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皇大帝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三十一章 九样东西,全部卖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钟银,夏谷弟子,法相后期武道修士,同时也是夏谷一位长老的亲传弟子。

  夏谷的长老,同时也是奔雷剑宗的内宗长老。

  在奔雷剑宗之中,想要成为内宗长老,至少也必须是元神中期武道修士,这也是内宗长老的修为门槛。

  至于想要进入奔雷峰,成为奔雷峰长老,更加苛刻,至少也要有元神后期以上的修为。

  至于外宗长老,倒是只需要有元神初期的修为即可。

  也就是说:

  在奔雷剑宗,哪怕成为一个最普通的外宗长老,也要有一身元神之境的修为。

  “百里清!”

  钟银飘身来到百里清不远处的空中立定,虎视眈眈的盯着百里清,沉声质问道:“我钟银自问没得罪过你吧?你,竟然卖假的千年赤檀木给我?”

  八十枚上品灵石,买了一块假的千年赤檀木,刚知道的时候,钟银勃然大怒。

  原本,来到冬谷,过了一段时间,他的怒火已经有所减缓。

  可现在,看到百里清,他的怒火顿时再次暴涨而起,宛如燎原之火,一发不可收拾!

  “钟银,你们夏谷的人,都有病吧?”

  百里清面色一沉说道:“先是那方百威,是我卖给他的血凝玉是假的……现在,你又找上门来,说我卖给你的千年紫檀木是假的。”

  “你是不是还要跟方百威一样,说你拿不出证据,那千年紫檀木已经因为触及真火而毁掉了?”

  说到后来,百里清也是有些气急败坏。

  当然,在百里清的目光深处,也适时的流露出了几分忌惮之色。

  毕竟,钟银和方百威不同。

  且不论钟银身后有一位身为内宗长老的师尊,便是钟银的一身修为,也比他还要强上一些。

  “你还卖了血凝玉给方师弟?”

  钟银皱眉,“而且,方师弟也说血凝玉是假的?真火触及,便灰飞烟灭?”

  “哼!”

  百里清冷哼一声,嗤笑道:“你们夏谷之人,分明就是沆瀣一气,想要污蔑我……现在,还演戏?”

  “百里清。”

  钟银深吸一口气,看着百里清说道:“不管是我要的千年赤檀木,还是方师弟要的血凝玉,都是我们在交易广场的悬赏榜上悬赏了一段时间的东西。”

  “平时,也没见你拿出来卖给我们……今日,怎么一出手就是两件?不管是千年赤檀木,还是血凝玉,可都还不是常见之物。”

  说到后来,钟银深深看了百里清一眼。

  现在,立在一旁的另一个冬谷弟子‘张威远’,也通过两人的交谈,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看向百里清,问道:“百里师弟,你今天说的发财,就是因为卖了千年赤檀木和血凝玉给夏谷的钟银和方百威?”

  今天上午,百里清突然找他,说要借二十枚上品灵石,且保证当天就能还他。

  那个时候,他下意识的认为,百里清要么借他的灵石去赌,要么借他的灵石去买一些东西转卖赚取差价。

  百里清很少赌博,所以他更倾向于后者。

  现在,夏谷弟子钟银找上门来,他知道自己猜对了。

  “是。”

  听到张威远的询问,百里清第一时间应声。

  “你的血凝玉和千年赤檀木,都是从别人手里买的?”

  张威远又问。

  “是。”

  百里清再次应声。

  “谁那么傻,不直接将这两样东西卖给峡谷的钟银和方百威?卖给他们,赚的可比卖给别人赚的多。”

  张威远皱眉说道:“而且,他们两人要这两样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交易广场的悬赏榜上还挂着他们的悬赏。”

  “张师兄,那位师弟应该是没去看悬赏榜,所以不知道夏谷有人要那两样东西。”

  百里清说出他的看法。

  “可现在问题就出在……钟银和方百威,都说那两样东西是假的!”

  张威远又道。

  “张师兄。”

  百里清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连你都不相信我的话吗?那两样东西,不只我看是真的,便是这钟银和那方百威,也亲自验过货,确认无误后,才给我灵石。”

   “百里师弟,你的话,我自然相信。我只是觉得,这两件事太巧了。”

  张威远一边摇头,一边看向钟银,“钟银,你可别开玩笑……这件事,确定不是你和那方百威联合起来,想要反悔将给我百里师弟的灵石要回去?”

