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枭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太平婚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哈!哈!”武则天哈哈大笑,笑得是肆无忌惮,笑得是长身而起而后又弯了腰,她用手指着代善,而后目光看向格元辅等人道:

  “你们听到没有?代善说了,他倘若有半句谎言,愿意立刻赴死!你们之中谁站出来把代善给押下去,推到菜市口斩首去?”

  众宰相面面相觑,个个作声不得,武则天道:“怎么了?格元辅,你刚才说的那番话和代善完全不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现在如何不理直气壮的把代善给押下去,将他斩首了?”

  格元辅“呃……”了一下,竟然无言以对,额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武则天又道:“怎么了?难不成代善说的是真的?这么说来,你格元辅刚才说了假话,是要欺君?”

  格元辅一听武则天这话,吓得慌忙下跪,道:“陛下,不,不,微臣刚才所说也字字句句是真,绝无有假!”

  武则天又笑了,道:“那这就有趣了,两个人说出截然不同的两种局面来,朕究竟该听你的还是该听代善的?尔等双方各执一词,差距如此之大,代善是个太监,不理朝政可以理解,格元辅你身为宰相,难不成你也是这般因个人好恶行事的么?”

  李昭德眼看格元辅被问得无言以对了,他忙道:“陛下,格元辅说的对,代善说得错,据微臣所知,岳峰到洛阳令的位子上之后的确无所作为,至于代善说洛阳县衙上下对其十分拥护,其实是岳四郎在暗地里天天给县衙几百号人大鱼大肉的伺候。

  又联络了复盛号给县衙里的官吏撒钱呢!似他这等做派,更是荒诞无稽,虽然能得人心,不过是暂时偶得而已,长久下去对洛阳县政务百害而无益!

  所以,岳四郎的做派就如同是饮鸩止渴,必然不得长久呢!”

  李昭德这一说,格元辅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立刻附和,武则天嘿嘿一笑,道:“朕问你,洛阳县的政务是否有荒废?格元辅,你说!”

  “呃……这……这暂时没有听说政务有荒废!”

  “朕再问你,洛阳县岳四郎的种种做派可否违背了我大周律令?倘若是违背了律令,你给我说说是违背了那一条?”

  “呃……大周律令中并没有哪一条被违背,可是……可是岳四郎……”

  武则天一抬手,将面前的几案掀翻,勃然道:“还有什么可是的?尔等身为宰相,每天有多少大事需要你们去关心,需要你们去理顺。

  可是尔等天天干什么?这么多宰相扎堆去关心一个小小的洛阳令,人家走马上任之后既没有荒废政务,又没有违背律令,尔等是哪里来的道理要朕将其严肃查办?尔等真当我大周律令就是个摆设吗?”

  武则天忽然发飙,观风殿中人人色变,众臣齐齐低头不敢再说话了。此时谁都明白了,今天这个局面其实就是个圈套,是武则天早就安排好的!

  武则天就是利用洛阳令岳四郎这件事要对宰相们发飙,很显然,最近政务上的事情,武则天对他们很不满,平常找不到机会骂人,今天借题发挥,宰相们今天理亏,只能低头服软,一个个内心拔凉拔凉。

  武则天尤为不罢休,她顿了顿继续道:“尔等的心也太急了吧?岳四郎刚刚走马上任不过十余天而已,就算从你们中间朕随便选一人去干洛阳令,十余天也未必就一定能稳得住阵脚。

  短短的十余天,尔等就如此妄言,朕说你们这宰相当得着实让人脸红,让人汗颜!朕就问你们一句,你们脸红否?汗颜否?”

  武则天这番话更是诛心之言,格元辅道:“陛下,元辅糊涂了,微臣的确在这件事情上带了个人好恶在其中,没有完全中性的看待此事,的确陛下说得对,区区半月光景实在不能说明什么事儿,微臣错了!”

  “哎呦!”武则天神色缓和了很多,点头道:“这不容易啊,格元辅这头犟驴也能认错,嗯,这倒让朕对你刮目相看了,好,今天你也给大家做了表率,以后我们大周的宰相都当有格元辅的心胸气度!”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尔等好生办差,朕当你们是肱骨,当你们是我大周的栋梁之才!朕坚信我们君臣同心,一定能将我大周变得更加富饶,更加的强大……”

  武则天帝王手段运用得淋漓尽致,打了众人一个耳光,她立马又拉了回来,这一番表演真是精彩绝伦。

  将众宰相对付完毕,瞧着宰相们一个个改头换面,摩拳擦掌的模样,武则天心情极好。他瞟了一眼上官婉儿道:“婉儿,今日的事儿你都看到了,你以为如何?”

