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主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嗖!!

    体型庞大的飞禽妖兽,宛如一道迅疾的闪电,转眼就从演武场外飞进了演武场上空,同时适时的放慢了速度,俯冲而落。

    这只飞禽妖兽,在场的药王谷之人却又是并不陌生,正是他们药王谷大长老的坐骑。

    现如今,在这只飞禽妖兽的背上,除了他们药王谷的那位大长老以外,另外还站着一人,且站在他们药王谷大长老的前面。

    鹤发童颜的妇人,也就是药王谷大长老,虞美琴,现在正簇拥着一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身穿一袭儒雅灰衣,剑眉星目,面如冠玉,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成熟男人的特殊魅力。

    见了他,不少药王谷的女性长老、女性弟子眼中都异彩连连。

    “见过谷主!”

    不知道谁,率先高声尊呼一声。

    而在这一声之后,整个演武场都沸腾了起来,所有的药王谷长老、药王谷弟子,纷纷躬身向飞禽妖兽背上的中年男子躬身行礼:

    “见过谷主!”

    “见过谷主!”

    ……

    一道道毕恭毕敬的声音,在演武场上响起,传扬开来以后,更是在整个药王谷所在的山谷内回荡,此起彼伏,声势浩荡。

    “周东皇,我们药王谷的谷主大人来了……今日,哪怕你有那元丹修士留下的剑丸,若敢反抗,你也必死无疑!”

    看到越来越近的庞大飞禽妖兽,以及飞禽妖兽上的那个儒雅中年,陈丹丹目光闪亮的同时,冷眼一扫少年,寒声说道。

    “不过,你大可放心……今日,你折在药王谷以后,我会让我那几位师兄走一趟云阳国,送林岚那个贱人到黄泉路上去跟你团聚!”

    眼见他们药王谷的谷主到来,先前没勇气说出口的话,陈丹丹现在也终于敢说出来了。

    言语之间,陈丹丹的嘴角,噙起一抹狞笑,眼中杀意无以复加。

    在陈丹丹看来:

    眼前少年今日的结局,要么身死当场,要么被药王谷擒住,在夺取他得到的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以后,再将他杀死。

    药王谷,不可能留这么大的一个威胁存活于世。

    然而,出乎陈丹丹的意料。

    原本,在陈丹丹看来,周东皇听到她这话,必然恼羞成怒,却没想到,周东皇听到她这话,不只没有恼羞成怒,反而笑了起来。

    “陈丹丹……你知道,我为何直到现在都没有对你出手吗?”

    周东皇笑着问道。

    “嗯?”

    陈丹丹皱眉。

    少年不说这个还好,说起这个,她也有些纳闷。

    自少年出手杀死她爹,药王谷二长老陈天河以后,即便来的人越来越多,整个药王谷的人几乎齐聚一堂,少年也没再出过手。

    不只没对别人出手,同样也没对她出手。

    没想这一点还好,现在一想,却又是有些说不通。

    她自问,如果她是少年,如果想走,早就已经出手大杀四方逃出生天,而非留在原地,什么都不做等死。

    “因为……”

    在陈丹丹皱眉的同时,周东皇嘴角噙起一抹揶揄的笑,“我,准备在你最绝望的时候,在你悔恨昔日所做的一切的时候,再出手将你杀死!”

    在陈丹丹因为听到他的话,脸色阴沉下来的同时,周东皇又看向那不远处越来越近的飞禽妖兽,“现在,你应该视这药王谷谷主苏墨为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吧?”

    话音落下,周东皇脸上的笑容,又是越发的灿烂起来。

    而听到周东皇这话,再看到周东皇脸上灿烂的笑,陈丹丹脸色发白,心里隐隐升起不祥的预感。

    “这个周东皇……难不成,和谷主大人有什么关系?”

    “他,不会是谷主大人带进药王谷的吧?”

    也难怪陈丹丹这样想。

    毕竟,到目前为止,周东皇所表现出来的武道天赋太逆天了,十九岁的先天,已经值得药王谷谷主亲自将之迎进药王谷。

    陈丹丹身旁不远处,药王谷的两大护法,听到周东皇和陈丹丹的对话,眉头也忍不住微微皱起。

    他们现在的想法,也都和陈丹丹差不多。

    只是,对于周东皇杀死他们药王谷二长老陈天河一事,他们仍然心存不满,毕竟那是他们药王谷的一位先天中期武道修士。

    先天中期武道修士,包括陈天河在内,整个药王谷,也就只有五人而已。

    而现在,死了一个陈天河,便只剩下四人。

    “如果他真是谷主特招入谷的……必须按照药王谷的规矩,重重责罚于他!”

    胖老人,左护法王涛压着声音沉声说道。

    “那是自然。”

    瘦老人,右护法余炜点头,表示赞同。

    呼!呼!

