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魔魂枪风 » 正文
| 繁体版

0696章:摇篮里的她(696)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轰!轰!轰!轰!”只听四声大炮轰鸣,随着巨大的声响、四道鲜艳的光线、犹如箭炮、朝向那个被周围土壤围拢的小土包的四个角落,垂直轰炸而去!

    几乎在那四声巨大的炮声雷动的同时,这座巨大坟墓四周的活物、就蜂拥而至、潮水一般蜂拥了过来……它们有的是在逃命。

    有的是在看热闹。

    而为数不多的智慧者,则是前来看门道、因为这样惊天动地的场景,最近一万年都不曾发生过一次。

    等那些四面八方的灵昆灵兽、与鬼与修为颇高的人、纷纷悬浮在这块巨大坟墓的上空、就像被一块绝大的磁铁吸引的细碎铁沫一样、他们就那样自然的悬挂着……

    四声巨大的爆破声响之后,只见四个艳丽的身影猛然朝上一跳、随即、她们的躯体象是得到了某种了不得的共振,都微微一震!

    然后,鲜红、鹅黄、湛蓝与纯青四道身影从那个小土包的四个角落、沿着空地滑退而行!

    “哦,她们四个竟然修炼成了‘光线炮’!”黑衣少女惊呼!

    所谓“光线炮”,是指灵域赫赫有名的落香公主四大护法双影春红、含沙秋菊、快拳夏花与无拘冬草联手修炼的古武绝学。该功夫相当于异能史上的机甲炮轰术。

    但是,只有内力十分深厚的人,方可修炼成功,将一道来自内心的灵光、以天蚕抽丝的方式、从体内迅速取出、然后、辅之以最为深厚内功,将其完好地发射出去----直到一发不可收拾、靠其内心急剧骤升的雄浑之力、一发到底、从而导成一个通地导火索、将其导入目标物的底部之后,再采取釜底抽薪的方式----发功人再突然放弃推出内力、从而靠一种骤然积聚的爆破之力,即可将其完好无缺地引燃爆炸、从而完成极其罕见的爆破威力。

    相传,是落香公主为了完成非常繁重的盗墓任务、为了寻得着千年以前服毒身亡的窝囊废皇帝李煜而促成她的四大护法:双影春红、含沙秋菊、快拳夏花与无拘冬草竭尽全力而修炼的绝世奇功。

    而与之相互应的,则是巨大墓柳的枝丫上,隐藏枝叶繁茂的树冠之中的那位黑衣蒙面少女。

    从栖身的巨大墓柳腾空而起,与此同时、她手执一条墓柳、只见整株墓柳树上柳树叶片,就象服用了化学药剂、脱发剂一般、竞相脱落、争先恐后地缤纷涌入黑衣少女的手掌心。而黑衣少女的左手手腕,似乎各有一个闪烁着紫色光芒的小香囊:所有缤纷而至的落叶滑向那两个高贵无比的小香囊、就像滑入两个用不封顶的叶片仓库一般、那么和谐与自然……

    “哦!她是谁?竟然会使用召唤落叶术、所有的枯叶绿叶都将无形中成为她武器。

    双影春红见状,暗自在暗中惊呼。

    可是,整块巨大的墓地,已经成了一座硝烟弥漫的战场、所有悬浮在这块巨大墓地的人,以及旁侧的神土山上修炼的人世、他们都像潮水一般、忍禁不住朝向这边扑涌!

    丹青县的大街地面上,有一队一队武装齐备的人马。

    这些武装齐备的人马、全都目光呆滞、恰若进入一级战备的木鸡。

    这些木鸡战士的脸庞、看起来都很年轻、但是、头盔盖住了他们的头发、面罩扣住了他们的表情。

    可是,他们斗志昂扬的军姿、依然挺拔人心、象一墩接一墩机械化的压缩版崇山峻岭。

    他们神情深凝,无论街道两旁的步行区,出现了什么可疑迹象、他们只是保持着自己森严无比的军队行姿。

    在车道上,这些武装齐全的人马走得很慢、但他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远远望去,他们更像竭尽心力谛听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的暗器、以及暗器飞翔时、带来的杀气与悦耳的交战声。

    果然,没过多久、一些漆黑的暗器飞来。

    那些暗器无一例外,都是冲着这几排装备森严的部队来的。

    可是,那些攻势异常强烈的暗器、竟然悬浮在半空、象被时间或者空间凝住了一般、悬浮不动!

