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爸,这好像是北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八十八章 僵持战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当然,曹彬从私心来讲,是非常愿意调走孙悦的,因为暂时被他所节制的洛阳禁军,受他们孙家的恩惠太大了,他和韩崇训一回来自己的权利肯定要有所缩水,毕竟他不在的时候这帮大头兵差点把他老婆都给拥立了。

    孙悦摆明了谁的面子都不给的态度,惹的曹彬极其恼怒,可是恼怒之余,他却发现自己真的无可奈何,这是他这般怼天怼地怼空气的,真的就一点都不怕被秋后算账么?

    曹彬的心里一禀,他与孙悦太熟了,难免就会想的比别人多一层。

    孙悦并不是那种心里压不住事儿的粗鲁武夫,也没有什么少年得志的傲气,就算是受了委屈,按理说也不至于这么没有城府,可是他偏偏就做了,整的自己跟中二少年似的。

    稍微往多想一层,孙悦是不是已经不怕翻脸,甚至已经最好主动掀桌子的准备了呢?那他是要跟谁掀桌子,自己?还是官家?想到此,一层细毛汗就从他后背透出来了。

    慌慌张张的跑回去找赵光义,只是走到一半,又停下了。

    再往深想一层,如果孙悦真的做好了翻桌子的准备,那以他的性格必然是已经具备了掀桌子的能力,既然如此,他现在去找赵光义的意义何在呢?军中对他不满的又何止是孙悦一人,自己已经搭进去半条命了,难道还要把一条命都搭进去么?搭进去就有用了么?

    苦笑着摇了摇头,曹彬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暗想,我是不是真的老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之后的几天,孙悦一点面子都不给的就把曹彬的权给抢了,仅仅只是领着韩崇训重回营中溜达了一圈,跟他们说了一下股票的价格和分红,替着朝廷算了一下军功,如此而已。

    然后曹彬就发现自己说话越来越没人听了。

    却说那日之后,赵光义和曹彬分别又找了他两回,希望他能领着天雄军南下去解定州之围,孙悦差不多找了四五个不着调的理由全给怼回去了,赵光义还想着让韩重赟领天雄军去,结果韩重赟直接就‘病倒’了,说啥也不蹚这趟浑水。

    韩重赟早就已经看明白了,孙悦不发话,天雄军他一个人也带不走。

    没办法,只好怕派了郭进领控鹤军去了,就算耶律休哥很有可能打一下马上就走,可定州毕竟是重地,不容有失。至于主力大部队,自然是团团将幽州城围困起来了。

    几天后定州消息传回,果然耶律休哥已经走了,纯属耍他们玩,赵光义索性不管不顾,全面围困幽州,有本事你别来救。

    辽军方面也不含糊,耶律贤再下动员令,砸锅卖铁的又凑了三十多万人马,给耶律休哥派了过来,由北院大王耶律奚底领着,并了耶律洼的人马,散落在幽州城周边对宋军各种袭扰,至于耶律休哥,仍然不知在哪,赵光义不得不分兵瓦桥关和定州云州逐州等要害之地,不过比战争潜力谁怕谁啊,赵光义也下令抽调中原和西边的全部兵储,并命令西北的党进人发兵支援,至此,战事正式进入了相持阶段,因为事先打下了儒、檀、顺三周,宋军攻城攻的还挺舒服。

    当然,党进人是靠不住的,来或许会来,但想让他们出死力却绝不可能,人家也得坐山观虎斗,但耗着呗,谁怕谁啊,大宋的补给充足,再打个半年一点问题都没有,时间越拖对宋军就越有利,若是等到了春天,这帮辽兵一个个的就该无心恋战了,谁家还没几十只羊要放啊。

    接下来的战事,说实在的多少有点乏善可陈,赵光义与耶律奚底之间是日日攻伐夜夜厮杀,每天都得打上几起,耶律休哥则依旧神出鬼没,东边蹿蹿西边跑跑,也没打出什么战果出来,反倒被赵光义讥笑不已,当众评价说此人胆小如鼠,枉担战神之名,实则妇人之辈。

    至于战场的忠心韩匡嗣,说破大天也就是个中规中矩,说实话,此人的本事比他爹韩知古差了不止一个档次,比他儿子更是远了十万八千里,原本历史上幽州守城靠的那是韩德让,现如今韩德让被孙悦给挖了墙角,打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这也就是有耶律奚底给他兜着不需要他领兵出来野战,闭门专心打城防,否则幽州早就拿下了。

    当然,像幽州这种大城,如果只是城防战的话一时间宋军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这城的城墙太厚了,以此时宋军手里的那点草创的雷管根本就炸不开。

    孙悦倒是想了个主意,咱先到墙根底下挖个洞,挖的大一点深一点,一直挖到地基深处,然后架起来一个大木头桩子取代石柱子给幽州城换一个地基,然后再用火药,在洞的里边去炸。

    可是说的倒是容易,谁去干呢?赵光义当即拍板道,既然你有这么好的主意,那这货你领着天雄军去干如何?孙悦当场就说,我就是个文官,是个转运使,管钱粮的,天雄军我可指挥不了,您啊,放我去外边警戒一下耶律休哥去吧。

    这话当然恨扯淡,但赵光义的命令难道就不扯淡么?城墙根底下挖大洞,这种活那是拿命干的,天雄军这种天下精锐中的精锐怎么可能干这个?死的也太不值钱了点吧。

    当然,这种理由摆不到明面上,天雄军的命是命,别的军队命局不是命了么?一时间你推我我推你,最后还是胳膊拗不过大腿,由田钦祚领着麾下人马接了这个活。

    至于孙悦,赵光义给了他一个‘好活’,攻打德胜口的援军耶律沙,孙悦说,耶律沙草包而已,他的那点兵马起不了什么作用,打他纯属浪费时间浪费兵马,自请散落在外围戒备耶律休哥,结果赵光义却不同意,不光赵光义不同意,军帐中的各位将军也没几个同意的。

    在他们看来,孙悦这就纯粹是为了少死部下而找的借口,谁也不支持他,毕竟耶律休哥说实在的自打开战以来表现真的挺懦弱的,普遍都认为他的战神之名是吹的,游击战这种事儿吧,打赢之前的表现跟怂确实也没那么好分辨。

    孙悦无奈,再任性就真成抗旨了,于是只好领了人天雄军去和耶律沙玩去了。

    他很清楚耶律休哥一定会回来寻求决战,因为辽国绝对托不过宋朝,这么打下去,就算拿不下幽州,最迟二月开春,宋军必胜!耶律休哥不来,除非是他甘愿认输,可是人家不信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