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猛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四十六章 死神尾随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百多名武士惶惶如丧家之犬,护卫着一辆马车,跟随李江左沿着汴河一路向西奔逃,

  清晨,他们抵达了郭桥镇,镇子口有座很大的茶棚,正在出售早饭,武士们又饥又渴,纷纷占据了桌椅,拍桌子大喊。

  就在这时,从对面树林里‘嗖!’地射出一箭,箭势强劲,一名叫喊最凶的武士被一箭射穿额头,仰面栽倒。

  其他武士吓得纷纷趴在地上,却没有用,紧接着两箭射来,两名武士被射穿后颈,钉死在地上。

  众人胆寒心颤,纷纷将桌子翻过来,躲在桌子后面。

  “李馆主,他在那里!”一名武士忽然指着一棵大树喊道。

  只见树林边的一棵参天大树上站在一个黑影,居高临下,用弓箭冷冷地指着他们。

  李江左又气又急,大喊道:“上去三十个弟兄,把大树围住!”

  却没有人回应他,李江左回头怒视一名武士,“周乾,你带人上去!”

  郑啸天死了,副馆主周乾便成了虎贲武馆的首领,他重重‘呸!’了一声,“凭什么让我们上去送死!”

  李江左狞笑一声,“你现在不去,那回去你自己去给阿翁解释吧!”

  周乾无奈,只得站起身喊道:“虎贲武馆的弟兄跟我上!”

  他话音刚落,一支箭闪电般射来,正中他的眉心,一箭射穿了他的头颅,周乾张大了嘴,仰面倒在地上。

  他旁边的武士崩溃了,高声哭喊道:“我不干了!”

  他转身便向另一端的麦田里跑去,李江左大怒,咬牙喊道:“给我回来!”

  武士没有听他的话,很快奔远了,紧接着又有几名武士跟着向麦田里奔去,他们也不干了。

  有人带头逃跑,武士们纷纷起身向麦田里奔去,眨眼间跑掉了三十余人,李江左气得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跑得全是虎贲武馆的武士,郑啸天死了,周乾也死了,再无人能镇得住他们。

  “姓郭的,有种下来和我决斗!”李江左大喊道。

  郭宋冷冷道:“我说过了,你们不放人,谁也休想活着回长安。”

  说完,他又是一箭射出,一名刚刚探头的武士被一箭爆头,倒地毙命。

  李江左见所有武士都胆寒了,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手下迟早不是被杀光,就是跑光,他只得喊道:“好吧!我们放人,你不要再伤人了。”

  “我给你一炷香时间!”

  李江左慢慢站起身,他见对方没有再放箭,便吩咐左右道:“去把人放了!”

  武士们就在等他这个命令,立刻有几名武士向马车奔去,割断了孙小榛手上的绳索,把他嘴上的布扯掉,孙小榛一跃跳下了马车,险些摔倒。

  他一瘸一拐地向树林里走去,很快消失了。

  李江左再看大树,他一下子呆住了,大树上的人影已经不见了,对方是几时走掉的?就这么一眨眼,人就没了。

  李江左知道他们遇到了真正的高手,他叹了口气,把众人召集起来道:“现在回去恐怕鱼朝恩也饶不了我们,大家都找地方躲几个月吧!如果一定要回去,我也不阻拦,大家自己看着办!”

  武士们这两天被杀得心寒,都不想回京趟这摊浑水了,尽管收入丰厚,但想想还是保命要紧,他们纷纷摘掉腰牌,收拾了尸体,便各自散去了。

  李江左也不敢回京,他写了一封信,托一名心腹带回京城给家人,自己跑去淄州投奔李正己,他有故人在李正已手下为将,几次写信让他过去。

  杨万花带出京城的一百多名武士,最终解散了。

  孙小榛一瘸一拐走进树林,却没有找到郭宋,这是身后传来郭宋的声音,“你的腿不要紧吧!”

  孙小榛一回头,只见黄脸大汉就站在他身后,但声音已经变回来了,正是郭宋,他连忙躬身行礼,“感谢师叔救我性命,我的腿没事,就蜷久了有点酸麻。”

  郭宋微微一笑,“盐税船队走得比较慢,还在我们后面,估计再过半个时辰就到这里了,你坐船回京!”

  “师叔不跟我一起回去?”

  郭宋摇了摇头,“你告诉刘使君,我会在暗处跟船,要他自己当心,就算有军队护卫也不能掉以轻心!”

  “我一定告诉刘使君!”

  半个时辰后,盐税船队在五千骑兵的护卫下抵达了郭桥镇,郭宋目送孙小榛上了船,他随即消失在树林之中。

  .........

  这两天长安城发生一件轰动全城的大事,宰相元载的次子元仲武被一匹惊马当街撞死,至少有几百人亲眼目睹这起惨剧,很多人都亲眼看见,有人骑在那匹马上控制马匹撞向死者,事后,骑马之人匆匆逃走。

  很快,官府便将这件事定性为意外事件,进行低调处理,但这种做法却欲盖弥彰,一时间,长安城内各种小道消息四处流传,传得最广的一个消息是,鱼朝恩因其三子在楚州被杀,特地报复元载。

  这个消息并不是空穴来风,有人认出撞死元载次子的马匹正是鱼府所有。

  鱼府内,鱼朝恩眯眼听完长子鱼令徽的汇报,鱼令徽代表他父亲去元府吊孝,他带来的消息使鱼朝恩如沐春风,一洗几天来的愁闷心情。

  “父亲,今天元载失态了,拿着哭丧棒将孩儿赶出府,还扬言要报复父亲!”

