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金丹修士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虽然,苏墨心里也知道,当着药王谷一群人的面,跪伏在少年的面前,有损他这个谷主的威严。

    但,那又如何?

    现在,尝过眼前少年调配的先天散的甜头以后,他已经不想再服用自己调配的先天散……因为,服用少年调配的先天散,他有很大机会在寿终就寝之前,步入元丹之境,成就元丹修士!

    一旦成就元丹修士,他的寿命可以延长近两百年。

    在那近两百年的寿命面前,什么威严,什么脸面,完全被苏墨抛之脑后。

    而且,就算他今日因此威严受损又如何?

    只要他的一身实力还在,只要他一日是药王谷第一强者,药王谷内,包括他的那几位长辈在内,谁敢不尊他这个谷主?

    对苏墨而言,讨好眼前的少年,才是当务之急。

    其它东西,都不重要。

    “起来吧。”

    众目睽睽之下,周东皇淡淡扫了苏墨一眼,随即在苏墨站起来的同时,不急不缓的迈步而出,转眼就到了陈丹丹的跟前。

    “陈丹丹。”

    周东皇俯瞰着瘫坐在地上,面色苍白如纸的少女,嘴角揶揄之色越发浓郁,“现在,你觉得如何?”

    然而,现在的陈丹丹,却好像没有听到周东皇的话,瘫坐在那里,一脸的失魂落魄。

    “后悔吗?”

    周东皇再问。

    而这时,陈丹丹原本黯淡无光的眸子,方才有了一丝神采,看着周东皇,冷笑道:“周东皇,你也就是因为运气好,得到了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才有今日……”

    “若非如此,你这一生,注定将被我陈丹丹踩在脚下!”

    话音落下之时,陈丹丹的眼中,迸射出阵阵不甘和倔强之色。

    “放肆!”

    刚刚站起来的苏墨,听到陈丹丹在自家主人面前如此大言不惭,顿时勃然大怒,“陈丹丹,你若再敢对我家主人无礼,我要了你的命!”

    “呵……”

    陈丹丹笑了,脸上布满讽刺的笑,“堂堂药王谷谷主,认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为主人……真是可笑!”

    “你——”

    正当苏墨有些压抑不住怒意,想要对陈丹丹出手的时候,却被周东皇一个眼神制止了。

    紧跟着,周东皇看向陈丹丹,嘴角泛起一抹戏虐之色,“陈丹丹,只要你跪下磕头求饶,并且说你错了,后悔了……我,不杀你,如何?”

    “嗯?”

    少年的话,让陈丹丹忍不住一怔,随即一脸怀疑的看着少年,“此话当真?”

    “你只有三个呼吸的时间考虑。”

    周东皇淡淡说道。

    而几乎在少年话音落下的瞬间,陈丹丹已是伸手撑起瘫软的身体,对着少年跪伏下来,低着头,哑声道:“东皇哥哥,我……我错了,我后悔了,我不该背叛娘,不该背叛你,不该背叛玉兰商会。”

    这一刻,陈丹丹也确实有些后悔了。

    如果她当初没有背叛林岚,没有背叛周东皇,没有背叛玉兰商会,就算她不能将周东皇得到的元丹修士留下的机缘奇遇占为己有,以周东皇的性格,肯定也不会吝啬。

    她留在周东皇身边,所能取得的成就,未必会低于认药王谷二长老陈天河为父,拜入药王谷所能取得的成就。

    只是,现在,被周东皇废了一身修为的她,虽然嘴上说着后悔,但一双眸子深处,却又是充斥着浓浓的恨意。

    毕竟,现在,就算她求饶,说自己后悔,也最多留下一条命。

    一身经脉被废,她这一生注定只能当个普通人。

    而且,她清楚眼前少年的性格,就算不杀她,也断然不可能再继续留她在身边。

    “你倒是能屈能伸。”

    见陈丹丹如此没有骨气,周东皇冷笑一声,眼中布满蔑视之色,“亲手杀你,我还真嫌脏了我的手!”

    话音落下,周东皇又看向苏墨,淡淡说道:“我刚才只是跟她说,我不杀她,并没有说其他人不会杀她。”

    “你,懂我的意思?”

    说到后来,周东皇深深看了苏墨一眼,问道。

    “主人,苏墨明白。”

    苏墨应声的同时,看向陈丹丹的目光,升腾起阵阵冰冷杀意。

    “周东皇,你无耻!”

    陈丹丹在听到少年的话的时候,脸色就已经彻底变了,抬起头来,红着眼怒视少年,“你出尔反尔,言而无信!”

    “一个待你如亲生女儿般,近十年如一日的女人,你都能那般残忍的背叛……如此行径,与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周东皇淡淡扫了陈丹丹一眼,目光深处寒光闪烁,“对人,我自然不会言而无信。可对畜生,特别是你这种忘恩负义的畜生,我为何要言而有信?”

