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零四章 东皇赴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任家府邸,大门口。

    一辆马车,徐徐向着唐家府邸行去。

    马车车厢里面,一个身穿暗黄色长袍,身材高大,面如冠玉,剑眉星目的中年男子,正和一个老人相对而坐。

    老人,身穿一袭青袍,身材中等,容貌普通,一头灰白色的长发披在身后,一本正经的坐在车厢一侧。

    “家主,大小姐没说要跟您一起去唐家府邸赴宴?”

    老人,正是任家大长老,任穹。

    听他对坐在对面的中年男子的称呼,这个中年男子,显然正是任家的家主,任天行。

    “那丫头,最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已经十来天没出门了……以前,她最喜欢凑热闹,可昨天我去找她,问她是否要和我一起去唐家赴宴,她没有任何迟疑就拒绝了。”

    任天行苦笑摇头,眼中布满不解之色。

    “大小姐之前频繁出门,和那个杨紫曦走得很近……现在不出门倒也是好事,至少不会因为和杨紫曦走得近,而遭到石家的迁怒。”

    任穹说道。

    而此时任天行和任穹口中之人,正是任家大小姐,任嘉佩。

    自从十余天前卫家府邸的豪门子弟聚会之后,任嘉佩便一直待在任家府邸,没有出去,不复过去的活泼,这段时间有接住她的人,更能发现她不复过去的开朗。

    而她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因为一个‘情’字。

    那一日后,任嘉佩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杨紫曦身边的那个少年,甚至到了无法割舍的地步。

    然而,杨紫曦也喜欢那个少年。

    她视杨紫曦为亲妹妹,再加上杨紫曦还是她儿时的救命恩人,于情于理,她都不可能跟杨紫曦争。

    正因如此,最近她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美其名曰闭关修炼,实则是在逃避。

    ……

    今日的唐家府邸,非常热闹。

    楚王城所有豪门世家的家主,全都来了,无一例外。

    另外,楚王城各大大阀世家,也有不少大阀世家的家主亲自前来。

    那三大顶尖大阀世家的家主虽然没来,但各自却也都派了一位家族长老过来,而且都是聚气九重武道修士,可以说是给足了唐家面子。

    现如今,楚王城豪门以上的世家,但凡收到请帖的,也就只有楚王府那边没人来。

    对此,没有人感到意外。

    楚王府,乃是楚王城的主人,更是整个西楚王岭的主人,哪怕是顶尖大阀世家,也要仰仗其鼻息才能得以好好的生存下去。

    唐家,虽是大阀世家,但却还没放在楚王府的眼里,楚王府也不需要考虑要不要给唐家面子。

    不给唐家面子,唐家又能如何?

    说白了,在楚王府的眼里,哪怕是顶尖大阀世家,也只不过是一只比较大的蝼蚁而已。

    “除了楚王府的人没来,各大豪门以上世家的人,好像都来了吧?”

    唐家府邸大门口,几个负责接待的唐家弟子,打开手中的名单扫视了一眼,很快便又发现,不只楚王府的人没来。

    还有一个人没来。

    不过,这个人,不属于任何家族,但却排在第一行,只写着‘恩人’二字。

    “刚才还没注意……这名单第一行的‘恩人’,莫非就是我们唐家今晚为之设宴的那位救了家主、大长老和二长老性命之人?”

    其中一个唐家子弟猜测道。

    “应该是。”

    另一个唐家子弟面色凝重点头,“今日,来的客人我都有印象,都是各大豪门以上世家之人……并没有生面孔。”

    “既然名单上没写那一位的名字,想必他不是楚王城豪门世家之人,甚至可能不是我们楚王城之人。”

    “那位大人怎么还没来?他要是不来,我们唐家今日设宴,有何意义?”

    ……

    几个唐家子弟东张西望一阵,仍然没有看到有人朝着他们唐家府邸大门口走来,一时又是都有些纳闷:

    作为今日的主角,救了他们唐家家主、大长老和二长老性命之人,不会不来吧?

    “楚王府的人,应该不会来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唐家府邸大门口围观的一群人,渐渐散去。

    而就在围观的人散去了大半的时候,道路的尽头,一道白色的身影,和一道身穿玫红色长裙的倩影并肩走来。

    两人,直接走到唐家府邸大门口。

    身穿一袭白衣的少年,从怀中掏出一封请帖,随手递给了守门的一个唐家子弟。

    “他们是楚王府的人?”

    “不可能!楚王府但凡有头有脸的人物,我都有印象,这两人不可能是楚王府的人!”

