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九十八章 法相灵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紫云盛宴,对于来玄宴城的来自紫云星各方之人而言,属于压轴大戏,不可错过,为此甚至要提前过来。

    而在等待期间,玄宴城的自由交易市场,也就成了众人打发时间之地。

    有些人,手里有什么奇珍异宝的,在这个时候拿出来,向紫云星各方之人售卖,遇到合适的买家,完全可以卖个好价钱。

    “哥哥,这个好看吗?”

    “哥哥,我要这个。”

    “哥哥,这个好像也不错?”

    ……

    玄宴城自由交易市场里面,一个约莫八、九岁的小女孩在各个摊位前面穿梭而过,只要是她看中的东西,跟在她身后的白衣青年一点都不吝啬,全都给她买。

    这一幕,也令得不少人连连摇头,觉得这个当哥哥的青年不称职,这样迟早惯坏他的妹妹。

    更有不少摆摊之人,恨不得小女孩看上自己摊位上的东西。

    一路走过,青年的挥金如土,被不少人盯上,但却没人敢乱来,因为玄宴城内有玄阴宗的人维持秩序。

    除非出城,否则,即便他们再眼红青年手里的财富,也同样无能为力。

    “嗨!老头,你这断剑看着像是古董,而且挺别致的……卖多少钱?”

    一道声音从前面传来,令得云璐好奇驻足观望,跟在云璐身后的周东皇,也跟着顿住身形,顺着云璐的目光看了过去。

    只一眼,他就看到,在一个摊位后面,正盘腿坐着一个身穿灰袍的老人,而在他的摊位上,正横放这一柄断剑。

    断剑只有一尺长,剑柄完好,剑身断了一大截。

    断剑虽然没有生锈,但看起来仍然古老沧桑,仔细看,更可以看到,在这断剑的上面,赫然纹刻着不少密集的纹路。

    “一百枚灵石。”

    老人原本正在闭目养神,听到有人询问,陡然睁开双眼,淡淡扫了摊位前的中年男子一眼。

    而他这话一出,不只令得中年男子为之一怔,哪怕是周围有关注这边的一群人,也都被吓傻眼了。

    一百枚灵石?

    哪怕是紫云星五大宗门之中的元丹后期长老,一年能在其身后宗门领取的灵石,也没有这么多。

    “这个老头,疯了吧?”

    “就这么一柄断剑,卖一百枚灵石?”

    “想灵石想疯了!”

    ……

    随着老人话音落下,没等摊位前开口询问的中年男子开口,便又不少人围过来,齐齐开口抨击老人。

    “哼!”

    面对众人的抨击,老人目光一冷,身体周围陡然升腾起阵阵淡白色光晕,随即托着他整个人御空而起,盘腿坐在空中。

    看到这一幕,原本还在抨击老人的一群人,纷纷闭上了嘴巴,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天呐!

    这个老头,竟然是元丹修士?

    摊位前原来还打算开口讽刺老人的中年男子,看到老人展现出元丹修士的手段以后,脸色一变,随即紧紧闭上了嘴,不敢再吭声。

    呼!

    众目睽睽之下,老人一抬手,一缕真元掠出,将摊位上仅有的那柄断剑带起来,悬浮在他身前的虚空之中。

    “这柄断剑,是我偶然所得,不惧三昧真火。”

    随着老人开口,他的真元凝练出三昧真火,缠绕在断剑周围,但随着时间流逝,断剑不只没有消融的迹象,甚至仍然保持着之前的墨青色,一点被烧红的迹象都没有。

    “不只不惧三昧真火,便是我用三昧真火连续烧它三天三夜,它的剑身、剑柄仍然冰冷彻骨,不曾被烧热分毫。”

    老人继续说道。

    话音落下,老人重新闭上双眼,三昧真火也被他收了起来,整个人徐徐落下,重新盘腿坐在地上。

    而断剑,也适时的落回摊位之上。

    “不惧三昧真火?就算是灵器,也能被三昧真火消融吧?这断剑,到底是什么东西?”

    “元丹修士使用的灵器,乃是元丹灵器……但,哪怕是极品元丹灵器,也能被元丹初期武道修士的三昧真火消融。这断剑,难不成是一件法相灵器?”

    “法相灵器?”