  鱼朝恩哈哈大笑,“他杀我儿之时可会想到有今天,我也让他好好尝一尝丧子之痛!”

  鱼令徽小心翼翼道:“听说朝廷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三弟是田神玉所杀!”

  “屁话!”

  鱼朝恩怒道:“田神玉死了,什么脏水都可以往他身上泼,老三是谁杀死的,我会不知道?”

  “父亲,孩儿的意思是说,我们明面上还是不要和朝廷对抗,有些事情可以暗地里做。”

  鱼朝恩看了儿子一眼,“什么意思,朝廷对你施压了?”

  鱼令徽叹了口气,“昨天天子赐了一些贡品,因为数量不多,有些大臣拿到了,有些大臣却没有。”

  “意思是你没有拿到?”

  “是!听说是天子拟的名单,以前都有孩儿的份,但这一次却没有了,孩儿感觉天子在表达某种不满。”

  鱼朝恩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也明显感到这几个月李豫渐渐变得强势起来,尤其是李辅国死后,军方明显开始偏向李豫,而且这几个月自己都屡遭失败,扬州争夺盐税控制权失败,田胜功扣押盐税还丢了性命,汴宋四州被朝廷重新控制,还有杨万花在开封县被杀,他手下全体失踪。

  正是自己这几个月遭遇到种种不利局面,使得他和李豫之间呈此消彼长之势。

  如果自己再不破局,恐怕李豫就会寻找机会对自己下手了。

  鱼朝恩很清楚自己该怎么破局,那就是逼李豫立李邈为太子。

  但逼李豫立太子必须要有一个契机,鱼朝恩沉思片刻问道:“思结可汗什么时候来长安?”

  “十天后到长安!”

  “十天后不正好是秋狩吗?”

  “正是,所以礼部和太常寺都提议,用秋狩来欢迎思结可汗。”

  鱼朝恩点了点头,秋狩便是逼宫最好的时机。

  ........

  当税船队进入关中后,由左屯卫大将军李抱真率三万昭义军骑兵接手船队护卫,与此同时,一百多名藏剑阁武士也赶到潼关,加强了沿途警戒。

  郭宋见船队已完全平安,便悄然离开,先一步返回长安。

  这天中午,一辆牛车在眉寿酒铺前缓缓停下,郭宋将一把铜钱递给车夫,有些惊讶地望着酒铺,酒铺竟然扩大了一倍,似乎把隔壁也买下来了。

  “公子,这酒可不好买,赶紧排队吧!要不然排到晚上也不一定能买到。”牛车夫好言劝他道。

  郭宋点点头,把车的书箱拎出来,书箱里是他的弓和箭壶,他穿一件读书人的白色襕袍,腰束革带,他虽然腰间佩剑,但手提书箱,看起来很文质彬彬。

  牛车走了,他看了一眼至少排了两里的队伍,便直接走进酒铺。

  一名酒铺伙计却上前拦住他的去路,“公子请留步,买酒请到外面排队,这里面外人不能随意进来!”

  郭宋笑了笑,“我找你们李东主谈一笔大生意,她人在哪里?”

  伙计一怔,连忙喊道:“李东主,这边有人找!”

  “没见我忙得要死吗?是谁来找我。”

  李温玉满脸不高兴地从隔壁走来,一眼看见了郭宋,她顿时一愣,“师弟!”

  她上前一把推开伙计,在他脑门上狠狠敲一记暴栗,“你这个没长眼的混蛋,这是我小叔子,你们也敢拦!”

  伙计嘟嘟囔囔缩到一旁去了。

  郭宋微微笑道:“生意不错,师姐的脾气好像也见涨。”

  “哎!让你笑话,实在是忙昏头了,你看我们伙计都有十二人了,还是忙得不行,心情自然不好,快进来。”

  郭宋走进酒铺,见好像是李温玉负责收钱,便笑道:“师姐,你让伙计收钱就行了,再雇一个账房,负责核对帐实,这样你就轻松了。”

  “你说得没错,账房和掌柜我都雇了,明天正式进店,所以今天我要整理一下账簿,特别忙。”

  “那师姐去忙好了,我师兄呢?”

  “那个死胖子不知跑到哪里找乐子去了,他晚上做事,白天我都让他休息,结果他就四处乱逛,这会儿也不知死到哪里去了?”

  李温玉恨恨骂了两句,又扯开嗓子喊了一声,“秦五,你帮我收钱,我有事!”

  “师弟,我们去后院坐。”

  郭宋点点头,跟随李温玉来到后院,却见隔壁院子的隔墙已经被打通了,变成一个很大的院子,至少有十几间屋。

  院子里有石桌石凳,郭宋便在院子里坐下,李温玉给他倒了一杯热茶,解释道:“隔壁是半个月前盘下的,两万贯钱,包括三百桶十年清酒,又解我燃眉之急,师弟你不知道,我现在整天就在为清酒发愁,原以为一阵风潮过去,可以清闲几天,没想到外地的酒客涌来了,一下子比从前忙了三倍不止。”

  “但也赚了不少吧!”郭宋笑道,

  说到赚钱,李温玉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笑道:“师弟猜猜看,这几个月我们一共赚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