与此同时,梅姨有些心疼的看了桌前的少女一眼,随后看着周东皇,面带笑容的说道:“这一桌子菜肴,都是我家小姐亲自下厨做的。”

    “早在三个月前,她就让我教她下厨,为的就是在这一天,给您做这一顿饭,庆祝您成年。”

    梅姨这一番话下来,令得周东皇那古井无波的心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再次看向少女的目光,也变得温和了许多。

    “紫曦,辛苦了……不过,其实,我没那么讲究的。”

    周东皇叹道。

    “周大哥,我早就想学做菜了,这一次也只是适逢其会,凑巧而已。”

    少女微笑开口的同时,目光深处,却不经意间闪过一抹失落之色。

    “周大哥,来坐下吃饭吧。”

    少女站出来,帮周东皇将桌前的椅子拉了出来,直到周东皇走过来坐下,她才坐在周东皇的身边,给他夹菜。

    “阿福哥,梅姨,你们也坐。”

    少女不忘招呼阿福和梅姨一声,而两人也应声坐在了下首。

    有时候,命运的安排,就好像在捉弄人一般。

    要是没有昨天的那件事,今日,就眼前的感动,或许会令得周东皇对少女的情感从感动变为心动……

    然而,昨天的那件事,却让得周东皇的心里已经装下了一个女人。

    现在,他虽然感动,却不敢心动。

    他和洛清寒二人,木已成舟,就算不论他对洛清寒已经动心一事,作为男人,夺走了对方的第一次,责任肯定也是要负的。

    杨紫曦这边,他只能选择克制。

    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算独身一人,用地球上比较通俗的话来说,他现在已经不再‘单身’。

    一顿饭下来,周东皇如坐针毡,吃饱以后,立马以修炼为借口回了房间。

    见此,少女叹了口气,绝美的双颊布满失落之色。

    “小姐,别灰心……我看得出来,这一顿饭,东皇少爷很感动。我相信,东皇少爷他,迟早会发现您的好,接受您的。”

    梅姨有些心疼的看向少女,安慰道。

    一旁的阿福也忍不住摇头,他一直觉得这位紫曦小姐很适合他家少爷,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也只能在一旁看着干着急。

    “阿福哥,周大哥他……是不是有意中人了?”

    少女看向阿福,轻声问道。

    顿时,梅姨也一脸疑惑的看向阿福。

    在她看来,她家小姐付出到这等地步,还能不动心的男人,要么是心有所属,要么是不喜欢女人。

    “没有。”

    阿福非常肯定的摇头。

    “阿福,东皇少爷他……不会是不喜欢女人吧?”

    梅姨目光有些古怪的问道。

    “这……”

    阿福愣了一下,随即回忆了一阵,自他跟着他家少爷开始,他好像确实没见他家少爷对哪个女人有过那方面的意思。

    “梅姨,我没见过我家少爷对哪个女子有意,但却也没见我家少爷对哪个……哪个男子有意。”

    阿福原本只是想为他家少爷辩解,可话刚脱口而出,他就后悔了。

    随着阿福话音落下,不只是梅姨的目光变得越发的古怪起来,哪怕是少女的目光,也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也是周东皇现在已经回房,全身心投入修炼,没有听到阿福这话……要不然,他肯定会忍不住出来给阿福一脚,送阿福去亲吻冰冷的地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