    细细望去、他们的头顶上空10米左右;整个军队的前后左右、各有10米左右的空间、是透明的。正是那个透明的空间、凝住了呼啸而来的漆黑暗器。

    这些透明的空间,更像一间不断扩充空间与移动的小房子、将这几排军队、给生生地守护着。

    这让整个行军的部队,就象在一个透明的隔音箱子内装着、被神守护。这些奇异的极境、更是为丹青县的天空,增加了令人侧目的神秘指数。

    因为丹青县的上空,安有一面神奇无比的大镜子。

    幸运的他县人士、会在迎面而来朝向那副清澈的因果镜子行走之时、无意中看到一些发生在丹青县的灵异事情。

    果然不出所料,各种各样风漆黑飞镖与箭镞、漫无目的地漂来、可是很奇怪、它们统统被收复在这些武装齐备人马的外围。

    打眼一看,那些暗器几乎全被阻止在这几排全副武装军队的十米开外处。

    也就是说:有人在暗地攻击这几排戒严的部队。

    与此同时,有一种神圣的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护罩一般的东西、无形中抵挡了那些恶毒的攻击。

    而且,这几排军队的保护区域大约在前后左右上下六个方向的十米左右。

    于是,当那些漆黑的毒镖与箭镞、以一种飞快的速度飞来之时、竟然全无例外地扎身于那种透明、但却真实存在的、护罩一般的幻空。

    “保护所有战士!保护兵力!”正在大家聚精会神抵挡敌人袭击之时,突然一个命令下达。

    通灵者魔焰星、正在魔塔县衙行走时,突然听到了如此灵音。

    他就一个提身而飞,决定找到他的师父楚楚风源子。

    魔焰星今年刚满7岁,是个孤儿。

    某日,当他出现在魔塔县玩耍时,正在忍受饥饿的他、迎面而来撞倒了一阵风。

    “你是……”望着那位摔倒的少年、羞愧不堪的惭笑、魔焰星伸出手去拉他。

    “我叫楚楚风源子!你饥肠辘辘时、竟然是一块礁石----我第一眼没有看出来、但是、在你撞倒我的那一刻、我目睹了你的礁石原形。很惭愧、我正在修炼‘灵视功’。”被撞倒的少年一边风轻云淡地说,一边伸出一只手,被他轻轻运力、便拉起来了。

    “师父:丹青县县衙要发生大事、你去看看?”因为那一阵被自己撞倒的、十分倒霉的风竟然是因为害怕撞到自己、而将身体火速闪开、对方明明闪开了,结果自己竟然没能收拢脚步、一个惯性前迎、将对方轻松放倒。

    魔焰火星对人心的善恶、是看得一清二楚、这也是神界派他微服私访人界的最根本原因。

    而与此相对、在车道旁边的两排人行横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则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或许是车道上那全副武装的人马、在有形无形中带给徒步行走的人类一种难言的威压、在这个丹青县大街气氛万分庄严的时刻、步行在车道两侧的人们、她们纷纷提起躯体、在挑战极限一般地漂飞。

    率领这些武装的、是一位同样全副武装的年轻人、他个头高高的、但穿的战服却有三分神侠的模样、另外三分、与全服武装的部下一样、英姿焕发、威风凛凛的机械战服!

    “听说丹青县的首富、罗兴波明日要纳小妾了、为了保卫丹青县的财产安全、丹青县县衙主动派出精锐部队的十分之一、在本县县土实行全县戒严。如果这期间,有人发现行窃盗窃的事件,并且向丹青县县衙举报了、将获得更多的机会、甚至能够对垮界大案要案进行当庭庭听!