    随着那体型庞大的飞禽妖兽划空而过,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跃下,齐齐落在药王谷一群长老的包围圈中。

    正是药王谷大长老虞美琴,以及药王谷谷主,苏墨。

    “谷主。”

    “谷主。”

    ……

    围成一圈的药王谷长老,纷纷躬身恭敬向苏墨行礼。

    “谷主。”

    便是药王谷的两大护法,王涛和余炜,虽然是苏墨的长辈,但在公开场合,他们的辈分却高不过尊卑地位,这时也都纷纷躬身向苏墨行礼。

    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苏墨肯定会向王涛和余炜这两个师叔回礼。

    然而,现在的苏墨,立在那里,却没有看王涛和余炜,目光仿佛完全被立在不远处的那个白衣少年所吸引。

    这段时间以来,因为有那药效惊人的先天散,苏墨的修为进境迅速,距离先天极境越来越近。

    所以,一般情况下,他根本没打算中断修炼。

    正因如此,即便刚才有药王谷长老找他,见对方没有急得破门而入,他也没有停下修炼。

    直到他的师叔,药王谷大长老虞美琴前来,破门而入,他才停下修炼。

    得知演武场发生的事情以后,他第一时间就猜到,出手之人,肯定是他的那位主人……白衣少年,剑丸,都是他的那位主人的标志。

    他甚至来不及跟虞美琴解释,便飞身登上虞美琴的飞禽妖兽坐骑的背,前来演武场。

    “谷主大人。”

    陈丹丹三两步上前,跪伏在苏墨的身前,痛哭流涕,“我爹陈天河,身为药王谷二长老,生前为药王谷做贡献无数。”

    “而今日,却被擅闯药王谷之人杀死!”

    “请谷主大人为我爹做主!”

    虽然,现在陈丹丹心里也没底,但她别无选择,正如那个少年所言,眼前的药王谷谷主,是她现在能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然而,苏墨却又是理都没理陈丹丹,径自上前两步,越过陈丹丹,在一群药王谷之人惊骇和不可思议的目视之下,对着少年跪伏了下去。

    “苏墨,见过主人。”

    充满恭敬之意的洪亮声音,转眼之间,便又是传遍了整个演武场,乃至整个药王谷所在的广阔山谷。

    回声阵阵,震得演武场上所有人都懵了,整个演武场随即陷入了一片死寂,鸦雀无声。

    特别是围成一圈的药王谷长老,还有药王谷大长老虞美琴,乃至药王谷左护法汪涛、右护法余炜,纷纷目露难以置信之色的看着跪伏在地背对着他们的那一道身影。

    如果不是他们对他们药王谷的这位谷主非常熟悉,他们现在甚至都要怀疑,这是不是冒牌的谷主。

    “那……真是谷主?”

    “谷主大人,称呼那个少年为‘主人’?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他真是谷主?我们药王谷高高在上的谷主,称呼一个少年为主人?我不是在做梦吧?”

    ……

    现在,演武场上的其他药王谷之人,也都彻底懵了,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以及眼前所听到的一切是真的。

    开什么玩笑!

    他们药王谷的谷主,苏墨,乃是东谷十六国周边区域第一人。

    而那个少年,只是云阳国一个小地方出来的人,怎么可能是他们药王谷谷主苏墨的主人?

    “不……不可能!!”

    陈丹丹刚才就被苏墨的话吓傻了,现在回过神来,却又是一脸的不信,“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陈丹丹立起身来,身体急剧摇晃的同时,花容失色的伸手指向苏墨的背影,“你不是谷主!你肯定不是谷主!”

    “陈丹丹,你放肆!”

    见陈丹丹如此,虞美琴脸色一变,冷声喝斥。

    虽然,她也想不通,他们药王谷的这位谷主,为何会称呼那个少年为主人,但他们药王谷的谷主,却也不是陈丹丹这个药王谷弟子所能亵渎的。

    虞美琴一声喝斥,也令得陈丹丹心里最后一丝侥幸彻底崩溃,整个人瘫坐在地,如同脱力了一般,面色惨白如纸。

    “陈丹丹,每个人,都要为他做的选择复杂……只希望,你将来不回后悔。”

    两年前,她离开玉兰商会之时,少年的话,犹在耳边。

    那个时候,对少年的这话,她不屑一顾。

    特别是她进了药王谷,认了药王谷二长老陈天河为父以后,更觉得,自己和那个少年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那个少年,这一生,注定被她踩在脚下。

    而现在……

    她一直看不起的少年,立在那里,傲然如山。

    而她眼中高高在上,她一生都不可能逾越的药王谷谷主,苏墨,却跪伏在少年的面前,尊呼少年为‘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