  话音落下之时,张威远的目光极其不善。

  虽同为法相后期武道修士,但他却丝毫不惧钟银,甚至于,在上一次四谷会武之时,他还在十招之内将钟银击败。

  “张威远,不是我说那千年赤檀木是假的。”

  钟银叹道:“是我的师尊说那千年赤檀木是假的……我要千年赤檀木,正是想让我的师尊帮我炼制一件最适合我的极品法相灵器,但他的五昧真火刚触及千年赤檀木,千年赤檀木便灰飞烟灭了。”

  “在千年赤檀木刚到手的时候,哪怕是我的师尊,也没看出它有问题。”

  钟银说到这里,又目光不善的看了百里清一眼。

  “你亲眼看着千年赤檀木灰飞烟灭?”

  百里清冷笑问道。

  “我的师尊炼器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旁边干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以为是我师尊私吞了千年赤檀木,然后说谎骗我?”

  钟银沉声反问。

  “谁知道呢?”

  百里清嗤笑道。

  “百里清,有些话最好不要乱说,免得惹祸上身。”

  钟银冷眼一扫百里清,“我的师尊,若是要那千年赤檀木,只需要一句话,我就会给他,根本不需要照这样的借口。”

  “你若不信,我可以找他到冬谷来和你对峙!”

  钟银的声音,越发的冰冷了下来。

  “百里师弟,你这话就有些过分了。”

  这时,张威远站出来说道:“柯良长老,堂堂一位元神修士,又岂会贪图自己的亲传弟子的千年赤檀木?”

  “千年赤檀木,在我们眼里珍贵,但在柯良长老眼里,却算不了什么。甚至于,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基本上没什么地方用得上千年赤檀木。”

  柯良,正是钟银的师尊,奔雷剑宗内宗长老,同时也是夏谷长老。

  “张师兄,我就随口开个玩笑。”

  百里清在听到钟银要叫自己师尊过来的时候,心里就有些怂了,现在见张威远站出来给自己台阶下,连忙应声尴尬一笑。

  “钟银,听到了吗?百里师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

  张威远看着钟银说道:“另外……不管是你,还是方百威,和他之间的交易,既然钱货两清,继续纠缠也毫无意义。”

  “宗门规矩,你不会不懂吧?”

  “真要闹大,对你没好处。哪怕是你的师尊,柯良长老,也不可能无视宗门规矩。“

  张威远说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

  钟银沉声说道:“既然钱货两清,哪怕买到假货,我也认了……我这一次过来,只是想找百里清要一个说法,问他为何卖假货给我。”

  “当然,我也想过……或许,百里清本人,也没认出他卖给我的千年赤檀木是假货。”

  “刚才,听他说他的千年赤檀木还是今天刚跟别人买的?看来,跟我猜想的也差不多。”

  说到这里,钟银目光如炬的看着百里清,“百里清,那八十枚上品灵石,我没打算要回来。”

  “但,你要告诉我,是谁卖你那千年赤檀木?”

  钟银沉声问道。

  毕竟,他算是被那个卖千年赤檀木给百里清的人间接坑了一把。

  如果只是他买的千年赤檀木有问题,他或许会觉得这一切只是一个巧合,或许卖千年赤檀木给百里清的那人,也不知道千年赤檀木是假的。

  然而,百里清却告诉他:

  和他同为夏谷弟子的方百威悬赏从百里清手里买到的血凝玉,竟然也是假的!

  而且,不管是千年赤檀木,还是血凝玉,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这,让他不得不浮想联翩:

  那个人,是不是有意整他和方百威。

  他和方百威有什么共同点?

  都是夏谷弟子。

  当然,即便如此,钟银也更倾向于认为这一切只是一个巧合……否则,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

  到底是什么人,能同时拿出以假乱真的血凝玉和千年赤檀木。

  当然,是不是巧合,他想进一步验证。

  正当钟银问百里清是谁卖他的千年赤檀木的时候,远处一道声音御空而过,在张威远和百里清身边不远处顿住身形,“张师兄,百里师兄,你们都在啊?”

  “交易广场那边发生的事。你们知道了吗?”

  来人,是一个青年模样的冬谷弟子。

  “什么事?”

  张威远下意识问道。

  “交易广场上面的悬赏榜上,夏谷长老、弟子悬赏的十几样东西……有九样,今天都从悬赏榜上除名了。”

  青年模样的冬谷弟子感叹说道:“一天时间,夏谷九人都买到了自己悬赏许久的东西……夏谷之人的运气,还真是好得让人羡慕。”

  而几乎在这个冬谷弟子话音落下的瞬间,钟银的脸色‘唰’一下彻底变了,同时下意识的看向百里清。

  “别看我!”

  百里清下意识回应说道:“我就卖了悬赏榜上的两样东西给你和方百威,其它东西,不是我卖的!”

  现在,哪怕是百里清,也觉得这件事不寻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