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九十二章 疯了吧?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

    “你?十四岁?”

    少年上下打量了云璐一眼,满脸的不信,这个小丫头片子,看起来最多也就八九岁年纪,竟然说她已经十四岁,还想让他叫她姐姐?

    当他傻吗?

    “丫头,我乃神光宗十二长老,沈岩。我父亲,乃是神光宗六长老,拓空。你入我门下,再入神光宗,将可以直接成为神光宗的天之骄女,享受神光宗最高待遇的栽培。”

    中年男子笑着对云璐说道。

    沈岩,乃是神光宗十二长老,元丹中期武道修士。

    他的父亲,是神光宗六长老拓空,元丹后期武道修士,他现在所在的云台客栈,正是他父亲名下的产业。

    今日,他在外面看到眼前的女孩路遇不平,仗义出手,展现出一身先天极境的修为,顿时被惊呆了……

    一个看起来不足十岁的小女孩,先天极境武道修士?

    开玩笑的吧?

    这,完全颠覆了他过去的认知。

    哪怕是他一年前听说的那个名为‘周东皇’的神秘妖孽青年,在这个年纪,也未必有这修为吧?

    当时,沈岩第一时间上前跟云璐套近乎,下意识觉得就算云璐不是紫云星另外四大宗门的弟子,身后肯定也有一位隐世高人……但,他试探一问,对方却说她没有老师,更不知道什么是师承。

    那一瞬间,他头脑一热,便将女孩强行掳回了云台客栈,看是否能将女孩收入门下。

    以后,要是他儿能娶了这个女孩,不只亲上加亲,他这一脉更有希望登顶神光宗……不足十岁的先天修士,日后步入法相之境,会有悬念吗?

    “神光宗?”

    在被中年男子掳到云台客栈的时候,云璐很慌,手足无措,第一时间被吓得捏碎了她哥哥给她的那枚玉牌,随即也彻底镇定了下来,因为她知道她的哥哥肯定不会让她出事。

    现在,听到沈岩的话,她眉头微微一蹙,“哥哥跟我说过,这一次来神光帝国,要顺带去神光宗。”

    “你,是神光宗的人?”

    说到后来,云璐目光亮起。

    “哥哥?”

    听到云璐的话,沈岩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似乎有些太着急了,听女孩说她没老师,不知道什么是师承,也没问女孩身边有什么亲人,就将之掳了回来。

    那一刻的沈岩,就好像失去了理智。

    因为,在他眼里,云璐宛如绝世珍宝,他一刻都不想让云璐这块宝被其他人发现。

    所以,他第一时间将之掳了回来。

    正当沈岩一怔之时,云璐已经抬头望向沈岩父子二人身后的空中,兴奋的向凌空立在那里的青年招手,“哥哥,哥哥!我在这!”

    唰!

    刹那间,沈岩脸色大变,同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身后有人?

    他竟然没发现?

    沈岩慌忙离座而起,转过身来,这才发现空中有一道白衣胜雪的身影从空中踏空而落,身体周围缠绕着乳白色真元,赫然是一个和他一样的元丹中期武道修士。

    最重要的是:

    这个身穿一袭白衣,容貌俊逸,气质脱俗的青年,看起来非常年轻,最多二十岁的样子。

    “你这丫头,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周东皇踏空而落,转眼到了云璐的身前,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刚才,云璐捏碎玉牌,他还以为他这妹妹遇到了什么危险。

    过来才发现,他这妹妹没什么危险。

    只不过有人看中了他这妹妹的天赋,想要将之收入门下。

    “嘻嘻……哥哥,我刚才也是吓坏了,还以为这个大叔要对我做什么坏事。”

    云璐嘻嘻一笑,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听到云璐的话,沈岩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这小丫头片子,想太多了吧?还他要对她做什么坏事?他沈岩可没有恋童癖!

    “没事就好。”

    周东皇温和一笑,“哥哥这边的事情办完了……接下来,带你去神光宗逛逛。”

    “好啊好啊。”

    云璐兴奋点头,同时不忘看向沈岩父子二人,招呼了他们一声,“嗨!那个大叔,还有小弟弟,你们不是神光宗的人吗?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神光宗?”

    云璐是知道周东皇没去过神光宗的,所以现在跟沈岩打招呼,也是想让沈岩带路。

    周东皇也没制止。

    他愿来是想让那黑市负责人,神光宗三长老拓苦给他带路,要是有别人带路,倒是不需要再去找拓苦。

    “没问题。”

    沈岩一口答应下来,他现在对眼前的这一双兄妹充满好奇,做哥哥的,看起来最多二十岁,已经是元丹中期武道修士,做妹妹的,不超过十岁,已经是先天极境武道修士。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勇儿,你是留在云台客栈,还是跟爹一起回神光宗?”

