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八十七章 昭然若揭的野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两日之后,大雨已停,天已放晴,阳光明媚。

    但是荆州城的地面上还是如同泥泞一般的道路,虽然泄洪的洪水并没有覆盖过整个荆州城,但是也浸泡了荆州城的地面上,而且因此让不少长久失修的房舍墙根坍塌。

    造成的伤亡也不小。

    只是相比于真正的水淹荆州,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伤亡而已。

    荆州军进城之后,先以重兵镇守四方城墙,封城整合,粘贴告示,安抚民心,然后城中安置四方军营,派出巡逻兵卒,日夜巡逻,保持秩序。

    荆州军败退乃是事实,城中百姓也逐渐的接受了,不过荆州城依旧萧条,店铺不敢开,百姓不敢出门,皆在惶惶不安之中。

    这时候,刘焉进城了。

    刘焉骑着高头大马,在亲卫营的护送之下,在万军迎接之下,一步步的进入了城。

    “恭迎主公!”

    张任和严颜,拱手行礼。

    “城中情况如何?”刘焉勒马,停下来,沉声的询问。

    “之前有些民乱,但是已经初步镇压下来了,只是荆州百姓对我们始终有些芥蒂,如今全城萧条,百姓不敢出户,店铺不敢开张!”张任拱手说道。

    “荆州城乃是南郡主城!”

    刘焉平静的道:“不可长此下去,尔等务必要尽心尽力的安抚下去民心!”

    “诺!”

    张任和严颜领命。

    两人带路之下,刘焉顺利的进入了县衙府邸,府邸后院已经整肃出来了,刚好当成刘焉的行辕,暂且在此安顿了下来。

    刘焉入城的消息扩散的很快。

    这倒是有安抚民心之用。

    毕竟百姓也要生活,不可能一直躲着,之前他们躲着,倒是害怕殃及鱼池,如今刘焉进城,那就意味着来犯之人并非屠戮之人,乃是治城之意。

    城中一些大户乡绅也蠢蠢欲动,他们比一般的百姓更加的忐忑,毕竟权力交替之下,他们的田契,房契,等等,都会迎来变故,一个不小心,抄家灭族,就在眼前。

    在这种权力变幻的关头,站队也是一种本事,是忠于老东家,还是迎合新东家,不一样的选择,不一样的结果。

    有人站对了,也有人站错了。

    有人抄家灭族,也有人一步登天。

    不过刘焉并没有立刻治理荆州城,现在他有更大的事情安排,暂时顾忌不上荆州城,因为在打下荆州城之后,荆州战役已经非常明朗了。

    这时候,到底是穷追猛打,还是休战整顿,这都是要抉择的问题。

    刘焉召集了益州所有部将,于县衙大堂之上,商讨军事。

    益州麾下,主力三军,东州军,巴郡兵,益州兵。

    另外还有庞羲麾下的剑阁兵,张肃麾下的广汉兵。

    加起来十余万大军,主将级别皆到齐了。

    牧军代表,牧景,戏志才,还有黄忠,三人在会议的应邀行列之中,算是正式的参与进了益州军的军事讨论的会议之中。

    这也是牧景的投名状教得好。

    刘焉就算心中不是真真正正的信任牧景,也会因为牧景立此大功,而必须有所表示。

    牧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攻打下了荆州城,这样的大功,他如果没有一点表示,就当不得赏罚分明的之名,也会让部下将卒有一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

    所以不管他信任不信任牧景,最少在明面上,他要做出一番对牧景器重的态度来,这才能激烈部下将卒,奋不顾身的去征战,去立功。

    用人之道,刘焉可是炉火纯青的。

    ……

    大雨过后,四面窗户都打开,连大堂里面都能呼吸到一股清晰的空气。

    刘焉高居上位。

    牧景陪坐末位。

    众将济济一堂,大家正在畅所欲言。

    “主公,吾等当乘胜追击,一举破荆州!”

    “主公,连番征战,部下将卒皆然疲倦不休,不宜再战!”

    “主公,如此大好时机,岂能罢手,当一战到底,灭逆臣刘表,夺荆州大地!”

