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豪门绝宠:至尊毒医妻 » 正文
| 繁体版

0209 你于我来说,和别人不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场宴会,奠定了陆清狂在这个社会的身份,也在整个上流社会上,彻底加证了她的地位。

    宴会后,陆清狂回到楼上的房间,换回了平常衣服。

    手机上,顾丹明发来一个地址。

    “我在临湖咖啡馆等你。”

    陆清狂只跟陆君陌打了声招呼,直接就离开了会场。

    她虽然不会改变心意,转而喜欢顾丹明,但是这不妨碍她在意他。

    还可以很清楚的记得,刚重生那会儿,是他不顾一切的调查她的死亡真相,意图为她报仇。

    也是他,她一句我是林清狂,他就毫无条件的对她好,帮她和华夏政府交易,不问代价。

    临湖咖啡馆。

    陆清狂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到靠近栏杆离湖比较近的地方。

    她在顾丹明的对面坐下来,顾丹明看着她,眼里竟然有些雾气,第一句话是“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就是约你试试看。”

    “你约我,我自然要来啊!”陆清狂把他的表情收入眼底,浅笑着,模样有些没心没肺。

    她并不敢多向他保证什么,没有其他原因,只因为她爱的那个人不是他,承诺说太多,总会兑现不了,兑现不了的承诺,在现实面前,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不被爱的那个人,在遇到属于他的那份幸福之前,本来就很委屈,她不想亲手在他的委屈上再添一笔。

    “喝点什么?”顾丹明小心翼翼的收敛起他的情绪,眼底一片温柔。

    “橙汁吧。”陆清狂开口。

    “服务员,一杯橙汁。”顾丹明招来服务员,微笑着说。

    服务员把橙汁放到他们桌子上,顾丹明把橙汁推到了她跟前。

    “你是不是要问我是陆家千金的事?”陆清狂含笑看着他,不等他开口,就先一步问道。

    “对。”顾丹明点头,然后不解的问着“你怎么会是陆家千金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也就这两天的事,我无意间救了一个阿姨,她非说我是她女儿,恰好我背上有和她女儿一样的胎记,我有她专门找人为她女儿打造的挡宅玉项链。

    没过一天,她连我们的DNN对比结果都搞到了,DNA显示我确实是陆家丢失的女儿。

    她的事我哥陆天佑跟我说过,思念女儿成疾,我给她诊脉时发现她身体里已经堆积出毒素来了,一个日日都念着自己女儿回家的妈妈,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女儿,我总不能拒绝她,伤她的心吧!

    我之前就想过占了原主水风清的身体总要帮她找找家人,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多少能帮助到他们。

    可是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找到我时,不仅不需要我的怜顾,还每一个人都把我宠到了极致,受之有愧,拒绝有罪,我就只能这么默默的暂且承认着了。”

    回忆这些天发生事,她总觉得不太真实,每一次蒋晴兰对她好的时候,她心里就会涌起一些愧疚感。

    她不是真正的陆卿歌,这一切都不是她的,她感觉就像是偷来的一样,她就像一个小偷,光明正大的享用并且占有不属于她的宠爱。

    小偷尚有可以还回去的可能,来自陆家尤其是蒋晴兰的那份宠爱,她却还不得,也还不回去。

    “既然你这身体原主确实是陆家千金无误,那你大可以光明正大的以陆家小姐的身份活着,反正谁也看不出个什么破绽来,总好过你孤儿的身份,到时候去了祁家,背后也能多一份倚仗。”顾丹明听着她说的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认真的对她建议着。

    “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总是没有那么心安理得,我以后会找机会跟他们坦诚的。”陆清狂摇头说着自己的打算,并不赞同顾丹明的说法。

    她的三个哥哥都是多么精明的人啊!

    有些事瞒一时可以,哪能瞒一世呢。

    就像她大哥陆君陌一样,他对她的很多事情都持着疑惑态度,没有发生在原主身上的事,他自然调查不到,但是她却实实在在的经历过那些。比如她为什么非祁易天不可,祁易天只有十年寿命,而他还死过一位之前跟他很恩爱的未婚妻。

    是什么促使她这么坚定的?又是什么让她认定了他?

    这些她都给不出个所以然的解释来。

    现在陆君陌他们之所以对她这么听之任之,宠爱无比,那全都是因为原主的血脉没问题,经过验证确实是他们陆家的小公主。

    可是能一辈子保持下去吗?显然不太可能,这里面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了,未来谁都不敢保证。“那你要怎么跟陆家说?你就跟他们说你不是陆家千金,真正的陆家千金,在几个月前就死掉了吗?”顾丹明看着她,一本正经的问着。

    “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你跟他们说完以后,他们会不会相信你,等相信你以后,他们会怎么对你?

    你不只是孤身一人,你还有一个烈焰组织要管,你肩上有很多属于你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责任,你内疚你受之有愧,你一时任性的说出来,有没有想过对你造成的后果?”

