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九十一章 灵器晋级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周东皇带着云璐,驾驭着金冠鹰二金,离开药王谷,前往神光帝国国都。

    原本他是准备带上大金的,毕竟大金往返过神光帝国多次,轻车熟路,但二金却坚持要去,一个劲的说少爷偏心,还没带它离开过东谷十六国这片穷乡僻壤,周东皇也就由得它。

    而且,现在二金的修为也赶上了大金,速度不比大金慢。

    “少爷,听大金说……神光帝国的国都,比十个药王谷都大?”

    “哥哥,神光帝国的人长得跟我们东谷十六国的人一样吗?”

    离开药王谷以后,二金和云璐,便仿佛化身为‘好奇宝宝’,一个劲问个没完。

    开始,周东皇还解释几句,最后干脆不再开口。

    现在,二金已经和大金一样,顺利凝结内丹,成就元丹大妖,已经可以口吐人言,不需要再像过去一般用妖兽语言跟周东皇交流。

    见自己的哥哥不再搭理自己,云璐有些委屈的嘟着小嘴,但气了一阵以后,又跟二金聊起天来,时不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至于周东皇,则闭目盘坐在二金的鹰背上修炼,仿佛对周围的一切置若罔闻。

    “到了。”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神光帝国国都便出现在两人一鹰的眼前,随着周东皇开口,不管是云璐,还是二金,都双眼放光的盯着远处那一座犹如巨兽匍匐在那里一般的城市。

    有生以来,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城市。

    “哥哥,我不想跟你去那什么黑市……我能自己在这和神光帝国国都逛逛吗?”

    靠近神光帝国国都以后,云璐一脸期待的看着周东皇,目光蠢蠢欲动。

    “嗯。”

    周东皇点头,但应声的同时,面色一正,“不过,你要答应哥哥,不能离开神光帝国国都……而且,一旦遇到危险,第一时间捏碎哥哥给你的那枚玉牌,哥哥会第一时间赶过去。”

    这一次从药王谷出发前,周东皇就专门炼制了几对彼此匹配的子母玉牌,玉牌上纹刻了阵法,一旦子玉牌被捏碎,母玉牌便会有感应,同时可以锁定子玉牌是在什么地方碎裂的。

    不过,因为材料原因,周东皇炼制的子母玉牌,感应范围只能笼括整个神光帝国国都,再远没办法感应。

    但,这也足够了。

    “知道了,哥哥。”

    得到应承,云璐双眼放光的同时,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呼!

    指挥二金进入神光帝国国都,抵达黑市上空以后,周东皇便抱着云璐御空而出,转眼就落在了黑市大门口,刚立定,云璐打了一声招呼,便欢快的跑开了。

    见此,周东皇摇头一笑,但却也可以理解。

    再怎么说,云璐都还只是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一个在药王谷憋坏了的孩子。

    “东皇少爷,您总算来了。”

    黑市负责人,神光宗三长老拓苦,再次见到周东皇,不由得松了口气。

    但同时,他也隐隐发现了一件事情……这一次,再见这个青年,青年身上的锐气更加凌厉了,整个人如同一柄半出鞘的利剑,只是站在他的面前,都让他感受到了一阵莫名的压力。

    “两年前,只有二十岁的他,便足以败我……两年后,他的实力,肯定更强了。就是不知道,强到了何等地步。”

    拓苦心中一阵震颤。

    现在,周东皇的来历、底细,对于药王谷来说,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

    “嗯。”

    周东皇淡淡点头,随即轻描淡写扫了拓苦一眼,“我要的材料,都搜集齐全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

    拓苦慌忙点头的同时,将一枚纳戒送到了周东皇手里,“东皇少爷,您要的材料都在里面。”

    “给我准备一个静室。”

    随着周东皇开口,拓苦立马将自己的房间让给了周东皇,自己出门到外面去等候,同时眼中流露出几分期待之色……这个青年,真的能亲自炼制出灵器?

    房间里面,拓苦离开以后,周东皇取出了自己的那件灵器折扇。

    然后,取出拓苦给的一堆材料,取出了其中一部分最珍贵的材料,开始炼器……不过,却没有先炼制承诺帮神光宗炼制的灵器,而是将自己的那件上品元丹灵器折扇重新炼制。

    当初,他让神光宗搜集的材料,其中最珍贵的那一部分材料,正是用来升级自己的灵器的材料。

    有这些材料,他的灵器,可以从上品元丹灵器晋级为极品元丹灵器,增幅的效果,也将从六成蜕变成一倍,多了整整四成!

