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穿越而来的曙光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一十五章 动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河间小次郎才刚刚睡下,作为一个外籍劳工,他甚至自己肯定会被元老院边缘化,如果想要受到元老院的重视,就必须要努力工作,做出自己的成绩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和他有同样想法的人遍布整个前伊藤军团,日裔劳工每天都在占城港的工地上忙碌的工作,他们在工作中根本就不惧怕普通的小伤,甚至于为了一些不容易做到的事情连自己生命都不放在眼里……他们的努力是负责指挥他们进行工作的建筑委员会与工业委员会所有元老们有目共睹的,至少在这些元老们面前日裔劳工们的努力的确创造了效果,许多元老都开始为了他们的权益开始奔走。

    河间小次郎此时摸着微微有些发胀的肚皮,最近这段时间以来,他们的伙食标准明显有了很大的提高,从刚开始驻扎到占城港时的每天两顿杂粮粥到现在一天三顿杂粮饭外加鱼糜粥,他已经开始有些回忆不起来以前深夜被饿醒来时的难受感了。

    “河间桑,你也吃的有些睡不着啊?”旁边一个民兵躺在榻榻米上同样微微摸着自己的肚子笑着打趣道,河间点了点头,“是啊,这种感觉真好,元老院要是早点来就好了,我们以前刚到界镇时就不会饿死那么多人了。”

    “唉,是啊,”旁边有人附和道,“那时候每天都会从睡梦里饿醒来,每天早上都有被饿死的人从营房里抬出去,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太可怜了。”

    “元老院给我们这么大的恩,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呢!”“是啊是啊!我们想要去参军都不让,说是文化不够,还要认识字……这打仗不是在阵前拼杀吗?要认识字干嘛?”

    “就是!我也一直不能理解这个,干嘛要认识字?”“这还不算呢,听说还要会算数,总不至于两军交战,两边都往地上一坐,对着对面一通算数就能把敌人算死吧?”“哈哈哈哈……”“就是就是,猪口桑,对了,你怎么叫了这么个名字?不学字还真不知道你的名字原来是猪嘴巴的意思呢。”

    “我也没办法,这是父母传下来的名字,总不能改掉吧?以前我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怎么写,学着认字了才知道什么意思,唉……”那个叫猪口的劳工叹了一口气,“不过我还是不能理解这认字有什么意义。”

    “有什么意义?多给你发工资!”河间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别忘记了,每个月都有文化考核,如果文化能够拿到丙等文凭,就能每个月多五角的收入呢。听说第一团里还有劳工拿到了乙种文凭,一个月可以多拿一块钱的补贴。”

    “可是我们每天不就是挖土拆墙修房子吗?认识字有什么用呢?难道认识字就能搬得更多一点吗?”

    “还不睡觉!”门口一阵吼声,“元老院的决议是你们这些木头能够妄议的吗?快向元老院道歉!”说话间一个看起来颇为壮实的人冲了进来,冲着这帮吃得多了点还睡不着的劳工们一通吼叫。<>

    劳工们一个个紧张地爬了起来,向着东方港的方向深深鞠躬,口中同声喊着,“对不起!”

    正在这时,营区里突然传出紧急集合的哨响,河间小次郎连忙竖起耳朵听了一下,“是紧急集合!快!穿盔甲!”说着就奔向自己在房间里的装备台,他们的盔甲此时都整齐地摆在屋内的装备台上,长枪则被摆在装备台旁的枪架上。

    这些肩负民兵职责的劳工们一个个迅速地动作起来,在短短五分钟里就完成了着装和武器装备,正在准备打包被褥的时候,又听得有人在营区院子里大声喊道,“所有人员,快快的!集合!被子的不要!”

    这和平时训练的操典要求可不大一样,不过命令就是命令,河间冲着屋内的民兵们挥了挥手,“那就被子不打包了,带着武器出去集合!”

