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零六章 了结因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哗!!

    钟鸦周身黑色光晕流转,继而身上真元破体而出,如同燃起一片黑色火焰,整个人仿佛在这一瞬之间化身为一尊威风凛凛的盖世魔神。

    然后,面对来势汹汹的周东皇,他双手震颤,左手一掌拍出,右手掌刀呼啸而过,仿佛想要在将周东皇击退以后,再补上一刀将周东皇杀死。

    “你以为……让法相化甲,便能掩盖你的法相的弱点?”

    面对迎上来的钟鸦,周东皇嘴角泛起一抹讽笑,随即紧握折扇的手猛然一震,折扇脱手飞出。

    嗡!!

    折扇破空,几乎是擦着钟鸦的左手手掌掠过,令得钟鸦一掌落空。

    与此同时,周东皇动荡的身形,也跟钟鸦这一掌擦肩而过,同时闪电般探手一抓,将折扇重新抓回这里。

    这一切,只发生在雷光电闪之间。

    便是钟鸦本人,也万万没想到,周东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这样的反应,让开他左手一掌。

    要知道,他左手一掌,是拍向周东皇手持折扇的那只手的手腕的,并非拍向折扇。

    “好可怕的反应速度!”

    钟鸦一阵心颤,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眼前这般可怕的人物,仿佛每每都能料敌为先,占尽先机。

    就好像自己不是在跟一个二十岁青年交手,而是在跟一个身经百战的几百岁的老怪物交手。

    “不过,他让开我这一掌又如何?我的掌刀,轻易就能将他拦下!”

    钟鸦右手掌刀呼啸而出,拉出一道狭长的黑色刀芒,向着周东皇拦腰斩去,刀鸣生起,刺耳至极,让人油然生畏。

    “他要是敢不躲,必死无疑!”

    钟鸦的目光一凝,脸上透露出几分疯狂之意,“而我,最多再受点轻伤。”

    正当黑色刀芒马上就要将周东皇的身体一分为二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周东皇腰部以下的半截身体银光绽放,随即半截身体竟是诡异的和上半身折叠在了一起,仿佛柔弱无骨,可以任意折叠。

    这,也完全颠覆了钟鸦,乃至在场之人对人的身体的认知。

    人的身体,还能这样玩?

    嗡!!

    钟鸦右手掌刀,继左手落空的一掌之后,跟着落空。

    “怎么可能?!”

    眼看周东皇如此这般诡异的让开自己自信满满的一刀,钟鸦脸色瞬息大变,额头上冷汗直流。

    同时,他慌忙调动体内余力,想要再次发动攻势。

    然而,就在这时,周东皇腰部以下那半截折叠起来的身体崩直瞬间,整个人在空中借着这股崩直之力,如同化作一支强弓射出的箭矢,直射钟鸦而去。

    “不好!!”

    仓促之间,钟鸦全力催动体内剩下的真元,化零为整,令得体表的‘黑色铠甲’越发的漆黑、深邃了起来。

    嗡!!

    面对周东皇手中横掠而出的折扇,感受到折扇上绽放的银色光芒中个蕴含的凌厉威势,钟鸦双手合拢并拢推出,仿佛打算强行接下周东皇的这一击。

    噗嗤!

    转瞬之间,周东皇横空而过的折扇,带着凌厉无匹的银色刀芒,正好迎上了钟鸦合拢推出的双手,且被阻拦了去路。

    “小子,法相修士的强大,远超你的想象。”

    钟鸦阻挠下周东皇这一击后,面露狞笑的说道:“接下来,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你,能成为我钟鸦成就法相修士以后的第一个手下亡灵,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这一刻的钟鸦,仿佛稳操胜券。

    “嗤!”

    周东皇面露嗤笑,同时握着折扇的右手猛然一震。

    刹那之间,钟鸦的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双手一震之间,就想强行抓住周东皇手里的折扇。

    然而,周东皇手里的折扇,却如同泥鳅一般,滑不溜秋,无论钟鸦如何探手来抓,最后还是轻松逃离了钟鸦的双手。

    “不——”

    几乎在折扇逃离钟鸦双手的瞬间,钟鸦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瞬息大变,同时慌忙发出一声不甘的凄厉惨叫。

    嗡!!

    逃离钟鸦双手的折扇,如同逃离了囚笼的野兽,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在空中闪过一道银色光芒。

    噗嗤!

    鲜血四溅。

    呼!

