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大唐将军烈 » 正文
| 繁体版

第1368章 青松道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商队这边所有人神色一紧,赵子良看着刚才说话的人问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因为我们小镇上以前也发生过巫师来袭的事情,当时有好几个人也跟他们一样,后来那些人全部魔化了,在镇上胡乱攻击居民,如果不是恰巧有一个神父经过这里,制住了那些魔化的人,并把他们捆在十字架上用圣火烧死,很可能我们整个小镇都完了,所以······”

    那些肌肤已经开始腐烂的龙卫军兵士们一个个都脸色巨变,纷纷呈现出惊恐之色。

    吗的,这不就是古代版生化危机吗?

    赵子良脸色凝重,问道:“多久他们会发作丧失理智?”

    镇长瓦纳多说道:“这个时间不定,有的人一天之内就会发作,有的人要过三四天!”

    一天?赵子良心中一寒,这个时间太短了,就算有办法也根本来不及。

    这时梁振武说道:“除了我们这些人,其他人全部都不见了,营地内只有十几具白骨,根据白骨上的服饰叛乱,这些白骨应该是那些镇上居民代表们的,也就是说,我们一共有一百八十八人失踪了!”

    “失踪了?”赵子良有种不妙的预感,没想到这次西行之旅如此不顺利,先是遇到了官兵勾结土匪抢劫,后来又有更大的强盗来抢劫,现在竟然又冒出一个恐怖的巫师。

    赵子良倒不是害怕巫师,而是双方修炼的体系不同,所具备的力量的性质也不同,他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例如这二十几个龙卫军兵士被黑雾沾染了肌肤之后开始腐烂,他根本没办法进行治疗,也无法驱除这种邪恶。

    赵子良思索片刻,对镇长说道:“我们失踪的一百八十八个人只怕是被那个邪恶的巫师掳走了,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掳走我们的人吗?”

    瓦纳多摇头苦笑道:“我哪知道?巫师一向行踪诡异、行为异常,谁也无法猜到他想干什么!”

    “好了,镇长大人,你跟诸位居民都回去吧,巫师肯定走了,如果他还没走,只怕早就继续对付我们了,我们不可能平安无事到现在,麻烦你们把巴布洛斯神父的遗体带回去好好安葬,明天我们就不前往教堂祭奠了,我们会直接前往阿达纳!”

    镇长一想也对,点点头:“好,祝你们好运!”

    打发走镇长之后,赵子良正要说话,却看见一个人从外面走进来,原来是盖特亚,盖特亚自从被他大伤之后,这些天一直在养伤,伤势虽然大好,但在行动上依然无法自由活动。

    “盖特亚?你怎么没被巫师抓走?”赵子良惊异的问道。

    盖特亚拄着一根棍子,慢慢走近大帐,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好歹也是跟那个巫师是同一个群体中的人,只不过他是巫师,而我是战士!我虽然受伤了,但他想要把我带走还不太可能,不过你们商队之中的那些护卫就没我这么幸运了!”

    赵子良眼睛一亮,问道:“你也是西方修炼界的人,你认识刚才那个巫师吗?”

    盖特亚点头道:“认识,这个巫师叫拉裴尔,不过我跟他不熟,也只有过一次照面。据说他在阿拉山上有一座古堡,他平时就住在古堡里,这个人非常邪恶,经常抓一些活人修炼死亡魔法,他把他们活活折磨致死,折磨的手段越残酷,那些被折磨致死的人死前产生怨气就越多,死后就会形成怨灵,而他再用特殊的手段把怨灵收集起来修炼他的死亡魔法。上一次我遇到他的时候,他的魔力没有今天这么强大,而这才过去仅仅两年,他今天展现出来的实力是两年前的两倍!”

    盖特亚的话让帐内所有人的心情都异常沉重,一百八十八人失踪了,这里还有二十三个被邪恶的魔法侵蚀,随时可能发生魔化,情况极不乐观。

    刘单这时说道:“从刚才那巫师的作为来看,他应该是冲着我们来的,他的目的是什么?为了那些货物还是想抓走我们这些人去祭炼他的什么死亡魔法?如果只是为了抓一些活人去,他为什么不去抓附近的村落的村民,抓走那一百八十八个护卫就够了,为什么要冲进大帐来与神父斗得两败俱伤?这不合常理啊!”

    独孤峻这时说道:“那些护卫只不过是临走时顺手牵羊罢了,他的真正目标是我们这几个人!”

    张贲道:“难道我们身份暴露了?有人请来了这个邪恶的巫师来对付我们,如果背后真有人,那么这个人是谁?是西秦国的人,还是东罗马帝国的人?”

