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正文
| 繁体版

绝殇前世5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没有,竟然没有……

    千泠直接愣住了。

    六界众生皆有天命所归,三生石上的名字也都是双双对对,为什么没有绝殇的名字?

    那,她自己呢?

    “千泠。”

    三生石上的名字又是一阵翻动,可最终,同样没有显示出她的名字。

    怎么会这样?

    想了许久也没想出是什么原因,千泠皱眉转身,带着满心的疑惑往回走。

    她和绝殇,都没有天命所归,甚至连名字都不再三生石上,难道说,他们都没有姻缘可言?

    还是说,他们不在这六界之中?

    想的出神,千泠根本没有发现,她转身的瞬间,三生石上就显示出了三个混在一起的名字。

    千、凤、绝、泠、凕、殇,六个字,相互纠缠,不灭不休。

    心里想着绝殇被魔界追杀,千泠强忍着在凤栖阁待了两个时辰,就说什么都等不了了。

    凤凕被天帝叫去,说不定什么时候能忙完,想要顺理成章的离开九重天,靠他是肯定不行了。

    可要是私自下凡,一旦使用法术,还得挨天雷劈,根本帮不上绝殇。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走出了凤栖阁。

    不能这么傻等着了,怎么也得试一试。

    之前她说的那些话,绝殇根本就没有表态,只留下一句话说会来找她。

    她一向直来直去的惯了,不管怎么样,都要保证他性命无忧,找他问清楚。

    凤凰一族,认定一人就是一生一世。

    千泠也说不出自己对绝殇到底算不算认定了,总之就是见不得他被人欺负,想要保护他一辈子。

    看着守卫森严的南天门,千泠理了理身上的衣袍,大步走了过去。

    “凤凕上神。”

    一众天兵恭敬的行礼,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千泠偷偷松了一口气。

    幸亏她对凤凕够了解,就这一段路,化作凤凕的模样,还不至于被这些仙兵识破。

    学着凤凕的样子朝他们点点头,千泠淡定的走出南天门,直奔凡间而去。

    一到凡间,千泠立刻恢复原本的模样,拍了拍腰间带着凤字的仙令,笑得合不拢嘴。

    还好她平时跟凤凕接触的多,身上有几分凤凕的气息,他的仙令,果然不排斥她。

    有了这个仙令,可就相当于是顶了凤凕的身份下凡。

    凤凕可以随意出入九重天,她顶了他的身份,天雷也管不到她。

    小心的把仙令收好,千泠立刻开始寻找绝殇的踪迹。

    身上沾过绝殇的血,现在可以使用法术,千泠很快就寻到了他的气息。

    只不过,最终寻到的地方,让她不得不止了脚步。

    暗月幽林,魔界入口,到处都弥漫着浓郁而又纯粹的魔气。

    千泠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魔界不同于仙界,魔界十二重,每往上一重,魔气就要浓郁几分。

    也就意味着,那里的魔界中人,身份越高,实力越强。

    以她的能力,想要硬闯,最多也就能闯到第九重。

    真的闯进去,不管绝殇现在的情况如何,都是在给他添麻烦。

    想清楚这一点,千泠果断转身,准备回去想想办法再说。

    既然绝殇回了魔界,九重天时刻注意魔界的动静,肯定会有关于他的消息。

    “千泠。”

    还未走远,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清冷男声。

    魔界十二重,暗黑色的宫殿内,千泠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这么轻易就夺了魔尊的位置,令魔界四方臣服。

    “你怎么做到的?”

    从一无所有到统领魔界,不过半天时间,他到底做了什么?

    绝殇把玩着手中的杯子,眸中的寒光一闪而过。

    “被抓回魔界,绝幽想要亲手杀我,我送了他七根凤凰翎羽,穿心而过。”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是他早就想好的对策。

    凤凰翎羽,即便蕴藏着凤凰的修为,上面的仙气却可以轻易掩饰掉,想要带进魔界,躲过绝幽的查看,轻而易举。

    更是可以趁其不备,一举解决了绝幽。

    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待在凡间,费尽心力骗来凤凰翎羽的原因。

    听他这么说,千泠眼中的疑惑才消散。

    魔界之所以能够被仙界压制,就在于仙界修炼的法术,是魔气的克星。

    凤凰翎羽穿心而过,绝幽肯定当场毙命。

    听说绝殇之前是下一任魔尊的人选,绝幽死了,他收服魔界再正常不过。

    该解释的都能解释通,千泠看着眼前的男人,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种时候,她该怎么提起之前的事?

