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穹顶之上 » 正文
| 繁体版

206.乖巧的样子(第一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本来说,既然是蔚蓝的军人,身上总难免都有些伤。因为刚听说了你很多事情,就想着随便看一眼……心想你一路拼杀下来,怕总有几处不好……却没想到会这么多。”

  冉秋玲是军人,战场老兵,所以她看伤口,和医生护士们不一样。她能直接在脑海中重现出来战斗当时的画面,刀锋是怎样子划过,刺穿,血肉是怎样子被豁开,才致留下来,这样的一道道伤痕。

  一切都变得具体了,饶是一个见惯流血的老兵,也难免动容,想着那些在别人口中,三五句一件道尽的的辉煌战绩,其实也是一双手两把刀斩出来,一副血肉的身体承受下来。

  在韩青禹的身上,这其实是一件很少人会去想到和注意的事情,包括他自己和他身边的人都一样。

  所以,事情似乎有一个特殊的循环在里面。

  韩青禹从始至终,记忆最清晰和深刻,都是冉秋玲小臂上那道长长的伤疤,她曾经用这只手握拳,笑着威胁过他,在他走进蔚蓝的第一天,后来临别的时候,还是用的这只手,她像一个姐姐一样,抚过弟弟的面颊……就这样,原本并不很熟悉的两个人,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在互相之间,建立了一份温暖和记挂……关于都要努力,活下来。

  终于他们再见面,当时木讷、认真的少年,已经是一个如锻如炼,铁血的蔚蓝战士了。

  “可是听说他还是木讷啊,都已经木成别人口中的死铁了。”冉秋玲刚一会儿前,在听护士们的各种描述,听得都快让他气死了,也替他着急死了。

  所以,当姐的就算是在瞬间红了眼眶的当时,也没忘记在一众医生、护士们面前,替弟弟把道理扳回来。就像是在担心他这样下去,最后没得人要。

  “姐,我衣服能穿上了吧?”

  隔没几秒钟,韩青禹那边背着身问了一句,有些弱的,着急里带着无助哀求的语气,跟他后背的一身伤一点不相称,跟他那个名号也不相称。

  是死铁直人乖巧的样子了,哈,是另一面的韩青禹啊,难得看见。101的护士和医生们这么想着,都忍俊不禁笑起来。

  冉秋玲也想笑,抹了眼眶,笑出来一点说:“穿吧,穿吧,身材不是挺好看的么,给大家看看怎么了……你们快再看看,有兴趣的,上手摸摸也行。”

  轰然的笑声里,韩青禹匆忙把衣服穿上了,转回身神情有些尴尬,看了看冉秋玲,找话说:“姐,你把头发剪了啊?”

  “是哦,但是姐短头发更漂亮了,而且英气。”温继飞刚回过神来,巴巴讨好了一句。

  “在前线短发方便,等回去轮休,再留长。”冉秋玲第一句回答了韩青禹,转头又看一眼温继飞说:“就你嘴甜,听得人心里满意。但是我可听说了,你都成大花炮了,是不是?跟你说,可不许到处招惹,欺负姑娘,咱蔚蓝的姑娘,都死心眼着呢。”

  心里说我那分明是温暖啊,但是温继飞也不辩论,讪笑一下,直接说:“诶,记着了,以后不敢了。”

  其实到此,两个人都注意到了,冉秋玲始终没有下床,怕,不敢问,但到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说:“姐,你伤得重不重啊?”

  “还行。”冉秋玲自己倒是洒脱,直接动手掀了半边被子,露出整片石膏来,说:“这一条腿断了及截……不是那个断,能好的,你们放心。”

  这是她在上一次战斗中被大尖的柱剑带到的结果。关于那场战斗,她没有去提,因为一旦提了,就要说起已经离开的人。

  冉秋玲说着,害怕韩青禹和温继飞他们会问。

  但是温继飞,是多聪明的人啊,只看她的眼神,就已经知道这事不好往下问了,想知道,回头打个电话回团部就好。

  拉了一把韩青禹,他说:“姐,不如等你这次伤好后,就去我们小队吧?1777,青子几个,现在都可能打了,切菜一样。”

  “是哦,那就好。”冉秋玲安心地笑着,摇了摇头,“但是姐去不了啊,姐的战友们,都还在等姐回去呢。既然在一个医疗站覆盖的区域内,肯定不太远,以后你们过来玩啊。”

  韩青禹两个都点了点头。这会儿工夫,刘世亨已经到生活区,买了两大袋子水果、零食和营养品回来了,不单有给冉秋玲的,现场每个人都有。

  又聊了个把小时,冉秋玲怕韩青禹他们忙,主动让他们回去。

  “但是这样就一点没欺负你们啊,传回团里也不像话是不是?要不走之前,你们给大家表演个节目,唱个歌?”

  老兵抓新兵过来,让表演节目,也是传统,冉秋玲突然想到。

  这个可把韩青禹为难住了,认真哀求半天,好不容易才被放过,告别的时候,冉秋玲特意在身后交代说:

  “这回还得待几天吧,那你待这的时候,记得要对医生护士,姐姐妹妹都热情点啊……不然她们来我这告状,我可又找你们麻烦。”

  韩青禹老实应了,心说我不一直挺好的么?热情,怎么热情啊。

  …………

  这次1777小队来的伤员里,吴恤的伤口看着最吓人,但其实不是伤得最重的,最重的,是一个叫做肖伟杰的新兵,他在绞杀大尖的时候,断了三根肋骨。

  医疗站把同小队的三个人安排在了一个病房里,方便照顾。韩青禹几个后面几天大多数的时间,就都在这个病房里坐着。

  病房门开着,有刚才照过面的小护士经过,从口袋里摸了个小梨子,说“嘿”,然后扔进来,看着韩青禹伸手接住了,“这个野的,酸的甜,我们自己去山上摘的,你怕酸不?”

  记着冉秋玲的叮嘱和警告呢,韩青禹忙笑着摇头,说:“不怕的,谢谢。”

  说完咬一口,还真是好酸的甜,挺特别的。

  “那就好。”小护士说着又扔了几个,把病房里的人都分足了,说:“要是喜欢吃,回头我带你们去摘。”

  韩青禹连忙点头,说:“好,那等你空的时候,麻烦你。”

  这个小护士离开后,没太久,病房里又来了几个小护士……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跟着一群医生护士,上山摘了野果,他们的头发,也是小护士们帮着剪的,再吃饭的时候,桌边也会坐下来一些人,一起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