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零二章 血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紫云盛宴现场。

    高台上空,青年凌空负手而立。

    身穿一袭胜雪白衣的他,容貌俊逸,气质非凡,正居高临下俯瞰着刚准备下台的陈丹丹。

    这一刹那,他那仿佛蕴含着魔力的声音,在压过在场的所有嘈杂声的同时,也顺利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三年时间……你陈丹丹,就这进步?”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看清青年容貌的时候,除了神光宗以右护法慈玄、宗主拓晋为首的几个元丹修士面露苦笑以外,其余人的瞳孔齐齐一缩。

    “元丹修士?”

    “看他身周凝实的乳白色真元,明显是元丹中期武道修士!”

    这个青年男子模样的元丹中期武道修士,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就算他再怎么驻颜有方,年纪也大不到哪里去。

    “他是什么人?”

    “不知道……看他这架势,来者不善,而且好像还是针对陈丹丹。”

    “他一个元丹中期武道修士,也敢得罪陈丹丹?陈丹丹可是玄阴宗金丹老祖钟鸦门下弟子,而且在场还有那么多玄阴宗高层在。”

    ……

    包括玄阴宗的一群人在内,众人的目光,这时又下意识的落在陈丹丹的身上。

    “周……周东皇?!”

    陈丹丹万万没想到,自己刚才还在祈祷希望对方还活着的人,竟然在下一刻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对方不只还活着,而且还步入了元丹中期,成就了元丹中期武道修士!

    三年时间。

    对方脸上稚气已褪,看起来成熟了不少。

    最重要的是:

    对方,进一步拉开了和她之间的差距。

    而且,这差距,让得她几近窒息、绝望……

    三年时间,她从聚气四重,一路火速突破,时至今日,成就先天初期武道修士。

    同样的时间,眼前的周东皇,却从先天初期,一路突破到了元丹中期武道修士,完全将她甩在后面。

    “二十二岁的元丹中期武道修士?!”

    别人或许以为眼前的青年是因为驻颜有方,所以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年纪,但陈丹丹对眼前青年的年纪却再清楚不过。

    他,今年只有二十二岁。

    “怎么可能?!”

    陈丹丹不敢相信,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但,片刻之后,她便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眼前的青年,确实以二十二岁之龄,成就了元丹中期武道修士!

    “不对!”

    突然,陈丹丹脑海中灵光一闪,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陡然亮起,“他现在是元丹中期武道修士又如何?”

    “难道还能是老师的对手?”

    “就我们玄阴宗在场的一众高层,有能力杀他的,都不在少数。”

    想到这里,陈丹丹脸上震撼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之色,盯着周东皇的目光,也在转瞬之间流露出阵阵凛然杀意。

    “周东皇,真没想到,你竟然步入了元丹中期,成就了元丹中期武道修士。”

    陈丹丹抬头看着青年,“不得不说,这一点,让人惊讶。”

    “但,也就这样了。”

    “今日,你既然来了,便别想着离开了。”

    话音落下以后,深怕青年逃离的陈丹丹,第一时间看向玄阴宗一众高层所在的观众席,“师叔,宗主,大师兄……这人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曾经在三年前对老师出言不逊,还扬言要报复我们玄阴宗!”

    陈丹丹此话一出。

    嗖!嗖!嗖!

    玄阴宗太上长老齐鸣,玄阴宗宗主柳奕,还有玄阴宗大长老白世堂,齐齐动身而出,转眼呈三角状将周东皇团团包围。

    嗖!嗖!嗖!

    ……

    在齐鸣三人动身以后,玄阴宗剩下的元丹修士,也都纷纷动身而出,围在外围,虎视眈眈的盯着周东皇。

    “你,对我师兄出言不逊?还扬言要报复我们玄阴宗?”

    齐鸣目光如电的盯着眼前的白衣青年,面色无喜无悲,但目光之中,却流露出了阵阵冷意。

    哗!!

    与此同时,周围的一群人,纷纷哗然。

    陈丹丹的话,同样吓到了他们。

    这个元丹初期武道修士,竟然敢对玄阴宗第一强者钟鸦出言不逊,而且还扬言报复玄阴宗?

    他疯了吧?

    “不过……既然他三年前对钟鸦前辈出言不逊,为何钟鸦前辈当时没干掉他?”

    “我也觉得奇怪。按理说,以钟鸦前辈的实力,杀元丹中期武道修士,就如同杀鸡一般简单。”

    有人对此发出质疑。

    “三年前,老师不屑于杀他。”

    在齐鸣等人疑惑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陈丹丹咬牙说道:“当时,老师希望我能靠自己的能力,将他杀死。”

    “因为……他,是我的仇人。”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仅仅三年的时间,他就从先天初期步入了元丹中期!”

