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先天修士之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小友好强的洞察力。”

    眼见自己只现身片刻,院中的那个白衣少年便发现了他,老人对着少年彬彬有礼的拱了拱手,微微一笑,“却不知……我是否方便进去和小友一起喝杯茶?”

    “不方便。”

    周东皇淡淡扫了老人一眼,毫不客气的拒绝。

    “小友,你不觉得……这样拒人于门外,不太礼貌吗?”

    老人没想到少年会拒绝,先是一愣,随即眉头忍不住微微皱起。

    “不礼貌又如何?我周东皇行事,向来随心所欲……你的想法,与我何干?”

    周东皇毫不在意的说道。

    “我,来自云阳国皇室!”

    老人眉头更深了,忍不住沉声提醒了一句。

    “那又如何?”

    周东皇语气不变,淡淡说道:“有话快说,说完你就可以走了。”

    一番话下来,周东皇却又是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阁下,云阳国内,你是第一个敢这样跟我说话的人。”

    老人的脸色微微阴沉了下来,慈眉善目不在,一双眸子更是闪烁着凌厉的光芒,紧紧盯着周东皇,身上衣袍随之动荡。

    另外,在他的皮肤表面,更是浮现出淡淡的青色光晕。

    没有出手,只是体内真气震荡,真气便不由自主的外放于体表……

    这,也是先天修士的标志。

    而显然,老人这是刻意为之,目的在于震慑院中的少年。

    “怎么?还想跟我练练?”

    少年左手抱着小女孩,右手摊开之间,一枚小铁球从袖子里面滚到他的手心,随手把玩着,目光随之落在老人身上,嘴角泛起一抹揶揄之色。

    看到少年手中出现的小铁球,深刻的感受到少年的自信,老人目光深处,又是适时的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忌惮之色。

    转眼之间,老人身上外放的真气光晕,也随之收敛了起来。

    “阁下,我乃云阳国上一代皇帝,现在的太上皇,江云鼎。”

    平复下体内躁动的真气以后,老人看着少年,再次开口之时,不只自报家门,语气也变得缓和了许多,“我这次来,是代表云阳国皇室,来找阁下做一笔交易。”

    而几乎在江云鼎话音落下的瞬间,周东皇已经没有任何迟疑的开口:“没兴趣!”

    “阁下,我想你还是听完我接下来所说的交易,再答复我。”

    江云鼎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着内心升腾而起的怒火,不等周东皇再次开口,迅速说道:“如果我们云阳国皇室没有猜错,你必然是得到了元丹之境的武道大能留下的机缘、奇遇,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拥有现如今的一身修为,并且拥有这枚可以变化成剑,施展出不弱于先天修士一击的小铁球。”

    说到后来,江云鼎的目光,适时的落在周东皇右手上把玩着的‘剑丸’之上,当然,他并不知道这是剑丸。

    “那又如何?”

    周东皇语气淡淡,不蕴含任何情绪波动。

    “阁下,或许不惧我们云阳国皇室……但,药王谷呢?”

    江云鼎沉声问道。

    “药王谷?”

    周东皇神容一滞,刹那间陷入了沉思,而事实上,他却是想到了陈丹丹,那个背叛他娘的少女,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少女。

    当初,他之所以没对陈丹丹下杀手,除了因为他娘的劝阻,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他想在药王谷解决和陈丹丹的恩怨,在陈丹丹站得最高的时候,让她悔恨昔日所做的一切。

    然而,在江云鼎看来,却是少年忌惮药王谷,才会露出这般神色。

    “阁下,你,只需要将你之前躲避萧建成偷袭你的时候,所施展的那门一流身法武学,交给我……云阳国皇室,保证不会将有关你得到了元丹之境的武道大能留下的机缘奇遇之事,告知药王谷。”

    江云鼎深深的看了周东皇一眼,说道。

    “想要那门一流武学?”

    听到江云鼎的话,周东皇笑了,双眼随之眯起,“如果……我不给呢?”

    “阁下如果不给,云阳国皇室,也只能将阁下得到元丹之境的武道大能留下的机缘奇遇之事,告知药王谷。”

    江云鼎再次开口之时,语气也变得清冷了下来,“我想,药王谷要是得了阁下身上的好处,感念于我们云阳国皇室的报信之功,应该还是愿意赐予我们云阳国皇室一门一流武学的。”

    “你在威胁我?”

    周东皇眯起的双眼没有睁开,但却闪过一抹寒光,脸上随之泛起一抹笑容,且笑得格外灿烂。

    “阁下可以这样理解。”

    江云鼎笑道。

    “你可知道……”

    周东皇眯着的双眼陡然睁开,脸上的笑容,也在刹那间彻底凝固,“我周东皇,最讨厌的,便是……被人威胁!!”