    穿着盔甲背着护背旗,手中拿着长枪腰间系着战刀的民兵们从一排排整齐的营房里涌了出来,朝着营房空地的操场跑去。

    操场上此刻已经点起了好几个火堆,把操场照得非常亮,操场的阅兵台上正站着十多个人。

    正在跑动的河间仔细看了看,阅兵台上站着的一个人他认识,这不是今天二大桥上负责的周所长吗?周所长此刻面色阴沉,从他站着的位置看,前面还有好几个人等级应该是远远高过他,看那些人的身材颇为高大,从袖口的元老袖条看应该还都是元老。他不由得心头一抽——这晚上突然集合,难道是要打仗了吗?想到这里,他不由得面带微笑,兴冲冲地加快速度,终于有机会报效元老院了!

    看到下面的士兵正在快速地排成巨大的方阵,有的人手里拿着长枪,有人扛着太刀,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手中拿着比自己还高的长弓背着箭矢,杜彦德不由得悄悄叹了一口气,心里不由有些紧张的感觉。今天这事情算是绝对的越界了,现在的问题就是,今天杜彦德的行为非常尴尬,要说现在调动的是军队,下面这些人虽然对外称外籍劳工,但是同时也是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士兵。现在他们被安排在占城港拆建新城区,主要是因为东方港的人力不足,一旦城市建设完成,他们的文化培训也基本上完成了,到时候这群人肯定不会再作为劳工使用的,他们是未来的外籍军团士兵。<>那么现在调动他们,实际上和跨过参联会直接调动军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即便是现在他们还没有军队的编制。

    杜彦德心里现在非常担心天亮后元老院里的人会怎么把他架在火烧烤,他现在调动一个营的民兵目的是为了解救一个怀疑被拐卖的幼女而已,更让人头疼的是这个女孩子连归化民身份都没有,仅仅只是一个从广西被拐卖来的普通女子。这样的理由虽然自己觉得很充分,但是在元老院的那帮专业“反对派”面前可是说不过去的,那帮家伙什么都不管,反正是政府给出的答案统统不支持,凡事都要质疑。

    尽管他在来这里前已经找到了张元和孙文彬,拿到了农业部和工业委员会的临时授权,但是最重要的建筑委员会授权以及执委会主席杨铭焕的授权却没能拿到,杨铭焕和谢明芳两人出去散步去了,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状态,因此杜彦德只能在没拿到完全授权的情况下开始动员占城港建设民兵。

    “板载!板载!板载!”随着下面的士兵们同时三呼板载,代表着整个民兵队的集合完成,此刻的这些民兵们一个个跃跃欲试,眼中充满了兴奋,全都把目光集中在了阅兵台上这几个元老。

    “尊敬的执委大人!占城港建设兵团第一民兵营集合完毕!请首长训话!”一个穿着红色盔甲的人跑上阅兵台,冲着杜彦德和沈彬等人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大声说道,“为元老院与人民服务!”

    与此同时台下的民兵们也是异口同声地大声喊道,“为元老院与人民服务!”

    “请稍息!”杜彦德说道,与此同时台上台下的民兵都是“啪”的一声稍息开来,他们虽然还没有军队编制,但是并没有妨碍他们接受元老院的队列训练,外籍军团和陆军都派出了训练教官对他们进行了队列训练,此刻他们对于稍息立正都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同志们!”随着杜彦德开始说话,民兵们整齐地立正,一个个昂首挺胸,眼睛紧紧地盯着台上说话的执委——这对于他们而言,不亚于元老院的皇帝,即便是许多军官都跟他们说过元老院并没有皇帝。“我们今天晚上紧急集合,是有一个重要任务交给你们,大家有没有决心?”

