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爸,这好像是北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一方诸侯韩德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孙悦就捂着后腰,一瘸一拐的去见韩德让去了。古人诚不欺我也,这世上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慕容嫣昨晚明明连连求饶,今早起来却啥事儿没有,反倒是自己,现在感觉身体整个都掏空了。

    韩德让见孙悦这模样还挺诧异,调笑道:“都是老夫老妻了,怎么突然还奔放起来了?哦,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夫人武艺比你好,这是没反抗得了是吧。”

    “滚犊子,没个正经。”

    孙悦笑骂一句找个地坐下,仔细地瞅了瞅韩德让,发现他两鬓确实是有些斑白了,便叹道:“我听我家夫人说,最近很辛苦?”

    韩德让笑笑道:“还行,下面人也就是怨言多了点,倒是也镇得住。”

    “自家人镇得住,色目人呢?”

    韩德让点头承认道:“有点麻烦,关键是也不敢对他们太硬,只能怀柔,开战的这半年多,他们的损失其实都挺大的,好几个实力小的都已经破产了,我组织了他们建立协会互帮互助,可惜现在连‘公司’里的汉人商贾的日子也都挺不好过的,所以用处也确实不大。”

    “所以你也赞成停战是吧。”

    韩德让笑道:“我看得到古北口的意义,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所以这一个多月我虽然确实挺难的,但爷从没跟你说过,因为我还顶得住,没人比我更了解大辽了,萧燕燕也在死撑,她也快撑不住了,今年这战争一耽误,契丹的牲畜都没来得及贴秋膘,现在他们又没了燕云十六州,就是现在停战,恐怕他们也是要动荡的,若是时间拖的再长,恐怕就不止动荡那么简单了,说真的,亡国都不是没可能。”

    “所以人家现在都提出父子之邦了啊。”

    韩德让笑道:“虚名而已,有个屁用,我倒是觉得这恰恰说明他们已经到了极限了,只要再打下去,萧燕燕一定会支撑不住的,到时候我帮你去建你说的那个山海关,创建一个万世太平的基业!”

    说着,韩德让俩眼睛直冒小星星,整个人完全进入了一种亢奋状态。

    孙悦却叹了口气道:“算了,你还是帮我把军队收一收吧。”

    韩德让瞅了一会,认真道:“我真的还顶得住。”

    “可是我却不能再让你顶了,现在下面骂我的人都有,骂你的人恐怕更多吧。”

    韩德让皱了皱眉,但还是点头承认了。

    “你这个总经理,是我们父子俩推上去的,然而我们父子俩早就没有控股权了,若是把人得罪的太狠,随时可能被人赶下来的,到时候我们父子俩也无可奈何。”

    “我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我爹也会介意,‘公司’是什么?那是我们全家的性命,丢了公司,我们就没法压制曹彬,当今的官家也……爱,总之,你若完了,我们全家也就离死不远了。”

    “…………”

    孙悦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此战得胜之后,朝廷就要封我为王了,封我为王必然要召我进京,当然,我可以不去,不过说实在的我在这河-北之地也呆够了,想我爹了,现在又不是汉末三国,我也从没有想过割据称霸,所以,我会去。朝廷派王继恩过来,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在我走之后分化瓦解我的影响力,我能靠谁?我只能靠你,你把这军粮蓟州的经济全都握在自己手里,这些军队不管换了谁来,都是我的,我没有篡权谋逆之心,但却也不想引颈受戮,我,离不开你。”

    韩德让无奈地闭上了眼睛,认命般的叹了口气,缓缓道:“好,交给我你放心。”

    “我答应你,还会有机会的,起码我们还年轻,不是么?”

    “你走之前,安排的好一点,我这个随军转运使是你硬安排上来的,政治上还是有点站不住脚,我估摸着有人会反对,还有,幽州既然已经拿下了,逐州也就没什么用了,你什么打算,放手不管么?”

    “我会向朝廷上表你为幽燕转运使,杨业留下来当节度使,韩崇训为幽州知府,起码大面上你不会有太大的阻碍,当然,党进是要留下的,至于幽州的规划,我就把它交给你了,你先后跟我爹建设了洛阳,跟我建了蓟州,我信任你的能力,你自己建个幽州,你需要什么支持尽管跟我说就是。”

    韩德让闻言略微诧异了一下,这是要让他当一方诸侯啊。不过随即他马上就想到了实际困难道:“得修运河,谁来出钱?‘公司’被掏的有点干了。况且这么大的事儿,我也没那服众的威望。”

    孙悦想了想道:“让王继恩来干,朝廷巴不得,等具体干的时候你们仨想个法子架空他,朝廷肯定会出一部分,但应该不够,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我不信你能被钱给难住。”

    韩德让想了下道:“需要钱庄帮忙,贷款。”

    “我跟我爹说,无条件支持你。”

    韩德让还真有点感动,说道:“那我谢谢你的信任了,等我具体想好了计划,会写折子给你过目的。”

    孙悦摇头道:“别给我看了,这也正是我想跟你说的第二件事。”

    “嗯?”

    “手里的权利适当放一放,你的,我的,都放一放,我现在觉得这权利有点咬手了,我怕我有一天会输。”

    韩德让沉默了,其实他也有一点这方面的压力,只是从来没提过,毕竟孙悦干了这么多年了,来文的没赔过来武的没输过,大家都拿他当神一样的对待,无条件的相信,跟着孙家父子有钱赚,有肉吃,这也是孙家父子现在成为一代权臣真正的底气。

    然而,世上真有从来不输的人么?

    退一万步说,就算孙悦永远不输,自己呢?自己难道也是永远不输么?

    韩德让很清楚,孙家父子若是输一场或许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而自己,却是一定会引咎辞职的,而没了‘公司’作自己的底气,谁特么认自己这个转运使?

    “我明白了,不过这权利怎么分,我还真得好好想想,你也好好想想。”

    “嗯。”