  上官婉儿抿了抿嘴唇,她心中当然郁闷。岳峰是个什么做派她太清楚了,这家伙肯定又耍了花枪了,可是那些歪门邪道也能成事么?如果不是陛下袒护他,今天他必然完蛋了。

  一念及此,她道:“陛下,婉儿认为格元辅所说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岳四郎着实太胡闹了,他……”

  武则天皱皱眉头,抬手止住了她的话头,摇头道:“婉儿啊,我这些年一直把你留在我身边办差,第一看中的就是你的聪慧,什么事情你都能举一反三,都能融会贯通。

  可是最近你退步得很厉害啊,岳四郎的事情真那么简单么?如果岳四郎刚刚走马上任,便立刻大刀阔斧,你想过没有会有什么结果?

  张横就不用说了,单单就说魏元忠此人,此人是什么性情婉儿你不清楚?所以,朕听了代善的禀报心中十分的欣慰,岳四郎不是其表现的那么不学无术,他这个蹴鞠郎孺子可教,前途无量!

  他懂得徐徐图之,知道虚与委蛇,还能曲线救国正面不行便迂回想办法。年纪轻轻有这样的城府心机很了不起了,如果能再摔打磨砺一番,足可以独当一面!”

  上官婉儿完全愣住,她是又羞愧又震惊,羞愧自然是来自武则天的批评,上官婉儿自问自己真的没有之前的那种敏锐了么?她思忖了一下,觉得自己似乎还真是呢……

  而她震惊则是武则天对岳峰的评价竟然那么高?岳峰有那么厉害么?就凭岳峰,他干这些事情的背后会有如此深刻的考量?上官婉儿有些接受不了,她不太相信啊……

  “好了,婉儿,朕知道你和岳四郎之间也有些误会!这事儿朕就不怪你了!咱们说一说正事儿吧,最近折子很多,尤其是关于太平的折子!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太平也该要嫁人了,这个驸马的人选该定了。婉儿,这里没有外人,你跟朕说心里话,在我武氏子弟中,你最看好哪一位?”武则天道,她的目光柔和,显得十分的诚恳。

  可是这话落入上官婉儿的耳中则是如惊雷一般,这问题太敏感了,她怎么敢回答?她沉吟了一下,道:“陛下,此事婉儿觉得应该和公主商量,公主最近改变很大,知道陛下是疼她,因而处处都维护陛下呢!

  恰好,眼下是个机会,陛下可以和殿下一起把这事儿敲定,到时候陛下您满意,公主殿下也满意,岂不是美哉?”

  “好你个婉儿,你就是滑头!”武则天笑骂道,她嘴上骂人,心中却并未生气。她知道婉儿的难处,对婉儿的这般回答也能理解。

  她的真实意图也并非是要上官婉儿帮她出主意,她叹了一口气道:“如果能皆大欢喜那当然是好啊!就怕……哎,我这个丫头哦,性子实在是……头疼,有时候都觉得头疼!”

  武则天话锋一转看向上官婉儿道:“婉儿,朕观你和太平之间的关系很亲密,很多时候她宁愿亲近你,这件事关乎到太平一辈子的事儿,朕希望你能多上心!眼下最要紧的是要打探到太平心思,朕只能拜托你了!”

  上官婉儿忙道:“陛下您太言重了,这本就是婉儿分内之事儿呢!公主能有好的归宿,我们都跟着高兴,这是天大的好事!”

  上官婉儿表面上兴致勃勃,心中却是暗暗叫苦。太平公主的性子随武则天,那也是极其难对付!上官婉儿领的这个差事那可真不轻松!

  太平公主已经无数次和上官婉儿说过,他很厌恶武氏诸王,现在武则天却非得要在武家子弟中给太平挑驸马,这个矛盾几乎就不能调和。

  上官婉儿自问自己就算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无法扭转这件事啊!可是武则天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把这个天大的麻烦给先应下来再说了!

  武则天见婉儿如此爽快,心情瞬间大好,她抚掌道:“还是婉儿最贴朕的心啊!婉儿啊,这件事你倘若能办好,朕将来也一定给你找个好人家,女大当婚啊,婉儿也大了,也要嫁人啊!”

  “啊……”上官婉儿惊呼一声,满脸通红,城府深如她也瞬间凌乱,嫁人么?她……她可从来就没有敢想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