    “我陈丹丹自问……我这一生,都将没机会以自己的能力将之杀死。”

    说到后来,陈丹丹的语气间夹杂着几分苦涩,再次看向青年的目光,越发的冰冷了下来。

    陈丹丹此话一出,顿时全场又陷入了一片死寂。

    三年的时间,从先天初期步入元丹中期?

    紫云星,可能出现这样的武道修士吗?

    此时此刻,除了神光宗的一群元丹修士以外,包括齐鸣等玄阴宗高层在内,剩下所有人的脸上,齐齐浮现浓浓的质疑之色。

    没人敢相信陈丹丹的话。

    只因为,陈丹丹的话太吓人,简直不可思议!

    三年时间,先天初期到元丹中期?

    可能吗?

    “师叔,宗主,大师兄。”

    陈丹丹的目光,在齐鸣、柳奕和白世堂的身上扫过,面色凝重的说道:“这个周东皇的成长速度太快,太吓人了。”

    “也幸亏他今天来了。”

    “要是任由他成长下去……再过几年,玄阴宗内,怕是没人能治他。”

    陈丹丹说道。

    “陈丹丹。”

    陈丹丹话音刚落,周东皇开口了,看着陈丹丹的目光,有不屑,有讽刺,更多的是戏虐。

    “你这话的意思是……现在,玄阴宗内,便有人能治我?”

    周东皇的嘴角,讽笑浓郁。

    周东皇此话一出,毫无意外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果然来了。”

    神光宗宗主拓晋目光复杂的看着那一袭白衣胜雪的青年,轻轻叹了口气。

    “玄阴宗……完了。”

    神光宗右护法,金丹修士慈玄,跟着摇头。

    不同于神光宗的一群元丹修士,在场的其他人,在听到周东皇的话以后,却又是只觉得周东皇疯了!

    一个元丹中期武道修士,也敢如此大放厥词?

    不是疯了是什么?

    “哪来的疯子?”

    “如此挑衅玄阴宗,他死定了!”

    “就他这性子,怎么活到现在的?”

    不管是千秋宗的人,还是天武宗的人,亦或是血煞宗的人,上到金丹修士,一宗之主,下到先天初期弟子,看着周东皇的目光,就如同在看着一个死人。

    “二金,那个陈丹丹,以为玄阴宗的人能对付哥哥呢。”

    远处,云璐站在金冠鹰二金的背上,看着陈丹丹的目光,同样泛着阵阵冷意。

    她虽然是第一次见陈丹丹,但过去却没少听说有关陈丹丹忘恩负义,出卖她娘林岚和她哥哥周东皇的事。

    对于陈丹丹,她同样恨不得将之杀之而后快,为她娘和哥哥报仇!

    “有时候,无知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她在离开人世之前,不至于绝望太久。”

    二金摇头,看着陈丹丹的目光,就如同在看着一个傻子、白痴。

    正当玄阴宗的一群人在听到周东皇的话,齐齐呆滞片刻以后,纷纷面露讽笑的时候。

    哗!!

    周东皇的身上,凝实的乳白色真元,瞬间被一股磅礴而浩瀚的银色火焰所淹没,衬托得他整个人如同化作一尊银焰火神。

    而这一幕,顿时又是令得一群人目瞪口呆。

    包围周东皇的玄阴宗元丹修士,包括齐鸣这个金丹修士在内,此时都忍不住一怔,大脑来不及转弯。

    完全想不通,一个元丹中期武道修士,身上怎么突然绽放出专属于元丹后期武道修士的银色真元?

    而且,还是这般浑厚得离谱的真元!

    嗖!!

    众目睽睽之下,周东皇身形一晃,银色火焰破空而过,直掠那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齐鸣。

    而就在齐鸣仓促间回过神来的瞬间。

    掠向他的银色火焰之中,一只手探出,手上还有一柄展开的折扇,上面的扇骨闪烁着冰冷至极的寒芒。

    嗡!!

    银色火焰跟齐鸣擦身而过,折扇破空,带起一阵宛如刀鸣般的破空声。

    “不——”

    几乎在众人看到一抹鲜血在空中飞溅,玄阴宗金丹修士齐鸣的脑袋离开身体飞起的时候,他们的耳边,方才适时的传来齐鸣生前发出的那一声凄厉而绝望的惨叫。

    肉眼所见,是光速传播。

    而光速,快于音速。

    齐鸣那飞起来的脑袋之上,死死瞪着的一双眸子满是惊恐,那一张染血的脸上则布满绝望之色。

    这一幕,令得在场所有人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齐鸣,玄阴宗金丹修士,死了?

    呼!呼!呼!

    ……

    嗡!嗡!嗡!

    ……

    在齐鸣的脑袋还没来得及落地,众人还没来得及回神之际,周东皇出手,将包围他的所有玄阴宗元丹修士斩杀!

    一颗颗脑袋飞上了天,鲜血飞溅,对着陈丹丹下棋了一场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