    “那个,你没事就好,我,我先回九重天了。”

    虽然无比鄙视自己,可千泠就是问不出口,他到底有没有把她之前的话放在心上。

    魔界的魔尊,应该看不上她这仙界的上仙吧……

    “千泠。”

    见她要走,绝殇立刻起身挡在她身前,“如今我当了魔尊,你之前说的话,可还作数?”

    “什……什么话?”

    从来不知道害羞为何物的某只凤凰,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以前当他是凡人,她可没少借着自己是神仙调戏他,现在知道了他的身份,那她之前做的事,那些小心思,他肯定早就清楚了。

    这也……太尴尬了吧。

    “亲了我,我就是你的,可还作数?”

    原本站在一步之外的男人突然靠近,“而且,分开的这段时间,我也未曾对其他女子好过。”

    虽然还是同一个人,可那和凡间的绝殇完全不一样的气场,让千泠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退,“我那天,我就是……”

    想起自己那天一时情急做出的事,千泠几乎是瞬间就红了脸,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绝殇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模样,一贯清冷的眸子中,缓缓染上几分柔光。

    就算化形几千年,到底是刚通了情窍。

    既然她不想认,那他就换一种方式好了。

    “若是不作数,你那日就是轻薄了我,听闻仙界之人向来讲究万事归责,你轻薄了我,理应负责。”

    轻薄了他……

    千泠有点懵。

    她要是没记错的话,那些话本里写的,都是男人对女人才叫轻薄,她这种情况……

    “那我要怎么负责?”

    “我还缺一个魔后。”

    绝殇又朝她贴近几分,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千泠,你轻薄了我,魔界再没人愿意嫁我,这魔后的位置,只能由你来坐了。”

    千泠被吓了一跳,他们魔界,对这种事这么看重的吗?

    不过就是被亲了一下,就算是魔尊那么尊贵的身份,也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

    想要开口问,可看到绝殇眼中的失落,千泠立刻闭了嘴。

    她都把他欺负的这么惨了,要是不答应,也太混蛋了吧,跟话本里的那些负心汉有什么区别。

    “当魔后是可以,只是我的身份……”

    仙界和魔界,可是十几万年来都没有过联姻的先例。

    听到她同意了,绝殇眼中闪过明显的欣喜,伸手把她搂进怀里,“这个不用你担心,我会安排。”

    “我……”

    千泠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可一落进他微凉的怀抱里,愣是忘了嘴边想要说的话,就这么任由他抱着。

    魔界换了魔尊,新一任魔尊想要与仙界联姻,甚至为此主动向仙界俯首称臣的消息,震惊了六界。

    听到消息的时候,凤凕正神色复杂的拿着千泠的仙令。

    知道她情窍未开,他便守了她千年,只等着她飞升上神,开了情窍,再跟她坦白自己的心意。

    如今,为何时机未到,她就突然开了情窍,还恰好遇到那个绝殇?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百思不得其解,凤凕起身朝着南天门而去。

    千泠自己想嫁,他如何阻拦都没有用。

    只有找到这一切的源头,才有可能有转机。

    仙界和魔界联姻,按照规矩,聘礼自是少不了。

    仙界这些年觊觎的宝贝,只要魔界有,绝殇一律放在了聘礼中,只为在成亲之前,可以在仙界陪着千泠。

    毕竟要嫁给魔尊,少不了被仙界的那些神仙视为叛徒。

    这么有诚意的聘礼,天帝自然不会阻拦他,特许他住进了凤栖阁。

    对于这么不合规矩的做法,千泠除了鄙视,还是鄙视。

    用一个上仙换来魔界的臣服,还换了那么多的好处,这哪是出嫁,是卖了她还差不多。

    见她板着脸,绝殇自然的把她揽进怀里,“怎么了?谁惹你了?”

