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奔雷峰长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连灿,夏谷谷主亲传弟子,二十六岁时就已经步入法相之境,几年过去,据传他距离步入法相中期也已经不远。

  “连灿!”

  被金袍青年的巨掌法相压在地上的大壮,龇牙瞪眼怒视对方,“放开我!”

  “我要杀了这个血口喷人的混蛋!”

  “他不只卖假货给我,竟然还污蔑我!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大壮怒到极致,厉声咆哮。

  “大壮。”

  面对愤怒得几乎失去理智的大壮,连灿只是淡然一笑,“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潘一霖卖了假货给你?”

  “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是在污蔑潘一霖?”

  连灿这一开口,令得大壮本就难看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连灿,你……你跟潘一霖是一伙的!”

  “大壮,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连灿眼中冷光一闪,沉声说道,同时那压着连灿的巨掌法相,进一步压下,令得本就被气得气血翻涌的大壮‘哇’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星星点点的鲜血,一部分飘回大壮的脸上,令得他那本就因为愤怒而略微有些扭曲的脸,变得格外狰狞了起来。

  “嗯?”

  周东皇跟着大壮来到这边,看到大壮被伤,脸色顿时一变。

  嗖!

  周东皇身形一晃之间,如同化作一道白色闪电,直掠大壮的所在而去。

  眼看距离大壮越来越近,面色微沉的周东皇,已经开始蓄势,准备击溃压在大壮身上的那一尊巨掌法相。

  “连灿,收起你的法相。”

  在周东皇出手之前,一道苍老的声音在交易广场响起,声音不大,但却仿佛蕴含着魔力,清晰的传入偌大一座交易广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下一刻,一道年迈的身影,从围观的人群之后缓步走出,看着力压大壮的连灿,淡淡说道。

  这是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老人,身材消瘦而中等,平时看起来慈眉善目,但在对连灿开口的时候,一双眸子却又是闪烁着慑人的光芒。

  “韩长老。”

  看到来人,连灿眼中闪过一抹忌惮之色,随后二话不说收了自己的巨掌法相。

  而在连灿收回法相的瞬间,恢复自由的大壮,红着一双眼睛,疯了一般扑向潘一霖。

  潘一霖没动。

  因为他知道,没有动的必要。

  “大壮。”

  大壮刚动身,便又是被宛如鬼魅般出现在他的去路上的老人拦住了去路,“你要是乱对同门出手,哪怕是梦溪那丫头,也保不了你。”

  “你要是因此而被逐出宗门,将辜负梦溪那丫头寄予你身上的厚望。”

  “到时,她或许会后悔将你带回奔雷剑宗,甚至后悔遇到你,认识你。”

  拦住大壮的老人,正是连灿口中的韩长老,韩枯。

  韩枯,是奔雷剑宗的奔雷峰长老。

  交易广场,虽然位于外宗,但在交易广场轮值的奔雷剑宗长老,无一例外,都是奔雷峰长老。

  因为,交易广场对奔雷剑宗而言,是一处非常重要的地方,而且时而有背景深厚的内宗弟子、核心弟子发生冲突,别说外宗长老,便是内宗长老也未必能管得了。

  在这种情况下,奔雷剑宗便派了奔雷峰长老的到交易广场当值。

  奔雷峰长老,乃是奔雷剑宗之内地位最高的长老,和内宗四谷谷主齐名。

  而且,内宗四谷谷主,在奔雷峰也都有属于他们的一席长老之位。

  “韩长老说得对。”

  在韩枯拦下大壮的同时,连灿笑看向大壮,“大壮,我听说梦溪师妹最近出远门了……你不会是想,等她回来的时候,得知你已经被逐出宗门的消息吧?”

  大壮,被在交易广场当值的奔雷峰长老韩枯拦下以后,并没有打消对潘一霖动手的念头。

  可现在,听到韩枯的话,他先是呆滞了一阵,随即回过神来,有些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师姐……师姐……不……我不能让师姐失望的……”

  “可是,师姐让我照顾好小师弟,可我连小师弟交待的这种小事都办不好……师姐要是知道了,也会不高兴的。”

  “我……我……”

  大壮呆在原地,脸色一阵风云变幻,摇摆不定。

  “大壮。”

  这时,韩枯接着说道:“交易广场有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货两清之后,便再无瓜葛。”

  “且不说这件事真相如何,只有你们当事人自己清楚。”

  “就算这件事真是潘一霖骗了你,按照交易广场的规矩,按照宗门的规矩,你也注定只能吃哑巴亏。”

