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正文
| 繁体版

第369章 杀了个麒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还真别小觑齐泰这帮人,他们办正事不行,但是在歪门邪道上,功力还是很惊人的。而且他们也看出储君位置不稳。要知道他们的生死福祸,都系于太孙身上,绝对不能让朱允炆倒了。

  在过去的一年多,他们四处搜罗,想尽办法,要给太孙长脸。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齐泰还真找到了一个宝贝!

  “麒麟!我找到了麒麟!”

  “什么?”练子宁大惊失色,要知道麒麟可不是等闲,自古以来,就是祥瑞之首,而且麒麟是仁兽,与圣人伴生,麒麟降世,就代表是太平盛世,是上天的恩赐啊!

  传说中孔夫子见麒麟而生,又见麒麟而死,历代时不时有麒麟的传说出现。每一次的动静都不小。如果是真的麒麟,那可太让人振奋了!

  练子宁真的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竟然手舞足蹈,他拍着齐泰的肩头,欣喜道:

  “我说齐兄啊,你可真沉得住气!明明找到了天大的祥瑞,你怎么能忍得住啊!赶快送上去,陛下龙心大悦,太孙的位置就谁也撼动不了了!”

  齐泰白了眼练子宁,分明在说,你可真是个铁憨憨,纯弱智!

  哪有那么简单!

  如果真是麒麟就好了,可问题是他也说不准那是个什么玩意,姑且就叫麒麟吧!齐泰研究了一段时间,跟古书的描写也都对的上,但是有一点,任谁看到了那玩意,都不会认为那是传说中的神兽之首,祥瑞麒麟!毕竟气质,体型都差得太远了。没有指鹿为马的本事,是没法说那是麒麟的。

  朱元璋可不是长在深宫的皇帝,容易欺骗。

  随便拿个东西就说是麒麟,万一惹恼了老朱,他还不掉脑袋啊!

  这一次朱棣进京,比东宫逼到了墙角,不得不把杀手锏拿出来了。

  “我是这么打算的,让麒麟出现在东陵!”齐泰缓缓道。

  “东陵?”练子宁不解,“这是何意?”

  齐泰露出狡黠的笑容,“陛下和先太子父子之情最深,能立太孙,也是看了先太子的面子。麒麟是仁兽,先太子以仁慈著称,麒麟出现在东陵,顺理成章,然后再留下一道神谕,赞颂太孙,如此一来,就大功告成了!”

  练子宁听得频频点头,“齐兄果然高明!麒麟降世,显身东陵,父子相继,顺理成章!连上天都站在太孙这边,朱棣就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对了……麒麟神兽,如何能听老兄的话,你是不是有什么高招啊?”

  练子宁那叫一个好奇啊,齐泰深吸口气,压低了声音,“这样吧,我带你去瞧瞧,看看那个神兽……对了,我还要借重老兄的如椽大笔,给这个麒麟正名!”

  练子宁心说既然是麒麟,还要什么正名啊!

  这个齐泰真有趣!

  没法子,谁让他好奇呢,立刻答应,跟着齐泰偷偷出城,去看传说中的神兽去了。

  东宫这边的师父不止齐泰和练子宁,其实最近更受宠的是方孝孺。

  自从上次滇铜的事情,方孝孺一番高论,让朱允炆起死回生,老方就成了太孙的座上宾。

  “方先生,皇祖父宣召四叔进京,看样子,多半是觉得我有所不如啊!先生,你有什么高见,能指点孤?”

  方孝孺微蹙着眉头,他曾经在朱标的手下,得到过太子的庇护,如今归附到朱允炆的手下,也是情理之中。

  而且从心里来讲,方孝孺也认定了东宫一脉,才是正统,其余的藩王,皆不足论!

  “殿下,草民实话实话,只怕会引来殿下的不悦……”

  “无妨,方先生请讲就是!”

  “殿下,草民觉得,殿下天资聪颖,又是太子长子,一国储君,何须忌惮燕王?殿下,民间百姓常说,打铁还需自身硬。殿下为何对变法畏之如虎?白白将那么多的人才,推到了燕王一边,草民实在是想不通啊?”

  朱允炆听到这里,也是苦笑了几声,颇为无奈。

  “先生以诚待我,我也知无不言。方先生,假使你主持变法,孤又岂会反对啊!”朱允炆总算学会以诚待人了,他毫无保留,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有些时候是性格使然,有些时候,也是命中注定!

