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三十八章 神话将破灭?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对了!”

    “他的真气,也并非正常的青色……看来,他是因为某种原因,可以调动那股堪比先天极境武道修士的力量,从而强势将我击败!”

    很快,苏墨便意识到:

    少年,并非真的是先天极境武道修士,而是因为某种原因,可以施展出堪比先天极境武道修士的实力。

    其本身修为,只是聚气大圆满。

    然而,即便如此,想到刚才那生死一线的局面,想到那一刻的绝望,他却又是发自内心不敢再兴起任何与少年作对的念头。

    不管少年是因为什么,才能调动那股力量,他都不敢再冒险去招惹少年。

    少年刚才随手杀死云阳国皇帝江天辰的决然,也让苏墨深刻的额意识到……少年,并非心慈手软之辈!

    少年之所以留他性命,十之八九是觉得留着他还有别的用处。

    “看来,他所得到的……还不是一般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

    苏墨暗道。

    不过,即便心里这样想,苏墨也不敢再兴起任何谋取少年得到的元丹修士机缘奇遇的念头,因为他知道一旦再对少年出手,少年绝不可能再饶他性命。

    换作他是少年,有人三番两次冒犯,也不可能接二连三饶其性命。

    苏墨,是真的怕了。

    他修炼至今,已经超过六十年,如果今日就这样折在这里,一切都将付诸东流。

    “他自己调配的疗伤散?”

    看了一眼手里的小药瓶,苏墨目光深处泛起浓浓的不屑之色。

    即便是元丹修士留下的疗伤散,他也不觉得能比自己调配的疗伤散好,更别说是那个少年亲自调配的疗伤散。

    “我倒是要看看,他能调配出多好的疗伤散……就算效果差也没关系,我自己身上也带了疗伤散。”

    心里这样想着,苏墨打开手中小药瓶的瓶塞,将里面的疗伤散倒进嘴里,吞服下去。

    然而,片刻之后,他目光深处的不屑之色,却又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阵阵难以置信之色。

    “这疗伤散的药效……这么强?”

    “疗伤散的药效,也能强到这等地步?我一直以为,我自己调配的疗伤散,就已经是疗伤散药效的巅峰,却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等药效的疗伤散。”

    现在,苏墨是真的震惊了。

    他万万没想到,世上还能出现这等药效的疗伤散,药效之强比之他调配的自认天下第一的疗伤散,还要强上整整一倍!

    “在我过去的认知里,这等药效,只存在于元丹之境以上的炼丹师凭借三昧真火开炉炼丹炼制的疗伤丹中……却没想到,疗伤散也能达到这种药效。”

    在刚服下的那瓶疗伤散的药效面前,苏墨只觉得自己怀中随身携带的那几瓶疗伤散跟垃圾无异。

    不得不说,周东皇给苏墨服用的疗伤散,药效确实很强。

    只是一刻钟的时间,苏墨便挣扎着坐了起来,一个时辰以后,他已经可以行动自如。

    “主人,苏墨在药王谷恭候您的大驾!”

    离开之前,苏墨立在院子里面最大的主人房之前,恭声对里面说道。

    “嗯。”

    直到里面传来淡淡的回应声,苏墨才转身离开,同时嘴角泛起一抹苦涩。

    虽然,他很后悔跟着云阳国皇帝江天辰过来,惹上如此煞星,还被迫认其为主。

    但,一想到江天辰的下场,他又释然了。

    至少,他还活着。

    呼!呼!呼!

    ……

    苏墨离开之时,没有走正门,身形一晃之间,身上真气流转,飞檐走壁,转眼隐入围墙之后。

    而在院中彻底恢复平静的许久之后,守在院外远处的几个丫鬟,才敢推开院门进来。

    当她们看到云阳国皇帝江天辰和先天大妖银顶鹤尸体以后,也已经见怪不怪,因为最近几个月已经有两人一鸟相继死在这个客房院落里外。

    只是,当江天辰的尸体被抬出客房院落,楚秀客栈掌柜将楚王城城卫军统领薛猛请来,看到江天辰的尸体的时候,薛猛的脸色却又是彻底变了。

    一双瞳孔,也急剧的缩在一起。

    “别让任何人动他……我去请王爷过来!”

    薛猛舍下一脸茫然的楚秀客栈掌柜,奔出楚秀客栈,向着楚王府赶去的时候,心脏仍然在急剧颤抖、跳动。

    天呐!

    那个少年,竟然将云阳国皇帝给杀了?

    云阳国皇帝,薛猛过去虽然只随楚王爷项雄见过一次,但就那一次,便足以让他记住对方的模样。

    刚才那个死在少年院子里的龙袍中年,正是他曾经见过的那位云阳国皇帝,江天辰。

    “陛下!”