    “主公,荆州地大物博,兵马实力犹在,轻易冒进,恐防遭遇伏击,暂时休战,巩固荆州城,方为正道!”

    “……”

    将领们正在为了是继续进兵攻击,还是暂时休战,正在争吵不休。

    刘焉也犹豫不绝。

    所以大半个时辰任由这些将领争执,他一句话都没有发言。

    牧景陪坐末位,其实就是过场的,所以他也没开口,不过他倒是没有什么都不做,他正在趁着这个大好机会,仔细的观察每一个益州将领。

    这些益州将领,日后能为敌还是能为友,都是需要考量的。

    “龙图!”

    刘焉突然压压手,压住了众将了畅所欲言,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牧景。

    “主公,你叫我?”牧景抬头,迎上刘焉的目光。

    刘焉淡然的开口:“某看你沉思斟酌,当心有谋算,那你认为此时此刻某当乘胜追击,还是暂时休战,巩固城池呢?”

    牧景楞了一下,怎么就问到自己的头上了。

    他是想着不要太张扬,所以立功之后,安分守己,当一个摆设,但是刘焉既然都问到了头上了,那就没法子低调,都没法低调了,就要学会高调,万万不可落的一个平庸之名,所以在众将面前,他走出来,拱手行礼,才说道:“主公,末将认为,此时此刻,不合适继续去追击荆州将士?”

    “为何?”

    张任目光栩栩,凝视着牧景。

    荆州城一战,他更加的了解了牧景,同时对牧景也更加忌惮,不怕一个有野心的人,就怕这个有野心的人,还有一分经天纬地的本事。

    牧景的本事,他见识了,但是牧景的野心,他始终摸不透,这才是他忌惮的根本。

    “此战能胜,实属侥幸!”

    牧景轻声的道:“接下来的战场,更多的是江河战场,我们沿着长江南下,接下来就是赤壁了,赤壁乃是水寨关隘,非同攻城,以我们的水师能力,根本月不过赤壁,越不过赤壁,就攻不得江夏!”

    “那你的意思就是休战整兵?“

    刘焉眯眼,眸光闪烁,轻轻的问道。

    “非也!”牧景却摇摇头。

    “那你何意?”刘焉问。

    “主公,荆州地大物博,吾等下之不过主城而已,此时此刻,襄阳,荆州城,皆然我们掌控之下,如此以来,荆州西部,南郡,武陵,数十县城,皆唾手可得!”

    牧景轻声的道:“为何我们不分兵夺城,把整个南郡和武陵夺下!”

    他随后给刘焉和众将开始画饼:“诸将皆知,我们无法维持长时间的征战,并非因为将卒无力,乃是征途遥远无论是粮草还是军械艰难,但是只要我们彻底的两郡拿下,然后让主公派出明官精吏,安抚百姓,重整生产,屯田累粮,营造工坊,制造武器,我们又何须从益州山长水路,运后勤而至,届时只要我们屯兵力于此,就可以和荆州军长久作战,步步蚕食之下,荆州,早已经是囊中之物!”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荆州虽大,可得了南郡和武陵,半壁江山已到手!”

    “如此以来,我们根本就不用依靠益州作战,倒是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众将面面相窥,倒是皆认同牧景这提议。

    “哈哈哈,龙图不愧是某之子房也!”

    刘焉大笑而夸奖。

    “主公过奖了!”

    牧景很谦虚,回答说道:“末将区区小聪明而已,可比不上留侯之大智慧,当不得,当不得!”

    这时候众将的目光倒是没有在牧景身上,而在打量这刘焉。

    他们都不是傻子。

    刘焉明面上夸奖的是牧景,但是暗藏的确是他自己的野心,得荆州半壁江山,足以支撑得起他的野心,所以他已无顾忌,即使在众将面前,也敢说。

    他这一句话,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何为子房?

    张良,张子房。

    张良乃是汉初三杰,重要的是他辅助的是刘邦。

    若以牧景为张良,那么他想要的人已经很明显了。

    他想做刘邦。

    汉高祖刘邦,于群雄争霸之中,定鼎大汉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