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零三章 钟鸦来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哗!!

    哗啦啦!!

    ……

    在陷入一片死寂的紫云盛宴现场,血雨落下,落地声清晰可闻。

    陈丹丹的身上,脸上,到处沾满血水,但现在的她,立在原地,整个人像傻了一般,怔怔的看着空中负手而立的青年。

    在场之人,除了神光宗的一群元丹修士和云璐对此见怪不怪,其余人等,都被吓得彻底傻眼。

    刚才,玄阴宗一众元丹修士动身而出,将青年围住。

    那一刻,他们清楚的看到,在玄阴宗太上长老齐鸣的身体周围,有金色光晕缠绕,显然正是金丹修士特有的金色真元。

    至于玄阴宗宗主柳奕,玄阴宗大长老白世堂,还有另外一个玄阴宗长老,身上也都缠绕着银色真元。

    三个元丹后期武道修士。

    玄阴宗的另外四个元丹修士,两个周身凝实的白色真元缠绕,两个周身淡淡的白色雾气缠绕。

    两个元丹中期武道修士,两个元丹初期修士。

    然而,就是这些人,在转眼之间,被青年尽数斩杀!

    噗通!

    噗通!噗通!

    ……

    直到玄阴宗一众元丹修士的残躯落地,才令得围观众人纷纷回过神来,面露骇然和惊惧之色。

    一道道目光,再次落在空中那个手持折扇,宛如书生般的白衣青年的时候,齐齐浮现震怖之色。

    “金丹修士……就那么被他随手杀了?而且,脑袋都被削飞?”

    “短短两个呼吸的时间,玄阴宗在场的元丹修士,上到金丹修士齐鸣,宗主柳奕,下到两个元丹中期长老,两个元丹初期弟子,全死了?”

    “在他面前,金丹修士和元丹初期修士好像没什么区别,都被他随手一招削掉了脑袋。”

    ……

    阵阵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气之声,在紫云盛宴现场相继传扬开来。

    现在,刚才还幸灾乐祸的紫云星另外三大宗门之人,不管是天武宗的人,还是千秋宗的人,亦或是血煞宗的人,都被吓得脸色煞白。

    哪怕是他们宗门之内的金丹修士,现在看向那空中负手而立的青年的目光,也同样布满惊恐之色。

    他们可不会认为,玄阴宗的金丹修士之所以被青年一击斩杀,是因为大意。

    刚才,青年动身的时候,速度之快,已经胜过他们!

    而且,青年手持折扇展现出来的攻势的威力,他们自问,就算他们全力出手展现的攻势,也不及其威力的一半。

    可怕!

    太可怕了!

    “他的真元,虽然只是银丹修士的银色真元……但,那浑厚程度,却至少在寻常银丹修士的两倍以上!”

    “相当于三个以上银丹修士的力量完美融合在一起……这,本身就已经不弱于金丹修士!金丹修士的真元威力,也就比银丹修士的真元威力强两倍多一些而已。”

    “他的那柄折扇,绝对是灵器!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灵器!”

    ……

    此时此刻,包括神光宗的金丹修士慈玄在内,在场四大宗门的金丹修士看向青年手中折扇的目光都变得有些炙热。

    但,也仅限于此。

    目光虽然炙热,但却不蕴含任何贪婪之色。

    倒不是他们不想要这折扇,而是他们知道,就算他们想要,也没办法要。

    以对方的实力,他们要是敢有贪念,玄阴宗金丹修士齐鸣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

    “不——”

    一道充满不可思议的惊叫声传开,却是陈丹丹在回过神来以后,整个人瘫坐在地,不断摇头,眼中布满难以置信之色,“不……不可能!不可能的!!”

    “他怎么可能会有这等实力?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一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对!我在做梦!我肯定在做梦!!”

    陈丹丹瘫坐在地,看着身周地上刺眼的鲜血,浑身上下止不住颤抖,这些鲜血,不断冲击着她的瞳孔,令得她肝胆欲裂。

    陈丹丹真以为她自己是在做梦吗?

    不!

    在看到周东皇凌空而立,成就了元丹修士的时候,她就已经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现在,说自己做梦,只不过是她对自己的强制安慰,深怕自己受不了,而肝胆俱裂,乃至香消玉殒!

    正当现场的气氛,陷入一阵压抑的时候。

    “小子,真没想到,短短三年,你竟然已经有了杀我玄阴宗元丹后期长老的实力!”

    一道中气十足,充满暴戾的苍老声音,遥遥从远处传来。

    声音虽远,但却有着极为可怕的穿透力,穿过虚空,传到了紫云盛宴现场,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人没到,声音先到。

    “老师!”