    杀陈丹丹,泄心头之恨,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原因……

    更大的原因,还是周东皇要为他娘林岚出头!

    “你……”

    陈丹丹气血攻心,刚一张嘴,话没说下去,便又是忍不住‘哇’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哼!”

    与此同时,苏墨冷哼一声,跨步而出,宛如鬼魅,转眼就到了陈丹丹的两米之外,随即一指点出,凝聚的青色指芒从他指尖呼啸而出。

    一尺。

    两尺。

    ……

    眼看苏墨的指芒马上就要延伸到七尺之外,穿透陈丹丹的胸口,将陈丹丹杀死。

    砰!!

    千钧一发之际,伴随着一声巨响传扬开来,苏墨身体猛然一震,随即不只指尖延伸到七尺的青色指芒溃散,整个人也适时的连续后退了几步。

    “噗——”

    后退几步的同时,苏墨张嘴吐出一口鲜血,面色转瞬苍白如纸,明显遭受了不小的伤势。

    “什么人?!”

    而周东皇的脸色,也在刹那间大变,继而抬起头来,目光凌厉的看向空中,右手之上的剑丸化剑,闪烁着肉眼清晰可见的寒芒。

    “嗯?”

    眼看苏墨对自己出手,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陈丹丹,发现自己没死以后,先是一愣,随即也顺着周东皇的目光看向头顶空中。

    那里,正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袍,身材枯瘦,面容苍老的老人。

    老人脸上皱纹遍布,看起来比药王谷右护法余炜还要苍老,但他凌空立在空中,身上黑袍随风而动,这一手段,却又是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元……元丹修士!!”

    不少药王谷弟子失声叫了出来。

    众所周知,武道修士,只有步入元丹之境,才能凭借一身凝练的真元无视地心引力,御空而行。

    另外,如果仔细看,却又是可以看到,在老人的身体周围,赫然有一缕缕淡淡的金光缠绕,托着他悬浮在虚空之中。

    “金丹修士!”

    看清老人身周缠绕的淡淡金光,周东皇双眸陡然一凝,以他的眼力,一眼就能看出,眼前的黑袍老人,乃是一位‘金丹修士’。

    金丹修士,是对步入了元丹极境的武道修士的另外一个称呼。

    元丹之境,和先天之境一样,划分为四个层次:

    分别是元丹初期、元丹中期、元丹后期和元丹极境。

    先天修士步入元丹之境,第一步是凝聚虚丹,凝聚虚丹成功以后,便算是步入了元丹初期。

    虚丹之后,下一步是凝聚实丹,凝聚实丹成功,便算步入元丹中期。

    实丹之后,是银丹,对应元丹后期,步入这一修为层次的武道修士,也被称为‘银丹修士’。

    银丹之后,则是金丹。

    元丹修士,御空而行,是需要真元作为依托的。

    元丹初期武道修士的真元,来自虚丹,呈淡白色;元丹中期武道修士的真元,来自实丹,呈乳白色;

    元丹后期武道修士的真元,来自银丹,呈银色;元丹极境武道修士的真元,来自金丹,呈金色。

    正因如此,周东皇可以看出眼前的黑袍老人是一位金丹修士。

    当然,佛道修士修佛门舍利,哪怕刚步入元丹初期,真元也是金色,但那种金色真元之中,却带有佛门梵文印记,跟眼前黑袍老人周身缠绕的金色真元完全不同。

    眼前黑袍老人周身缠绕的金色真元,是货真价值的金丹修士特有的真元!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惊愕片刻之后,意识到是眼前的黑袍老人救了自己的陈丹丹,慌忙转身对着老人跪拜道谢,眼中布满劫后余生的喜悦。

    当然,在她的脸上,却仍然带着几分忐忑之色。

    因为,眼前的黑袍老人,她也不认识,不敢确定,对方刚才出手救她,接下来仍然会救她。

    “大人。”

    苏墨缓过气来以后,躬身呈九十度拱手向黑袍老人行礼,几乎是颤抖着声音恭敬问道:“却不知……您到我们药王谷来,所为何事?”

    元丹修士,凌驾于先天之上。

    哪怕只是元丹初期武道修士,全力出手,真元也可笼罩方圆百米之地,令得方圆百米之地以内鸡犬不留!

    元丹中期武道修士全力出手,真元可笼罩方圆三百米之地,一击可摧毁一个小村庄!

    元丹后期武道修士全力出手,真元可笼罩方圆千米之地,一击可摧毁一个大村庄!

    元丹极境武道修士全力出手,真元可笼罩方圆三千米之地,一击可摧毁一个小镇!

    而眼前的灰袍老人,周身有元丹极境武道修士特有的金色真元缠绕,显然是一位元丹极境武道修士,全力出手,可轻松毁掉他们药王谷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