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四十七章 少年先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现在的陈丹丹,虽然表面凶狠,但其实只是色厉内茬。

    毕竟,眼前的少年,现在已经是聚气八重武道修士,如果在那位黎长老到来之前,直接对她动手,她根本无力抵挡。

    “不愧是药王谷二长老的女儿,动辄便断人生死。”

    周东皇冷冷一笑,随即跨步而出,向着陈丹丹走去,速度算不上快,但每一步跨出,都如同踩在陈丹丹胸口之上,令得陈丹丹脸色一变再变。

    “你……你要干什么?!”

    陈丹丹脸色大变之余,目露忌惮的看着周东皇。

    “我刚才说过……我,是来讨债的。”

    片刻之后,周东皇已经来到陈丹丹的面前,咧嘴一笑,露出两排牙齿,笑得非常灿烂。

    而就是这灿烂的笑容,落入陈丹丹的眼中,却又是吓得陈丹丹身体剧颤。

    作为和眼前少年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之人,她自然知道,眼前少年露出这般笑容,绝非高兴所致,而是怒到极致的表现。

    几乎在周东皇话音落下,陈丹丹脸色再次一变的瞬间,周东皇随手一挥,一掌对着陈丹丹的胸口拍出。

    “不——”

    陈丹丹脸色大变,但以她的修为,却又是根本来不及闪躲周东皇的这一掌。

    “住……”

    围观的几个实力比较强的聚气八重以上的药王谷弟子,原打算制止对陈丹丹出手的少年,但当看到少年掌上突然暴涨而出的一尺青芒之时,一个个喉咙却又是好像被人狠狠掐住,刚开口声音便戛然而止。

    ‘住手’二字,只说了一个‘住’字。

    砰!!

    周东皇一掌落在陈丹丹的胸口,手中青芒应声消散,而陈丹丹也因此被击得倒退了两步,面色青红交替一阵,嘴角溢出一丝丝鲜血。

    “先……先天修士?!”

    “刚才那是……真气外放?”

    ……

    现在,围观的一群药王谷弟子的注意力,却不在受伤的陈丹丹之上,一道道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一身白衣胜雪的少年身上。

    刚才,少年出掌,掌上青芒肆虐,足有一尺之长。

    而这,正是先天初期的标志。

    这个看起来十七、八岁年纪的少年,竟然是一位先天初期武道修士?

    “他真是先天修士?先天修士,给陈丹丹师妹一掌,只是让其后退两步?”

    “别说先天修士,就算是聚气八重武道修士,随手给丹丹师妹一掌,也不可能只让她后退两步。他,明显是有所留手。”

    ……

    与此同时,有些人开始疑惑于周东皇一掌只让陈丹丹后退两步一事,但基本上都觉得周东皇是有意留手。

    “你……你废了我的一身经脉?”

    陈丹丹虽然也震惊于周东皇的真气外放,但当她下意识的催动体内真气,却发现体内真气四处散落,根本无法凝聚。

    而她的一身经脉,在这个时候,也传来阵阵剧烈的疼痛。

    再加上周东皇那一掌落在她身上没有太大力道,综合种种,她不难猜到,周东皇那一掌并没有打算伤她,只是为了废她一身经脉!

    顿时,陈丹丹眼中流露出阵阵绝望之色。

    一身经脉被废,意味着什么,她再清楚不过。

    意味着,她这一生,都将沦为武道废人!

    原以为自己成了药王谷二长老之女,便飞上枝头当凤凰……

    却没想到,在自己的一身修为进境神速,有生以来步入先天有望之际,昔日那个青梅竹马的少年找上门来,直接废了她的一身经脉。

    经脉被废,哪怕是在先天强者如云的药王谷中,也是回天乏术。

    “他……废了陈丹丹师妹的一身经脉?”

    “天呐!他这是将丹丹师妹身后的二长老往死里得罪啊!”

    “我说他刚才怎么留手了……原来,他那一掌,无意伤丹丹师妹,主要是想废了丹丹师妹的一身修为!”

    “如果我是丹丹师妹,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重伤在床上躺个几个月,也不愿意被废一身修为。”

    “在这种选择面前……任何人,都会选择在床上躺几个月吧?”

    ……

    周围的一群药王谷弟子,纷纷面露骇色,他们万万没想到,眼前的少年竟这般彪悍,一出手就废掉了陈丹丹的一身修为。

    要知道,这陈丹丹可不是一般人。

    她,是他们药王谷二长老陈天河的女儿!