    当楚王爷项雄跟着薛猛赶到楚秀客栈,看到江天辰的尸体时,脸色也忍不住大变,随后更下意识失声喊了一句。

    “陛……陛下?!”

    楚秀客栈掌柜被吓傻眼了。

    虽然,他早就看到躺在地上没了声息的中年身上穿着绣着五爪金龙的龙袍,且知道那是他们云阳国皇帝的专属服饰。

    但,他却根本不敢将之联系到他们云阳国那位皇帝陛下的身上。

    那位皇帝陛下,高高在上,又岂会莫名其妙死在他们楚秀客栈里面?

    所以,他只以为对方只是故意穿着龙袍唬人。

    直到现在,他们楚王府的楚王爷亲口确认,他才意识到……这人,并非故意穿着龙袍唬人之辈,而是真的云阳国皇帝!

    “那个少年……这是在跟药王谷做对啊!”

    楚秀客栈掌柜,也是楚王府的一位长老,意识到那个少年杀死了云阳国皇帝以后,他第一时间觉得那个少年闯大祸了。

    云阳国,受药王谷庇护。

    而掌控云阳国的,乃是云阳国皇室江家,作为江家家主,云阳国当代皇帝,自然也受药王谷庇护。

    不只是云阳国当代皇帝,哪怕是东谷十六国任何一国的皇帝,都受药王谷庇护。

    过去,也曾经有人杀死某国皇帝,一些出手之人,更是外来的先天修士。

    但,那些人,无一例外,全部被药王谷派出强者杀死!

    久而久之,东谷十六国在药王谷的庇护之下,没再出现过先天修士想要将哪个国家的皇室取而代之,并且控制那个国家的事情。

    因为,东谷十六国受药王谷庇护。

    而药王谷,乃是凌驾于东谷十六国之上的强大宗门,宗门中先天修士如云,称霸一方。

    东谷十六国周边一大片区域,基本上都被药王谷视作自己的地盘。

    “还有谁是他不敢杀的?”

    项雄回过神来以后,面露苦笑之色,随即看向楚秀客栈掌柜,问道:“就陛下一人去找那个少年的麻烦?”

    “还有一只体型巨大的白鹤。”

    楚秀客栈掌柜说道。

    “带我去看看。”

    很快,项雄看到了楚秀客栈掌柜所说的白鹤,准确的说,是白鹤的尸体。

    “这……这是……银顶鹤?!”

    虽然,项雄是第一次见到眼前这只提醒巨大的白鹤,但,他却听说过药王谷有这么一只先天大妖,名为银顶鹤。

    “王爷,这……这不会就是药王谷的那只先天大妖银顶鹤吧?”

    一旁的薛猛,听到项雄的话,一时又是忍不住狠狠咽了口唾沫,语气艰难的问道。

    “十之八九是。”

    项雄苦笑说道:“以陛下的谨慎,在得知先天之境的太上皇都被那个少年杀死以后,绝不可能孤身前来。”

    “他,肯定去了药王谷搬救兵。”

    “现在看来,药王谷的这只先天大妖银顶鹤,就是他搬来的救兵。”

    “只是,他恐怕万万没想到,连这只银顶鹤,都不是那个少年的对手,死在了少年手下。”

    “这只先天大妖,二十年前就已经步入了先天之境,即便现在还没步入先天中期,实力之强,也不是刚步入先天没几年的太上皇所能比。”

    说到这里,项雄倒吸一口冷气,“据我所知,这只银顶鹤,还是药王谷那位谷主的坐骑。”

    “现如今,银顶鹤身死,药王谷的那位谷主必定勃然大怒……那位先天后期武道修士一怒,在东谷十六国,可比天子一怒更加可怕!”

    “那个少年,这一次算是踢到铁板了!”

    喃喃说到后来,项雄摇了摇头,眼中适时的泛起一抹怜悯之色。

    “我也听说过,这只先天大妖银顶鹤,在药王谷的那位谷主的眼里,无异于他的亲人好友。”

    薛猛的眼中,也跟着浮现阵阵怜悯之色。

    现在,不管是项雄,还是薛猛,都觉得那个名为‘周东皇’的少年要倒大霉了。

    他们,都在怜悯对方即将到来的劫难。

    “王爷,我们下一步如何做?直接派人去药王谷报信,还是派人去皇室报信,让皇室自己去药王谷报信?”

    薛猛问道。

    “薛统领,你亲自走一趟皇城,去皇室报信……这件事,还是尽快通知皇室为好。”

    项雄沉声说道:“要不然,皇室肯定会怪罪我们楚王府。”

    “是,王爷。”

    薛猛应声离去。

    “这个有着一人敌一国的实力的少年所创造的神话……不久之后,怕是要彻底破灭了。”

    薛猛离开以后,项雄喃喃低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