    花费一个时辰的时间,将自己的灵器折扇的品级提升上去以后,周东皇才用剩下的材料帮神光宗炼制灵器,花费更短的时间,便炼制出了一柄剑,剑身如玉,晶莹剔透,无形间散发出凌厉的气息。

    仔细看,在这剑的上面,布满了无数复杂的纹路,正是周东皇在上面刻画、布置的阵法,只要元丹修士的真元注入其中,便能将之催动。

    而这,也是灵器可以增幅真元威力的原理。

    “好了。”

    拓苦原以为自己要等个几天几夜,却没想到,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青年便推门而出,将一柄通体剔透的三尺玉剑交给了他。

    他试验了一下,直接就确认了这是一件货真价实的灵器。

    也正因如此,拓苦忍不住一阵呆滞,“他……真是自己炼制的?”

    拓苦不是没想过,这灵器是现成的,非青年所亲手炼制,青年只是在故弄玄虚。

    但,转念一想,根本没必要啊!

    “我准备去一趟神光宗。”

    在拓苦回过神来,一脸骇然的看向周东皇的时候,周东皇开口了,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

    拓苦先是一怔,随即连忙应声,“东皇少爷,您要去我们神光宗,我们神光宗自然是欢迎之至……宗主他,早就想见见您这位我们紫云星内前无古人的绝世天才。”

    “不过……在那之前,我想问您一件事。”

    说到这里,拓苦小心翼翼的看了周东皇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说。”

    随着周东皇再次开口,拓苦深吸一口气,有些忐忑的问道:“我们神光宗十长老林寒天,曾经去过东皇少爷您的家乡……但,他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彻底失踪了。”

    “却不知……您是否见过他?”

    面对拓苦的忐忑询问,正当周东皇想要回应他的时候,却发现怀中突然传来一阵震动,赫然是那枚对应他的妹妹云璐手里的那枚子玉牌的母玉牌在震动,且在震动之后,传来‘啪’一声轻响,直接在他怀中裂开。

    “嗯?”

    听到声音,拓苦吓了一跳。

    而就在这一瞬间,拓苦便发现眼前青年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仿佛覆盖上了一层寒霜。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青年脸上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过去见青年,不管什么时候,青年都是一脸平静,波澜不惊,就连上次他们神光宗金丹老祖驾临,青年的脸上也不曾有过分毫涟漪。

    而现在,他却分明感受到了青年身上无形间散发出来的阵阵寒意,令得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好几度。

    呼!

    下一刻,一阵轻微的风声响起,拓苦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那一袭白衣胜雪的青年便彻底没了踪影,令得他瞳孔忍不住急剧收缩,“好快!”

    这等速度,已经快到让他根本反应不过来的地步。

    “两年前的他……绝对不可能有这等速度!”

    虽然,青年两年前便很强,但拓苦却可以肯定,对方在两年前绝对不可能有这等速度。

    ……

    云台客栈。

    说起来,这个客栈,周东皇和苏墨还住过很长一段时间。

    现如今,在云台客栈内院的一座大院中,一个身穿灰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正坐在石桌前,双眼放光的盯着站在那里的一个约莫八、九岁的小女孩,“丫头,既然你没有师承,便拜入我门下吧。”

    “以你的天赋,拜入我门下……我,保证你能在十五……不,十三岁前,步入元丹之境!”

    中年男子一番话下来,循循善诱。

    他万万没想到,这一次离开神光宗,来神光帝国国都,随便出去逛逛,就遇到了这么好的一条苗子。

    看起来甚至不足十岁,就已经是先天极境武道修士,而且明显是一个不曾涉世的丫头,要不然,也不会在神光帝国国都的大街小巷中表现出对什么都感到非常好奇的神情。

    这么好的苗子,以后前途无量。

    要是能嫁给他儿,必能造福他的子孙后代。

    他也想过,这丫头,会不会有什么大来头?

    即便不是紫云星另外四大宗门的弟子,会不会是什么隐世高人的弟子,但对方却明确告诉他,没有老师,不知道什么是师承……

    “妹妹,我爹可不轻易收徒。你能拜入他门下,是你的福气。”

    中年男子的身边,站着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眉宇间带着仿佛与生俱来的傲气。

    “叫谁妹妹呢?”

    云璐双手叉腰,没好气的瞪了少年一眼,“小屁孩,你今年才几岁,也敢叫我妹妹?你该叫姐姐!我云璐,今年可已经十四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