    几乎在话音落下的瞬间,周东皇右手之上的小铁球,瞬间变化成剑。

    而在同一时间,目光始终不离周东皇手中小铁球的江云鼎,眼见小铁球变化成一柄寒光缠绕的小铁剑,瞳孔也忍不住急剧一缩,随即闪电般伸手在腰间带过。

    唰!!

    一柄软剑,被江云鼎从腰间的腰带中抽了出来,随着他体内真气的注入,软剑瞬间崩直,且剑身上面闪烁着一缕缕青色光晕,正是江云鼎外放的真气。

    现在,不只剑上,便是江云鼎的身上,也隐隐有青色光晕破体而出。

    正当江云鼎抽出软剑蓄势,全神贯注的盯着悬浮在周东皇右手掌心的那柄小铁剑的时候,脸上布满警惕之色的时候。

    “先天初期?”

    周东皇那充斥着不屑语气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同一时间,周东皇右手一甩,就好像丢垃圾一般,随手将手里寒光缠绕的小铁剑丢了出去。

    咻!!

    小铁剑飞出,昙花一现的剑啸声适时的响起。

    “哼!”

    江云鼎冷哼一声,在周东皇甩手的时候,手中剑一抖,迅若雷霆,迎向来势汹汹的小铁剑。

    然而,当这一剑抖出去的时候,他却发现,小铁剑的速度,根本不是他能抵挡的,以至于他这一剑直接落空。

    “不——”

    一剑落空以后,江云鼎瞳孔一缩,适时的发出一声不甘的呐喊。

    噗嗤!

    江云鼎发出呐喊的同时,嘴还没来得及合上,那一柄寒光缠绕的小铁剑,已是摧枯拉朽般穿过了他的胸口,带起一片热血,随即不染分毫鲜血的在空中环绕一圈,化作剑丸回到少年的手里。

    噗通!

    而在剑丸回到周东皇手里的同时,江云鼎的尸体,也张着嘴瞪着双眼倒下,彻底没了声息。

    江云鼎,云阳国上一代皇帝,当今的太上皇,云阳国内唯一的一个先天修士,就这样折在了楚王城楚秀客栈的二号客房院落之外。

    “哥哥,这个老头的身上,怎么会冒光?”

    亲眼目睹周东皇杀死江云鼎,坐在周东皇腿上,靠在周东皇怀里的云璐,不只没有被吓到,反而好奇的问着周东皇问题。

    “那是先天修士的真气外放。”

    周东皇收起剑丸,一边伸手温柔抚摸着云璐的小脑袋,一边微笑说道。

    “先天修士?”

    云璐瞪大双眼,“那就是先天修士?不是说先天修士很强大的吗?怎么这才一转眼的功夫,就死在了哥哥你的手里?”

    “那是因为……哥哥比他更厉害啊。”

    周东皇笑道。

    ……

    “太上皇……死了?”

    当消息传到楚王府的时候,楚王爷项雄脸色一变,眼中适时的流露出阵阵心有余悸之色,“幸好这一次没有跟着一起去……太上皇,乃是先天修士,却都死在了那个少年的手里。”

    “那个少年,确实有一人敌一国的实力!”

    这一次,云阳国皇室的那位太上皇江云鼎,来到西楚王岭,来到楚王城,第一时间就是来的楚王府,找项雄这个楚王爷确认了不少事情。

    然后,才从楚王府走出,直奔楚秀客栈而去。

    项雄,虽然没有跟着一起去,但却派了人跟随,所以,在江云鼎倒下以后,他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

    “将消息传回皇室吧。”

    项雄叹了口气的同时,吩咐人将江云鼎之死的消息,传去云阳国皇室。

    “太上皇之死,皇室必然勃然大怒……而那个少年,又身怀至宝。这一次,皇室,肯定不敢再念叨着少年身上的元丹之境武道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

    项雄暗道:“不过,皇室,虽然不敢再念叨少年身上的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但,却必然会将这个消息透露给药王谷。”

    “药王谷先天修士如云,其中不乏先天中期的存在……那药王谷的谷主,据说更是一位步入了先天后期的存在!”

    “药王谷要是出手,那个少年,能抵挡得住吗?”

    项雄眼中,流露出几分好奇之色。

    不过,好奇之余,他却仍然坚定本心,他们楚王府,绝对不能再招惹那个少年……不管药王谷的人,是否能对付那个少年!

    上一次,他是真的怕了。

    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

    如果,他再敢淌旁人对付少年的浑水,少年,绝对不会再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