    听到这声音,原本瘫坐在地,四肢无力的陈丹丹,瞬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站了起来,满脸亢奋之色。

    只是,片刻之后,周围的声音传来,却又是令得她重新瘫坐在地。

    “陈丹丹叫这声音的主人为老师?”

    “玄阴宗另外一位金丹老祖,玄阴宗第一强者,钟鸦?”

    “这个青年,连玄阴宗金丹老祖齐鸣都能秒杀……钟鸦的实力就算比齐鸣强,也强不到哪里去吧?”

    “他,绝不可能是这个青年的对手!这个青年的实力,就算不如法相修士,肯定也足以碾压所有法相修士以下的存在。”

    ……

    包括紫云星四大宗门的人,以及玄阴宗幸存下来的一群先天修士在内,在场之人,没人觉得玄阴宗的金丹老祖钟鸦有能力对付周东皇。

    便是陈丹丹,同样这样觉得。

    哗!!

    哗啦啦!!

    ……

    在紫云盛宴现场安静的环境中,灰色身影显现而出的时候,声音格外的响亮,衣袍迎风动荡,猎猎作响。

    灰色身影的主人,是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老人。

    周东皇一眼就将之认了出来。

    正是三年前在药王谷出现过的那个金丹修士,玄阴宗老祖,钟鸦。

    “嗯?”

    当发现钟鸦看起来比三年前年轻了许多的时候,周东皇下意识一怔,转瞬才回过神来,目光难得闪烁了几下。

    “小子,三年前我怕杀你会影响我入法相,没有杀你……却没想到,三年后,你竟敢找上门来!”

    钟鸦目光漠然的审视着周东皇,语气间不蕴含任何情绪,“既然来了,你便将命留在这里吧。”

    “老师!”

    几乎在钟鸦话音落下的瞬间,陈丹丹慌忙开口叫道:“您快走!您快走!!”

    “齐鸣师叔、宗主和大师兄都被他杀了,等您步入法相,再杀了这周东皇为他们报仇也不迟!!”

    现在,陈丹丹只希望她这老师赶紧跑,等步入法相之境,再找周东皇寻仇。

    就周东皇今日展现的实力来看,她的老师,如若步入法相,绝无可能是周东皇的对手!

    唰!!

    听到陈丹丹的话,钟鸦脸色瞬息大变,同时下意识俯瞰一看,正好看到,在紫云盛宴现场的高台之上,除了他门下弟子陈丹丹瘫坐在那里以外,另外还有十几具残躯。

    这些残躯,要么是没有脑袋的身体,要么是离开了身体的脑袋。

    其中,包括他门下大弟子,玄阴宗大长老白世堂,还有他的师弟,玄阴宗太上长老齐鸣,以及他们玄阴宗宗主柳奕。

    “齐……齐鸣师弟?”

    对于白世堂和柳奕之死,钟鸦只有愤怒,但齐鸣之死,却让钟鸦觉得不可思议。

    齐鸣,好歹也是金丹修士。

    可现在,却死在了这里?

    “你……”

    当钟鸦重新看向立在不远处和他对峙而立的周东皇的时候,眼中布满难以置信之色,“你区区元丹后期修为,竟然能杀死金丹修士?”

    周东皇目光平静的看着钟鸦,语气云淡风轻,“三年前,我就对你说过……”

    “你钟鸦,带走陈丹丹,便算是带上整个玄阴宗和我周东皇结下因果。”

    “今日,我周东皇便是来了结这一段因果。”

    周东皇此话一出,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意识到,眼前的白衣青年,之所以会现身于此,杀玄阴宗之人,全是因为陈丹丹。

    红颜祸水!

    这一刻,不少人再次看向陈丹丹的时候,脑海中都下意识的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钟鸦没有任何征兆的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片刻之后,才在一群人愕然的目视之下,收敛了笑声。

    笑声收敛以后,钟鸦目光如电的冷笑道:“小子,如果你是在三天前动手,或许能如愿以偿,杀我,灭玄阴宗,了却你所谓的因果。”

    “但,你却在今日才出手。”

    “你……注定是在做梦!”

    几乎在钟鸦话音落下的瞬间,在钟鸦的身上,一股强盛的气息席卷而出,随即一股黑色的力量,从钟鸦体内呼啸掠出。

    转瞬之间,在钟鸦的身上,升腾起一道一丈高的虚影,赫然是一只宛如小山般大小,直立而起的黑鸦虚影。

    在这一尊一丈高的黑鸦虚影周围,俨然有一丝丝流水般的黑色光晕缠绕,散发出阵阵慑人的气息。

    虽相隔甚远,但围观的不少修为较弱之人,还是被这气息压迫得面色涨红,更有甚者,七窍开始流血。

    “这是……法相?”

    不少人瞳孔急剧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