    而且,他们药王谷的那位二长老陈天河,因为膝下无儿无女,对于陈丹丹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几乎是疼到了骨子里。

    这也是陈丹丹刚到药王谷没多久,一身修为便步入了聚气四重的原因。

    那位二长老,在他的这个女儿身上砸了不少珍稀药物,由此可见他对他的这个女儿的疼爱。

    最重要的是:

    他们药王谷的那位二长老,乃是一位先天中期的武道修士!

    就算眼前的少年是先天初期武道修士,也断然不可能是他们药王谷的那位二长老的对手。

    “这……这……”

    那个药王谷弟子黄铭枫,再次看向不远处背对着他的白衣少年时,瞳孔急剧收缩,脸上更露出一阵惊骇莫名之色。

    他万万没想到:

    眼前的少年,竟然会是一位先天初期的武道修士。

    更没想到:

    眼前的少年,一出手,就废掉了陈丹丹的一身修为。

    这,几乎是将他们药王谷的那位二长老往死里得罪!

    “周东皇,你该死!”

    陈丹丹再次看向少年的时候,目呲欲裂,随即更像个泼妇一般,张牙舞爪向着少年扑了过去。

    这一刻,她完全将少年刚才展现的外放真气抛之脑后。

    她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报仇!

    砰!!

    这一次,周东皇没有催动真气,随便一脚踹出,就将冲上前来的陈丹丹踹飞了出去,飞出三、四米方才摔落在地。

    哪怕不用真气,周东皇也身具一千余斤的极限肌肉力量,对付被废了一身修为的陈丹丹,轻而易举。

    “哇——”

    陈丹丹身体落地以后,伤得比之前更重,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以后,目带嗜血仇恨的盯着一身白衣一尘不染的少年,咬牙切齿说道:“周东皇,你废我一身修为,我爹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会让我爹擒住你,我要亲手将你千刀万剐!”

    现在的陈丹丹,完全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歇斯底里的发出厉喝,仿佛完全忘了,眼前的局势,完全掌控在少年的手里。

    “将我千刀万剐?”

    周东皇笑了笑,随即面色陡然冷下,“你信不信……在你爹来之前,我,就能将你杀了?”

    周东皇这话一出,吓得陈丹丹打了一个激灵,脸色猛然大变。

    她这才意识到,少年目前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甚至能在她爹来之前杀死她。

    “黎长老来了!”

    而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一阵骚动,随即一群药王谷弟子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一个身穿淡青色长袍的老人,在原来跟在陈丹丹身边,给陈丹丹充当护花使者的青年的簇拥下,迈步走了进来。

    “黎长老!”

    看到老人,面色狰狞的陈丹丹目光一亮,随即连声急促对老人说道:“这个周东皇,不只擅闯我们药王谷,还伤了柯辉,废了我一身经脉!”

    “什么?!”

    原本一脸云淡风轻的老人,在听到陈丹丹的话以后,脸色瞬间大变。

    柯辉被伤之事,他已经知道。

    可他却万万没想到,就在自己过来的这段时间,这个擅闯他们药王谷的少年,竟然还废了陈丹丹的一身修为!

    陈丹丹,可不是一般的药王谷弟子,她是他们药王谷二长老的女儿。

    “黎长老,他是先天初期武道修士,您牵制住他,别让他跑了!”

    在老人脸色大变的同时,陈丹丹适时的提醒老人。

    虽然,她不愿意相信少年是先天修士,但少年刚才出手之时,那掌上外放的一尺真气,却又是说明少年已经步入了先天之境。

    “先天?”

    随着陈丹丹话音落下,不管是刚来的老人,还是簇拥着老人回来的那个青年,都纷纷被吓得呆若木鸡。

    他们看着眼前的少年,眼中布满不信之色。

    “丹丹师妹,你搞错了吧?就他,一个最多十七、八岁的少年,先天修士?”

    青年率先质疑开口。

    “他刚才对我出手,真气外放一尺,在场之人,都看清楚了。”

    对于青年的质疑,陈丹丹并不意外,目露恨意盯着少年的同时,语气阴沉的说道。

    “丹丹师妹说得没错!他,确实是先天修士。”

    “他刚才出手,真气外放一尺,是先天初期武道修士。”

    ……

    当一群药王谷弟子纷纷开口证实,没有一道其它声音,哪怕老人和青年再不信,也不得不信。

    “黎长老,你和他一样,是先天初期武道修士,未必能治得了他……你牵制住他,钟云滔你去将我爹找来!”

    陈丹丹对老人和青年说道。

    青年应声离开,而老人也匆忙上前几步,虎视眈眈的盯着少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擅闯我们药王谷?”

    “而且,为何要伤我药王谷弟子柯辉,为何要废掉我药王谷弟子陈丹丹的一身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