    “我不在乎,我本来就没有家了,也从未想过有一天再有一个家,心里没有过期待,就不害怕被抛弃。”陆清狂摇头,双手紧握着那个装着橙汁的杯子,指节泛白,心里一片冰冷。

    “即使你不在乎你自己,你有没有为我们想过?就说你喜欢的祁易天吧,他总是知道你真实身份的人吧,如果你对陆家坦白了,陆家会怎么想祁易天,他对你去陆家的事乐见其成?还是他想通过你从陆家谋取更多不属于你们的利益?”顾丹明依旧不赞成她的想法,举例子的说着。

    “没那么严重的,我会尽量控制好事情的走向。”陆清狂轻轻咬唇,眼底有些闪烁不定。

    顾丹明说的这些,她确实从未想过。

    “陆家人一家子智商近妖,你能控制的住?”顾丹明挑眉质疑她,却更多的是想让她为自己多想想。

    “这段时间很多事我还没做好,我不会说的,等我手头上的事告一段落后,我再考虑跟他们坦诚的事,到时候妈的身体也调理好了,我的主要顾虑就消了。”任顾丹明苦口婆心的说那么多,陆清狂仍旧不打算改变自己的想法。

    “你当真是执拗!”顾丹明深吸一口气,看着她眼底充满了无奈。

    “做人做事总要有一个原则和底线,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欺骗得来的守护,不要也罢,我自己足够有钱,也足够有能力,并不需要攀附权贵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陆清狂微笑着,底气十足。

    “当真不考虑我说的?”顾丹明再一次问道。

    “不考虑。”陆清狂摇头,坚定自己的想法。

    “那行吧,既然这样就别投入太多感情,以免到时候坦白的时候,把自己搞的遍体鳞伤的。”顾丹明无奈的看着她,眼底带着心疼。

    “嗯,我知道。”陆清狂点头,模样温和乖巧。

    “我已经跟陆家坦白了我在烈焰的身份,还有烈焰相关的一些事情。以后有关烈焰,如果陆家要出手,你们互相帮助即可,反叛的人首要就是要离间四大家族的关系,而你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团结。”陆清狂向顾丹明坦诚着她对陆家说的一切。

    “你把这些都跟他们说了?”顾丹明诧异的问着。

    他们距离上次见面,时间也不是很久,她身边就发生了这么多他不知道的事。

    “嗯,不仅如此,还有何家,我已经证实何玉寒是管理层,所以也跟他坦白了烈焰的事物,证明了我在烈焰的实际身份。”陆清狂点头,然后继续说着他还不知道的事。

    “我们也并非很久没见,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我不知道的事呢,祁易天呢,这些事他也都不知道吗?”顾丹明一双丹凤眼紧盯着她,眼里划过在意。

    “他知道,我们经常在一起,我的所有事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他。”陆清狂摇头,如实说着。

    “果然,我们终究还是不一样的,是吗?”顾丹明的丹凤眼黯淡了一瞬,声音低沉。

    “丹明哥哥,如果说在意程度,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并不少于他很多,但是他终究是我喜欢的人,所以并不能什么事都一样。”陆清狂看着他清醒低落的模样,非但不能安慰他,还得说出她的事实想法。

    “我知道了!”顾丹明眼睑低垂,点头道。

    “不过我最近真的是很忙,所以才没有跟你说的,除了他以外,就连我的军师都不知道我是陆家千金的事。

    而你于我来说,和别人也是不同的,和你同样不解的有好几个人,但是唯有你,我才会专门抽出时间,这么毫无顾忌的对你全部坦诚。”陆清狂伸手搭在他手上,很认真的对他说着自己的心思。

    “嗯,我知道,除了祁易天以外,你跟我才是最亲近,最了解彼此的人,只不过你身边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却一无所知,有些难以置信罢了。”顾丹明将手轻轻的抽出来,浅浅一笑,眼中的黯然已不知所踪。

    “我现在有很多事都比较被动,事情发生的突然,我也来不及跟谁解释,以后可能还会有很多这样的时候,提前跟你说一声,免得你经常心里会不舒服。”陆清狂有些无奈的跟他说着现在的事实。

    “没关系,今天以后我就知道了。”相比今天刚见到她时,顾丹明心情好了许多。

    他虽然不能跟祁易天比,在她心中的位置,但是至少他跟其他人还是不一样的。

    “我送你回去吧,你现在住哪儿?”顾丹明起身,温柔一笑问道。

    “你送我回酒店就好了,我出来时,宾客还没有全部离场,他们应该还在。”陆清狂也站起来,对他说着。

    “好,我送你回酒店。”顾丹明点头,带着她朝外面走去,打开车门,等她坐好以后,他坐进驾驶座,开车往鹿缘酒店驶去。

    “你现在在陆家住吗?”顾丹明问。

    “嗯,昨天晚上正式搬进去的,之前在里面住过两晚。”陆清狂点头说着。

    “能习惯吗?”顾丹明看了她一眼,关心的问着。

    “都挺好的,不像我以前所了解的那些豪门大家一样现实,陆家非常和睦,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是亲密,唯一不适应的就是陆家人对我都太好了,我经常会觉得恍惚,又有些受之有愧。”陆清狂眼中带着笑,回忆她在陆家主宅的所有场景,非常喜欢的说着。

    “别想那么多,先把手头的事做好,实在有难以抉择的事,可以找我或者祁易天商量一下,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以后更不会是,有依靠总要学会靠。”顾丹明语重心长的嘱咐着。

    “嗯,我会的。”陆清狂淡淡一笑。

    “进去吧!”

