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八十八章 玄阴宗十九长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玄阴宗,乃是紫云星五大顶尖宗门之一,和神光宗齐名的存在。

    而今日的玄阴宗,却又是并不平静。

    “今日,是我和大哥的生诞……我们兄弟二人有约定,不管有什么事情,在彼此生诞来临之前,都必须提前回来,一起渡过生诞。”

    “近两百年来,没有一年落下。”

    紫云历1232年2月21日,夜深,一个身穿黑袍,身材枯瘦,面容苍老的老人,迈步走出院子,“这一次,大哥没有回来,定是出事了!”

    这个老人,名为‘迟安’,是玄阴宗的十九长老。

    玄阴宗跟神光宗一样,只有元丹中期武道修士,才能成为宗门长老。

    “大哥近一年前出门之前……见过钟鸦老祖新收的那个女弟子,丹丹小姐?”

    花费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直到第二天破晓,迟安终于查到他的大哥迟平上一次离开玄阴宗的关键线索,线索指向他们玄阴宗两大老祖之一的钟鸦新收的那个女弟子,陈丹丹。

    “丹丹小姐。”

    迟安直接上门去找陈丹丹,“我大哥迟平,离开玄阴宗前,与你会过面……他那次离开,你可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迟平?”

    陈丹丹皱眉,“说起来,自一年前那次见过他,我也没再见过他……十九长老,你确定他见过我以后的那次离开,是他最后一次离开?在那之后,便没人再见过他回宗门?”

    “我查了整整一个晚上,可以确定他在那一次以后,没再回过宗门。”

    迟安的声音因为太过阴沉,显得有些嘶哑,“昨日,是我和他的生诞,近两百年来,我们每年都一起渡过生诞,那也是我们兄弟二人之间的约定……自约定之日起,今年,是他第一次爽约!”

    “他爽约,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被困在了某个地方,无法回来。要么,已经被人杀死!”

    说到这里,迟安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下来。

    “我这一次来找丹丹小姐你,便是想问丹丹小姐……你,可知道他那次离开宗门,去了什么地方?”

    迟安问道。

    “这个我知道。”

    陈丹丹点头,“我和他当时聊过天,说起了我的家乡东谷十六国,然后我提到了我在那边的仇人……他说,他可以走一趟东谷十六国,帮我解决我的仇人。”

    “丹丹小姐的意思是……他是去了您的家乡,然后就此杳无音讯?”

    迟安眼中精光一闪,他那大哥迟平,他比谁都了解,自然知道迟平为什么会主动去东谷十六国,无非是想通过眼前的女子,和他们玄阴宗的那位钟鸦老祖扯上关系。

    一直以来,他那大哥迟平就喜欢走旁门左道,要不然也不至于修为远不如他。

    他们是双胞胎,武道天赋差不到哪里去。

    但,他已经是元丹中期武道修士,他大哥迟平却还只是元丹初期武道修士。

    “是。”

    陈丹丹点头,“不过,那东谷十六国中,不可能有人是他的对手……东谷十六国中,最强的就是那个药王谷谷主苏墨,但也只是先天后期武道修士。”

    “至于我的那个仇人周东皇,他也就先天初期修为……虽有剑丸作为凭借,但,剑丸,对元丹修士却构不成任何威胁。”

    陈丹丹说道。

    “丹丹小姐,还请您告诉我东谷十六国的所在。”

    迟安恳求道。

    虽说他那大哥十之八九是因为帮眼前的女子出头,而遇到了什么意外,但他却没办法怪眼前的女子,因为是他大哥主动要帮女子出手。

    退一万步来说:

    就算不是他那大哥主动,是女子强迫他大哥去,他也不敢怪罪眼前的女子。

    眼前的女子,乃是他们玄阴宗金丹老祖门下弟子,在玄阴宗的地位之高,别说他一个玄阴宗的元丹中期长老,哪怕是玄阴宗内的那些元丹后期长老,见到她,也是客客气气。

    “好。”

    陈丹丹点头,随即三言两语之间,告知了迟安东谷十六国所在的方向。

    迟安离开以后,陈丹丹眉头一挑,“也不知道,迟平是在去东谷十六国的路上出的事,还是在回玄阴宗的路上出的事……如果是前者,他肯定没来得及杀死那周东皇,灭了药王谷。”

    “而如果是后者,他应该已经杀死周东皇,灭了药王谷……那样,他也算死得其所了。”

    迟平的生死,陈丹丹并不在乎。

    她所在乎的,是周东皇有没有被迟平杀死,药王谷有没有被迟平灭掉。

    ……

    神光宗。

    整整一年多的时间,负责神光宗情报收集的鹰眼派出去的人,除了鹰眼的第二负责人,神光宗十长老林寒天以外,全都陆陆续续回来了。

    “十长老怎么还没回来?”