    ……

    还没离开的围观之人中,有人猜测眼前的少年少女是楚王府的人,但很快就被人反驳了。

    “那个少女……不就是近四个月前,被杨家家主杨云吉亲自逐出杨家的杨紫曦吗?”

    “杨紫曦?难道我刚才觉得她有些眼熟,没错,她就是杨紫曦!”

    ……

    很快,有人认出了那个身穿玫红色长裙的少女,昔日豪门世家杨家的紫曦小姐,近四个月前已经被逐出杨家。

    “被逐出杨家的那个杨紫曦?你们不会认错人了吧?那几个唐家子弟,面对她和她身边的那个少年时,可比面对那杨家家主杨云吉热情多了。”

    “别说杨云吉……哪怕是先前迎接那那三大顶尖大阀世家的长老,他们好像也没有这般热情。”

    ……

    在围观的一群人的目视下,几个唐家子弟一边躬身,一边齐齐动身,将那一双如同金童玉女般的少年少女迎了进去。

    “我可以肯定她就是杨紫曦!这几个唐家子弟,之所以如此热情,应该是因为那个少年。”

    “在楚王城内,能让这几个唐家子弟如此之人,寥寥无几……难不成,你想说,这个少年是楚王府的小王爷?”

    “楚王府的小王爷,我都见过,其中并没有他。”

    ……

    被唐家几人热情的迎入唐家府邸大门的周东皇,并不知道自己被人误认为是楚王府的小王爷。

    几个守门的唐家子弟,刚才在看到周东皇取出的请帖以后,便惊为天人,纷纷毕恭毕敬的将他迎入唐家府邸。

    只因为,周东皇的请贴上,被邀请人那一行,写着‘恩人’二字。

    当然,几个唐家子弟并不认为是眼前的少年救了他们唐家的家主、大长老和二长老,只以为是少年的长辈出手相救,少年只是代替他的长辈前来赴宴。

    但,即便如此,他们仍然不敢怠慢。

    “周少爷,里面请。”

    几个唐家子弟,最后留下一人,带着周东皇和杨紫曦两人前往唐家今晚设宴之地,唐家府邸广阔的前院。

    刚才,一个唐家子弟问周东皇如何称呼的时候,周东皇随口说了自己的名字,所以,几个唐家子弟都已经知道他姓周。

    “你去忙吧,我们自己过去就行。”

    在唐家子弟想直接带他们去见唐家家主唐流年的时候,周东皇制止了他,而后者自然是言听计从,不敢违背周东皇的意愿。

    唐家,作为楚王城的上等大阀世家,家族府邸占地之广阔,比那大阀世家石家的府邸都大得多。

    现在,唐家府邸宽敞的前院之中,摆着一张张大圆桌,不少圆桌前已经坐了不少人,更多的人,却三五成群站在各处闲聊着。

    只一眼,周东皇就看到:

    远处,摆在前院最东边的那一张圆桌前,唐家家主唐流年,正和三个老人围在一起闲聊。

    唐家二长老唐玉新,还有唐家三长老唐勇,现在也都站在远处和几个人闲聊。

    因为距离远,而且前院之中声音嘈杂,所以,周东皇带着杨紫曦走进前院的时候,唐流年三人暂时也没注意到他们。

    只是,唐流年三人没注意到周东皇两人,却有人注意到了他们。

    “那不是杨紫曦吗?”

    不少人认出了周东皇身边的少女。

    “这杨紫曦,不是被逐出杨家了吗?现在的她,不是豪门子弟,怎么能出现在这里?”

    “今日,唐家设宴,宴请的是豪门以上各大世家之人……这个被逐出杨家的杨紫曦,按理说没资格出现在这里,她怎么来的?”

    “莫非是她身边的少年带她来的?”

    ……

    随着一群人窃窃私语,不少人的目光,纷纷落在周东皇的身上。

    现如今,周东皇虽然年满十八岁,身高也达到了一米八以上,已经是一个青年,但容貌间带着的几分稚气,却还是很容易让人误认为他只是一个少年。

    “是他!”

    “这个少年,不就是十余天前,在卫家府邸废了张家的张永山一条手臂的那个少年吗?”

    “他竟然还没死?石家的那位大少爷石钰,没找他算账?”

    ……

    在场的不少豪门世家子弟,一眼就认出了周东皇,不少人窃窃私语之间,目光纷纷转移到远处的一张圆桌前。

    石家大少爷石钰,坐在那里,正好背对着他们。

    “石钰?”

    附近的一张圆桌前,卫家大少爷卫洪涛坐在那里,听着一群豪门世家子弟的窃语,却又是忍不住摇头,嘴角随之一抹嘲弄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