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七十七章 十面八方剑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房间里面。

    现在,不只是地面龟裂,甚至连墙壁都被震得石雪纷飞,天花板上不断掉下大小不一的碎石、石屑。

    “你一个元丹初期武道修士,有能力击败元丹中期武道修士,哪怕凭借再高明的技巧、手段,也已经是极限。”

    拓苦蹬地而起之时,目光漠然,脸色无喜无悲,似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之事,“元丹后期武道修士的力量,是你的十倍!”

    “十倍力量的碾压,再高明的技巧、手段,也是徒劳!”

    听拓苦现在所言,很显然,拓苦也看出周东皇刚才是凭借技巧、手段击败的郑永。

    “是吗?”

    面对蹬地而起,御空掠来,身上银光大涨,手中掌刀银色刀芒凝聚的拓苦,周东皇淡然一笑,随即手中展开的折扇被他直接丢了出去。

    哗啦!

    折扇破空,旋转飞出。

    与此同时,周东皇如影随形般跟了上去,落在折扇之上,脚踩折扇迎上拓苦,同时脚下折扇上的白色光芒,也越发的强盛了起来。

    “灵器?!”

    而就在这时,不只是拓苦,还是黑市的另外两个神光宗长老,郑永和那个身穿红色袈裟的老和尚,都看出周东皇脚下的折扇也是一件灵器。

    顿时,他们眼中流露出阵阵难以置信之色。

    对方刚才拿出一件灵器,已经足以让他们感到震惊,却没想到的,对方现在又拿出了一件灵器,而且看其威势,比之先前那件灵器只强不弱。

    “你若能接下我这一击,我无偿送你一件灵器。”

    正当拓苦手中的银色刀芒凝聚成形,蓄势待发之时,他的耳边,传来迎面脚踩折扇飞来的白衣青年淡然的话语。

    顿时,他心中一颤,瞳孔急剧一缩。

    他感受到了青年的自信。

    下一刻,他不敢妄动,全身心警惕起来,如临大敌般盯着眼前的青年,以及他脚下的那件灵器。

    咻!咻!咻!咻!咻!

    ……

    阵阵剑啸声般的声音响起,却是周东皇脚下的折扇,每一根扇骨如同化作一柄利剑,带着真元呼啸掠出。

    转瞬之间,十八根扇骨尽数飞出,而周东皇脚下也变得空无一物。

    众目睽睽之下,飞出去的十八根扇骨,悬浮在拓苦头顶,围成一圈,且每一根扇骨之间,似乎都形成了一种奇妙的联系。

    而这,正是一种剑阵。

    “你这是……阵法?”

    拓苦再怎么说也是神光宗三长老,且神光宗内也有简单的联手阵法,所以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周东皇现在的手段是阵法的一种。

    “你倒是有些见识。”

    周东皇淡淡说道:“我这阵法,名为‘十面八方剑阵’,十面埋伏,八方化雨。”

    话音落下的瞬间,周东皇御空而起,转眼到了拓苦头顶的剑阵上空,如同脚踩剑阵,俯瞰拓苦。

    哗啦!!

    哗啦啦!!

    ……

    没有任何征兆的,在拓苦全神贯注面容警惕之时,天空中的八根扇骨,如同八柄剑坠空而落,带起漫天剑芒,如同下雨一般落向拓苦。

    “哼!”

    拓苦冷哼一声,随即身上银光进一步暴涨开来,衬托得他整个如同沐浴在一片银光之下,“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花俏的手段,也只不过是徒劳!”

    嗡!嗡!

    同时,在拓苦的双手之上,两柄银色真元凝聚的四尺刀芒显现,刀芒吞吐之间,锋锐无比,凌厉非常。

    “那我就拭目以待!”

    周东皇冷笑。

    金丹修士,在现在的他面前说这话,倒也罢了。

    一个银丹修士,也敢怀疑现在的他施展的剑阵的威力?

    可笑!

    “你马上就会看到。”

    拓苦冷笑一声,随即整个人身上银光大涨,双手舞动之间,两道银色刀芒如同拦路虎一般,轻松拦下漫天剑雨。

    锵!锵!锵!锵!锵!

    ……

    八根如剑般的扇骨,一经被格挡击飞,但很快便又卷土重来。

    “没用的。”

    拓苦越战越勇,毫无畏惧,和八根扇骨战得火热,不分高低。

    “三长老,小心脚下!”

    直到郑永那急促的声音传来,拓苦脸色彻底变了。

    他这才想起,青年的凭借,不只八柄扇骨,还有另外十柄扇骨。

    八方剑雨,他挡下了。

    但,也就勉强挡下。

    十面埋伏,他拿什么抵挡?

    咻!咻!咻!咻!咻!