    “魔界和仙界对立十几万年,你说归顺就归顺了,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就算他愿意,可他手下的那些人能一点怨言都没有?

    “放心,魔界的事,只要我开口,就不会有人质疑。”

    绝殇抚上她后颈处的一颗黑痣,眸光微动。

    “可是你……”

    “我带来了一些糕点,你尝尝。”

    千泠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绝殇打断了。

    手里拿起一块糕点,小心的喂给她,“挑了最甜的几种,你尝尝喜不喜欢。”

    话题躲避的这么明显,千泠自然感觉出来了。

    皱眉躲开他送来的糕点,仰头看向他,“绝殇,为什么是我?”

    她只是情窍开的有些晚,对感情的事还不是那么精通,可这不代表她傻。

    他们只是在凡间相处了一个月,大半的时间她还是原形,怎么就这么快的要大婚了?

    他本就是为了凤凰翎羽才接近她,不可能有话本中写的那些一见钟情。

    那他们现在的情况,该怎么解释?

    被她怀疑,绝殇并未有任何的不悦,反而眼中多了几分无奈。

    “魔界中人,整日争斗不断,身为皇子,更是如此。这几千年,我忙着夺魔尊之位,从来不曾与女子朝夕相处过。”

    “原本是想骗凤凰翎羽,结果那凤凰每日都往我怀里钻,对我百般轻薄,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护着我,让我……”

    绝殇说着,搂着她的手又收紧了几分,“让我,上了瘾。”

    他素来精于算计,可唯独这一次,见了她,轻而易举的就被迷了心。

    乱了他原本的计划不说,还让他连看她受一点伤都舍不得,替她扛了那几道天雷,伤的比他想象的还要重,险些死在绝幽手里。

    绝殇在心里叹了口气。

    想来,这应该就是他的天命。

    算来算去,终归是算漏了她。

    不过,好在他原本的目的没有受到影响。

    温热的气息吐在耳边,那一句“上了瘾”,明明不是什么肉麻的情话,却让千泠红了脸。

    原本一直都是她在想方设法的调戏他,想要抱得美人归,怎么他一不掩饰身份,就变成了自己这么被动了。

    看来以后得脸皮再厚一点,不能让他看笑话了。

    眼看就要大婚,千泠想要去还凤凕的仙令,却被告知凤凕有要事要办,早就不在九重天了,具体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

    实在没办法,千泠只能留着他的仙令,等到他回来再还。

    九重天的神仙,仙令向来不离身,那仙令也是认主的东西,能互相交换仙令,可见关系有多密切。

    绝殇见她拿着凤凕的仙令,眸光微微暗了暗,却也没说什么。

    从凤凕那里回来,千泠才想起三生石的事,本来想要带绝殇再去看一眼,却被绝殇拦住了。

    “就算没有名字也无所谓,我向来不相信那些东西,和你的姻缘,是我自己争取来的,与那三生石无关。”

    无论如何,认定了她,他就绝不会放手。

    那样坚定的话语,似乎有一种魔力,让千泠之前的担心被压了下去。

    “什么叫这姻缘是你争取来的,明明是我死缠烂打的好吗?”

    要不是她赖在他那里不走,得到了凤凰翎羽,说不定他早就把她抛到一边了。

    实在不知道这种事有什么好争的,不过既然她在意,绝殇也由着她这么说。

    只眸光带着宠溺的看着她,“是我说错了,姻缘是你争取的,多亏你不嫌弃我那时是个残废。”

    他这么一说,千泠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你的腿本来就是装的,那我扒你衣服,你为什么不反抗?”

    反正都已经得到了凤凰翎羽,她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他为什么还由着她调戏?

    千泠看着他的眼神带着明显的探究,“还有,你当时也没拼命反抗我靠近,说,为什么?”

    是她反应慢了,到现在才发现不对。

    得到凤凰翎羽之前是他故意纵容她,那后来呢?

    这里面明显有问题啊,还不一定是谁先对谁图谋不轨的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