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有其父必有其女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青云鹏落在演武场以后,其背上负手而立的那个中年男子,也适时的一跃而落,脚下三尺青芒肆虐,托着他稳稳落地。

    真气外放三尺,正是先天中期武道修士的标志。

    中年男子身材中等,坚毅的面庞如同刀削一般,菱角分明,一双眸子泛着锐利之色,如同鹰眸一般。

    另外,他还有一只鹰钩鼻,整个人站在那里,远远凝视着周东皇,给周东皇一种被鹰类妖兽盯上的感觉。

    “爹!”

    中年男子刚落地,陈丹丹便迎了上去,两行泪水滑落而下,“女儿没用,辜负了爹您这段时间以来的苦心栽培!”

    “从今日起,女儿便只是一个武道废人,没办法为爹您争光了。”

    陈丹丹冲上前去,直接扑进中年男子的怀里,紧紧将他抱住,痛哭流涕的同时,身体也在剧烈抽搐着。

    中年男子,正是陈丹丹的亲生父亲,药王谷二长老,陈天河。

    陈天河,在药王谷地位崇高,同时负责监管、对接东谷十六国中包括云阳国在内的七个国家。

    现在,陈天河目光从少年身上移开,落在怀中少女身上的时候,眼中的凌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溺爱之色。

    “丹丹别哭,让爹给你看看。”

    陈天河一边说着,一边查看陈丹丹的身体情况,当他确认陈丹丹体内的经脉全部被摧毁的时候,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这一刻,他也确认:

    他的女儿,确实被人废了一身修为。

    而且,是体内所有经脉被废,没有痊愈的可能,哪怕是元丹修士也无力回天!

    刹那之间,陈天河的目光,透过人群让开的那一条路,再次落在少年的身上,其中布满冰冷杀意。

    “你就是我女儿之前跟我提起过的那个废物周东皇?”

    陈天河寒声说道:“你竟敢废我女儿一身修为……今日,你若不给我一个说法,便永远留在药王谷吧。”

    话音落下之时,陈天河眼中,冰冷杀意进一步肆虐而起。

    虽然,陈天河距离周东皇还有一段距离。

    但,现在整个演武场寂静无声,以至于被他的声音虽然算不上大,但却还是清晰的传遍了整个演武场。

    “说法?”

    面对陈天河吃人般的目光,周东皇神色淡漠,语气平静无比,“你,算什么东西?我周东皇行事,需要给你说法?”

    狂妄!

    随着少年话音落下,在场的所有人,脑海中进不约而同的冒出这个念头,只觉得这个少年太过于狂妄。

    现在来的人,可不是他们药王谷的那位黎长老所能比的。

    黎长老,只是先天初期武道修士,再加上没有修炼一流武学,才会败于少年之手。

    而现在来的人,却是他们药王谷的二长老,不只是先天中期武道修士,更修炼了他们药王谷的一流武学。

    少年虽强,但只是先天初期武道修士,还不是这位二长老的对手。

    所以,眼见少年在他们药王谷的二长老面前如此狂妄,他们再次看向少年的时候,眼中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了几分怜悯之色。

    “好,好……好!”

    眼看周东皇不只言语狂妄,看向自己的目光,也带着蔑视之色,陈天河顿时被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陈天河这一生,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般狂妄之人!”

    陈天河再次开口之时,声音越发的冰冷,仿佛令得周围的空气都下降了几度,给人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丹丹,爹这就帮你报仇。”

    陈天河目光回到陈丹丹身上的时候,压抑着呼之欲出的怒火,柔声说道,但语气却因为情绪的压抑而变得有些沙哑。

    “爹。”

    陈丹丹抬起头来,染满泪水的一张脸上,布满寒霜,“你将他擒下,废了他的一身修为以后,将他交给我。”

    “我,要将他千刀万剐!”

    “如果他配合交出元旦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我可以让他死痛快一些……如果他不配合,我便将他身上的每一块肉,一刀一刀剐下来,当着他的面喂狗!”

    陈丹丹的语气,比之陈天河更加冰冷,一经传扬开来,仿佛令得整个演武场都陷入了严冬之季。

    “还是丹丹你想得周到。你不说,我都忘了,他得到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一事。”

    刚才去找陈天河报信的那个药王谷弟子,虽然有提周东皇得到了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之事,但当陈天河到场,被周东皇彻底激怒之时,却又是完全将那事抛之脑后。

    现在,听陈丹丹提起,他才想起来。

    这个少年,既然得到了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自然是不能直接杀死,就算要杀,也是等到他交出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以后。

    “周东皇!”