    一颗脑袋,飞上了天。

    钟鸦,步上先前死在周东皇手里的一众玄阴宗元丹修士的后尘。

    紫云历1233年10月10日,时隔三年,周东皇于紫云盛宴现场,当着紫云星各方来客之面,强势杀死已经步入法相之境的玄阴宗老祖钟鸦,了结钟鸦当年在药王谷不听劝跟他结下的因果。

    钟鸦,也因此而成为了紫云星历史上最短命的法相修士。

    步入法相之境还不到三天,就被干掉了。

    周东皇和钟鸦一战,交手迅疾,在场之人要么没能看清楚,要么不敢分神,深怕错过任何一幕精彩的情景。

    所以,从两人交手开始,直到结束,整个紫云盛宴现场都显得非常安静。

    眼看钟鸦的脑袋飞上天,被杀死,全场虽然保持着原有的安静,但钟鸦的残躯砸在地上的声音,却还是令得他们一阵心颤。

    他们紫云星千来年历史上出现的第三位法相修士,就这么死了?

    “不——”

    “不可能!不可能!!”

    被钟鸦之死吓懵的一群人中,陈丹丹第一个回过神来,面露惊骇和不可思议之色,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哥哥赢了。”

    金冠鹰二金的背上,云璐兴奋得小脸通红,而二金的一双眸子也流露出阵阵激动的光芒。

    法相修士又如何?

    还不是被它家少爷干掉了!

    “陈丹丹!”

    直到周东皇的声音再次响起,在场的一群人,方才相继回过神来,纷纷倒吸一口冷气之时,再次看向周东皇的目光,也完全不同了。

    除了忌惮,还是忌惮。

    这个一袭白衣胜雪的青年,虽只是银丹修士,但他的实力之强,却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金丹修士,他随手秒杀。

    法相修士,他同样可以轻易杀死!

    “他……到底是什么人?”

    “哪来的妖孽?这种妖孽,真的是我们紫云星的人?”

    ……

    在一群人心惊胆战的仰视着周东皇的时候,周东皇已经踏空来到陈丹丹所在之地的上空,俯瞰着陈丹丹,面色无喜无悲。

    而在周东皇盯上陈丹丹的时候,原本还站在陈丹丹身边的一群人,纷纷被吓得四散开来,和陈丹丹保持着距离,深怕被殃及池鱼。

    “周……周东皇……”

    仰视着眼前的白衣青年,陈丹丹脸上布满绝望之色,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了紫云星五大宗门之一的玄阴宗作为靠山,最后仍然斗不过他。

    当年的那个武道废人,今时今日,已经站在了紫云星的巅峰。

    她很清楚:

    今日一战,已经让眼前青年登顶紫云星之巅,便是紫云星另外四大宗门,也只能供着他,不敢得罪他。

    后悔吗?

    当然后悔。

    如果她当年没有因为一己私欲背叛自己的养母,背叛眼前之人,她现在或许已经在养母的做主下嫁给了眼前之人。

    而她陈丹丹,也能凭借眼前之人的荣光,成为紫云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只可惜,一步错,步步错。

    “该说的,我三年前已经说了。该问的,我三年前也已经问了。”

    周东皇俯瞰着陈丹丹,嘴角泛起一抹讽笑,“临死之前……你陈丹丹,可还有话说?”

    陈丹丹深吸一口气,“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

    三年前,陈丹丹便知道,眼前之人不可能放过她,必杀她。

    所以,今时今日,她虽然很想活下来,哪怕只是苟活,但她却也知道对方不可能给她机会。

    站着是死,跪着也是死。

    她,何不站着死?

    “既如此,你便去吧。”

    众目睽睽之下,周东皇身上银色火焰脱体而出,转眼在空中凝聚成一道巨大的掌印,对着陈丹丹当头落下。

    砰!!

    巨响传开,大地震颤,灰尘弥漫。

    一群人头破发麻。

    当灰尘散去,陈丹丹先前所站之地,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掌印,掌印之中,血水遍地,还有一些衣裙和头发的残渣。

    三年前就该死在药王谷的陈丹丹,多活了三年以后,终究还是死了。

    不过,三年之后,却多了许多人给陈丹丹陪葬。

    陈丹丹死后,全场仍然鸦雀无声。

    在场之人,仰视着空中那一道白色身影,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深怕开口打破现场的安静会惹恼对方。

    “拓晋宗主。”

    周东皇转过身来,看向神光宗一群人所在观众席第一排坐着的中年和尚,淡淡说道:“你考虑得如何?”

    周东皇此话一出,顿时让在场的一群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神光宗,谨遵东皇大人吩咐。”

    几乎在周东皇话音落下的瞬间,神光宗宗主拓晋第一时间立起身来,毕恭毕敬躬身应声。

    下一刻,在一群人茫然的目视之下,拓晋一声令下,神光宗的几个金丹修士纷纷动身扑向玄阴宗剩下来的一群先天修士。

    如狼入羊群,转眼之间,玄阴宗的一群先天修士全部被杀死。

    这一幕,也看呆了在场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