    鹰眼最高负责人,神光宗五长老‘拓悲’,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以林寒天驾驭的元丹大妖的速度,负责一个方向的寻访,按理说早就回来了才对……绝对不会比其他人晚回来!”

    “难不成,他出事了?”

    一念至此,拓悲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林寒天,虽说只是神光宗的十长老,但他的一身潜力之高,在他那一辈,绝对是能排进前三的……也是那一辈,日后最有希望步入元丹极境,成就金丹修士的几人之一。

    这样的人物,对神光宗而言,非常重要,堪称未来的顶梁柱。

    可现在,却疑似出事了。

    没有任何迟疑,拓悲直接去找了神光宗宗主,说了他的猜测……而神光宗宗主,在听说了他的猜测以后,直接下令,让拓悲和另外两个元丹后期长老离开宗门,寻找林寒天。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也是神光宗宗主的要求。

    拓悲三人离开神光宗的时候,正好遇上了从外面回来的一个身穿金色袈裟的老和尚,顿时纷纷恭敬向对方躬身行礼:

    “见过师叔!”

    “见过师伯!”

    这个身穿金色袈裟的老和尚,不是别人,正是神光宗的金丹老祖,慈玄。

    “你们三人行色匆匆,这是要往哪去?”

    慈玄好奇问道。

    “师叔。”

    拓悲苦笑,“事情是这样的……”

    一番话下来,拓悲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所以,我觉得,十长老很可能已经出事了。”

    “这件事,林老头知道了吗?”

    慈玄皱眉问道。

    林寒天,虽然只是神光宗的十长老,但因为潜力大,对神光宗而言,重要性不比几个两百多岁的元丹后期长老加起来小……后者,步入元丹极境或许有一线希望,但绝对不可能冲击法相之境。

    而林寒天,不足百岁,就已经是元丹中期武道修士,日后十之八九能步入元丹极境,甚至有希望冲击法相之境!

    另外,林寒天,在神光宗,属于‘太子党’。

    林寒天的祖父,乃是神光宗的三大金丹老祖之一,也是神光宗三大金丹老祖中的唯一一个俗家弟子。

    在神光宗,三大金丹老祖,慈悲和他的师兄的头衔是‘护法’,慈悲是右护法,他的师兄是左护法……剩下的那个金丹老祖,作为神光宗俗家弟子,则挂了一个‘太上长老’的头衔。

    神光宗三大金丹老祖,慈玄的师兄实力最强,然后是他,最后才是林寒天的祖父。

    “师叔,这件事,还请您保密,暂时不要告诉太上长老……宗主觉得,暂时不适合让太上长老知道这件事情,否则肯定会影响到太上长老的心境,让太上长老再无缘步入法相之境。”

    拓悲苦笑说道。

    “我知道轻重。”

    慈玄点头,“不过,这件事,就算没人跟他说,也瞒不了多久……行了,你们去吧!”

    在拓悲三人离开以后,慈玄叹了口气,“现在,只希望那个周东皇尽快去黑市,帮我们神光宗炼制第三件灵器……那灵器到了林老头的手里,即便林寒天真的出事了,他的心情也能好些。”

    神光宗要是有第三件灵器,肯定是给那个神光宗内实力仅次于他的林姓老人。

    慈玄这个神光宗的金丹老祖,现在正是从神光帝国国都那边回来,他亲自将神光宗按照那个名为周东皇的青年的要求搜集齐全的材料,送到了黑市,交到神光宗三长老拓苦的手里。

    ……

    “这里就是药王谷?”

    玄阴宗十九长老‘迟安’,花费了近两个月的时间,终于找到了东谷十六国的所在,并且在东谷十六国的其中一个小国里面打听到了药王谷的所在,第一时间来到了药王谷。

    “我乃玄阴宗十九长老迟安,药王谷谷主苏墨何在?”

    迟安的声音,蕴含着浑厚的真元,转眼传遍药王谷上下,令得药王谷内的一群人下意识的抬头望向天边……声音,正是从那里传下来的。

    “玄阴宗十九长老?”

    苏墨正在宛如世外桃源般的山谷内修炼,听到声音,第一时间睁开双眼,微微皱起眉头,“迟安?”

    “和那个死在我手里的玄阴宗弟子迟平一个姓……看来是为迟平而来。”

    通过对方的来历和名字,苏墨不难猜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