    丹青县的上空:有一行逶迤起伏的人流----远远望去、一团翠绿、被无形的高空气流前呼后拥。正在这团青翠的灵物漂越丹青县县衙上空之时、它们听到了堂鼓敲打声。

    “咚、咚、咚、咚、咚……”丹青县县衙的堂鼓声声响,惊动着整个丹青街慵慵懒懒的人群。丹青县大街人行道上的人流如水流,“哗啦”一声就涌到了丹青县县衙的门口。

    只见一位身穿青衣、大约15、6岁模样的少女,左手捋着袖子、右手拼命地敲打堂鼓。

    “冤枉呀冤枉!民女冤枉!”在她喊出第一声时、“嘎吱”一声、丹青县县衙的大门就被打开了。

    丹青县位于海陆空三军交界处,这里居住着人界神界与魂界三界的精华人物。

    丹青县最为著名的,乃丹青县县衙。

    据说,丹青县县衙成立九万年以来,从未出过冤假错案、而且、在断案的速度上,堪称“神速断案”。

    由于丹青县县衙在人界神界魂界鬼界妖界仙界混沌界与空界八界之间,已经享有极高的声誉。

    丹青县县衙的断案效率与热情已经成为家喻户晓、有口皆碑的神话。

    “她是人是鬼?”围观的人群开始低声议论,因为细心人发觉奋力敲打堂鼓的少女、光着脚丫、她的流发起伏之间、散发着一种难以以笔墨描绘的纯青……

    整座丹青县的县城,都被戒严部队环游着。

    即便是一阵接一阵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暗器、在这里嗜杀如命的穿梭、也未能阻挡他们威严的行军、风雨无阻般前行。

    与此相对,那些漆黑的暗器、似乎一点都没有退缩。

    但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吸引了有心人。

    沸腾在人行横道的人类、他们发觉、暗器射击之力来得越是凶猛、那块透明的空间就成长地越快。

    相反,它们倒是因为戒烟部队的被保护、而感觉到了戒严部队的脆弱性,从而那些漆黑暗箭发射的速度可是越来越快、有恃无恐。、

    更有甚者、是有一个恨意情绪太过激烈的人----她一激动、竟然将躯体当成毒箭射击了过来。

    “啪!”地一声猛然撞击。

    只见那栋虚无的透明空间、被那架人类的躯体咂了一个足足有半毫米的、浅得没法再浅显的坑。

    而那具漆黑的躯体,则被一个反弹、重重地反射出去。

    “雪儿尼玛,空域的空间太硬、比宫墙还硬!”只听有人骂骂咧咧

    一些天生灵视的人们、他们悄然无声中意外发觉、笼罩在戒严部队四周的那个透明的空气层、似乎受到一种神力的保佑、在渐渐地扩大着……

    也就是,那个保护空间一直在扩大着。

    与保护空间相对、整个戒严部队却是一如既往地不长个头。

    而且它们扩大的速度非常快、就象生长的植物、发生了反应良好的光合作用。

    他拉着他的师傅楚楚风源子、默默地潜回丹青县。

    这边那位白衣少女、倾力地敲鼓、没命地打着大堂鼓。

    县衙那边,竟然没有回声。

    “很奇怪、丹青县县衙、向来以县民击打堂鼓为重、一般敲打超不过三声、就会出来引荐通报、可如今……”不知何故、那位白衣少女已经擂打了有几十声之久、丹青县县衙竟然迟迟没有行动。

    那些呆着面罩,在大街上戒严的、威武的一队接一队的军队、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正在威风凛凛往前走的他们、突然停下了。