    赵子良道:“我们商队的货物虽然值不少钱,但是这些货物对于一个强大的巫师而言算得了什么?他们不会在乎这些世俗的物质,如果真有什么是他们渴望得到的,那一定是对他们的修行有益或者能够提升他们实力的宝物,但我们的货物之中根本没有这类宝物!因此,他不是冲着货物来的,我们跟他一个巫师无仇无怨,他为什么要杀我们?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请他来对付我们的!”

    刘单说道:“看来我们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阿达纳了!”

    赵子良想了想对秦子鹏说道:“秦掌柜,你带几个人出去看看货物有没有损失!”

    “是!”秦子鹏答应一声带着几个兵士走了。

    等秦子鹏这个外人走后,赵子良在所有人的注释下竖起手掌打了一个印决,众人只感觉空气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荡漾开来,就看见一个身穿道袍的道士站在旁边,除了赵子良之外,其他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张贲、梁振武和其他龙卫军兵士们纷纷抽出兵器,赵子良见状摆手道:“不必惊慌,这是青松道长,他一直在暗中保护我,都放下兵器!”

    梁振武等人听见赵子良这么说,顿时都放下兵器,解除了攻击和戒备势态。

    青松道长向赵子良打了一个稽首:“贫道拜见陛下、各位大人!”

    赵子良摆手道:“道长不必多礼,让你现身也是无奈之举,刚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吧?那个巫师的法力强大,驱使的黑雾竟然可以让人的肌肤发生腐烂,还会使人魔化,你看看这些护卫,有没有办法驱除他们身上的邪恶,让他们恢复如初?”

    青松道长道:“东方和西方的修炼体系不同,贫道也不知道我东方的法术是否对西方的魔法有克制和驱除效果,只能姑且试一试!”

    “那就有劳道长!”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青松道长拿出一张符,说道:“这是驱魔符!”

    说完低声念了几句咒语,只见那驱魔符瞬间燃烧起来,青松道长把燃烧的驱魔符向那些身上腐烂的兵士们丢过去,燃烧的驱魔符化作点点星光落在那些士兵身上。

    很快,腐烂停止了,腐烂的肌体慢慢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新的肌体,不过跟周围的肌肤相比较还是有明显的区别,士兵们看见腐烂肌体重新生长回来,一个个都很高兴。

    赵子良见青松道长的驱魔符有效,高兴的说道:“道长果然法力高深!”

    青松道长却是摇头道:“贫道的驱魔符只是治标,却没有能够治本,如果治本了,那些腐烂的肌肤就会完全恢复正常,而不是跟旁边的正常肌体有明显的区别!”

    赵子良吃惊道:“为什么会这么样?”

    青松道叹道:“毕竟不是同一修炼体系,能量性质完全不同。如果贫道推测的不错,他们西方应该有一种法术正好是这种邪恶魔法的克星!无论哪一种修炼体系,都必须遵循万物相生相克的自然规律!”

    这时盖特亚说道:“我知道如果有牧师可以施展净化之光应该可以彻底治疗这种邪恶魔法造成的伤害!”

    “净化之光?”

    “对,就是净化之光,这是牧师神父们必修的一门魔法技能,区别只在于技能的强弱,只要是黑暗类魔法造成的负面伤害,净化之光都是有效的!”

    赵子良对独孤峻和刘单等人说道:“你们明天一大早就跟托伦一起带着剩下的人全部火速赶往阿达纳,先去拜会奇里乞亚总督,起他出面到教堂去找牧师为护卫们彻底清除邪魔魔法的残毒,我和青松道长去阿拉山去会会那个叫拉裴尔的巫师,一百八十八十被他掳走了,我们必须要把他们都找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可只有你们两个去,实在太危险了,我等实在不放心啊!”独孤峻焦急的说道。

    赵子良摆手道:“不必担心,青松道长的本事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拉裴尔虽然厉害,但他受了伤,我们想要救回被他掳走的的兵士应该不会太难!而且这件事情不能拖,现在被掳走的那些兵士都非常危险,我们必须尽快把他们救回来,你们跟着去不但帮不上忙,反而成为累赘,所以你们还是先去阿达纳把这些兵士身上的隐患除去,我们救了人之后就会赶往阿达纳与你们汇合!”

    刘单等人互相看了看,都知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盖特亚问道:“那我呢?”

    赵子良道:“你跟我走,阿拉山在哪儿我都不知道,你不带路我们怎么去阿拉山?”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