    沈岩问身边的少年。

    “爹,我跟你一起回去。”

    少年,正是沈岩的独子,沈勇,目光始终不离云璐左右,一双稚嫩的脸颊,更时不时浮现一抹羞涩之色。

    周东皇发现这一点后,心里有些无语:

    这小子,不会是看上小璐了吧?

    “小兄弟,怎么称呼?”

    金冠鹰二金载着周东皇四人离开神光帝国国都以后,沈岩忍不住好奇,看向盘坐在不远处的周东皇问道。

    “周东皇。”

    周东皇淡淡回应。

    “周……周东皇?!”

    而几乎在周东皇话音落下的瞬间,沈岩便忍不住呆住了,片刻,回过神来以后,连连苦笑摇头,“我早该想到的……紫云星内,这么年轻,便有这等修为,除了你,还能有谁?”

    “你认识我?”

    周东皇眉头一挑。

    “东皇兄弟。”

    沈岩叹道:“现如今,在我们神光宗,除了一些消息比较闭塞的神光宗弟子,基本上没人不认识你……特别是你当初和三长老一战,将三长老击败,消息传回来以后,震惊了所有知道消息的人。”

    沈岩感叹之间,眼中的震惊,却久久没有褪去。

    “东皇兄弟。”

    突然之间,沈岩像是想起了什么,面色一肃,“昔日,我父亲和五长老、八长老曾经去过你的家乡,查到十长老林寒天最后一次现身,就是在那里……现在,不少人怀疑,林寒天已经死在你手里?”

    “他是死在了我的手里。”

    周东皇坦荡开口,一脸云淡风轻。

    “你……你杀了十长老?”

    沈勇瞪大双眼,见鬼一般看着周东皇,他虽然只有十二岁,但却也知道十长老林寒天在他们药王谷的地位,更知道林寒天的祖父,乃是神光宗的三大金丹老祖之一。

    不过,小孩终究是小孩。

    虽然震惊,但目光深处,却流露出几分崇拜之色。

    什么是偶像?

    这就是偶像!

    杀了林寒天也就算了,而且承认得这般坦荡,完全视他们神光宗的那位金丹修士为无物。

    “嘶——”

    至于沈岩,在被周东皇的回应吓得呆滞片刻以后,长长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目光惊疑不定的闪烁了几下以后,忍不住苦笑说道:“东皇兄弟,你闯大祸了!”

    “你可知道……林寒天,不只是我们神光宗的十长老那么简单。他的祖父林绝,是我们神光宗的三大金丹修士之一。”

    “林绝师叔祖,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沈岩本以为,他说出这话以后,眼前的青年会有所忌惮。

    却万万没想到,青年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嗯’,随即难得主动开口问道:“林寒天死了,除了那林绝不会善罢甘休以外……还有谁不会善罢甘休?”

    周东皇问这话的时候,目光深处,杀机闪现。

    离开紫云星之前,他必须将针对他的家人的一切威胁,都扼杀在摇篮之中!

    谁冒头,谁死!

    “林绝师叔祖肯定是反应最激烈的……另外,还有林绝师叔祖的那几个弟子。”

    沈岩不知道周东皇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还是回答了他。

    “嗯。”

    周东皇点头。

    “东皇兄弟,你这一次去我们神光宗,所为何事?还是如你所言,只是去逛逛?”

    沈岩问道。

    “原本只是打算见见你们神光宗的宗主……不过,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做。”

    周东皇淡淡说道。

    直到抵达神光宗,沈岩才知道,眼前的青年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事。

    “帮我照顾一下小璐。”

    刚到神光宗的宗门驻地神光峰,周东皇跟沈岩打了一声招呼以后,便直接御空飞身而出,转眼就到了神光峰的上空。

    在沈岩这个神光宗十二长老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周东皇的声音,已是蕴含着真元,传遍神光宗上下:

    “林寒天是我杀的……但凡想要为他报仇的人,都出来吧。”

    周东皇的话,一经传入沈岩的耳中,顿时令得沈岩一阵头皮发麻,更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脑门,令得他一阵心惊胆颤。

    天呐!

    这个周东皇,疯了吧?

    沈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无畏无惧之人,而且只是一个看起来最多二十岁的青年。

    他,难道不知道,他这是在挑衅整个神光宗吗?

    要是在私底下,即便周东皇承认是他杀的林寒天,忌惮于周东皇身后可能存在的大背景,林绝,乃至神光宗,绝对不敢妄动。

    可现在,周东皇一句话,却将林绝,乃至他们神光宗逼上了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