    只见他们纷纷摘下面罩,露出一张接一张绝美的面孔。

    就在人行横道的人流,往县衙这边汇涌之时、只见一只漂浮于丹青县县衙上空的那支翠绿色的队伍、此时也降低了身姿。

    或许是出于好奇,或许这里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是由他们操作的。

    只见带头人一个飞身而跃:她浑身鲜红……

    “哦,双影春红!”忽然有人望着那位红衣少女大声地喊。

    他望着她、斜睨着一双格外好看的丹凤眼。

    “瞧你、呵呵”她只是剜了一眼,就不用再看。

    他那憨笑的模样、一直像月光一般、在她的心灵闪烁、欺负不断……

    她瞪大了忽灵灵的大眼睛:冰眸含笑、忍不住伸出那双柔软的小手、悠盈而又雪白。

    “呵呵:够了么?”他突然开口、一口虎牙闪发着萤火虫一般的光。

    “你爱我?”她咬着嘴唇、整个身心抑扬顿挫地笑。

    就那样,她坐在他的怀中、仿若是一副、不用雕饰的、天然转盘、从他的这边、转到另外一边。

    “你这人、心眼儿太小、否则、我们不能这般恋爱!”他小声地说、生怕她再次跑了。

    “那、不能这般恋爱、我么该怎般?”她含羞带笑、风吹动着她的衣裙、每一次飘然若飞、都像是她压低了一次次、在内心经久回荡的柔软耳语。

    “该这般、这般、这般……”他的手指在高空乱动、弹奏着被她惊扰的一套套深深眷恋的琴弦。

    “这般、这般、这般么?”她柔软地轻笑、打趣着他、就像是整个世界、突然就飞了、她永远都是世界追干不了的那双永远无法被人抵达的天眼。

    “这般这般这般、对、就是这般这般这般……”就这样、这一双璧人、被一声声浪涛汹涌地狂推着、他抱着她、翻越了冰冷的珠穆朗玛峰、再次像一对私奔的海鸟、轻盈地点落着起伏不熄的海面、并再次一起、双双弹飞而起。

    “就这般这般这般么?她开始深处一双柔软的小手、被他那样天然而又自在地拽拉着……

    大海像是一个奔跑着、从黑夜逃亡黎明的恋人、一直朝向天边飞永远地飞。

    “你知道为何飞翔的事物会永远永远回荡在高空……”他突然开口问她。

    “因为,他是永恒!”她说话时,声音柔柔的、软软的、像是供流浪的脚印踩住的星空、异常惊艳。

    他十分欢喜地望着她的双眸、这双自己渴望了许久的、心灵天屋、突然那里一闪、一道天光一闪、仿若天窗刹那间打开了一般、他感觉煞是温暖、就那样靠着她、迟迟不肯走开……

    “呵呵”咧着小嘴巴笑、她此时的笑容甜坏了、像是故意逗他的那粒伤心敷乱丸。

    “你笑、你笑得太好听!犹如百鸟朝凤!”她的笑声不但很甜,还含有很多

    他望着她、斜睨着一双格外好看的丹凤眼。

    她瞪大了忽灵灵的大眼睛:冰眸含笑、忍不住伸出那双柔软的小手、悠盈而又雪白。

    “呵呵:够了么?”他突然开口、一口虎牙闪发着萤火虫一般的光。

    “你爱我?”她咬着嘴唇、整个身心抑扬顿挫地笑。

    就那样,她坐在他的怀中、仿若是一副、不用雕饰的、天然转盘、从他的这边、转到另外一边。

    “你这人、心眼儿太小、否则、我们不能这般恋爱!”他小声地说、生怕她再次跑了。

    “那、不能这般恋爱、我么该怎般?”她含羞带笑、风吹动着她的衣裙、每一次飘然若飞、都像是她压低了一次次、在内心经久回荡的柔软耳语。

    “该这般、这般、这般……”他的手指在高空乱动、弹奏着被她惊扰的一套套深深眷恋的琴弦。

    “这般、这般、这般么?”她柔软地轻笑、打趣着他、就像是整个世界、突然就飞了、她永远都是世界追干不了的那双永远无法被人抵达的天眼。

    “这般这般这般、对、就是这般这般这般……”就这样、这一双璧人、被一声声浪涛汹涌地狂推着、他抱着她、翻越了冰冷的珠穆朗玛峰、再次像一对私奔的海鸟、轻盈地点落着起伏不熄的海面、并再次一起、双双弹飞而起。

    “就这般这般这般么?她开始深处一双柔软的小手、被他那样天然而又自在地拽拉着……

    大海像是一个奔跑着、从黑夜逃亡黎明的恋人、一直朝向天边飞永远地飞。

    ”你知道为何飞翔的事物会永远永远停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