    “法相灵器,乃是法相修士专用的灵器,需要法相修士的真元凝练的‘四昧真火’,才能将之熔炼。”

    ……

    在场之人,来自紫云星各地,不乏博学广闻之人,言语之间,一度怀疑断剑是一件法相灵器。

    “如果是法相灵器,即便是残缺的,一百枚灵石,也不算贵。”

    “确实。”

    虽然,不少人怀疑断剑是法相灵器,更觉得一百枚灵石不算贵,但仍然没有人上前,掏出一百枚灵石购买断剑。

    一是因为,在场之人,基本上都拿不出那么多灵石。

    二是因为,一切只是猜测,就算在场之人有人能拿出那么多灵石,也未必有那么大的魄力。

    “这剑,我要了。”

    正当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一袭白衣胜雪的青年,出现在摊位之前,吸引了一群围观之人的注意力。

    老人重新睁开双眼,看向周东皇,“一百枚灵石。”

    周东皇没说话,当着一群人的面,从手中的空间戒指里面取出了一百枚灵石,随手一推,送到老人身前空中。

    乳白色的真元,映入众人眼帘,不断冲击着众人的瞳孔,以及……心脏。

    刚才,这个看起来不超过二十岁的青年站出来,说他要买那柄断剑的时候,围观众人只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一百枚灵石,又岂是这么一个愣头青能拿出来的?

    然而,当青年真的取出一百枚灵石,并且用乳白色真元将一百枚灵石尽数送到老人的身前,他们心中的质疑瞬间被粉碎得连渣都不剩!

    “元……元丹中期武道修士?”

    “天呐!要是他的年纪,真如表面所见的一般……他的一身武道天赋,堪称逆天!”

    ……

    在一群人骇然的目视之下,摊位主人,那个老人,呆滞片刻之后,方才回过神来,将一百枚灵石接过,尽数放进怀中。

    “多谢大人。”

    老人立起身来,躬身向青年道谢。

    在强者为尊的紫云星,达者为先,哪怕眼前的青年看着不会超过二十岁,但就对方展现出来的修为,已经足以让他弯腰。

    “嗯。”

    周东皇淡淡点了一下头,随手一抬,真元缠绕那柄断剑,到了他的手中,然后直接被他收入了空间戒指。

    断剑,正如在场的少数人所猜测的一般,确实是一件法相修士专用的法相灵器。

    但,却不是一般的法相灵器。

    是一件极品法相灵器。

    即便上面纹刻布置的阵法残缺,但,按照周东皇的推断,仍然足以发挥出中品法相灵器的威力。

    “待我步入法相之境,以真元凝练四昧真火,重新将它炼制,重新布置阵法……它,将可以重新发挥出极品法相灵器的威力!”

    周东皇暗道。

    在一群人安静的目送之下,身穿一袭白衣的青年缓步离开,走向远处,他身边的小女孩也蹦蹦跳跳的跟着他离开。

    看着青年和女孩远去的背影,不少人都有些心有余悸:

    “他……他……竟然是元丹修士?”

    “天呐!方才看他大手大脚,花费大量金银给那小女孩买东西,我还起了贪念,若非顾虑到有玄阴宗之人在维持玄宴城秩序,我早已没忍住出手抢劫他了。”

    “我也是。现在想想,还真是捡回了一条命。”

    ……

    朱连成,乃是玄阴宗弟子,一身修为元丹初期,但因为不足五十岁,所以他在玄阴宗的待遇,丝毫不比一般长老差。

    最重要的是:

    他的师尊,乃是玄阴宗二长老,元丹后期武道修士。

    他的师祖,更是玄阴宗两大金丹老祖之一。

    在玄阴宗,朱连成便是‘太子党’一般的人物,玄阴宗内的一群长老,不管是元丹中期修为的,还是元丹后期修为的,都不敢轻易招惹他。

    “法相灵器?”

    “元丹中期武道修士?”

    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被朱连成收在眼中,他眼中精光一闪,便悄无声息的跟上了那个白衣青年。

    只是,他觉得他的动作悄无声息,但其实早就被周东皇发现了。

    不过,周东皇并没有理会他。

    因为懒。

    更因为不屑。

    直到亲眼目睹青年带着身边的女孩回了客栈,朱连成才停止尾随,转身离开了玄宴城,回了玄阴宗驻地。

    “师尊,我在玄宴城看到有一个青年花费一百枚灵石,买了一件疑似破损的法相灵器。”

    朱连成回到玄阴宗以后,找到了他的师尊,玄阴宗二长老,李平之。

    “法相灵器?”

    李平之,是一个身穿宽松黑袍的老人,满脸皱纹,身上无形间散发着沧桑气息,明显年纪已经不小。

    不过,听到朱连成的话以后,他的目光却又是亮了起来,“你确定是法相灵器?”

    “不敢确定。”

    朱连成摇头,“不过,卖那柄断剑的,是一个元丹初期武道修士。而买那柄断剑的,是一个元丹中期武道修士。”

    “而且……那个元丹中期武道修士,年纪看起来最多二十岁。他的外表,应该不符合他的真实年纪,应该是保养有方,才会看起来那么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