  朱允炆对变法派的厌恶,最早源于他对柳学的排斥。

  记得朱标还活着的时候,就引入了柳淳编写的教材,在东宫推广,教导皇孙。

  结果每一次考试,朱允炆都成绩凄惨,别说朱高炽和朱高煦了,就连朱高燧都比不上,被人家远远甩在后面。

  等到他成为太孙之后,朱允炆一度也想跟变法派接近,试图变成一家人……拜师之后,他几次跟柳学门下谈论交流,努力做出亲近的姿态,但很快朱允炆就发现,彼此格格不入。

  他在柳淳门下的面前,就像是白痴一样,什么都不懂,而他引以为傲的诗词歌赋,道德文章,圣贤教诲,也被柳淳门下斥之为迂腐之论,老生常谈……

  “孤身为储君,驾驭不了桀骜不驯的变法诸臣,或许只有皇祖父一般的英睿天子,还有父亲一般仁德如海的人,才能降服柳淳……孤德薄才弱,实在是有心无力。”

  方孝孺原来是食古不化,可历经变故之后,饱尝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情商还真提高了不少。

  他很清楚朱允炆的情况……说白了,就是心胸不够开阔,嫉贤妒能!

  朱允炆很喜欢在镜子里挑选人才,至少要跟他差不多的,他用着才放心,以他的标准,别说柳淳了,就算汤怀、龙镡这帮人,也不受朱允炆的待见。

  方孝孺叹了口气,他很希望朱允炆能改变,但时间不等人啊!

  “殿下,要让草民来说,这次燕王进京,殿下只需要以不变应万变即可!”

  朱允炆吃惊道:“先生,这岂不是坐以待毙?”

  “非也!”方孝孺摆手,“殿下,易储绝非小事,如果不能让各方信服,必然社稷动荡,天下不安。陛下年纪大了,承受不起。殿下现在不该贸然出手,否则就会像那只面对老虎的驴子,被看穿了活活吃掉!”

  方孝孺的比喻虽然不雅,但却很形象,朱允炆就是黔之驴,而朱棣则是一头猛虎。

  他越是折腾,露出来的破绽就越多,下场也就越惨。

  “殿下,燕王也是心高气傲之辈,这点草民见识过。就算他有心皇位,也不敢明着说出来,要夺侄子的位置。草民建议,只要殿下不出错,低声忍气,不给朱棣机会,等几个月过去,有了战事,自然可以策动御史,将朱棣赶回北平防御敌人,殿下也就不战而胜了。”

  朱允炆耐心听完,终于点头,他起身行礼道:“方先生果然不同凡响!先生之志,孤已经知晓,等他日孤……必定重用先生,让先生替孤主持变法,刷新吏治,孤相信以先生之才,必定胜过柳淳万倍!”

  方孝孺扪心自问,他可不敢说比柳淳强,但他也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核心也是土地的问题!

  “殿下知遇之恩,草民没齿难忘!草民必定竭尽心力,替殿下筹谋!”

  转过天,朱允炆突然得到了旨意,朱元璋让他去东门,替自己迎接燕王。

  朱棣来了!

  很多人怒不可遏,觉得太孙殿下是半君,朱棣进京,怎么能让太孙迎接?他们愤愤不平,可朱允炆牢记方孝孺的话,什么都没说,老老实实去迎接朱棣。

  而且从头到尾,朱允炆老老实实,恭恭敬敬,张口四叔,闭口四叔……弄得朱棣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侄子这么老实,抢他的位置,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朱棣倒不是妇人之仁,而是朱允炆的态度,让他遇到了棉花包,有力使不出。

  就这样,叔侄两个,各怀心腹事,向京城赶来。

  可就在没走出多远,突然远处跑过来一只庞然大物……这家伙的脖子就有一丈多长,头上长着圆鼓鼓的角,身上泛着淡淡的金黄色,似乎是受惊了,朝着朱棣这边就冲来了,这下子可把朱棣身边的护卫吓坏了,包括朱棣在内都愣了,这是什么玩意?

  来不及多想,赶快护驾!

  他下意识抽出弓箭,对准这个大家伙就是一箭。朱棣身后的护卫都是百战;老兵,王爷都放箭了,他们也跟着吧,一时间火铳声声,弓箭阵阵……等硝烟散去,硕大的神兽倒毙在朱棣的马前!

  麒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