    “有!”下面的民兵异口同声地吼了起来,河间的心里都快要燃烧起火来了,双腿兴奋得都有些发抖,执委大人交付的重要任务,这就说明自己这些人的存在价值已经被执委会肯定了,不由得心里跟自己反复交代,等下一定要奋勇杀敌,为民兵夺得更多的功劳。

    但是接下来杜彦德说的“重要任务”让下面这些民兵们不由得目瞪口呆,一个个站在那里发愣——这是什么重要任务?只是一个被拐卖的女孩子而已,这算什么事情?虽然说此刻东方港的女人数量不足,尤其是他们这些当兵的根本找不到老婆,但是女人也不至于有这么重要吧?为了一个被拐卖的女子就动员起一个营几百号人,知道的是去找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去从万军之中去抢人呢。<>当下便有不少民兵在私底下窃窃私语起来,随着说话的人越来越多,下面的说话声也开始变得闹哄哄的,让杜彦德的声音都几乎被盖过了。

    “安静!执委大人正在训话!”民兵营长大声地冲着台下吼叫了起来,下面嘈杂的声音立刻就消失了。

    杜彦德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我知道,只是一个女孩子而已,在你们看来用不着动用数百军队去搜寻——没错!你们就是军队!”说着他指了指台下这群明显开始有些兴奋的民兵,“一个女子而已,只是一个行走的会干活的人,外加还会生孩子而已,大家说是吗?”

    “是啊!”“是的!”“没错!执委大人!”下面有民兵开始大声回答起来,也有人同时发出了明显带有戏谑的笑声。

    “安静!”营长再次大声吼道,“执委大人说你们是军队!你们有军人的样子吗?”

    后地远远方艘察由孤仇帆闹

    下面立刻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他们可是见过元老院陆军和外籍军团教官的做派的,队列训练时因为随便说话吃过的苦头也不少,因此这些民兵都不敢说话,就连大气都不敢出。

    “如果你们这么觉得,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错了!而且是大大的错了!”杜彦德继续大声说道。“一个国家的女孩,就是未来的母亲,台下诸位的母亲,少时也只是一个个的女孩而已。”

    说着杜彦德挥了挥手,“母亲是孩子最早的老师,一个孩子以后能得到什么地位,关键就在于母亲的教育,而不仅仅只来自于私塾学堂里的之乎者也!台下诸位也是一样,一个胆小如鼠的母亲是不能教育出一个骁勇善战的大将的!同样,一个目不识丁的母亲也是不能教育出一个万民敬仰的父母官的!”

    河间小次郎听到这里,不由得呆住了,他还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理论,一个孩子的未来竟然还和母亲有关系?但是细细一想,的确也是如此,母亲还在世时跟自己絮絮叨叨的那些做人道理竟然一直都是自己做人的目标指引。他张大着嘴巴左顾右盼,身边的战友们竟然也和自己一样,用一种震惊的眼神也在看着自己。

    结远地不鬼结球由阳科最秘

    “女孩子就是未来国家的母亲,我们元老院中国想要有更好的发展,就必须要重视女性的知识教育,教育好了女孩子,未来的中国,才有更好的发展潜力。”杜彦德说着手举到了空中,“你们是未来保卫元老院的中坚力量,是未来元老院的军人,等到那时候,还有更多重要的任务需要交给你们去执行,但是今天,我们却要做好一件极其重要的任务,如果说会影响到中国国运也不会有错,那就是要把那个女孩子救出来!”

    “板载!板载!板载!”下面的士兵们连忙大声吼着,尽他们最大的声音,就好像是声音能吼多大就能够证明他们对元老院的忠诚有多深一般。事实上他们对于之前的女孩是国家的母亲这个观点依旧听得似懂非懂,但是台上那个黑胖子执委说的话却是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自己就是未来元老院的军人了,以后还有更多重要的任务要交给自己来执行,这可比什么都要让他们兴奋,不由得挥舞起双手冲着阅兵台大声喊起板载来。

    杜彦德一看此刻军心可用,便同样双手一举,大声喊道“出发!让我们去把女孩子救回来!”

    本书来自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