    与此同时,陈丹丹离开陈天河的怀抱,看向周东皇,目露寒光,冷声说道:“我记得……当初,在我离开玉兰商会之日,你跟我说过,希望我将来不会为那时的所作所为后悔。”

    “我记得没错吧?”

    陈丹丹问道。

    “没错。”

    周东皇漠然回应。

    “想来,你当初那般对我说,也是因为你当时已经得到了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吧?”

    陈丹丹再次开口询问之时,没等周东皇开口,便又继续说道:“如果我今日的靠山只是那小小的望族世家洪家,我或许会后悔。”

    “而现在,我乃药王谷二长老之女。而我爹,药王谷二长老,陈天河,更是能轻易碾杀你!”

    “就你当初的话……我再回应你一次:我,陈丹丹,永远不会后悔!”

    说到后来,陈丹丹的嘴角,适时的泛起阵阵冷笑,眼中的恨意、杀意,也越发的升腾了起来。

    “是吗?”

    听完陈丹丹的话,周东皇淡然一笑,随即看向陈天河,“看来,你对你的这个父亲,很有信心呐。”

    “那是自然!”

    陈丹丹理所当然的抬起头来,像只骄傲的孔雀,“我爹,不只是药王谷二长老,更是先天中期武道修士。”

    “别以为你击败了黎长老,药王谷内便无人能治你……药王谷中,能治你的人虽然不多,却也有不少。”

    “而我爹,正是其中之一!”

    随着陈丹丹话音落下,陈天河脚下也已经有了动作,一步步走向远处的少年,“十九岁,先天初期……如果你不是因为得到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才有此成就,堪称武道天才中的绝世妖孽!”

    “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你一个云阳国山旮旯小地方的人得到,都有如此成就……如果给我们药王谷的任何一个弟子,他们现在的成就,必然远胜于你!”

    “那等机缘奇遇,给你,真是暴殄天物!”

    “你若识趣,现在将之交出来……我可以劝我女儿,给你留一具全尸!”

    陈天河一番漠然的话语落下之时,人已经走进人群,和少年对峙而立,虎视眈眈的盯着少年。

    “说完了?”

    周东皇有些慵懒的抬了一下眼皮,淡淡扫了陈天河一眼,随即右手一抖,袖子里面一个小铁球滚了出来。

    小铁球入手,周东皇随手把玩着,同时面露戏虐之色的看着陈天河,“陈天河是吗?”

    “你可知道,你这女儿陈丹丹,五岁那年,流落街头,孤苦无依,差点被饿死……是我娘,将她从风雪中带回家,给她吃,给她穿。”

    “你又可知道,她九岁那边,顽疾发作……也是我娘,冒着风雨,攀登悬崖峭壁,九死一生,为她采药治病,救回她一命。”

    “还有……”

    眼看周东皇还准备说下去,陈天河已经冷声打断他的话,“你娘帮我家丹丹,十之八九是知道她是我陈天河的女儿,想要以此巴结我陈天河吧?”

    “别将你娘说得那么伟大……也别用你娘的那点小功劳,来污蔑丹丹忘恩负义。”

    陈天河漠然说道。

    听到陈天河这话,周东皇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回顾神来,却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以前,只是听说过‘有其父必有其女’这句话……今日,我周东皇,算是长见识了。”

    “原来,陈丹丹的忘恩负义,都是遗传自你。”

    周东皇眼中,寒光迸射。

    “废话少说!”

    陈天河冷笑开口,眼中冷意升腾,“既然你无意束手就擒,交出那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我,便亲手将你擒下,交给我女儿处置!”

    而几乎在陈天河话音落下的瞬间,他浑身上下真气暴涨三尺有余,随即身体一震之间,如同化作一团蓝色火焰,迅疾冲向周东皇,去势汹汹,如同千军万马狂奔而出。

    “哼!”

    然而,面对来势汹汹,转眼跨越一半距离的陈天河,周东皇却又只是轻轻的冷哼一声。

    下一刻,他握着小铁球的右手之上,一尺真气肆虐而起。

    刹那之间,小铁球,准确的说,是剑丸,随着一尺真气的注入,化作了一柄周围缠绕着肉眼可见的寒光的小铁剑。

    咻!!

    随着周东皇右手随手一挥,小铁剑划空而出,如同夜空中一闪即逝的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