    ……

    十柄无声无息绕到拓苦身下的扇骨,如同一柄柄利剑呼啸而出,疲于应对八方剑雨的拓苦,转眼成了没有任何防备的靶子。

    “三长老小心!”

    身穿红色袈裟的老和尚,第一时间动身而出,想要帮助拓苦。

    咻!

    而就在这时,一柄扇骨,在空中调转方向,直接掠向他。

    “哼!我拓极,好歹也是元丹中期武道修士,难道还拦不下你区区一个元丹初期武道修士的十八根扇骨中的一根扇骨?”

    拓极冷哼一声,双手乳白色真元大涨,化作两只巨手,对着迎面而来的扇骨抓了过去,意图直接将之抓住。

    噗嗤!

    然而,伴随着一声轻响,拓极的闷哼声适时的响起,却见他双手之上溅起一片鲜血,同时脖子一侧也多出了一道血痕。

    拓极面露苦涩之意的退后两步,他知道,若非对方手下留情,他现在已经被一剑封喉。

    现在,别说他敢再上,对方不一定会留手,他自己都没脸再上了。

    咻!

    一根扇骨的去而复返,令得十面埋伏再次成形,呼啸而出之时,哪怕拓苦拼命抽出手来应付,但却根本应付不了。

    这一刻,他的真元虽强,但却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他倒是可以调转枪头,争取一击将那个白衣青年杀死,破坏他的阵法,但在他的攻势凝形之前,他恐怕就被那一根根如利剑般的扇骨射成马蜂窝了。

    噗嗤!噗嗤!噗嗤!

    ……

    一道道闪烁着剑芒的扇骨掠过,在拓苦的双手、双脚、脖子,额头上留下了一道道清晰可见的血痕。

    原本整齐光洁的银色袈裟,在这一刻,也变得千疮百孔,狼狈至极。

    这时,拓苦也只能一脸苦笑的收敛了身上的银色真元,看向空中那如同天神般的白衣青年,“我败了,我不是你的对手。”

    见识了对方的手段以后,拓苦非常清楚。

    除非他们神光宗的金丹修士出手,否则,神光宗内,金丹修士之下,无一人能是眼前这个白衣青年的对手。

    在拓苦等人骇然的目视之下,十八根扇骨回到青年的身前,再次合拢形成一柄折扇,被青年顺手接住。

    当一袭白衣胜雪的青年,手握折扇踏空落下,回到首位上重新坐下之时,以拓苦为首的三个神光宗长老,再不敢对青年有丝毫轻视。

    “少爷,我乃神光宗三长老,拓苦。却不知……您尊姓大名?”

    拓苦拱手躬身恭敬询问。

    “周东皇。”

    周东皇淡淡扫了拓苦一眼,“五万灵石,你们尽快准备好……这几日,我会离开一段时间,我回来再找你。”

    话音落下,周东皇留座而起,准备离开。

    “还有……”

    离开之前,周东皇想起了一件事情,看向拓苦说道:“上次我让你们黑市找的那些稀世材料,有一部分你们没有找到。那些材料,如果你们神光宗有,也可以拿来抵扣灵石。”

    话音落下,周东皇便带着苏墨离开了这千疮百孔的房间。

    而在周东皇两人离开以后,拓苦长长松了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

    “三长老。”

    郑永面色凝重的问道:“您说……他到底是什么人?不只有多件灵器,而且区区元丹初期修为,便能有那等战力,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元丹初期?”

    拓苦摇头,“他绝对不止元丹初期那么简单。他刚才和我交手,纯粹真元的爆发力,便远胜元丹中期武道修士凭借灵器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他的身上,应该有不小的秘密。”

    “虽然真元只是元丹初期的真元,但量之多,却非元丹初期武道修士所能比,甚至连元丹初期妖兽恐怕都远远不如!”

    刚才一战,拓苦发现了不少问题。

    “接下来,你们代我管理黑市,我亲自回宗门一趟。”

    拓苦又道。

    ……

    接下来的几天,周东皇带着苏墨在神光帝国国都四处逛了一圈,买了一堆药材。

    几天后,一只双翅一展超过二十米的黑色巨鹰,载着周东皇和苏墨二人从云台客栈冲天而起,且很快就离开了神光帝国国都,一路向着东南方向而去。

    “一转眼……又是一年过去了。”

    离开神光帝国国都东南边陲之地,进入荒无人烟的崇山峻岭以后,周东皇看着东谷十六国所在的方向,目光变得有些恍惚,脸上却适时的浮现出阵阵缅怀之色。

    他记得很清楚:

    一年前,他离开青山镇之日,正是紫云历1230年1月8日。

    而现在,已经是紫云历1231年3月12日。

    “以大金现在的速度,不用一个月,就能回到青山镇。”

    周东皇暗道。

    当然,在回去的路上,周东皇也没闲着,在金冠鹰大金的鹰背上布置了一座聚灵阵,辅助他和苏墨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