  “交易的时候,你要是发现那九纹竹有问题,完全可以拒绝交易。没有发现,还交易了,只能自认倒霉。”

  “别说是你,就算我,乃至梦溪那丫头,也是如此。”

  “你,就当买了一个教训吧。”

  韩枯和秋谷谷主何晋关系好,将何梦溪也是当成女儿一般看待,爱屋及乌之下,对大壮自然是多有耐心。

  否则,换作另外一个奔雷峰长老在此,哪怕顾及何梦溪和何梦溪身后的何晋,给何晋面子,也不可能这般耐心。

  “可……可那九纹竹是小师弟买的,那一百一十枚中品灵石也是小师弟的。”

  听到韩枯的话,大壮也冷静了许多,但却还是有些急躁,“我……我没有那么多灵石还给小师弟。”

  见大壮冷静下来,韩枯松了口气的同时,摇头一笑,“一百一十枚中品灵石而已,我帮你给了。”

  对于韩枯这样的奔雷峰长老而言,一百多枚中品灵石,根本算不了什么。

  甚至于,奔雷剑宗每个月发给他的灵石,就不止这些。

  “不……不行……我不能要。”

  大壮坚定摇头,“我还是去跟小师弟说说,等我攒够十一枚上品灵石,再还给他。”

  虽然,奔雷剑宗内宗弟子每个月都可以领取一枚上品灵石。

  但,大壮手里的上品灵石,基本上都是发下来没多久,就用完了,而他也没其它途径赚取灵石,所以手里的灵石也是非常紧缺。

  “大壮,那些灵石不需要你还。”

  这时,早已踏空落地的周东皇走上前来,对大壮说道。

  “小师弟?你……你也来了?”

  看到周东皇,大壮先是一怔,随即满脸愧疚,“小师弟,对不起啊……那些灵石,我一定会凑齐还给你的,不能不还的。”

  知道大壮头脑一根筋的周东皇,听到大壮这话,也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他,径自看向奔雷峰长老韩枯,“韩长老,听你刚才那话的意思是……哪怕是假货,只要能在交易广场卖出去,钱货两清之后,买到假货之人,也只能自认倒霉?”

  “这,还是受宗门保护的规矩?”

  周东皇开门见山问道。

  “他应该就是最近加入秋谷的那个小家伙了。”

  因为和秋谷谷主何晋走得近,所以韩枯也知道秋谷最近入了一个新弟子之事。

  “不错。”

  面对周东皇的询问,韩枯点头,“宗门立下这样的规矩,也是希望宗门弟子能在宗门之内多长点教训,免得出去外面吃大亏。”

  “小亏多吃一点,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在宗门之内,能将假货卖出去,在一定程度上,其实也算是一种本事。”

  韩枯说道。

  “明白了。”

  周东皇点头,随后轻描淡写的扫了夏谷弟子连灿和潘一霖两人一眼,收回目光后,对大壮说道:“大壮,我们回去。”

  “好。”

  大壮应声以后,便跟着周东皇离开了。

  而偌大一个交易广场,也再次恢复了平静,对于在场的奔雷剑宗之人而言,那只是一个小插曲。

  “刚才那小子,就是最近拜入秋谷的那个新弟子?好像叫周……周什么皇?”

  连灿看向潘一霖,微微皱眉问道。

  “应该是。”

  潘一霖点头,“听秋谷的人说过,那个秋谷新弟子周东皇长得英俊无比,一身白衣胜雪,气质超凡脱俗……今日一见,传言不假。”

  “怎么?觉得他很优秀?”

  连灿的目光有些不善了,“如果我没记错……他,好像是梦溪师妹领进秋谷的?”

  话音落下之时,连秋面色一冷,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何梦溪,那是他的禁脔。

  他,不容许除了她父亲以外的任何男人靠近她!

  大壮是第一个。

  现在,又有了第二个。

  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连灿的话,令得潘一霖脸色瞬息大变,慌忙开口补救,“他虽然勉强算得上优秀,但比起连师兄你,却又是差多了。”

  潘一霖的马屁送上去以后,连秋的脸色这才缓和了几分。

  ……

  回秋谷的路上,周东皇对大壮说道:“大壮,这几天,你再去交易广场走走……但凡是那夏谷之人悬赏的东西,你都记录下来,交给我。”

  奔雷剑宗的交易广场,不只能进行面对面即时交易,还能对一些珍稀之物进行悬赏。

  当然,悬赏的价格,至少需要超过悬赏之物原来价格的一倍以上。

  否则,没办法进交易广场的悬赏榜。

  “好。”

  虽然不知道小师弟要这个做什么,但大壮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