    车子在鹿缘酒店门口停下,顾丹明看到门口的陆君陌,然后看向副驾驶的陆清狂说着。

    “好,有时间我们再约,平时找我可以去医馆,没事的情况下,我都在医馆里。”陆清狂对他说完,就下了车。

    站在一旁,朝他挥挥手,目送他的车子离开,她才转身朝酒店里走去。

    “刚才那么着急要出去,是去见顾丹明了?”陆君陌看着那辆扬长而去的跑车,深邃的眸子看着她,眼底带着一丝好笑。

    “嗯,怎么了?”陆清狂大方承认,并且反问道。“看来你们的关系确实非同寻常。”陆君陌嘴角微扬,从容的说着。

    “所以大哥想发表什么看法?”陆清狂朝他眨眨眼睛,满不在意的问着。

    “你们关系这么好,你未婚夫知道吗?”陆君陌打量着她,幸灾乐祸的问着。

    “我若是告诉你,他什么都知道,你是不是要失望了?”陆清狂勾唇一笑,神色自然如常。

    “那倒不会。”陆君陌无所谓的笑了笑。

    “走吧,妈在里面等着你呢。”陆君陌拍拍她的肩膀,径直朝酒店内走去。

    “你没跟妈说我出去了吗?”陆清狂跟上去,认真的问。

    “你这不是回来了吗!”陆君陌道。

    “那我若是不回来呢?”陆清狂好笑的问。

    “那我应该通知的是祁易天才是。”陆君陌莞尔一笑,淡定的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说着。

    “你跟他关系这么好?”陆清狂撇嘴,鄙视的看着他。

    “好倒谈不上,只不过在认回你之前,我给他面子的可能比给你面子的可能性要大很多。”陆君陌否认和祁易天关系很好,话里却又无不在表达着他跟祁易天的关系并不寻常。

    “啧~”陆清狂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先他一步上了楼。

    毒舌是病,得治!

    “妈,宴会结束了,我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现场交给他们去整理就好了。”走进她的私人房间,蒋晴兰在沙发上坐着,看起来有些疲惫,陆清狂走近她,蹲下身子,声音温柔的说道。

    “卿儿回来了,那我们回去吧!”蒋晴兰看见陆清狂,脸上立刻涌出笑意,起身拉着她的手,朝外面走去。

    “叫一下你爸他们,我们回去了。”走到外面,蒋晴兰看着门口的陆君陌,吩咐着。

    “好,我这就去叫他们,我已经通知司机了,你们可以先下楼,去车里等着。”陆君陌点头,神情温柔,带着溺宠,对蒋晴兰说道。

    “妈,我们先去车里等他们吧。”陆清狂挽上蒋晴兰的胳膊,对她说。

    “好,我们先下去。”蒋晴兰点头答应。

    两人出了酒店,一辆加长林肯停在她们面前,司机走下车,为她们打开了车门“夫人小姐,先坐车里等着吧,外面人多。”

    蒋晴兰坐进去以后,陆清狂对司机点头笑了笑表示礼貌,随着坐进了车里,然后关上了车门。

    没几分钟时间,陆君陌和妙可心他们一家三口就到了车前。

    陆煜明还有她的另外两个哥哥随后就来了。

    司机启动车子,载着他们朝陆家方向开着。

    半个小时后,陆家主宅里。

    “今天以后这个可心也会住在主宅里了,我和君陌会经常回来,阿辉还有天佑也经常回家陪陪她们,看她们有什么需要的,及时帮她们办好。”陆煜明在沙发上正襟危坐,严肃脸一板一眼的说着。

    “好,放心吧,我和二哥会经常回来的,需要陪妈不说,家里还有狂儿和大嫂还有晓云,这么热闹,怎么会不愿意回来。”陆天佑保证的说着。

    “爸,我可以给你诊个脉吗?”陆清狂忽然开口,认真的看向陆煜明问道。

    “为什么要给我诊脉?”陆煜明有些不解。

    “因为她给家里的人都诊过,就没给你诊过,狂儿也是出于担心,你让她看看,没问题最好,有点小毛病什么的,还可以提早调节。”陆君陌非常清楚陆清狂的用意,出声为她说话道。

    “嗯。”陆清狂点头,然后朝陆君陌投去一丝感激的目光。

    虽然是陆煜明的可能性特别小,但是诊过脉以后,她心里会更有底一些。

    “也好。”陆煜明点头答应,然后伸手过去道。

    陆清狂的手覆在他的脉搏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

    “如何?爸的身体没什么毛病吧?”陆天佑关心的问。

    “没有,爸的身体强健的很,平常多注意休息的话,会更好。”陆清狂摇头,她的意思,陆君陌却是懂了。

    他看着陆清狂笑着道“真不愧是神医,爸近来的休息确实不好,睡的晚。”

    “你都说没事了,那我就心里更有谱了。”陆煜明看着陆清狂爽朗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